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意外(上)

2021-03-25 作者: 三天两觉
  第227章 意外(上)

  话分两头,双谐和令狐翔在茅厕那儿搞些什么动作,咱们后文自见分晓,此处还是先说萧准这边。

  萧庄主对于今天的大计可是蓄谋已久,所以行动的时间表他早已是了然于胸。

  早上辰时,开庄迎客。

  午时,封闭山庄。

  午时三刻,校场论剑,期间凭来客们论剑时的表现,亲自锁定至少四十九名剑术或潜能较高的剑客作为“祭剑”的目标。

  未时,如果一切顺利,这时候萧准应该已完成了“选人”,也就是说,动手的时机已经成熟……

  接着,他就把自己“相中”的那些剑客都一一请上台来,来到校场中间。

  等这些人都到位了,萧准便会一声令下:一方面,让火莲真君作法,压制住特定区域中的部分敌人,另一方面,让守在校场周围的约一百五十名悟剑山庄门客发动“万剑归一大阵”,对那几百名来宾展开屠杀。

  看到这儿或许有人要问了,一百五十人打八百人,这能赢?

  我就这么说吧……胜算不但有,还很大。

  您想啊,悟剑山庄那一百五十名剑客都是什么人?那都是萧准亲自指导过的“精英”啊,里面随便拎出一个喽啰来,也有二流以上的实力,况且他们还有“阵法”的加持,将多人的战力融为一个整体,威力倍增。

  而那八百多来论剑的“剑客”呢?其中一多半儿是半个月前连剑都没碰过的混子,剩下的一半儿中,也不乏“徽州五义”和“龙口剑派”那样的杂鱼集团——乌合之众,一盘散沙,面对有组织的突然袭击,怕是还没反应过来就得死个四分之一。

  当然了,凡事没有绝对……在真正的战斗爆发前,谁也不能肯定那些来客就必败无疑了。

  万一那些人顶住了攻势,反杀了悟剑山庄的门客们呢?

  这种情况,咱“算无遗策”的萧庄主自然也算进去了,而他的答案是:不重要。

  这些人打到最后谁赢都可以,只要他们的战斗为他杀死那四十九个“祭品”争取到了时间就行。

  有“血剑雏胎”在手,加上火莲真君的帮忙,萧准有充分的把握可以在那几百人分出胜负前就把校场中的四十九人搞定,届时“血剑”现,“剑魔”成,普天之下还有谁人是他对手?在场的人全部一起上他也不怕了。

  不过呢……计划归计划,意外归意外。

  这么大的计划,不出些意外才不正常,而眼下对萧准比较不利的、且让他关注到的意外,有三个——

  其一,闻玉摘的出现。

  五年前,萧准因为“某件事”和儿子闹翻时,就曾跟这位草堂公子打过交道;虽然那一次闻公子是站在萧准这边的,但萧准可没把他当成是朋友,相反,萧准强烈的感觉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人、是一个可以对他构成威胁的人……因此,这次在他搞这种大阴谋时,闻玉摘忽然出现,身边还带着海苍峰这样的高手,这自会让萧准有所忌惮。

  其二,萧烜的归来。

  这个很好理解:虽然萧烜单方面放弃了悟剑山庄少庄主的身份,改名换姓,自甘堕落,但站在萧准的角度,儿子就是儿子,有道是虎毒不食子,即便萧准再怎么轻视他人的性命,也不会对亲生儿子动手的;而更让萧准在意的是,当初萧烜不止是跟自己、跟闻玉摘也闹翻了,但如今这两人竟是结伴而行,一同来庄,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难不成他们是一同来坏我大事的?
  其三,独孤永。

