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第595章 鬼眼天堕,亿万魔魂化幽冥

2021-04-15 作者: 辰一十一
  第595章 鬼眼天堕,亿万魔魂化幽冥
  碧目天罗乃是以数以千万计的凶魂厉魄和新死之人的双目,以地脉之下积聚千万年的阴磷之气调和,祭练数百年而成,每一只网孔间的鬼目,皆如鬼王一般。

  但这等法宝,遇上幽冥忘川和轮回之术,那些凶魂厉魄又哪里能抗拒轮回。

  一瞬间碧目天罗犹如雨落,坠入忘川之中,一只只凶魂厉魄被忘川大阵之中的太上魔念魔染,它们生出触手,无数眼球蠕动无以计数的混沌意识骤然苏醒。

  那些冤魂厉魄皆被魔念融合,那些眼球的看向四面八方,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生灵都感觉一股吸摄之力,自己的魂魄仿若都要脱体而出!

  围住九盘山的那无数魔化生灵,它们的眼睛——昆虫的复眼,飞禽的鹰眼,山魈鬼怪,蟒狮牛羊之眼……

  皆脱体而出,朝着忘川大阵飞去。

  一时间无数眼球融汇在一起,此刻只有远在海外的钱晨本体知道发生了什么——

  “太上天魔果然不愧是魔道的源头,只是在元海之中,透过那千目邪魔看了那尊邪眼魔君一眼,便已经可以完全融汇其神通!”

  优昙神尼脑后一圈佛光流淌,化为一道金虹似的神光,神光离合,乍阴乍阳。

  神光流转间,惊电长虹也似,携裹着滚滚纯阳真火,直射天外,朝着忘川大阵之中那邪眼魔神所化的肉球照去。

  无数眼球融汇的巨大肉球,上面密密麻麻的眼睛顿时纷纷转动,朝着优昙神尼看来。

  仿若无数阴魂厉鬼同时发出的尖叫,那无数眼球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枚竖立的巨大邪眼,朝着优昙神尼看去,伴随那恐怖的目光,一种毁灭、杀戮、血腥、恐怖的气息蔓延开来——大摄魂邪光!

  竖起的邪眼,那一线瞳孔之中仿佛燃烧着无穷无尽的毒火邪焰,只是一眼,便有无边杀戮、血腥、毁灭、欲望的邪念从优昙神尼的脑海中浮现,让她只觉得自己元神之内有无数阴魔诞生。

  已经沉积在记忆中,自她诞生以来,乃至几世积修时心中所动的邪念都被勾动,化为无穷业火,灼烧元神。

  优昙神尼仰头怒吼,身上犹如金身的皮肤下暗红的光芒潜动,透出皮肤,就像金身融化的炽流!

  优昙神尼手中的禅杖举起,重重一顿,杖下的青石碎裂,半个山头都在颤动,禅杖深深插入岩石之中,九环锡杖叮当之间,剧烈颤动,发出令人烦躁的刺耳声音。

  朱梅面色一紧,道:“九环禅杖发出如此魔音,定是神尼真受那域外天魔魔法侵袭,被魔念扰乱了禅心!”

  他刚准备上前以道家真元,助优昙神尼一臂之力,便被白谷逸拦住,道:“神尼精擅旃檀佛法,外魔难以乱其心志,朱矮子不可妄动,以防被天魔所趁!”

  岂料朱梅在抬头时,却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也是一个矮小滑稽的矮子,听他开口却是:“朱梅,你夺我肉身,何时还我?”

  朱梅登时语涩,诺诺道:“文道友!”

  此人正是朱文的前世之身,与他有三世孽缘的文谨,昔年两人一同发现了一本道书,借此修行入道,文谨性格狭促,欺骗朱梅这道书有上下两册,让朱梅拜其为师,才肯传授下册。

  朱梅跪地就拜,但文瑾却拿不出道书下册,两位好友由此翻脸。一日文瑾元神出游,朱梅便以元单潜入其肉身,威胁他拿出下册……

  阴差阳错之下,两人解除误会,朱梅却无法再元神出窍,而其本身肉身却被野兽所噬,至使文谨元神日夜咒骂,纠缠。

  朱梅便欲一死,幸得长眉真人搭救,将文谨元神转移到一新死农夫身上,也因为农夫根骨太差,早早道消。

  此后文谨又转两世,皆与朱梅孽缘纠缠……

  这三世孽缘,乃是纠缠朱梅不得成道的一大因果,如今面对旧友,虽然已经度过几次这般的魔劫幻像,但在太上天魔借助邪眼所发魔光之下,犹然心生一道间隙。如此邪眼的大摄魂邪光趁机而入,面前的文瑾忽然变化为第二世,朱梅意图弑师的徒儿,面目狰狞之下朝他打来,朱梅下意识便纵起飞剑,一剑穿心。

  这时候,才有一声沉凝厚重的佛号:“朱道友,还不醒来!”

