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第260章 260.推开窗,看见星星,依然守在夜空中……【大结局!!!】

    第260章 260.推开窗,看见星星,依然守在夜空中……【大结局!!!】

    嘶……

    屋内一阵安静。

    等待这弹幕空间的变化。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赵海棠攥着手,胆战心惊,如同被吓坏了的土拨鼠一样,缩在沙发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弹幕盒子。

    陈美嘉紧张到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也没有发现。

    虽然不清楚这个盒子是从哪里来的。

    但显然。

    这个盒子不一般!

    这一点,从身边这些3D模样的弹幕就能可见一般!

    难道,这个弹幕空间,真的能够拯救他们的爱情公寓?

    这就是一点希望。

    一束,能够点燃他们所有人心目中希望的光火!

    绝对不能熄灭!

    “别说话!”

    咖喱酱疑神疑鬼的对他们做出闭嘴的手势。

    吕子乔两双眼睛,从未有过这般专注的盯着那个弹幕的盒子。

    张萧抱住大力,没有撒手。

    大力小声道:“没有事,不要怕,不要怕……”

    “有变化了!”

    咖喱酱激动的喊了出来,吓了大家一跳。

    【张伟人生轨迹将不会发生变化,但其他人,将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什嘛?!

    陈美嘉,吕子乔,胡一菲,咖喱酱,赵海棠,就连,张萧和大力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了弹幕空间上方的那行字眼。

    这特么的什么鬼?

    凭什么?

    凭什么是张伟啊!

    张伟这下乐了,“哈哈,我就说嘛,应该选C的,我就说嘛,哈哈,我选对了,我选对……等等,后面那句……”

    张伟一下子愣住了。

    他这才发现。

    只有自己不会失去自己的东西。

    其他人的生活轨迹,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爱情公寓不拆。

    那他就是爱情公寓最富有的人。

    而其他人,吕子乔,胡一菲,咖喱酱,唐悠悠,关谷,都会失去他们现有的一切!

    吕子乔每天流水十万的网店要没了。

    胡一菲教授职称也要没了。

    咖喱酱刚考上的成人大学也没了。

    唐悠悠好不容易混出来名堂也要没了。

    光谷的漫画也要废了。

    但这些换来的,却将会是爱情公寓不被拆迁!

    直到此刻。

    张萧才明白了,系统说,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到底是什么了。

    这,这,这真的是要他们自己来选择了!

    【A:保住现有一切,爱情公寓拆迁

    B:丢掉一切,爱情公寓不被拆迁

    C:让你们其中一个人丢掉一切,爱情公寓不被拆迁】

    这一下子。

    所有人都愣住了,傻眼了。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僵硬在原地。

    因为。

    这三个选项,每一个选项都是很那选择的。

    哪怕是第三个。

    谁会愿意成为这个倒霉蛋?

    没有人愿意!

    人都是自私的!

    而且,他们也不愿意让他们当中一个人成为替死鬼!

    在胡一菲,吕子乔,陈美嘉,赵海棠他们犹豫的时候……

    忽然。

    大力握紧了张萧的手,含情脉脉的看了眼张萧后,就要张口喊出来。

    但张萧却是瞬间懂了大力的眼神。

    在她开口的前一瞬间。

    喊了出来。

    “我选C!”

    张萧微微一笑,喊了出来。

    咚!

    张伟,吕子乔,胡一菲,陈美嘉,咖喱酱,赵海棠这几人纷纷抬头看向张萧,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但很快,就变成了同情和难过。

    当然。

    最震惊,也是最不敢置信的的还是大力。

    她怔怔的望着张萧,用力握紧张萧的手,生怕他跑了似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张萧,你干什么?你在想什么呢?”

    胡一菲猛地喊道,俏脸上有泪痕落下,她这一刻,彻底哭了出来。

    “张萧,你疯了!你疯了吗?凭什么就你一个人一无所有,凭什么你来逞英雄?凭什么你来换回爱情公寓!!”

    吕子乔站起来,指着张萧怒气冲冲的喊道,但是他眼中却是有泪水在打转,眼眶红红,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才是爱情公寓最有种的男人!张萧,你给我收回你的话!收回你的话!!我张伟本来就是个孤儿,我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人,我哪怕一无所有了又如何!!”

