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上人只一字

1.第1章 预料之中的不幸

    第1章 预料之中的不幸

    2019年10月19日

    今天早晨11点左右,我回到了我家所在的县城。头天晚上本来是和室友说好了通宵打游戏的,但是,我们都食言了,可能我们都腻歪了吧。没错,现在的大学生就是这样,每天半夜不睡觉:打游戏的打游戏,看视频的看视频。当然,还有为了完成某位老师的任务熬夜奋斗的同学。

    昨晚定的8点的闹钟,因为我的高铁是10:22发车。但是不知为何,昨晚1点才睡的我,今天7点半就醒了。收拾行李,化好妆,来到高铁站也才9点不到。于是,我便看了看昨晚提前下载好的美剧《破产姐妹》。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守我们早自习的学姐推荐给我们学英语用的。

    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简单的吃过了早饭(一盒饼干加一盒真果粒),本来没想吃早餐的,但是谁叫我们学校离高铁站这么近呢?我来的实在太早了!但是,这一个小时,我连一集40多分钟的搞笑电视剧都没看完,可能我的心是浮躁的吧,就像他们说的:现在的社会是浮躁不安的。我还是选择了我之前收藏的漫画,这种快餐式阅读总会给人带来很多乐趣。

    不过,我自己都有些奇怪,沉浸在这些短暂快乐中的我,居然会对“抖音”提不起兴趣。这可是火爆全国的娱乐项目!

    上了高铁,我仍然在看漫画,和以前一样,看见画风好看的漫画不管什么类型都会收藏起来。可能这也是这个社会看脸的原因吧,所有的人都会喜欢上美好的东西。我其实还拍了一张照片,想要发个空间什么的,可是,一点开QQ,我又不想发出去了。像这样遗留在我的相册里的图片可能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张了吧。

    下了高铁,又在公交车客运中心等那趟可以到达我家附近的车。我还是在看漫画,因为我喜欢。我是倒数第二个上车的,反正我家也就几个站的事情,座位就让其他的人坐好了。我还是看着漫画,我其实也很喜欢小说,因为小说的世界是可以随意想象的。我也写自己的小说,我在大学里的自我介绍中都说到: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出一本,属于我的小说的漫画。当然,是要自己亲手画的那种。

    没多久,我到家了。老妈霸占了我的大床,原因是老爸昨晚和今晚都上夜班,现在他在他们的卧室睡觉。

    和老妈简单的聊了两句近况,我的行李箱都还没打开过她就开始催促我收拾回学校的东西了。由于我这周作业较多,而且还有辅导员给予我这个新鲜上任的行政助理的两项任务,我不仅提前预定了明天上午的回程票,而且把沉甸甸的电脑也带了回来。

    吃过午饭,我和老妈躺在我的大床上,她看着她加了速的古装电视剧,我打开我的电脑调整我的word推文。果然,早上醒的早,下午就犯困。于是,我就美美的睡了半个下午。

    再次醒来,下午五点半,我妈就说了一句话:“你想出去吃还是家里吃?”我:”啊?我看看!“我果断打开手机的美团,开始搜索周边的美食店铺。

    终于选定了一家,把老爸喊了起来当我们的司机(他下午起来吃了个午饭又继续睡),就这样出门了。

    周末的路上总会有些堵车,我点好了订单,开着导航准备让我爸绕路过去。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我妈接的电话,两三句就挂掉了。我爸说:“老汉?”(我爷爷)我也不知道我妈当时什么表情,反正我一脸懵逼,什么也不知道。

    又过了五秒钟,我妈才告诉我取消订单,我爷爷突然头疼。所以,我们直接回了家,我妈干脆利落的直接开始做饭去了,我看了看我爷爷,感觉他目前状态还行。而我奶奶却慌得不知所措,这里一下,那里一下的。等我爸已经开车走了,她才决定跟着一起去,然而她没能跟上去。

    老妈早已厌倦了这个家的生活模式,我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从几年前开始,奶奶就经常住院,几乎平均每月入院一次;爷爷也日渐衰弱,常常吃药什么的。不过,这次我也有了点不好的预感——爷爷可能脑内出血了。至于这个病情的严重性,我是真不清楚。不过,脑子里面出了问题也不会是什么小问题。

    家里,我们吃过了晚饭,奶奶不停地念叨着想跟着去看看。我和老妈都很清楚,她一个六十都岁的老奶奶过去了能干啥?我倒是想劝劝,可是我也知道,奶奶她从来不是一个听人劝的人。她年轻时,正好是大革命时期,没读过什么书,也就小学几年级的水平,连很多日常的字都不认识。可她就是爱担心别人,她这一辈子就没有为自己而活过,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封建妇女。老妈真的已经对她疲惫不堪了,好听的话大概几年前就说完了,这几年一开口硬生生的全都把劝人的话说成了挖苦人的。

    奶奶担心的走了出去,我们和老爸打了通电话,确认了一下情况,他们刚刚做了个检查,结果还未知。

    过了一阵,我才发现奶奶不见了。于是,我试探着走出门去,远远地听见有手机铃响起。“你在干嘛呢?”我直接问了奶奶。“我想打你爸的电话,可是我找不到。”奶奶说到。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知道她不认识几个字,我们教过她很多回了,但她还是记不住。果然是老了吗。。。。。。

    “与其这样瞎担心,不如安心在家里等他们回来。你过去了又能干嘛?”我还是仍不住当起了和事佬一样的中间人。

    奶奶没有说话,但她也没有回去。

    过了一会儿,老妈走了出来。她突然询问起我的日常花费问题,她是真的很担心,也很心累。半个月才回一次家的我,一回来就要听一番说教,真的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不过,她的有些话还是刺进了我的心里,她又哭了。老妈是个坚强的女人,我很少见她哭。但是,自从我开始上高中以后,她在我面前已经哭过五六次了。

    她说”这家里的事情已经让我很累了,我不想你再出什么幺蛾子。“

    很普通的一句话,分量却很重。其实,进入这个大学之前我就想清楚了,我的人生注定比别人辛苦许多,我的路需要我自己亲手去铺。不仅是铺我自己的,还要铺出这个家的。

    之后,我们去了医院,确实是颅内出血,而且是动脉瘤破裂的内出血,出血量较多。已经转入监护室观察,可能今晚就需要做一次开颅手术。。。。。。虽然,听我那位学医的小姨讲解一番问题不太严重,但是我清楚地记住了一件事情:一次手术可能需要3-4万,而且这仅仅是一次手术的费用,不包括食宿费和药费等。

    这种事情我早已预料到了,当然,我的父母也应该早就想到过。我家中的经济状况真的不允许我任性,这是我三年前就知道的事情。

    我有时候会不经意的忘记,可是总有许多事情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可是,我还只是个大一的学生,我能做的也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老妈其实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人,她说“我不期望你像你姐一样读完大学还有个几万块的存款,我只希望你别给我欠个债回来。”(我表姐是个优秀的人,年年得奖学金,假期还会做短期工作。我当然也想要奖学金,也想挣钱,不过我还是想坚持朝着我的梦想靠近,说起来,真的有点卑微呢)

    我真的好想说“不会的。”可是,完全无法说出口。不是因为我不能保证,而是因为说出这句话更像是在安慰她,而且还是起反作用的安慰。所以,沉默——这是我这几年学会的一种最安全的回答方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