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第1075章 新增番外:归心于你

2022-01-12 作者: 南之情
  第1075章 新增番外:归心于你

  高考前一个月。

  许季的事情彻底结束。

  京大招生组的老师一直在跟她保持联系,向她抛出橄榄枝。

  许季在案子结束后给了京大肯定答复。

  答复之前,她先跟顾芒见了一面,说了自己的想法。

  “学姐,我还是会继续参加高考。”妈妈一直担心这些烂事儿会影响她的高考,她会考出一个好成绩,不会让她失望。

  京大和她联系,几次提出想让她提前进实验室开始学习。

  她还是想参加高考。

  “行。”顾芒点头。

  她穿着宽松的雪白衬衫,翘着二郎腿,姿势慵懒的深靠在沙发里,胳膊抻直搭在桌上,冷白漂亮的手指握着一杯冰奶茶,带着薄茧的莹润指尖漫不经心的划动着杯壁。

  陆继来和陆继行乖巧的排排坐在顾芒旁边,小脊背比军姿还直挺。

  两人面前摆着虾壳,虾肉都在顾芒盘子里。

  这会儿还在剥螃蟹肉。

  两个小朋友小脸正经又乖,安静漂亮的仿佛瓷娃娃。

  这么小却这么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给自己妈妈剥虾。

  餐厅里不断有人朝两个小朋友看过来,有些偷偷给他们拍照,恨不得当场偷孩子一样。

  只是,任谁也想不到,这两个看着可爱懂事,平时都干的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顾芒今天带这两个去拜访谈老,回去的路上接到许季的电话,顺便带过来了。

  顾芒拿起手机,把郁牧风的联系方式发给许季,一边说,“考完联系他,他会安排你进实验室跟随学习。”

  许季存下郁牧风的手机号,又加了他的微信,放下手机抬头问顾芒,“学姐,孟学姐回京城了吗?”

  她原本是想请顾芒和孟今阳一起吃饭喝东西的,只来了顾芒一个人。

  顾芒嗯了声。

  这时候,餐厅门口传来一道铃铛声。

  玻璃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黑衣黑裤,轮廓分明,容颜绝冷出尘的男人裹着夕阳的暖光走进来。

  “爸爸。”陆继来和陆继行出声。

  陆承洲坐在顾芒旁边,看见她手边浮着冰块的奶茶,眸底微深了深。

  “吃啥自己点。”顾芒说。

  服务生拿了菜单过来,陆承洲随便点了点儿东西。

  许季跟陆承洲打了招呼,“陆先生。”

  陆承洲点头,见只有她一个人,问道:“你小男朋友呢?”

  顾芒:“……”

  许季沉默了一秒,似乎有些尴尬,声音有些低,“他不是我男朋友。”

  她跟谢航已经分手了。

  顾芒挑眉,“你问他干嘛?”

  陆承洲拿起顾芒那杯冰奶茶,不动声色地喝了口,很自然的动作,声线偏低沉,“他物理不错。”

  谢航高一的时候就是国际物理竞赛冠军。

  ——个人理论第一,实验第一、总分第一。

  原本早就不需要继续待在高中,只是为了陪着许季,才一直留在明城高中。

  顾芒听他这意思就知道他想要谢航这个人才。

  招揽顶尖人才这种事不需要陆承洲去管。

  只是眼下顾芒因为孟今阳的原因管了许季的事情,陆承洲也就顺便问了下谢航。

  许季道:“我可以把他的手机号给您。”

  陆承洲点头。

  许季想了想,把手机号直接发给了顾芒,“陆先生,我把谢航的联系方式发给学姐了。”

  她没陆承洲的联系方式。

  “行。”陆承洲又喝了几口顾芒的奶茶,冰奶茶就这么被他喝完了。

  然后又叫来服务生给顾芒要了杯常温的。

  大夏天给她要常温的奶茶。

  女生支着脸,眯了眯眼睛。

  陆承洲当没看见。

  ……

  出了餐厅。

  许季打车回明城中学。

  陆继来和陆继行拉开后座车门,两个人乖乖爬上去坐好,系好安全带。

  陆承洲胳膊搭在副驾驶车门,见顾芒站在原地不上车,就问:“还想吃什么?”

