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第253章 夜宿荒屋

2021-07-20 作者: 三天两觉
  第253章 夜宿荒屋
  打富顺到广州,足有一千多公里路程,乘动车都要花十个小时。

  而按大朙的交通状况来说呢,哪怕是不算山高、不算水险、快马又加鞭,也得走上个十来天;倘若这路途中再遇到点什么状况,稍稍耽搁一下,那很可能就得半个月才能到了。

  这也是为什么,双谐等人在一月二十五收到的消息,第二天便急忙忙踏上了旅程。

  且说他们几个,在“救出”了泰瑞尔后,六人变七人,又行了三天。

  这三天还是比较顺利的,第二天下午七人就渡过了长江,第三天便出了蜀地,入了贵州地界。

  这期间,七人并没有再遇到什么意外,且泰瑞尔的中文也在这几天内有了长足的进步。

  其实泰瑞尔本就是个很聪明的人,学习能力相当强,在遇到双谐之前,从没有人真正地教过他汉语、甚至都没几个人尝试过跟他交流,饶是如此,他还是靠自己的猜测和推理学会了不少词语;如今有人肯好好教他,并用支离破碎的英语和他对话,那他的汉语水平自是一日千里。

  毫不夸张的说,就这三天功夫,泰瑞尔的汉语水平已经比孙黄二人的英语水平要高了,不过由于学习汉语的难度要比英语高很多,所以他尚不能“流畅地、正确地”说句子。

  至第四天,七人已深入到贵州与湘西交界之地,拿一个武侠小说中很常见的概念来说呢,也就是到了“苗疆”。

  这地儿吧……一句话——五灵教的地盘儿。

  不知列位是否还记得,咱前文书中有提过:十四年前,天奇帮帮主顾其宗曾率领十三路宗门攻破过五灵教的总坛,在此战的最后,五灵教总坛被大火付之一炬、且被崩塌的山体所掩埋,而顾其宗也与魔教教主易世雄在火场中同归于尽。

  但是,此战,并没有让五灵教彻底覆灭。

  十四年后的今天,五灵教早已完成了重建,甚至变得比当年更加强盛。

  和当年一样,他们现在的总坛,也叫“镇灵山”——这是他们的规矩,总坛设在哪座山,哪座山就是“镇灵山”;当然,这总坛的确切位置、进出方法,都是对外保密的。

  另外五灵教在苗疆各地还设有无数的分舵,全都伪装成了各种不同的买卖或设施,其成员们也是散在各地,与当地百姓打成一片。

  你要问在苗疆一带他们的势力范围究竟覆盖到多大、人手有多少……这个真不好说。

  反正中原武林的那些所谓“正道人士”,一般都不太愿意踏足此地,非要来的话,那就只能多找点人手、多长几个心眼儿、且办完了事就速速离开。

  否则,他们每多待一天,就会多一分“人间蒸发”的风险。

  上述这些情况,黄东来他们自然也懂,只是,从富顺去广州,肯定是要穿过这一带的,要避开这里绕远路的话,那圈子可就太大了……没准要俩月才能到,到时候人家新龙头早就选完了。

  考虑到他们只是打这儿经过,不做什么逗留,路程上最多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所以他们也就硬着头皮来了。

  这日傍晚,七人骑着马,行到了一处叫“烟灯坡”的地方。

  此地,可说是山路崎岖,林野茫茫,连“官道”都不通,自也不存在什么“大路小路”的说法,总之就是认准了方向慢慢走呗。

  众人就这么走着……走着……天不知不觉间就全黑了。

  在这种没有官道的地方赶路,他们肯定已做好了夜宿荒郊的准备,所以月亮出来后不久,他们便决定找个合适的地方拴马过夜。

  也就是在这时,姜暮蝉忽然发现了什么……

  “诶,兄弟们,前面是不是间客店啊?”

  姜暮蝉这么一喊呢,其他人便也纷纷朝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还别说,往那儿一瞧,路边还真有一团木屋的轮廓,而且这屋子看起来还不小,的确有可能是客店。

  要不说……这飞贼也有飞贼的优势呢,作为一个常在夜间行动的人,这小姜晚上看东西就是比别人清楚。

  “好像是。”秦风手搭凉棚望了一眼,念道,“嗯?但若是客店,晚上理应在门前留一盏灯笼的吧?”

  “害,这又不是官道旁的驿站……它一深山老林里的小店,大晚上的留什么灯笼啊?嫌蜡太多还是留给鬼看呐?”黄东来其实也不懂,但他凭推测随口就解释了一番,还补充了一句,“再说了,那也不一定是客店,没准是山中猎户的房子呢?咱过去瞅瞅再说呗。”

  他口嗨完了,当时就牵着马率先向前走去。

  其他六人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大家都赶了一天的路,乏得很,这屋子是客店也好、是别人的家也罢,好歹是个有顶有墙、可以过夜的去处,哪怕使点银子求人家两句,能让他们进去就和一宿便行。

  就这样,七人很快就沿着山路行到了那大屋附近。

  但走近一些后,众人就发现情况不对劲……那间屋子的大门,居然没有关,两块门板几乎笔直地向内敞着。

  难不成,这么大的一间屋子,竟会是废弃的空屋?

