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2章 有这么两个人……

2021-07-17 作者: 三天两觉
  第252章 有这么两个人……

  一月二十六,傍晚,广州。

  风平浪静的河面上,一艘小渔船缓缓驶过。

  除了撑船的船夫外,这船上还坐了两个人——一个,叫鱼头标;另一个,叫飞鸡。

  这两人,皆是龙头帮下属的成员,那鱼头标算是个小头目,今年五十有四,微胖、谢顶,面目奸猾;而飞鸡是鱼头标身边得力的小弟,今年三十岁,一身的腱子肉,其眉宇间还总透出一股子冷厉之色,一看就是名金牌打手。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这俩又是鱼又是鸡的,哪儿有人会起这种名儿啊?
  害,那个年头嘛,穷人家的孩子起名本来就很随便,没准他们的原名就叫“鱼蛋”啊“鸡蛋”啊什么的,还不如现在的好听呢;况且广东一带的绿林道向来有用绰号代替名字的传统,所以大家也都对这样的称呼见怪不怪。

  今天,鱼头标和飞鸡在这里,是在等人。

  那个人,也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chuachuachua……

  伴随着一阵水波激荡之声,一道人影快速接近。

  大啲的轻功也算凑合,河岸离这船几丈的距离,他踩着水面就这么过来了,不过他踏上渔船的时候,还是造成了一些颠簸。

  “大啲哥。”鱼头标和飞鸡见了这位堂主,自是要起身恭敬地抱个拳。

  而大啲站定后,却是没有半句寒暄,他只是面带傲色地扫了两人一眼,随即便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丢给了鱼头标:“这里大概二十两,拿去打点一下,把你老大赎出来吧。”

  此处大啲说的这个“老大”,绰号“串爆”,是鱼头标以前跟的大哥,虽然这串爆现在已经金盆洗手、成了所谓的“叔父辈”,但按照道上的规矩,一日为大哥,终身是大哥(翻脸的除外),大哥要是出事了,做小弟的自不能见死不救,否则会落人口实。

  “多谢大啲哥。”鱼头标一边接过银锭,一边用眼神狡黠望着大啲,试探着接道,“那个……不知大啲哥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我老大的?”

  大啲闻言,一脸不屑地斜了对方一眼,直截了当道:“带带带,带什么带?你一个做板刀面的说话那么爱拐外抹角的有病啊?我给钱赎你老大出来,当然是为了让他在选龙头的时候帮我说几句好话咯,难道还是想认他做干爹啊?”

  “呵……是是是……大啲哥说的是……”鱼头标被大啲这么当面怼,也只能讪讪赔笑。

  他这个做大哥的笑了,那他小弟飞鸡也得跟着笑啊,飞鸡要是不笑,那他老大岂不是更下不来台?

  谁知,飞鸡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大啲就转脸瞪向了他,冷冷问了句:“你笑什么?”

  这个问题,让飞鸡的笑容当场僵住。

  “你老大带你来就是让你站在旁边傻笑的吗?”而大啲的话还没完,“我的银子这么好拿?拿完笑笑就算了?”

  这话,看着是在冲飞鸡说,但实际上显然是大啲借着“教训小辈”来威慑鱼头标。

  而飞鸡面对他的“训斥”,则是一言不发,神情渐冷。

  两秒后,大啲忽然又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随手就往飞鸡身上一扔,并说了三个字:“吞下去。”

  嗒——

  那锭银子虽不大,但目测也有五两左右,掉到木头船板上时也是有动静的。

  此刻,鱼头标没有说话,依然是似笑非笑地旁观着。

  而飞鸡……在瞪了大啲几秒后,便默默地弯腰俯身,捡起了那锭银子,然后一张嘴就给吞了进去。

  这还没完,飞鸡在把银子强行咽下去的时候,还特意仰起下巴露出喉结,并继续用两眼死死盯住大啲,仿佛是在用眼神叫嚣着:“看清楚了没有,老子没藏在嘴里,就是吞下去了。”

  大啲看到这一幕,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惊异,但他并没有流露出太多,便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呵……好小子,够狠!”说着,他又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飞鸡的脸,“记住,银子吞完了,就好好办事,以后也亏待不了你的。”

  他这一句,同样是借着飞鸡在跟鱼头标讲。

  像他们这些道上混的都明白:钱“过了手”,不吞掉一点,是不可能的,但你拿归拿,该你办的事情得办妥,要不然事后会有人找你算账。

  “走啦。”说完了要说的,大啲便冲鱼头标打了声招呼,接着他就转过身,再度施起轻功,离开这艘渔船。

  待他走远了,鱼头标才走到飞鸡身边,看着一脸倔强的飞鸡,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道:“不服,将来就做得比他更大,到时候你让他吞什么都可以。”

