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将计就计

2021-04-02 作者: 三天两觉
  第229章 将计就计
  像独孤永这样的高手,自不是一般的喽啰可以拦得住的,这一刻,但见他轻功一展,身形一动,眨眼间就冲出了数丈距离,等来到封锁线的前方时,他便脚下一点,轻松掠过了那些想挤过去看热闹的宾客和拦路者的头顶,踏上了西北角的那条小路。

  然,萧准安排在现场维持秩序的……也不仅仅只有喽啰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独孤永飞掠落地,立足未稳之际,忽有两道人影后发先至,挡在了他的身前。

  这二位,都是四十多岁年纪,一个生得又高又瘦,面色黝黑,五官紧凑,须发浓密;另一个则是矮小精悍,面色泛黄,国字方脸,满脸麻子。

  两人的身形体貌虽是迥异,但用的兵刃,无疑都是剑。

  那么他俩是谁呢?
  此处书中代言,这两位和前文书中出现的那位“玄霄”一样,都是萧准麾下“九霄剑”中的成员,代号分别是“赤霄”和“碧霄”。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又要说啦,为什么这些人的名号挺帅,甚至有点像美女的名字,但这长相瞅着都有点抱歉呢……

  那很显然,就是你们的问题了呗。

  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帅哥啊?大侠是帅哥的几率就一定高么?网上那种非常有诗意或者非常帅的网名背后,是不是大概率也是一个长相普通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的人?你是不是也认识某个朋友属于这种情况?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好了,言归正传……

  虽说赤霄和碧霄的实力在九霄剑里属于垫底的,但和悟剑山庄的一般门客比起来,那还是要强得多了。

  此刻,眼瞅着独孤永要去追赶萧准,他俩自不能装作没看见呐,于是就一齐出手,阻住了独孤永的去路。

  而独孤永的反应呢……也是可以预见的。

  “好狗不挡路。”独孤永说话就是这样,又直接,又难听。

  “独孤大侠,您这是要干嘛?”赤霄也只能装作没听见对方的骂街,如是问道。

  “这不明摆着吗?我和萧庄主还没打完呢,他这一走了之算什么意思?”独孤永回道。

  闻言,赤霄和碧霄对视了一下,随即还是碧霄先道:“独孤大侠,方才咱们庄主的话你也听见了,既然他老人家说了有急事要办,去去就回,那您等上片刻又何妨呢?”

  “废话,他说等就等?我现在不想等!”独孤永回道,“你们识相的就闪开,要不然……”

  他这话后边儿的潜台词,谁都明白。

  所以,赤霄的手,此时已然摸到了剑柄上,其神经也紧绷起来,似是随时准备接招。

  不过,一秒后,那碧霄却是冷笑一声,言道:“呵……独孤大侠,要我们让开可以,但您最好想明白了,您这会儿就算真追上了咱们庄主,又能如何?”他微顿半秒,再道,“您拖住一个心里有其他事儿的人,强行让他跟你打,这算不算强人所难、算不算乘人之危?还是说……您盼的就是这个?”

  碧霄这几句话,虽是急中生智,故作镇定而言,但效果却出奇得好……因为他正好戳到了独孤永的软肋。

  独孤永一听一琢磨,好像有道理啊——就结果来看,独孤永可以接受“输给一个全力以赴的萧准”,但无法接受“战胜一个心不在焉的萧准”,只因后一种结果是伴有遗憾的。

  就在独孤永犹豫着要不要就此作罢、回去再等等之际……

  “哈哈哈!萧准,你的宝贝命根子我就收下啦!”

  又是一声喊,响彻了会场。

  这句话响起的时间,距离萧准的身影消失在那条小路上,也就不到一分钟。

  以萧准的轻功,加上他对悟剑山庄地形的熟悉程度,他从那小路的路口跑到茅厕最多需要二十秒出头吧,但是这后面三十几秒里发生了什么,才让黄东来喊出这第二句话来,大伙儿就不得而知了……

  这回,全场的人,包括听得出这就是黄东来在喊话的闻玉摘等人也都傻眼了,所有人都在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难道说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萧庄主竟被人“杀鸡取卵”了?