  这是条小吃街。

  以前顾芒也爱来。

  孟今阳免费帮许季打官司,许季原本要请顾芒和孟今阳去星光广场那边吃饭。

  孟今阳已经回了京城。

  顾芒赴约,最后挑了小吃街环境相对较好,价格便宜的店。

  “你把我奶茶喝完了。”顾芒看着他,面无表情的。

  这语气……

  陆承洲勾唇笑了,语气里都是笑意,“不是还给你叫了一杯吗?”

  顾芒道:“常温的。”

  陆承洲手指勾了下她的脸颊,“女孩子,别总喝凉的。”

  顾芒抱着胳膊,点点头,“你说得对。”

  陆承洲倒是挺意外她赞同他说的话,正要开口——

  结果下一秒,就见她笑了,眉眼莫名多了几分坏,慢吞吞出声,“但我不听。”

  她转身就要往街边的奶茶店走。

  陆承洲胳膊一横到她身前,手臂揽着她的肩膀把人捞回来。

  顾芒后背撞上他胸口,“……”

  “不准去,说好了备孕,注意身体。”陆承洲稍微低头,声音低在她耳边,“听话。”

  养了这么多年,手一天到晚都凉,还敢背着他喝冰的。

  陆承洲这句话不知道哪儿让顾芒不满意。

  “陆随意。”她直接看向车里,吩咐,“去买奶茶。”

  “知道了妈妈。”两个小朋友立马行动,跳下车,屁颠屁颠跑去奶茶店。

  陆承洲:“……”

  ……

  回玺宫的路上。

  陆承洲看着懒懒散散坐在副驾驶喝着冰奶茶的女生。

  她似乎故意把这一杯的标签朝着他。

  多糖,多冰。

  陆承洲:“……”

  气他?

  陆随意和陆随便一人买了一杯最便宜的冰鲜橙子水。

  到了玺宫。

  陆承洲伸手从顾芒口袋里掏出隔壁公寓的房卡,扔给陆随意,直接扯着顾芒进了自己那间公寓。

  砰——

  门在两个小朋友面前关上。

  陆继行看着紧闭的房门,“不会……打起来吧……”

  “一杯冰奶茶而已,不至于……吧……”陆继来也不确定。

  陆继行咕噜噜吸了口橙子水,“世纪大战。”

  陆继来想了想,考虑非常周全的说:“我还是去看看哪家装修公司物美价廉,有备无患。”

  爸爸妈妈打起来,这房子……感觉会被拆了……

  ……

  陆承洲把顾芒扯进去,夺过她手里所剩不多的奶茶往远处一扔。

  咚地一声。

  奶茶精准的落进垃圾桶。

  顾芒见气氛不太对,几乎是没有思考的,先下手为强。

  她直接拽下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在他转过身的第一时间,迅速出手,衣服一甩勾住他脖子,胳膊反扣在背后,白色拧成一股的布条缠了几圈直接把人绑了,狠狠打了个死结。

  接着,抬手一推他的胸膛,陆承洲倒退着往后,背砰的撞上门。

  她出手太快,以至于男人懵了一瞬,抬头,就看到女生仍然站在原地。

  顾芒身上只剩下一个打底的黑色吊带背心。

  她骨架高挑清瘦,肩颈线流畅漂亮,精致的锁骨微微突出,肩头瓷白泛着莹润光芒,贴身背心勾勒出曼妙的腰身线条,一截细腰露出来,不盈一握。

  陆承洲眼眸骤然一深,直勾勾盯着她,眼底深处欲念直白,毫不收敛。

  他手腕拧了拧,几乎动不了,啧,绑的挺紧。

  不过她以为这玩意儿能绑住他?
  顾芒冷白劲瘦的胳膊环着,面无表情的,“戒酒,戒冰奶茶?”

