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逢其时三部曲

296.第296章 因你信我,甘愿赴汤蹈火

    第296章 因你信我,甘愿赴汤蹈火

    文博全球总部三位大佬一起给Aimee打电话,说了一件让他们极为棘手的事:

    文博在十年前收购了一家位于广东的玩具工厂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当时他们看中的,就是对方的团队,所以在合资后,虽是大股东,但出于对工厂创始人陶奇佐的充分信任,从未参与日常管理,所有运营完全由陶奇佐领导的团队负责。

    说来奇怪,在文博收购他们之前,报表十分好看、公司欣欣向荣。可自被收购后,年年亏损,窟窿还越来越大。这家工厂百分百为文博集团制造加工,收入多少一清二楚,巨亏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成本和费用控制出了问题。

    出于对陶奇佐这位创始人的尊重,文博高层多次和他开会分析,连Mr. Fürst都亲自和他谈过很多次,每次都能得到他信心十足的保证,可十年过去了,不仅仅见不到任何起色,甚至在亏损的泥潭越陷越深。

    文博终于忍无可忍,派了内部审计组进厂,审计组认为完全是非正常亏损,陶奇佐在经营上有不诚信的表现。于是文博提出关厂,陶奇佐居然立刻同意了。

    文博的大佬们正在想着陶先生为什么答应得这么爽快,一张长长的索款清单就来了:

    陶奇佐以关厂需要支付各项应付款、债务和给工人赔偿为名,向文博索取一笔天价补偿,并且要求必须在一周内到账,否则,文博借给工厂的上千套模具,全部被扣押。

    这一千多套模具,可都是文博集团最重要的家底之一啊!每套模具不仅仅造价不菲,还都是文博的畅销品。这么被扣着,当然就没办法保证正常生产,不仅仅影响文博在全球的供货,还直接威胁到公司声誉。

    文博从德国、法国、香港,不知道派了多少轮代表去和陶奇佐谈判了,结果去的人越多、级别越高,陶奇佐越嚣张。他不仅仅毫不让步,态度还越来越强硬,提出的补偿金额也越来越高。双方的谈判,也越来越僵,完全卡住了。

    文博负责谈判和决策的,都是德国人,在和陶奇佐的沟通中,语言、法律、政策……什么都不同。更糟糕的是,文博派到工厂的厂长,每去一个,就被陶奇佐喊打喊杀,吓得德国人、香港人,纷纷逃回香港,连罗湖都不敢过了。

    事情完全陷入了无药可救、无计可施的状态,几位大老板商量下来,决定找Aimee帮忙。

    Aimee听完,脑子高速旋转起来。她马上问他们:针对这种情况,文博希望达成的目标是什么?

    三位大老板你一言我一语,Aimee不断启发、不断提问,很快归纳出来了:

    1.拿回属于文博的模具,即便不能100%取回,也要将最重要的部分取回,转移到安全的场地并继续生产;

    2.无论用哪种方法达成目标1,都要确保过程中不断货;

    3.不发生罢工、闹事或工厂被查封等群体事件;

    4.文博断绝与陶的合作关系,甚至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将其绳之以法。

    老板们立刻欣喜地说:“概括得特别准确!”

    “对对,就是这样的!”

    “我们找了律师、专业市调公司,个个都无能为力了,没想到和你就一个电话,你就能理得这么清楚!”

    Aimee又问负责法务的Mr. Schwarz,现在他们手上掌握的书面材料有哪些,他立刻打开文件夹:

    “我们有双方的合资协议、文博与工厂的模具使用协议、工厂三年财务预算与实际执行对比表、工厂三年财务报表、应付款清单。”

    Aimee又问:“如果模具不能百分百全拿出来,能提供一份按重要性排序的模具清单吗?”

    他们答应可以提供。

    “你们是大老板,我在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能给我安排两位非常了解细节的日常联系人吗?”Aimee又提了个要求。

    Mr. Meier说:“那就Schmidt和Jay。他们俩最了解情况。”

    Aimee马上说:“那麻烦你们告诉他们俩配合我,让他们把所有掌握的文件都发给我,我先做个分析,再告诉你们我的想法。”

    “你们希望在什么时候解决这个问题?”Aimee的眼神果敢坚毅。

    “这件事情,我们头痛了快一年,幸亏去年在提出不合资之前,我们在德国中央仓库储备了大量货品。但是如果不能在五个月之内把模具取出来,我们就没办法赶上给圣诞节旺季出货,损失就太大了!” Mr. Fürst说。

    “Okay,明白了,五个月之内。”

    “我会尽力的!”有了Aimee这句话,三位大BOSS宽慰了许多,这个烫手的山芋,终于有人愿意接了;这个燃眉之急,终于有人救了!

    Aimee放下电话,就开始写对整件案情的分析。

    背景、目标、行动计划……

    面对任何杂乱无章、毫无头绪的事情,她都会静静地坐在电脑边,用文字和表格快速分类、分析、归纳。

    分析:事在人为,所有问题的症结,都在关键人物“陶奇佐”。解决了“陶”不肯给模具的态度问题,一切困难就迎刃而解了。“陶”在模具问题上的表态,迄今非常强硬,最大的难点,是对方完全拒绝沟通。

    Aimee写完这些后,拿起电话打给了Gerry:“我又有事情要找你帮忙了。既要脑力、又要体力、斗智斗勇的高级活儿,只能找你了!”Aimee邀请Gerry来公司面谈,他二话不说,下午准时出现在Aimee办公室。

    “女侠,你又要路见不平一声吼啦?”他一看到Aimee就打趣起来。

    “是啊,等着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呢。”Aimee一边和他开玩笑,一边把打印出来的案情分析递给Gerry。

    Gerry本来还笑嘻嘻,才看了个开头,眉头就皱了起来:“Aimee,这件事情非常棘手!文博德国那么长时间、找了那么多机构,都处理不了,绝对是有道理的!这个case,我真是不敢接啊!”

    自从Aimee认识Gerry以来,就从来没从他嘴里听到过“不敢”两个字,难道是我低估了这件案子的复杂性?还是因为我无知者无畏呢?

    “Gerry,连你都这么说,我还能找谁呢?真这么无望吗?”Aimee这语气,怎么还是那么有力量呢?这究竟是在提问,还是在打气加油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