    张伟推开张萧,怒吼道。

    赵海棠,咖喱酱,陈美嘉眼中泪水滚落,默默无语。

    “我们就算都一无所有,也绝对不能牺牲你一个!绝对不能!”

    胡一菲大喊道,急忙爬向那个盒子的按钮,嘴里一个劲念叨着,“一定可以改变,一定可以改变!”

    “快改变!弹幕之神,弹幕空间,我们要收回张萧刚才的那句话,我们要收回去!我们要收回去!!我们要一起一无所有,换回爱情公寓不被拆迁!!”

    胡一菲跟着急,恨不得一巴掌将这个盒子给劈碎。

    张萧看到他们这些人的反应后,神色一滞,旋即,无奈的笑了笑,捂着眼,笑着说道:“呵呵,我,我还真是被你们给感动到了,呵呵,你们,唉,大家别…别……”

    张萧这一刻,说不下去了。

    他哽咽了。

    嗓子眼里堵得慌。

    大力紧紧的抱住张萧,这是大力第一次这么主动,这么用力的抱住张萧,生怕他像风一样,从她的怀抱里飘散消失。

    “张萧,你不会一无所有,你还有我呢,你还有我诸葛大力呢!”

    大力喃喃自语,安慰张萧。

    “是啊!我也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你呢大力!”

    张萧抹了把脸,哈哈大笑,搂住大力,对他们笑道。

    “没事的,大不了,从头再来,又不是分别,你们哭个什么劲啊!我这不好端端的嘛~”

    张萧张开手臂,对他们说道,埋怨他们弄得跟个电视上要牺牲的一样,紧张兮兮的。

    “看看弹幕之神怎么说。”

    弹幕空间发生变化。

    【张萧即将一无所有,执行时间,未知,时间轨迹,从执行那一刻开始发生变化,此世界基本面不变,空间节点不变,保持原动态次元位置轨迹,调试开始!】

    这一行字出现后。

    大家纷纷震惊。

    “这都是什么?大力,你给解释解释。”

    陈美嘉看了半天,完全看不懂。

    大力开始一本正经的解释:“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平行时空是存在的,并且宇宙中存在多维空间,存在多个平行时空……根据普朗克量子力学的假设,每一个世界都立于一个基本点,铺展开,就成为一个基本面,而点成线成面,是量子矩扭转的结果,导致空间量维发生改变……后来,霍顿创造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实现了宇宙多元空间的动态平衡,模拟出了次元结构壁垒的能量常态,并且提出一个关于多次元沟通的……”

    张萧静静的看着大力的讲解,目光温柔的如水一般,融化这世间一切。

    他只想再多看看大力。

    再好好的看看大力。

    “叮!宿主张萧选择完毕,弹幕空间即将失效,请宿主做好准备,执行时间倒计时启动……”

    系统冰冷的声音,落在了张萧的脑海中。

    倒计时。

    最后二十四个小时。

    每一分每一秒。

    都在迅速流逝。

    不知为何。

    在倒计时出现的那一瞬间,张萧心神的确紧张了下。

    但很快。

    就释然了。

    没有任何行动。

    最后二十四个小时。

    还能和大力看一看海。

    还能和大力走一遍十里枫林,坐看云卷云舒,坐看落日夕阳。

    还能和大力坐几次摩天轮,许几次长相厮守在一起的愿望。

    还能和大力……

    好多啊。

    好多的愿望。

    但在这二十四个小时,能实现吗?

    既然不能。

    那就静静地和大力,和一菲姐,和子乔哥,和大家待在一起吧。

    “系统,我一无所有,我会死吗?”

    “不会。”

    “那我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不会。”

    “那我难不成,还会一直在这个世界?”

    “不会。”

    “我靠!那我到底会怎样?给个痛快话!”

    “你会消失。”

    “那特么的不就是死了吗?”

    张萧要暴走了。

    “不一定。”

    系统简短的回了句,便再次销声匿迹。

    张萧呵呵一笑,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小黑说了,这个盒子呢,似乎和宇宙空间,高纬生物相联系,有点玄幻,有点超出我们的常识,不过无所谓啦,毕竟,这里是爱情公寓,这里是创造一切奇迹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宝藏!”

