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第733章 谁欺负我未婚妻?

    第733章 谁欺负我未婚妻?
    她年纪大、资格老,还是萧圪亲生母亲的表妹,教训一下谨妃,便是萧圪本人都不会有什么想法。

    谨妃没想到不过是帮儿媳妇说两句话,这把火竟然烧到自己身上。

    她气得脸都青了。

    明王妃更是要发疯。

    赵如熙和尚德长公主这话一出,“淫者见淫”,“一看到男人就想着那档子事儿”的名声是不是要如影随形地跟着她?明王知道这些,就算看在陆家面上不休她,也定然不待见她。往后他真登上了皇位,没准第一个就要把她害死以保全他的颜面。

    这两个女人真是好狠的心。

    尚德长公主她不敢针对,满腔的怒火都发在了赵如熙身上。

    她完全忘了是自己先往赵如熙的身上泼脏水的。如果不是赵如熙口齿伶俐,人缘又好,现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人就是赵如熙了。

    她一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水就朝赵如熙脸上泼去,嘴里骂道:“你怎么那么狠?自己整天在男人堆里厮混,不知有多脏多臭,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你不得好死。”

    赵如熙吃了敏捷丸,便是武功极高的大内高手朝她身上投掷暗器,她都能避开,更不用说明王妃这点茶水了。

    她往谦王妃身后一躲,茶水大部分泼了空,小部分泼到了谦王妃脸上。

    谦王妃本来就缩着身子尽量降低存在感了,结果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被泼了水。她“啊”地一声,一面用帕子擦着脸上的水,一面哭叫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关我什么事?呜呜呜……”

    四皇子想来打的跟萧令衍一样的主意,就是前期先苟着,猥琐发育;等萧圪老了,这些人也拼得精疲力尽了,他才来捡渔翁之利。

    所以每件事里都有他的影子,但他本人从来就没什么存在感,娶的王妃也不是世家大族的女子,而是寒门出身的四品官的女儿。

    在这些高门大户出身的王妃、郡王妃里,四皇子妃向来都是小心谨慎的,现在被泼了水,她除了嘤嘤哭泣,连句重话都不敢说。

    赵如熙见闹得差不多了,瞥了屋角的座钟一眼,抬起手扶了扶头上的珠花。

    站在朱氏身边的陆云见状,悄悄退了出去。

    赵如熙放下手,没搭理明王妃,而是歉意地对四皇子妃道:“对不住啊谦王妃,我没想到明王妃会动手,刚才下意识的一躲,没想到水会泼到您脸上。”

    明王妃见一击未中,还让她又得罪了四皇子妃,赵如熙竟然没事人一般轻声细语地给四皇子妃道歉,她越过四皇子妃后背就要往赵如熙脸上扇巴掌,赵如熙往旁边一躲,这一掌又拍在了四皇子妃的后脑勺上。

    “住手。”岑贵妃怒喝道。

    屋里顿时有几个丫鬟婆子站了出来,有两人站到了明王妃的身后,防着她再打人。

    明王妃带来的丫鬟婆子一看急了,连忙上前护主。

    “三皇子妃真是好威风啊,不光随意漫骂皇上钦定的状元与儿媳,挑起事端,还动起手来了,这跟街上的泼妇有什么区别?陆家的家风真是好,养了个这么好的女儿送来做皇妃,真是了不起。”岑贵妃冷笑道。

    明王妃的娘心里一紧,站起来辩道:“是赵知微先往明王妃身上泼的脏水,贵妃娘娘您可别颠倒是非。”

    “哎哟,真是越发没规矩了。贵妃娘娘教训皇子媳妇,陆家的人却来插嘴,真当这天下是你陆家的呢?”尚德长公主出声道。

    “给我把她抓起来送宗人府。万岁爷大喜的日子,胆敢在这里胡闹,谁给你的底气?”岑贵妃指着明王妃道。

    她转头又对陆夫人道:“我教训我们皇家媳妇轮不到你们陆家指手划脚。要是不满,直接找皇上说去。”

    陆夫人顿时不敢说话了。

    明王妃一听慌了,转头求助地看向谨妃。

    谨妃连忙对岑贵妃求情:“姐姐,小孩儿家不懂事,您别生气。您刚才也说了,这是万岁爷大喜的日子,要是三儿媳妇被抓去宗人府,不光咱们皇家丢脸,皇上也会不高兴。我让三儿媳妇给您跟小四、小五媳妇陪不是,事后再登门道歉,您看如何?看在三儿和孩子的面上,这事还是别闹大了,行吗?”

    说着她用力瞪了明王妃一眼,示意她赶紧服软。

    陆家也是不输于岑家的存在。她当初给萧令恒选了这么个媳妇,可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的。她们娘儿俩还得靠陆家为夺嫡出力,哪能让明王妃被抓去宗人府?她跟萧令恒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今天这事虽闹得不好看,但也是话赶话才闹成这样,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没谁真的觉得明王妃不守妇道。

    再者,皇家从来没有休儿媳妇的先例。否则被休的儿媳妇再嫁,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还得跟她先前跟皇子生的孩子称兄道弟?

    陆家在势力上也不输于岑家。岑贵妃放那话不过是吓唬她们。只要她们服软,想来她便会顺着梯子下了。

    “对、对不起。”

    明王妃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还是个演技派,这会儿愣是挤出了眼泪来,抽噎着可怜巴巴地朝岑贵妃和四皇子妃、赵如熙道歉。

    岑贵妃也不是真要拿明王妃怎么的。这会儿见谨妃和明王妃婆媳服软,她正想见好就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男声在门口响起:“这是怎么回事?”

    赵如熙还担心萧令衍在前面过不来呢。听到声音顿时一喜,转头朝门口看去,就见萧令衍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

    “我怎么听人说,有人欺负我未婚妻?”萧令衍走进来,站到赵如熙身边,直直地看向明王妃。

    这屋里呆的不是皇家长辈就是姐妹、嫂子;外戚虽有,却也都是上了年纪的。他作为未成亲的年纪尚小的皇子,到这里来并不失礼。

    反而是一听到自己未婚妻受欺负就马上赶过来的行径,很是令在座的女子们动容。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赵知微也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气,竟然让五皇子着紧如此。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