  朱梅登时挣脱邪光,却见优昙神尼金身心口被自己一剑穿过,嘴角渗出金色的鲜血,正一指按在他眉心。

  “神尼!”他一声哀叹,面目却渐渐抽动,扭曲……

  一时间,愧疚,恐惧,绝望,悔意在他心中翻涌。

  顿时心神失守,无数污秽邪恶,杂乱无章的念头侵入他识海,将其本我防线击溃。

  “杀杀杀杀!”朱梅被魔光染化,在白谷逸和优昙神尼眼前,化为了邪魔,纵起剑光朝着两人杀去。

  此时九盘山上修为低微的生灵、修士具被魔光侵染,魂魄被邪眼同化,一双眼珠脱体而出,寄托着其魔化的魂魄,朝着忘川大阵坠落而去。

  鸠盘婆本命神魔九子鬼母,在忘川大阵的克制之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一只只天鬼堕入轮回,犹如撕扯着鸠盘婆身上的血肉一般——

  鸠盘婆,本就是是佛门诃梨帝母之译,原是专食人子的鬼神,后佛将其一子藏匿,鬼母为之心急如焚,当她像疯了一般找寻爱子的下落时,佛才抱着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并对其言之:“汝失其子,如此苦痛。汝食人子,人失其子,何如?”

  由此度化此鬼!

  但如今天魔藏匿其子,却并非意欲度化,而是要让她尝尽被她所食人子的父母之痛!

  诃梨帝母有五百子,天魔尽食!
  后一日产一子,而天魔一日食一子,如此永堕无间之苦,永无尽绝!
  一只只天鬼携带着鸠盘婆的部分神魂,坠入忘川,牵扯之下,鸠盘婆的元神也渐渐朝着忘川坠去,天鬼被其中的天魔魔念所化的邪眼吞噬,待到最后一只天鬼也被忘川拖下。

  鸠盘婆仰天哀嚎,元神顿时化为鬼母,被天魔彻底吞噬。

  昔年妙空之本命神魔,也是九子母天鬼!
  钱晨夺其九子,以无间鬼母为胎母,孕育天魔真魂!

  如此前事尽复,鸠盘婆的元神被忘川大阵炼化,终于使得那无数邪眼融汇唯一,眼中大摄魂邪光扫过,目光所及之处整个九盘山无数生灵魂魄,尽数被其摄取。

  那边的赤身男教,欢喜神魔赵长素化为一道血光,竟然施展了阿修罗魔教的《血神经》想要逃离。

  但他被邪眼的目光所及,血光顿时崩溃,其中的赵长素元神,便被摄去魂魄,由魔念轻易的吞噬!

  邪眼已经诞生真灵,复现了邪目一族混沌意识的蜕变,成就一个完整的生灵。

  它只如虚空中一道被竖直劈开的缝隙,犹如通往九幽之中,无边深邃的黑暗,而瞳孔却是一道燃烧着无数魔焰的暗红金光,从其中望去,内中有数不尽的魂魄困在此地受苦的炼狱景象。

  魔眼看向四方,虚空中传来它的低语道:“吾乃……第三天魔将!”

  “幽冥!”

  优昙神尼以心光遁法,骤然出现在忘川大阵之中,看着那只天魔竖眼,她见九盘山无数生灵尸横累累,顿成地狱景象,又见矮叟朱梅因为心中的一点愧疚,被天魔侵染,化为邪魔。

  愤而抬头直视魔眼!
  现出金刚忿怒之相,怒道:“天魔!贫尼今日纵是舍生,也要将你彻底则镇压!阿弥陀佛……所过之地,化为炼狱。目光所及,永堕无间!如此邪魔……见我……天魔降服!”