    胡一菲举着盒子,露出笑容,似乎刚才张萧那一番安慰,让她放下心来。

    爱情公寓没事了。

    张萧也没事,顶多就是白手起家,重头再来呗!

    很快。

    关谷,悠悠就打电话来了。

    “喂,一菲,我可是听说,我可是听说咱们爱情公寓要拆迁了!”

    关谷气喘吁吁地喊道。

    “电话给我,给我,一菲姐,我们爱情公寓怎么说拆就拆啊?你没跟居委会反映一下,为什么地铁要通过我们的爱情公寓地下,这根本就不合理啊!这根本就不合法啊!”

    唐悠悠夺过手机,对着手机就是一顿大喊。

    同时。

    展博,宛瑜也从国外来电。

    “老姐,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就拆迁了?”

    “是呀!是呀!一菲姐,咱们爱情公寓怎么说拆就拆呢?我和展博还没住够呢!”

    胡一菲和吕子乔他们对视一笑,旋即挥手道:“没事了,都没事了,关注新闻,刚才居委会又发了一条新闻,说经过专家组的讨论,决定将地铁线呢,改到离我们小区三千米外的公园里,哈哈哈,好消息,好消息哈!你们早点回来,我们要庆祝一下!”

    咖喱酱,赵海棠,张伟,陈美嘉都笑嘻嘻围在那。

    大力紧紧地握着张萧的手,仰着小脸问道:“张萧,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心事重重呢?”

    “我?有吗?我没有心事重重啊!哈哈,这么好的消息,当然今晚要庆祝一下啊!”

    张萧揉了揉大力的小脑袋,对胡一菲大笑道。

    “好!我定了小南国,今晚我们的包场庆祝!”

    吕子乔大手一挥,十分阔绰豪气的喊道。

    “别了吧,子乔哥,我们就在公寓里吃吧,我来掌勺,我给你们做菜。”

    张萧脸色微微一僵,旋即轻笑了声,开始准备晚饭。

    “嗯?这平常要是庆祝的话,张萧都说要去小南国庆祝,怎么这次改成在家了?”

    吕子乔很是好奇,见到张萧这么坚持,就放下了手机。

    “该不会张萧变成了和我一样勤俭持家的好男人了吧?”

    张伟搓了搓手,嘿嘿笑道。

    “得了吧,张大律师,你那是抠门,你那不是勤俭持家!”

    陈美嘉哼了声,翻了个白眼,只不过她眼睛还是红肿的。

    “点几分小龙虾,锐澳鸡尾酒,都安排上!”

    张萧一边炒菜,一边对他们喊道。

    赵海棠掏出手机,哈哈大笑,一边笑,还一边看向张伟:“放心吧,我早就准备好了!这种时刻,怎么能没有小龙虾这种神物相助呢!你说是吧,张大律师~”

    张伟两眼一翻,就差点昏死过去。

    这一幕,惹的众人哈哈大笑!

    张萧转过身,夕阳西下,稀薄的金红残光,从外面打进来,落在他们身上,将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定格在这一瞬间。

    张萧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真好。

    ……

    ……

    晚饭。

    吃的很爽。

    “大力,你还去不去留学了?”

    胡一菲问道。

    “去,我要去一年。”

    大力点了点头,剥着手里的小龙虾,将虾肉递给张萧,甜甜一笑:

    “张萧,你去不去呀?”

    “我?当然去啦!哈哈,到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不然,谁来照顾我家小可爱呢!”

    张萧捏了下大力的脸蛋,娇艳欲滴,狠狠地亲了一口。

    “哎呀呀,你们两个吃饭也不忘了秀恩爱是吗?信不信,信不信,我现在分分钟让曾小贤回来!”

    胡一菲酸不拉几的挥了挥手,对张萧和大力的腻歪劲很不爽。

    “嘿嘿,来,大力,让一菲姐酸死吧。”

    张萧将脸伸过去,大力也没抹嘴唇,连带着小龙虾的汁水,一起吻在了张萧的脸上。

    “哈哈,这个吻,好特别啊!”

    咖喱酱在旁边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要是亲在嘴上就好了,这样,我还能吃掉。”

    张萧假装无奈的叹了口气。

    谁想。

    下一刻。

    大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啵~

    张萧舔了舔嘴唇,笑道:“是甜的!哈哈哈!”