  …………

  同一时刻,城中某条街上。

  一个胖得跟不倒翁似的的老头儿正在夕阳下遛着狗。

  这个老头姓邓,是绿林道上为数不多的、曾经做过“龙头”,且活着退下来的人之一,大家都称呼他“邓伯”。

  邓伯并不缺钱,但住的地方却很小。

  年轻时他自也住过大宅子,但如今,他身边的家人不是过世了就是离他而去……他一个严重肥胖的老人,又没有功名在身不能请下人,不可能打点得了那种大宅子,所以他只能卖掉原来的住处,住到城中一隅,终日与狗为伴。

  这天傍晚,邓伯遛完狗回到家,把狗拴在院里后,便推门进了屋。

  屋内的空间不大,正中间摆着一套吃饭用的桌椅。

  此刻,一个五十多岁、一袭白衣的男子,已经在桌边坐好了。

  邓伯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从没邀请过别人进屋,但看到这位不速之客时,邓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

  “这位大人……大驾光临寒舍,老朽有失远迎,还望恕罪。”邓伯一边随手带上门,一边就冲那名白衣男子作了个揖。

  按说呢,你姓邓的既然已知道了人家是位“大人”,那就算你年纪比对方大,也应该行跪礼,而不是作个揖就算了;但是吧……因为邓伯实在太胖,无论是跪下还是起身都极为困难,所以他也是能混就混。

  那白衣男子也不跟他计较这些,只是淡淡地冲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了声:“坐。”

  邓伯听罢,当即照办。

  不过,对一般人来说十分简单的、一个“坐下”的动作,对一个二百多斤的老头儿来说,可是不易。

  下一秒,只见那应完了话的邓伯跟个企鹅似的,摇摇晃晃地来到桌边,他侧身伸手摸了半天,方从桌下抽出了一张凳子,然后他又花了好久才把凳子放到身后、对准位置,接着他再扭动身体、几番调整,这才算坐定。

  那白衣男子倒也很有耐心,完全没有催促邓伯的意思——反正他已经等了许久,再等这几分钟也无所谓。

  “为什么称我‘大人’?”白衣男子待邓伯坐稳了,便开口问道。

  “老朽虽是上了年纪,但还未老眼昏花,我观大人两手的虎口便知,您乃是在锦衣卫那儿高就的上差。”邓伯回道。

  白衣男子闻言,也去瞥了眼自己的手,随即再抬眼看向一脸慈祥的邓伯,接道:“不愧是邓天林……真是宝刀未老,名不虚传啊。”

  “大人哪里的话……老朽如今已是个连站起坐下、吃喝拉撒都费劲的人了……还谈什么宝刀未老呢。”邓伯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静,而且并不是在说谎,很显然他早已接受了自己在这个人生阶段的现状。

  白衣男子看了他几秒,又道:“今早那茶楼‘聚义’,你为何没去?”

  “呵……”邓伯听到这问题,不禁笑了,“明知去了也是白去,且那地儿离我家还挺远……所以我也就不去凑那热闹了。”

  “哦?”便衣男子挑眉道,“这么说来……你打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今儿论不出个结果来?”

  “那是当然。”邓伯不假思索地回道,“毕竟是‘龙头’之位,即便亲生儿子也无法避嫌……所以在龚爷的死被查明之前,选谁都会有很大的风险。”

  “嗯……”白衣男子点点头,“那你说,若这‘龙头’一直选不出来,会怎样?”

  邓伯想了想,反问道:“我们这些混绿林道的,虽然也会坐下谈,但真要遇到谈不拢、也搁不下的事,大人您说到最后会怎么解决?”

  白衣男子被他这一问,当即脸色一肃,沉声接道:“可‘我们’不想看到你们‘打架’,我们要的是安定繁荣。”

  “我们也不想‘打架’,但绿林道必须要有一个‘龙头’,几百年的规矩,动不了。”邓伯回道。

  “动不了?”白衣男子笑了,“呵……肥邓,你知不知道,此时此刻,除了你之外的其他那些‘叔父辈’们,都已在本地县衙的牢房里躺着了?”他顿了顿,“是不是要我带他们到昭狱里去松松筋骨,再看他们能不能动?”

  “大人……您为难我们这些老鬼也没用。”邓伯面对这毫不掩饰的恐吓,也并没有失态,“在查明真相前,就算您强逼我们选出一个人来,那个人也服不了众……到时候那些年轻人还是要打,且局面可能会更乱。”

  “那姓龚的都死了几天了,你们倒是查出什么了没有?”白衣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这回邓伯是面露难色了:“大人,您也知道,咱绿林道的人……偷抢打杀可以,但查这悬案……”

  “那由‘我们’的人来?”白衣男子又道。

  “不不……万万不可。”邓伯又摇头道,“让‘公门中人’来查,咱绿林的面子挂不住,而且查出来的结果一定会有人咬死说不信。”

  “绿林的人不行,六扇门的人也不行……”白衣男子喃喃念叨着这句,念着念着,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呵……有了。”

  “大人……有何对策?”邓伯察言观色间,顺势追问。

  白衣男子的脸上则是再度浮现了笑容:“我倒真知道这么两个人,既不是绿林道,也不是六扇门……可以让他们来帮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