  优昙神尼燃烧几世金身,脑后探出一张金色大手,惊电长虹也似,携裹着滚滚霹雳风雷,掌心现出一个卍字印记,以累世修为,向着九盘山头竖立的那只天魔竖眼拍去……

  此时那只眼睛微微低垂,目光对上了优昙神尼绝然的双眼。

  一道无比深邃的魔性,顺着两人目光搭建的桥梁,冲入了优昙神尼的双眼之中。

  顿时优昙似乎看到了诸天万界的阴影——九幽。

  看到了魔道本源,她瞪大眼睛,开口道:“魔……”

  但她已经无法说出第二个字,从内中燃烧的九幽魔火,将她的双眼烧成了灰白。魔火顺着她的眼睛向外灼烧,很快白谷逸便睚眦欲裂的看到,神尼一颗头颅在金色的巨掌将要触及魔眼的瞬间,缓缓化为飞灰,然后是脖子,身体,最后整个人犹如劫灰飞散一般,死的无足轻重。

  远方,一道血河横空拦住了西昆仑而来的朵朵红莲花海……

  东方,无数剑光将要落下之际,一种大毁灭携着无边的混沌而来,横击无数剑光佛光与青冥!

  川边大雪山,九盘山上,一道魔眼竖在山巅,俯视着整片益川盆地……

  三道魔威席卷天地,血河、混沌、魔眼各立三方,凶狂,绝戾,无与伦比的威势倾压在此界所有人心上,让玩家们也一时失语。三尊天魔化身联手,才让所有人知道未来将要降临的魔劫之可怕。

  玩家论坛上,不断翻滚刷新的帖子也窒息了几秒,然后疯狂的翻滚了起来!

  “酷啊!域外天魔强无敌!”

  “道消魔长,魔道真的要崛起了!”

  “太上天魔主,无量赫赫威!”

  “好了!新版本的魔我们都知道了,那么灵珠在那里?”

  “这天魔太邪性了!我们这样煽风点火,入魔助威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游戏而已,楼上在担心什么?”

  “赤身教女玩家被吓哭了!那只眼睛扫过来,我眼珠子突然飞了出去,我的视线也顺着飞走了,最后回头一眼,是我死掉的白光!”

  涒滩站在川边一处无名山头上,看着远方一线雪山之上悬浮的恐怖魔眼,魔光的目光好像也被什么吸引,突然扫了过来!涒滩身体瞬间僵硬,自己的真元都有些难以运转,只感觉一股恐怖至极的目光盯着自己,宛若……天敌主宰一般!
  “那只眼睛……那只眼睛它在笑!”

  涒滩瞬间有一种不管不顾,逃离这个世界的欲望。

  但他准备的脱离道具却没有丝毫响应,就像轮回之主垂落的力量已经被这方天地封锁,只剩下一缕丝线,唯有完成任务,才能彻底引动轮回,就此脱离一般。

  …………

  “Mayday!Mayday!飞机在吉隆坡上空失去控制……”

  “受到虚拟网入侵!”

  “本机是民航飞机,不涉及军事任务,重复本船是民航用船,不涉及军事任务!”

  “飞机的仪表盘出现八只手臂,三颗头颅的神秘投影,飞机正在自行飞往城中,我们看到了……”

  抬手关掉无线电,穿着天河科技最新的义体外载型号装甲的武修‘天权’正在最后整理装备。

  波状起伏的外装甲形成许多曲面,许多细节设计有又十分古典,犹如《昆仑》之中身穿战甲的道兵一般!
  带着道门的符号和《昆仑》的仙侠设计风格,又有后工业时代的味道。

  “前方就是吉隆坡,我们的任务是回收失控的九阶法器——百毒诛仙剑。”

  “百毒诛仙剑在一天前被人从《昆仑》中带出,应该是棱镜公司找到了持有者的账号。在它被下载下来后,道门的神祇检测到虚拟网上一种烈性病毒——百毒金蚕蛊正在急剧泛滥开来,疑似程序失控。百毒诛仙剑的主要程序,携带某种虚拟病毒,侵染了棱镜公司的主ai!

  “这种病毒只会在百毒诛仙剑所在的一百里内发动,感染一切智能设备和信号。”

  “目前范围内的所有智能机器已经沦陷,被感染机器会投射一尊三头八臂的魔神形象,目前没有在《昆仑》数据中找到类似的形象,疑似病毒变异,自我造就的一种虚拟‘信仰’。”

  “被感染的智能机械会朝着百毒诛仙剑的所在跪拜,同时可能存在攻击性……目前棱镜公司的总部一片静默,卫星发现了很多暴力迫害的痕迹和血迹!”