  萧准对这位金陵剑王府的少主素有耳闻,他这悟剑山庄中也不乏曾见识或领教过独孤永剑法的人,不过……萧准本人却是没见过。

  按天赋和出身来说,如果独孤永再年轻个十岁,估计会经常被拿出来和当年的萧烜比较,而如果独孤永再年长个十岁,八成就会被拿出来和萧准本人比较了。

  剑客的直觉告诉萧准,此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但……他并不适合出现在此时此地。

  因为,他太强了,强到有可能破坏萧准的计划。

  萧准也的确没有想到,像独孤永这个级别的人,会来参加这种以“招关门弟子”为幌子的大会。

  按理说,独孤永真要来,那应该是和宋武涤、王释莲、江守正、狄不倦这四位一样……以“特邀”的方式被“请”来的,谁能想到他居然和那帮乌合之众一样抄着把剑自说自话就来了,也丝毫不怕被人指指点点。

  好在……这次的“意外”,也不仅有坏的,也有好的。

  而对萧准来说,那个“利好”的意外就是——宋武涤放了他鸽子,没来。

  这怎么一回事儿呢?

  也没什么,就是宋庄主接到萧准的信后,觉得这“论剑”的大会,让他一个玩儿刀的去做见证,似乎有点违和,而且他和萧准素来没啥交情,也从来没有过结交的意愿,没必要大老远跑过去卖这个人情。

  因此,宋武涤思索一番后,给萧准写了封回信,在信上跟对方客气了几句,又说了点“最近偶染风寒、庄内事务繁忙”之类的场面话,把这事儿给婉拒了。

  另外,咱宋庄主还留了个心眼儿,他故意拖到了距离论剑还剩五天的时候才寄出这封回信,这样一来……按照飞鸽帮送信的速度呢,信送到的时候,距离论剑也只剩一两天了。

  考虑到神刀山庄在辽东,悟剑山庄在岭南,这时萧庄主就算立刻再写封信去二度邀请,宋庄主也已来不及赶到。

  这……就叫老江湖,做事滴水不漏。

  什么?你说如果萧准质问宋武涤为什么隔了那么多天才回信咋办?很简单啊……信里不是说了嘛,因为生病了,而且事务繁忙啊——鸽你的借口,同时也可以作为我回复慢的借口,还有什么好多问的?
  再说了,人萧准又不是傻逼,看到了类似“洗澡去了”、“睡了”之类的回复,他还会再去发一条“你真去了吗?”这样的消息过去吗?
  简而言之吧,宋庄主这鸽子一放呢,本来是让萧准有点不快的,但由于独孤永的出现,又成了好事儿了。

  因为萧准原本准备用在宋、王、狄三人身上的“手段”(江守正太弱了,没被萧准当人),现在因为有了一个空缺,正好能让独孤永顶上。

  然而……这回,萧准又一厢情愿了。

  论剑的这日早晨,绝大多数剑客都在辰时就进了庄,这几百人在午时三刻前都被安排在了山庄内的几间小楼里,以上好的茶点酒菜伺候着,毕竟他们一会儿可能要上校场过手,不能太饿。

  而王释莲、狄不倦、江守正他们仨,以及他们带在身边的武当弟子、漕帮弟子、跟班喽啰……则都是提前一两天就到了的,因为他们是被“请”来的贵客嘛,所以无需等到论剑当日再进庄,而是提前就入庄住下,等论剑的时候呢,在台边也有“专门安排给他们”的位置。

  按萧准原本的意思,今儿独孤永一来,自己就亲自去与其接洽,并以大礼相待,以巧言劝之,将对方请到原本给宋武涤的那个位置上去。

  没成想,独孤永这货,一上午都没出现,一直等到了闭庄前一小会儿才露面。

  当萧准收到独孤永入庄的消息时,距离论剑大会开始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三位贵宾已经就坐,人群也已聚集到了校场周围,萧准可没那工夫再去劝诱独孤永,无奈……只得作罢。

  转眼,午时三刻已到。

  萧准,准时踏上了校场。

  此校场四面环山,占地广大。

  今日为了这场论剑,校场的北侧设了一个略高于地面的木台,台上摆了三张虎皮大椅,王、狄、江三位论剑的“见证人”就坐于台上,他们带来的一众弟子则立于台周围。

  校场的东、西、南三面,地势皆略高于校场,刚好与看台相仿,此时这三面也是群雄环立,人群纷纷注视着校场中央。

  “诸位英雄,在下萧准,在此有礼了。”萧准这种级别的高手,说话只要带上点内力,很容易就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