  这一刻,依然是“九霄剑”站了出来。

  他们毕竟是萧准的心腹……即便萧准生性多疑,不会去完全信任任何人,但相对来说,九霄剑对他还是比较忠心的。

  那赤霄和碧霄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和眼神交流后,由赤霄高声喊道:“山庄弟子听令!‘百字辈’往上的都随我来!”

  他喊完这句,便立刻转身,朝着茅厕的方向跑去了。

  碧霄则是先冲独孤永抱拳拱手道:“独孤大侠,恕在下失陪。”说完他也跟了上去。

  而随着赤霄的一声令下,在场的二百来名悟剑山庄喽啰中,有大约七八十人,即那所谓的“百字辈”之上的门客,也都朝校场西北角的小路涌了过去。

  剩下的人呢,还是负责拦住宾客们,不让他们来掺和。

  但这次他们可就有点拦不住了……因为离去的那些都是资历和武功比较高的门客,留下的都是相对较弱的。

  在场这几百来宾,好事之徒多不胜数,听见那两声奇怪的叫喊,都想去瞅瞅啥情况……由这些人牵头,又是嚷嚷又是推搡的,那一百来名喽啰没有庄主的命令又不敢贸然对这些来宾动手,很快就被冲垮了。

  于是乎,这热闹的场面可就来了,只见校场周围那千八百人,一时间全都在往茅厕那儿赶去,大多数人呢,还是去挤那条小路,也有那轻功好的,直接从房上、山上、林子上……无视地形就这么绕过去。

  但其实呢,也只有冲在最前面的、悟剑山庄的那些人,是觉得他们庄主出事了,想去救人的;其他人嘛,都是奔着看热闹去的。

  只是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看这场热闹的“代价”是多么得巨大……

  …………

  时间,稍稍倒退……

  咱还是说回那午时三刻,即论剑大会刚开始的时候。

  且说那时,孙亦谐和黄东来溜出了人群,悄然来到了茅厕。

  这地方呢,也没有人把守,所以孙黄二人来到近前,便开始小声叫唤道:“令狐翔——令狐翔——你在哪儿呢?”

  “这儿呢这儿呢。”不多时,便有一个声音从茅厕的某个蹲位里传来。

  “我靠,你在里面干嘛呢?”黄东来一听就知道那是令狐翔的声音,所以他立刻压着声音问道。

  这时,令狐翔才推开了那个蹲位的门板,从里面走了出来,反问了句:“不是你们说的,让我在离论剑的场地最近的茅厕跟你们接头吗?”

  “让你在茅厕跟我们接头,你也不一定要到茅厕里面去啊?你在附近找个地儿站着等不行吗?”黄东来道。

  “这能怨我吗?”令狐翔用不爽的语气回道,“我一早就来了,然后一直就在这儿等你们,怎么等你们都不来……上午这里来来往往的人还挺多,我要是一直站在茅厕外边儿等,等到现在,早就引起怀疑了啊,所以我只能躲在蹲位里边儿,一边假装拉屎一边等,还得每隔一段时间换个蹲位,这才混到现在。”

  孙黄二人一听,好像也对,这事儿也怨他们,因为修炼法宝的缘故,他俩来得太晚了,假如他们能提前半天赶到,那自是一早就能跟令狐翔接上头,也不至于有这一出。

  “行吧……那说正事儿吧,这几天你调查得怎么样了?”黄东来问道。

  “有用的消息不算多,我能探听到的那些,大部分都和笑无疾所说的一致。”令狐翔回道,“不过有一点,和他说得有较大出入,那就是悟剑山庄的门客数……按他所说,五年前山庄的门客不过百人,而萧准一年只收三到五人不等,那么到今年为止,最多也就一百二三十人才对,但你们应该也看到了,今天萧准的手下至少有二百多……”

  “嗯……”孙亦谐想了想,“我估计是这一个月里,他把类似‘亢海蛟’那样的外援也全都召回山庄了,毕竟收集血剑的工作已经完成,不需要那些人继续散在外面,全都召回来提升战力也没错。”

  “没关系,杂鱼再多也不是问题。”黄东来道,“重点是那个火莲大仙,只要能把他搞定,并阻止萧准炼成‘剑魔’,其他都好办,总之,咱们现在还是按原计划行事……”

  黄东来说的这个原计划是什么呢?