  他们正这么想着呢,更诡异的事就发生了——他们的马匹在走到屋前十米左右时,忽然就变得有些躁动,再往前靠近到五米,马儿们便开始纷纷调头撩蹄子、还发出反抗的嘶鸣。

  与此同时,走在最前的黄东来也停下了脚步,一脸肃然地盯着那屋子观望。

  “黄哥?什么情况?”孙亦谐很了解黄东来,他一看后者脸色有了些变化,便知有事儿,故立刻凑上来问了一句。

  “嗯……”黄东来沉吟一声,回了句让除了泰瑞尔之外的几人都头皮发麻的话,“这屋子……阴气好重啊。”

  “什嘛?”孙亦谐一听到“阴气”二字,当时就往后跳出一大步,并接了半句,“难道……”

  “不要慌。”黄东来接道,“咱们进去看看再说。”

  “‘咱’?”孙亦谐大声将那个关键字重复了一遍,再道,“有这个必要吗?‘你’进去看看不就完了吗?我们在后面掩护你呗。”

  黄东来一听这话就乐了:“孙哥,你是不是又有难处啦?”

  孙亦谐被人瞬间识破,只能嘴硬道:“毛!我有什么难处?我是担心他们有难处,所以决定留在外面陪着他们。”他一边说着,一边就用手指了指后面那几位。

  黄东来闻言,顺势朝其余五人看去。

  此刻,林元诚正在连说带比划地跟泰瑞尔解释黄东来“会道术”的事,泰瑞尔听得十分认真,脸色还变来变去的。

  姜暮蝉看起来很淡定,他这种常走夜道的显然胆子很大。

  秦风的思想比较保守,脸上稍有惧色,但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唯有令狐翔,那反应比孙哥还夸张,在听到“阴气重”这话之后,脸都吓白了。

  “不是……就算令狐翔是有点难处,但也有其他人陪着他呢,既然孙哥你没难处,那你跟我一起进去啊。”黄东来扫完一眼,又对孙亦谐说道。

  而孙亦谐却是理直气壮地大声回道:“妈个鸡!兄弟的难处就是我的难处!不行咯?”

  “行行,算了算了。”黄东来见孙亦谐这副老赖的状态,心中暗笑,心想玩笑开到这儿也差不多了,随即便心满意足地转身,奔那屋里而去。

  他进去的时候,手里只拿了个火折子。

  在屋里待了也没多久,他便折返出来,随手把火折子掐灭一扔,说道:“屋里没人。”

  孙亦谐丝毫没有放松,当即又问:“那有没有人以外的东西?”

  “可能有点虫子什么的吧,阴气重的地方大多都有。”黄东来回道。

  “哈?”孙亦谐道,“那为什么这屋子阴气会那么重呢?难道这是什么妖精的洞府?”

  “我怎么知道?”黄东来道,“也许这里面以前死过很多人吧……反正现在是没啥了,也没鬼也没妖的,家具啥的也没有,就是四面墙,连扇窗都没开。”

  “嗯……”孙亦谐想了想,“这会不会是某种陷阱啊?比如我们进去之后,门就会自动关上,然后被妖精来个瓮中捉鳖。”

  “想多了。”黄东来否定了他这个推测,“要有那种布置,我早就察觉到了,再说了……有什么门挡得住你那‘捶门神拳’啊?”他顿了顿,“依我看,这屋子除了阴气重也没什么问题,我们把马拴远一点,进去睡就是了。”

  “真的假的?”孙亦谐还是有些怂,“我怎么有点不信啊?等等……”这一瞬,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紧张起来,“你是谁?我怎么能确定你就是真的黄东来?也许你刚才进屋转一圈已经被调包了呢?”

  “呵……”黄东来当时就笑了,“我会写股东的‘股’字,能不能证明我是真的?”

  他这话,在场的人里只有他和孙亦谐听得懂。

  想当初,他俩还在“原本的世界”时,有一回去银行办事,孙哥因不会写股东的“股”字而受到了工作人员的鄙视,此后这事就一直被当做梗,时不时被孙哥周围的人拿出来对其嘲弄一番。

  如今听到黄东来隐晦地提到了这事儿,孙亦谐便明白对方是本人无误了:“妈个鸡!烦死了!反正老子就是不睡里面!”说着,他还转头冲令狐翔道,“令狐,我看你也不是很想进去,要不今晚你就跟我一块儿在外面给他们‘把风’吧?”

  孙亦谐这拉人下水的办法倒也管用,因为令狐翔胆子确实小,所以就答应了。

  于是,这晚,孙亦谐和令狐翔跟那七匹马一块儿睡在了离屋子有十几米远的几棵大树下,而黄东来、林元诚、姜暮蝉、秦风和泰瑞尔睡在了那间空屋里。

  前半夜,七人中还有几位睡得还不是很踏实,但因为持续的赶路实在是很疲劳,到了后半夜,他们就全都睡熟了。

  原以为这夜就此无事,再睁眼时便是天明,却不料……

  在那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附近的山路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摄魂铃”的鸣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