    胡一菲没好气的哼了声。

    陈美嘉一把搂住吕子乔的脖颈,“来,亲老娘一个!”

    吕子乔挣扎了下,手里的小龙虾还没剥好:“哎呀,都老夫老妻了,亲啥亲啊!你还是吃个小龙虾吧!”

    张伟和秦羽墨的坐在一起,相互喂着对方小龙虾,一切甜蜜尽在不言中。

    “喂,咖喱酱,你和赵海棠就别装了,赶紧和对方那啥那啥吧!”

    张伟笑嘻嘻的对咖喱酱说道。

    “去去去,张律师,我和海棠是姐妹,是姐妹!”

    咖喱酱一听,俏脸先是一红,旋即,急忙拉住赵海棠胳膊,豪气干云的喊道。

    “是是是,是是是。”

    赵海棠此刻就像是一个妻管严的老婆奴,唯唯诺诺的点头笑道。

    但眼中,尽是宠溺。

    今夜的星空。

    格外璀璨。

    张萧拎着一罐锐澳,站在阳台,握着大力的小手,感受着暖风拂面。

    “你为何要做出那样的决定呀?”

    大力看向张萧,小声问道。

    “哈哈,当时一激动,反正我还有你,也不是一无所有。”

    张萧笑了笑,一口酒入肚,火辣辣的。

    耳边,却是闪过系统声。

    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动用我的力量,你想真的改变一个不你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你可以让我和你一起一起消失,进而改变这个世界的部分进程!

    消失……

    张萧其实早就知道知道,自己会有一个人生的抉择。

    一面,是受到亿万人仰慕,和大力结婚生子,共度余生,白头到老,静看潮起潮落,静看日升月落,手挽手沿着无尽的海岸线/回归线,慢慢,慢慢的走到终点……

    另一面,是让爱情公寓不被拆掉,子乔和美嘉依然可以住在爱情公寓,赵小云依旧可以在楼下酒吧泡妹子,张律师还可以待在书房继续开他的伟大律师事务所,咖喱酱和赵海棠也可以不用分开睡在一起,至于我嘛……就真的不能在大力身边了。

    这个世界,会遗忘我。

    会抹掉我来过的痕迹。

    会擦掉我的名字。

    我再也见不到大力一本正经的解释。

    就像曾老师一样,曾经站在3601和3602的门口前,做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抉择时……

    “我去铺床睡觉啦~”

    大力踮起脚尖,亲在了张萧脸上,小脸酡红一片。

    “嗯。”

    张萧点了点头。

    耳边响起了声。

    系统:“其实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不是吗?哪怕你来到这个世界后,你想过改变很多事情,但阴差阳错下,没有人真的被改变了命运!”

    张萧:“怎么没改变?子乔哥现在已经是大主播,张律师现在也终于能打赢几个大官司,曾老师成为了电台领导,三玖也成为了影视歌三栖天后,我改变了!”

    系统:“那是他们生来的命运,你只是推波助澜了一把,将他们成功的时间缩短了而已,哪怕没有你,他们也会是变成这个样子!”

    命,是注定的,没有人能改变!

    张萧:“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有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哪怕爱情公寓拆了,自己仍然能和大家在一起对吧?”

    系统:“没错,如果你选择第二项,即便是爱情公寓现在不在,五年后,十年后呢?时代在进步,城市在发展,命运无常,谁都不敢保证到底会怎样!”

    张萧想了很久,望向夜空的那轮弯月,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你说的对,我好不容易能来到爱情公寓,能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为何还不满足呢?”

    “哪怕爱情公寓拆了,我们人还是在的。”

    “我知道该怎么选了……”

    转身离去,张萧最后看了眼爱情公寓上方的夜空。

    眼底残留着一抹惆怅和悲恸。

    一夜无眠。

    张萧静静地看着大力。

    看了一整夜。

    第二天。

    一觉醒来。

    餐桌上有一桌丰盛的早餐。

    大力发现身边没有张萧。

    “咦,张萧呢?”