  周围的来宾们见萧庄主跟他们打招呼,自也纷纷回礼,七嘴八舌地说着“在下XX,见过萧庄主”之类的回复。

  反正这一套吧……您记住了,越是杂鱼、越是喜欢往前挤、且越是嗓门儿大。

  那些真正有点儿能耐的,这时候都还很冷静,只是默默瞧着,因为他们都知道,仅仅是“打招呼的时候冲在前面给萧准多留点印象”,对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想在这论剑中胜出,要么凭手上的“剑术”,要么凭心中的“剑理”,其他都是白搭。

  当然了,此刻的他们还不知道,其实怎样都是白搭,因为萧准压根儿也没想收什么关门弟子。

  “承蒙诸位同道赏脸,愿来我悟剑山庄论剑求艺,切磋心得……”萧准待众人的声音轻下去一些,便继续说道,“今日,萧某有幸请到了武当派的王真人,‘大中至正’江大侠,以及漕帮的狄帮主来为这次论剑大会做见证,于我山庄而言,这也是荣幸之事……”

  诸如此类的场面话,萧准还是要说一说的,就算他稍后计划杀掉现场九成的人,但眼下他还是得把话说圆全,把戏做足。

  正所谓行百里路半九十……越是在这计划即将完成的当口,越是要注意细节,万不可大意,如若他在这时候着急,做出许多让人看起来有异常的言行,搞不好就要满盘皆输。

  但……

  “别啰嗦了,快说怎么个论法吧,我已等得烦了。”

  校场上,萧准的“开场致辞”还没念叨完呢,人群中,便有一人,也是用了一口内力,发出了一声全场都能听见的牢骚。

  一般人能干得出这事儿吗?

  那必须得是独孤永这种欠抽的家伙才干得出来啊。

  这世上欠抽的人分很多种,有些是因为贱,有些是因为莽,还有些……害,这说下去没底,奸、懒、馋、滑、坏……种类多得很。

  而这独孤永呢,大体是因为一个“狂”字。

  你可以说他是一心求剑道,所以才不重世俗之礼,缺乏同理心,情商低。

  但一个人能一直这样情商低,还一直在江湖上活得好好儿的……是要靠实力的。

  再说了,他只是情商低,又不是智商低,他很清楚他之所以能常年这样“做自己”,靠的就是实力,而他依然选择保持这样,这就说明他那骨子里透得还是一个“狂”字。

  此刻,在场的人中,或许有八成都和独孤永一样,想让萧准别啰嗦了,赶紧说正题,但谁又有他这份“狂”,敢直接把这话说出来呢?

  “呵……”一息过后,校场中的萧准,笑了。

  这不是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这一刻,剑客的血,让他蠢蠢欲动,让他兴奋无比。

  所以,他笑。

  这一刻,一向计算周密的萧准,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以在论剑伊始就处理掉独孤永这个“意外”的办法。

  所以,他笑。

  尽管萧准并未料到独孤永竟狂到这个地步,敢在这样的场合,毫不客气地打断自己,但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这样的行为,那萧准便可将计就计,顺势而为……

  “我若没看错的话……说话的这位朋友,乃是金陵剑王府的独孤少主吧?”萧准当然没看错,他盯别人半天了。

  “就是我。”独孤永也是想都没想就回道。

  “好。”萧准点点头,沉声接道,“‘败龙剑’名震江湖,萧某也素有耳闻……”

  他说到这里时,在场的群雄早已齐齐转头看向了独孤永,站在独孤永身旁的那些人也已很自觉地退开了几步,远离了这个刺儿头。

  “既然独孤兄你如此着急……”萧准用十分随意的口气接着说道,“不如……你现在就上来和萧某过过手,等我俩先论完了,萧某再跟大家接着说论剑的事儿。”

  “呵……”闻言,独孤永也笑了,他的回应也是可以预见的,“求之不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