  大体是这样的——

  首先,黄东来回到校场那儿,在避开自己人的前提下,到人群中去放毒,尽可能多的让悟剑山庄那帮人和部分宾客集体拉肚子,以此破坏论剑大会进行。

  等那帮中毒的人都涌到这间离校场最近的茅厕时,埋伏在附近的令狐翔便会用他事先准备好的“雷火弹”去炸毁两边小道上的山体,封掉茅厕周边的道路,把那些窜稀到无法使用轻功的喷射战士都困在这一块区域,从而制造更大的混乱。

  接着,黄东来再趁乱喊话,暗示萧准——血剑雏胎已经被窃。

  在这种情况下,以萧准的性格,他势必会亲自跑去血剑雏胎那儿查看是否有异常。

  这时,孙黄二人便悄悄跟上萧准,等他自己暴露了血剑雏胎的位置后,由黄东来负责把他引开、孙亦谐则负责换家。

  最理想的情况是:孙亦谐趁着萧准被引开,直接潜入血剑雏胎的所在处,用三叉戟把那玩意儿破坏掉。

  当然,如果还有什么变数,比如萧准还安排了很强的人守备在血剑雏胎周围,即便他被引走了孙哥也杀不进去,那时候他们再去通知闻玉摘等人过来强攻也不迟。

  而持有雷火弹的令狐翔在这段时间会于山庄各个比较狭窄的地形(一般就是各个茅厕附近)制造堵塞,进一步引发混乱,并分割、拖延悟剑山庄的爪牙们的行动。

  只要一切顺利,什么“万剑归一大阵”、“九霄剑”……都可以被这套策略给屏蔽掉。

  计划是这么计划的,但……

  “黄哥,有个事我得问你一下。”令狐翔并没有接黄东来的茬儿,而是忽然扯开了话题。

  “什么事啊?不能等咱计划成功了再问吗?”黄东来道。

  “不不不……这个我现在就得问。”令狐翔道,“你身上有没有多余的雷火弹啊?”

  “啊?我没有啊。”黄东来道,“不是让你事先准备的吗?”他想想就觉得不对,“我靠……你不会是忘了带了吧?”

  “这倒不是……我好几天前就按照你给我的方子配好了一批,而且做了很多枚,今天出门我全给带上了。”令狐翔道。

  “那你问这干嘛?”黄东来又道。

  “呃……是这样……”令狐翔道,“今儿上午,我为了等你们……不是一直在茅厕的各个蹲位里躲来躲去的吗?”

  “是啊。”

  “那茅厕的门板只能挡下段儿,上段儿是没遮挡的,所以我要是站在里边儿,是会被外面的人看见的对吧。”

  “对啊。”

  “那我为了躲好,就只能蹲着了呗……”

  “嗯……”

  “虽然我是习武之人,扎马步也能扎很久,但是一直这么深蹲着,而且蹲那么长时间,这腿多少也会有点酸的是吧……”

  “是……”

  “这人的腿要是酸得久了,就会有点抖是不是。”

  “你把雷火弹掉粪坑里了呗?”黄东来听到这儿已经懂了啊。

  “说得没~错。”令狐翔为了掩饰尴尬,把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的。

  “这尼玛……”孙亦谐听到这儿也不禁在旁吐槽了一声。

  “你不是说你做了很多枚吗?不会全掉了吧?”黄东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又问道。

  “嗯……”令狐翔憋了两秒,回道,“我不但全给掉了,而且因为我一直在换蹲位,我甚至不知道哪个蹲位里各掉了几枚,反正我估计吧……要是现在有人往这茅坑里丢个火把,就这一亩三分地嘿……”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黄东来掩面接道,“你他妈真是个天才啊,你跟这儿搞‘沼气核爆’呢?”

  “那咋办嘛?”反正东西也丢了,令狐翔此刻也只能两手一摊。

  “嗯……”黄东来陷入了沉思。

  但孙亦谐却是很快就把小眼一眯,心生一条毒计:“黄哥,其实问题不大……我们只要把计划的几个步骤稍微调换一下顺序,再改变一下形式,同样可以破坏论剑、同样可以诱导萧准、也同样可以拖住悟剑山庄的人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