    胡一菲问道。

    “不知道,一大清早,他就不在床上的。”

    大力摇了摇头,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一丝害怕。

    “哈~早啊!一菲姐,大力,你们可真勤快,这么早就把早餐给做好了。”

    陈美嘉和吕子乔从屋里走出来,打着哈欠说道。

    “不,不是我,是张萧做的!可是,可是他人呢?你们看到他了?”

    大力看向吕子乔。

    吕子乔伸展在半空的手臂一下子僵硬住了,急忙摇了摇头。

    没有人知道。

    大力坐在桌前,拿起碗的时候,看到碗下有一封信。

    “这有一封信!”

    胡一菲眼尖,一下子看到了。

    大力拿起来,手忽然颤抖了下,“这是,这是张萧的字!”

    “抱歉,大家,可能从今天开始,我不能和大家一起吃早饭了,也不能给大家做早餐了。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永远的告别了爱情公寓。

    不过你们放心,爱情公寓不会拆的,它会一直存在下去,哪怕你们以后不住了,也会有新人继续住下去……

    对不起一菲姐,临走前,我也没能完成你给我的论文任务,没事,这个嘛,等有时间再说吧

    曾老师,你以后千万别撒娇了啊,说真的,我受不了你这个样子,好在我现在终于看不到了,哈哈哈哈!

    子乔哥,美嘉姐,你们要照顾好小小布,以后可要偶尔的跟他提提我,刷刷我的存在感,虽然我不想只活在记忆里,但也是没办法的啦~

    张律师,我对你要求不高,你赶紧和羽墨姐把婚事办了吧,人家事业有成,看中你的就是老实厚道,你要是再拖下去,估计人家真的要把你甩了!

    还有你们,咖喱酱,海棠兄,要我说你们也真够能忍的,住在隔壁不难受吗?你们两个就赶紧住在一起吧!别整天姐妹,兄弟的,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姐妹,兄弟之间,也是能够培养感情的吗?嘿嘿嘿!

    呃,对了等三玖回来,给她看看哈,三玖啊,我以后不在,你自己要学会明辨是非,不要一有点事就哭鼻子,如果你心里没谱,就和大力商量一下,她主意比我多,智商比我高,当然,情商肯定是我高了!

    还有关谷哥,悠悠姐,展博哥,宛瑜姐,你们早点回来,大家在一起也热闹,可惜了啊,以后也见不到你们了,挺想你们的。

    最后,就是我最爱的人,大力,对不起,我说好要和你一起去德国留学,手挽手在漫天的依米花中散步,现在可能要食言了……

    其实,依米花的意思啊……

    呵呵,并不是永恒的爱。

    我给你的那篇漫画真像我们两人的结局。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大力,依米花的意思,其实是,转瞬即逝的爱……”

    咚-!!

    “什么?!”

    胡一菲看到这封信,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张萧呢?这封信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吕子乔看完后,一脸呆滞,喃喃的喊道。

    陈美嘉一下子坐在了位上,一脸生无可恋。

    “原来他昨天的选择并不是真的没事,而是,而是……”

    大力双手握着信,不停地颤抖,眼中泪水滚落。

    她哭了。

    哭成了泪人。

    发了疯一样的要去找张萧。

    “大力,不要找我。

    因为当你们看完这封信后,也是你们忘了我的时候。

    我有一个秘密,隐藏了很久很久很久。

    现在终于到了可以说的时候了。

    我有一个系统,可以和高纬生物联系,因为我和他们有一个缠绕态,我不想让爱情公寓消失,他们给了我两个选择,就如当初我们给他们了两个选择一样,但我选让爱情公寓一直都在,你们也一直都在,只有我离开。

    不要哭了,还有三十秒就要八点了吧,八点一过,哈哈哈,这封信上说的什么你们都会忘记,就像遗忘了我一样,忘得干干净净。

    最后我想说,

    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我很开心!

    记住了哦,

    我叫张萧。

    张是嚣张的张!

    萧呢,不是嚣张的嚣!”

    当!

    八点到了。

    钟声响了。

    世界变了……

    张萧存在这个世界的痕迹,像是有一只大手,在逐渐将其抹去。

    “现在,我们来插播一条快讯,原计划将在爱情公寓小区下面通过的地铁站,现在由于专家组的重新评估,将移至东水河畔,具体项目工程……”

    电视上传来早间新闻。

    地铁项目彻底落实。

    不通过爱情公寓小区。

    胡一菲,吕子乔,陈美嘉,赵海棠,咖喱酱,张伟……所有人眼前一晃,重新看向这封信后,眼中满是疑惑:

    “这封信是什么?”

