49.第49章 一起逃跑

    第49章 一起逃跑

    菊花宴是艮岳府的盛事,也是帝都的大事。因为每年的九月十五,正是太后的诞辰。

    虽然皇帝与太后之间不和是满朝皆知的事情,可是为了孝顺的名声,当今圣上总会假模假样地出席一下,当然也只是走过过场,顺便送件颇有面子的礼物。

    今年送点什么好呢?

    龙极殿上,大洛皇帝戚拓海刚刚和几位重臣谈完内阁人选的事,便把陶公公叫来。

    “太后生辰的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皇上,一切都准备好了。”陶公公毕恭毕敬地答道。

    “今年准备的是什么啊?”

    “有三件礼物,由皇上您定夺。”

    说着,陶公公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折子递了上去。

    折子上写着三件礼物的名称,特点,由来,还有图样。

    戚拓海四十多岁的年纪,长相威严,白面短须,一双单丹眼炯炯有神。

    他捋着胡须,低首细看。翻看了一遍之后沉思一下,又拿起翻了一遍,脸上一直没有表情。

    半响,才漫不经心地问道:“长公主和皇后今年准备的什么?”

    “回皇上,听说长公主准备的是西昆仑的瑶池玉瑰莲,皇后准备的是极夜幽兰。”

    “极夜幽兰?北域的?”

    “正是。”

    戚拓海突然冷笑道:“皇后一向温婉怯懦,家族即不显赫,与外臣也无往来,她是如何弄到这么稀有的奇花?”

    “这……”陶公公听出皇上语气不善,不敢回话。

    “查,最近皇后与谁来往过密,还有这花到底是谁送的,谁给出的主意。”

    “是。老奴这就去办。”

    戚拓海盯着手中的折子,沉默了两秒,又道:“西境铜关谁在镇守?”

    “施侯的弟弟施牙。”

    “施亨的弟弟?怎么是他?”

    “盤石役一战,施牙战前有功被命为铜关副将。后来原铜关守将凌安受萧王两家谋逆牵连被削去职位,施牙自然就升为主将了。”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戚拓海终于面露不悦,这么大的人事变动,自己这个当皇帝的居然毫不知情。

    “萧王舒凌四家案子一起给圣上您呈过,您都是审阅过的。只是这几家在朝人员空出来的职位,三品以下由原下属顺位主持工作,三品以上才由您定夺。这铜关位置重要,但守将品级较低只有四品,所以副将施牙兼任一事您并不知晓。”

    陶公公一边解释着,一边偷眼观瞧皇上的表情,生怕哪里说的不对触了龙颜。

    “那凌安去哪了?”

    “去守狼峰堡了。”

    “那不是深入西境的一座孤城吗?”

    “是的,还有二百名守兵和四五百的边民。”

    “查,长公主准备的太后贺礼与施牙是否有联系,背后有没有施亨的影子,以及她在西境的关系网。”

    “是。”

    戚拓海把折子扔在桌案上,站了起来,问道:“段房山那边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一切照计划进行。”

    “好,让他把事情办得干净利落。在菊花宴后,我不想看到艮岳府的五大卫公里,居然还有不是我的人。”

    “老奴明白,这就去提醒他。”

    “好,你去吧。”

    “圣上,那给太后准备的礼物……”陶公公把眼睛往那折子上瞄了一眼,心想皇上您还没定夺呢。

    戚拓海冷冷道:“这几样都不行,你晚上让曹将军来椒荣殿与我一起用膳。”

    “遵旨,老奴告退。”

    陶公公跪拜后离开,只是在转身之时,他的胖脸上露出一丝不甘的神色。心中暗道,什么曹将军,和自己一样不过是个太监。要不是因为从龙之功,怎么会得到这天大的恩宠。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盘算,皇上有皇上的,太监有太监的,皇子也有皇子的。

    现在的六皇子就正在和他的猪头军师谈起一件大事——逃出艮岳府。

    当然这逃出不是简简单单地离开而已。首先这座里看管森严,看起来平时茑茑燕燕、进进出出很是随便,其实这里常驻着一支太监军团。每一个人都武功高强、身手不凡。

    特别是五大卫公里的铁药山铁卫公,更是宗师级的高手。

    他率领的属下日夜守护着府里的安全,稍有风吹草动,都会立刻出现。只是平时隐蔽于各个角落里,不被人发现。

    昨夜的酒宴,几人只是商定在献礼时如何出彩,可是还有一些事情不方便让阎蓠和隽修、茵雯知道。

    现在戚墨尘来到萧艺蒙的房间,两人商讨着出城之后的路线。

    对于萧艺蒙来说,整个帝都都是陌生的,出去之后只记得那个城门非常难出,还有一个五城兵马司的将军在镇守。

    而六皇子所拥有的那么一点权利和优势,在出了艮岳府之后荡然无存。如果出城,出了城之后又将去哪,这都需要提前安排好。

    萧艺蒙晃着她的那颗猪头,一筹莫展,“朝中你不会一个亲信都没有吧?”

    “平日里根本见不到,我又一向韬光养晦,哪来的亲信。要不然为什么指望你呢,直接一步到位,从府里拉出城外。若是在这城中,只需半日,我就会被人找到。”

    红色的锦袍掩盖不住一个少年忧伤的愁容,他想去找酒喝,才发现昨天搬出来的酒都已经喝光。

    “你说隽修和茵雯会不会喜欢在这里生活?”萧艺蒙突然问道。

    “也许吧,毕竟这里锦衣玉食的。”戚墨尘不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如果你逃出去,那么她们会不会受到牵连或者什么惩罚?”

    “这个……”戚墨尘迟疑了一下,“这点我怎么没想到?要不这几天我把她们送到别的院子吧,否则她们肯定会因为我的事而遭殃的。”

    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和激动的神色,萧艺蒙相信他不是装的。原来面前这个放荡不羁的少年还有一颗善良的心。看来自己这个忙非帮不可了。不光因为自己,还要为了整个朝真蹬里所有的亲人们!

    她低头思索了一下,道:“要不,我们把逃跑这件事告诉她们吧,问问她们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

    “什么?你要带着大家一起逃?这不可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