  陆承洲没动,一瞬不眨的盯着她。

  男人黑色衬衫被绑出褶皱,跟他一贯矜贵冷漠的模样相比,多了几分狼狈,活像被绑架的人质似的。

  顾芒那姿态,比土匪还土匪。

  “想要女儿啊?”顾芒一边唇角勾起来,慢吞吞的,“爷不生了。”

  八字没一撇,开始教她做事?
  陆随意和陆随便那时候都没见他这么多事儿。

  陆承洲望着她精致漂亮的脸,眉峰微抬了下,“吃醋了?”

  顾芒笑出一声,半眯着眼,“做梦。”

  她生的。

  她犯得着?

  “是吗?”陆承洲继续开口,往她那边走了两步,“可我怎么觉得醋劲这么大呢。”

  平时他让她别喝冷的,她不乐意,还知道敷衍他,不会这么跟他对着干。

  这次因为他一句“备孕”,故意多冰,当着他面。

  不是吃醋是什么?
  陆承洲想明白了,眼里的笑意愈发明显,“是觉得,我因为想要女儿,不准你喝凉的,更在意女儿?”

  顾芒吐出两个字,“傻逼。”

  陆承洲:“……”

  顾芒瞥一眼绑着他的衣服,两秒后,目光落在他脸上,语气带了几分危险,“我衣服今晚要是撕破了,后果自负。”

  她扔下话,就要回卧室。

  刚转身迈出一步,房间里响起一道布帛撕裂的响声。

  顾芒拧眉,身后有气息逼过来,她单手撑着沙发背,一个侧翻落在另一头。

  陆承洲抓了个空,五指收拢,下颌微动了动。

  顾芒望着对面那头的陆承洲,看着他手里破碎的白色布料,黑眸敛了敛。

  陆承洲把撕坏的白色衬衫放在沙发上,一步步朝她走过去,“衣服我赔,多少件都没问题,不过……”

  顾芒见两人的距离不断缩小,男人强势危险的气息越来越近,下意识往后退。

  偷袭可以。

  1v1。

  她打不过。

  “……有些事,我有必要说清楚。”陆承洲看着她后退的样子,眼底多了几分笑。

  顾芒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淡,“说可以,离我远点儿,我不聋。”

  陆承洲充耳不闻,仍旧一步步往前,“近点儿方便。”

  “……”方便你妈。

  顾芒退到落地窗前,没了路,脚底下顿住,下意识就要往旁边跑。

  “往哪儿跑。”陆承洲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扯回来。

  顾芒眼前一花,稳住神,人已经被抵在落地窗,手腕被摁在脑袋两侧,身体被炙热的温度挤压着。

  整个人似乎被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罩住,心脏失控的跳动。

  男人长腿挤进她腿间,压制着她,似乎防止她有其他动作。

  顾芒抬眸,他稍微躬下脊背,气息强势地逼下来,视线和她齐平。

  两人距离极近,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眸清晰至极,睫毛都根根分明。

  “女儿不生就不生。”陆承洲清冽又炙热的呼吸轻抚过她的脸,“只是,我在意谁,夫人不知道吗?”

  顾芒不说话,偏开了目光。

  陆承洲咬了下她的唇,稍微用力。

  细微的疼,顾芒蹙眉,薄薄的眼皮一掀,冷眸看他。

  陆承洲抵着她的额头,摁着她手腕的手挤进她指缝,严丝合缝,十指相扣,“手一天到晚都凉,不让你碰冷的,就这么顶撞我?”

  多冰故意气他。

  顾芒听见他倒打一耙,笑了,“谁顶撞谁?”

  陆承洲挑眉,“说错了,我顶撞你。”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顾芒沉默了一秒,手挣扎了下,反倒被扣的更紧,她说:“放手,我去隔壁睡。”

  “你觉得我会放你去跟别的男人一起睡吗?”陆承洲蹭她鼻尖,“还没见过你这么大醋劲儿,奶茶这事儿不说,现在还打算用儿子气我?”