    “不知道啊!”

    “这谁啊?张萧?张萧是谁啊?”

    “怎么会有个陌生人将信放在我们桌上?“

    “不可能!没有人能随便进我们屋子的!难不成又是高纬生物搞的鬼?”

    “啧啧,果然,这上面真提到了高纬生物!”

    “哎,这些话什么意思?怎么好像是一个和我们住了很久的人写的?”

    “不知道啊!”

    “还有最后这句话,大力,你智商高,解释解释?他怎么说你是他爱人呢?你谈过恋爱?”

    大力一脸呆萌的坐在位上,机械般的摇了摇头:

    “没有啊!我没谈过恋爱,更没和这个叫什么张萧的……

    等,等等,我的头,头好疼!

    张…张萧,这个名字,为什么我说出口的时候,心会这么痛,头也很疼,就好像以前我记不起来东西一个劲的敲头一样,就好像以前我记不起来东西的时候大脑就好像被人拿着锤子敲打,想要揭开一样……

    这个名字!啊!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听过!

    依米花,依米花是什么……”

    大力忽的抱着头,小脸满是痛苦的喊道。

    这吓坏了胡一菲他们。

    “大力,你没事吧?”

    “大力,你认识张萧?”

    “大力,你,你要不要去医院?!”

    “啊!大力,你要干什么?你要去哪?”

    嘭!

    当啷!

    大力扶着桌子,撞倒了桌子上的饭菜,踉踉跄跄的冲进了屋里。

    画!

    我的脑海中有一副画!

    还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个人影,好熟悉……

    好熟悉的感觉!

    大力看到画,忍着头疼拿了下来。

    哗啦。

    不小心将水杯碰掉,水洒在上面,画褪色了。

    显现出了字。

    诸葛大力,你用挖掘机娶我吧?

    随后。

    原本画着漫天飞舞的依米花。

    此刻,却变成了夕阳西下,天边的火烧云变成了一男一女相互牵手的画面,一朵爱心形状的火烧云落在这一男一女的手间。

    十里枫林,簌簌飞舞的落叶,落在了那个单膝跪地,手里拿着挖掘机戒指的男孩身上,也落在了那个身穿白蓝卫衣的短发少女身上。

    刷!

    大力眼前,闪过一个画面。

    这是,张萧曾经向诸葛大力求婚的时候,他和她手挽手走在十里枫林,天空火烧云变成了一个心字,然后又变成了一个挖掘机的形状。

    那一天,所有人的朋友圈里,都转发了这张图,张萧指着天空说,诸葛大力,你用挖掘机娶我吧?

    大力哭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在了画上。

    也是在她眼泪掉落的这一瞬间。

    她脑海中的那个模糊人影,终于清晰了!

    终于无比清楚了!

    她……

    终于想起来了!

    胡一菲他们不明白,大力为什么哭,因为她们完全不记得有张萧这么一个人。

    “张萧是谁?”

    “不知道。”

    “我从没见过这个人。”

    “咦,我似乎有点熟悉这个名字啊……”

    大力擦掉眼泪,她要找到张萧,一定要找到!

    “我一会找到办法,让你们记起他!”

    哒哒哒。

    敲门声。

    “大清早的,谁敲门啊?”

    胡一菲塞了个包子在嘴里,无语的喊道。

    “该不会是物业的吧?”

    吕子乔歪着头,继续喝粥。

    “赵海棠,你去开门。”

    陈美嘉指了指门。

    “凭啥我去开?”

    赵海棠不服气的哼了声,看向身边的咖喱酱。

    咖喱酱狼吞虎咽,压根就没抬头看赵海棠一眼。

    “你离门最近,你不开谁开?”

    胡一菲哼了声。

    但。

    这时。

    大力走向了门口。

    咔啦。

    门打开了。

    张萧站在了3601的门口,手里拿着一枚挖掘机的戒指。

    对她微微一笑:

    “诸葛大力,你现在能用挖掘机娶我吗?”

    ……

    【大结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