  “虚拟网络上,已经对百毒诛仙剑发出二十亿信用点的悬赏!各路雇佣兵和赏金猎人正在试图进入吉隆坡!”

  “公司命令,收回百毒诛仙剑,调查棱镜事故的发生原因!”

  “前方就是吉隆坡,因为病毒威胁,飞行器无法再靠近。我们只能在这里将你们投放下去,回收百毒诛仙剑后,你们可以燃放信号弹,公司的卫星注意到后,会派人来接应你们!”

  飞行器加载的人工智能对着天河公司的外勤部解释了这次任务。

  旁边的‘天英’嘟囔道:“九阶法器啊!现在很少现世了吧!”

  “现在又不是虚拟修士刚刚出现,大家还不懂《昆仑》中法宝数据用处的时代?各大公司哪家不密切监视着典藏法宝的流通?近些年来,大多数偷渡出来的法器都落在了各大公司的手中。就连游戏里,非公司控制的公会也越来越难混了!”

  “这把百毒诛仙剑,还是新版本魔道崛起才流出来的。也不知是被哪个幸运儿得到了!”

  “幸运儿……应该是倒霉蛋才对!”

  几个外勤武修一边整理装备,一边闲聊,几人张开辅助飞行翼,从高空滑翔而下,朝着夜幕中的吉隆坡飞去。此时吉隆坡的巨大霓虹投影,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一尊高达数百米的巨大魔神投影,俯视着这座城市。

  打砸声,警报声,枪声从城市的各个方向传来。

  大街上零零散散的机器人朝着一个方向叩拜,手中变化着法印……

  俯冲而下的“天权‘看到这一幕,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病毒感染的机器人出现这种情况,或许并不是公司的供奉修士所说的,智械信仰崇拜!而是想要发出某种信息!”

  他注意到那些机器人所结的三个法印,心中疑惑道:“它们好像在……试图发出什么信号!难道,在告诉某些人吗?”

  …………

  新加坡的一间酒吧内,一个背着仿古长剑,青衫道袍的大汉坐到了吧台前,将背上的长剑解下,一拍桌面道:“给我来一杯伏特加……”

  酒吧里,许多脸上露出义体插口,身上明显有杀伤性义体改装的男人们看到明显是自然人的大汉,无不面露忌惮。

  有人低声冷笑道:“我们‘侠客’回来了!”

  “小声点,昨天马维帮的人就已经死光了!”

  “公司不会放过他的!这种人活不了多久,不要和他计较……”

  穿着道袍大汉按住了自己的长剑,扫了一眼那些城狐社鼠,微微冷笑,心中感慨道:“钱师弟和司师妹、宁师妹都不知道在哪儿?组队频道也不管用了!这个地方古怪的很,我居然感应不到自己的法力。不然那些地痞无赖,一起上又何当我一剑?也是古怪,这些人对法器、功法并不陌生,却说是什么《昆仑》游戏的东西。”

  “没有脑后的那个管子,我还去不了他们说的《昆仑》!”

  “也不知师弟在哪?若是他在,想必早就摸清了这个世界的底细,想出了完成任务的办法。唉!愿他不要闯出什么祸来!”

  此时大汉抬头,看向头顶的全息投影,其上闪现了吉隆坡一部分混乱画面,作为新闻播报道:“昨日吉隆坡发生骚乱,疑似虚拟修士散播病毒引起……”

  屏幕上一尊机器人摆出了朝拜的姿势,双手结成太极印。

  这时大汉猛然起身,死死盯着屏幕,低声道:“我也是傻了!以师弟的性子,怎么可能不惹出祸来!”

  他转身走向黑暗中,抓住了一个眼神躲闪的年轻人衣领,将其拔起,喝问道:“那个地方怎么去?”

  “大……大侠,我已经退出马维帮了!”

  年轻人求饶道,大汉只是冷哼道:“我问你,那个吉隆坡怎么走!”

  “大侠,你也是赏金猎人吗?吉隆坡有一个二十亿的赏金,现在前往吉隆坡的航班、空轨都停了!不过吉隆坡离新加坡不远,可以做船去……”

  “那你带我去,事成了,什么赏金我都分你一成!”燕殊瞪眼道。

  年轻人眼睛一亮,抓起桌边的智能通讯终端,道:“我知道港口有艘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