  顾芒黑漆漆的眸子和他对视,分寸不偏,突然,她仰头张嘴狠狠咬上他的唇。

  “嘶——”

  陆承洲倒吸一口冷气,口中立刻有血腥铁锈味弥漫开。

  顾芒趁势挣开他的钳制,推开他,往门口走。

  刚走出一步,后颈忽然被炙热的掌心扣住,强迫她转了过来。

  顾芒下意识就要还手——

  男人另一只手护住她的脑后,将她再次抵在落地窗。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带了几分粗野,吮吸她的唇舌,细细密密的啃咬碾过每一寸柔软。

  清冽滚烫的气息裹挟着血腥味强势抵入她的口中,深入浅出的吻,掠夺她的气息。

  动作粗暴,却又极其耐心。

  他握着她抵在他胸口的手,环住自己的脖颈,脊背躬着,吻越来越深。

  顾芒有些呼吸不畅,无意识的攥住他的背后衬衫。

  男人的吻,迫切,急促,纠缠缱绻。

  炙热滚烫的身体紧紧贴着她,没有一丝缝隙。

  环着她腰的手也不安分,干燥炙热的手掌揉捏抚弄。

  身上所有的重量往她身上压。

  顾芒盯着他漆黑的眼眸,看见他眼底毫不遮掩的欲念,几乎要吞噬她。

  她睫毛颤了颤,手指都收紧。

  陆承洲沿着她的唇线撕磨舔吮,好一会儿,松开她的唇。

  手从她后颈轻抚到她脸侧,指腹摩挲着,按压她殷红泛着水光的唇瓣,上面染着他自己的血。

  他声音低哑暧昧,“小尖牙。”

  顾芒胸口微微起伏,盯着他被她咬破的薄唇。

  “没想到夫人竟然会因为女儿吃醋。”陆承洲贴着她的耳朵说的。

  声音气流全钻进她的耳骨,心脏都在轻轻发颤。

  她有些难以集中精神,但仍然本能的反驳,“我没有。”

  是他事儿多。

  还管上她喝冰奶茶了。

  陆承洲当没听到,“我得证明一下自己在意的是谁。”

  ……

  落地窗外,是明城华灯初上的夜景。

  顾芒俯视远处的车水马龙,呼吸急促。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落在她布满细汗的脸上。

  身后,陆承洲和她的手交叠十指相扣压在温凉的玻璃上。

  男人吻她的耳廓,“你第一次进这个公寓,就站在这儿,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顾芒轻轻咬唇,压下去喉咙里的声音,“你……”

  “如愿以偿了。”陆承洲说。

  顾芒身体深处酸的要命,蚀骨入髓。

  “我呢,是想养个小顾芒。”陆承洲嗓音低沉勾人,带着股子欲,“想看看小时候的你。”

  顾芒:“……”

  “小姑娘占有欲挺强,想独占我。”陆承洲动作猛烈,声音低且磁,“也不是不行。”

  顾芒:“……”

  “现在知道我在意谁了吗?”陆承洲握着她的腰。

  顾芒突然眉心拧紧,身前是泛着温凉的玻璃,身后是滚烫的他。

  冰火两重天。

  陆承洲在她耳边喘息,“我是你的。”

  ……

  翌日。

  陆继来的陆继行带着陆一和陆七去楼下买了早饭。

  然后来找陆承洲和顾芒。

  门是陆承洲开的。

  “爸爸。”陆继来和陆继行跟在他身后进去,两个人圆溜溜的眼睛瞅公寓里的环境。

  发现竟然没跟世纪大战一样,松了口气。

  陆继行一进来就闻到板栗粥的味道,瘪嘴,“爸爸,你做饭了咋不告诉我们,我们就不下去买了。”

  陆承洲单手插兜,瞥两只一眼,嗓音一贯的慵懒,“没你们的份儿。”

  陆继来和陆继行:“……”

  陆一和陆七从袋子里拿了个包子,默默吃了起来。

  陆继来看向主卧室,“妈妈还在睡吗?”

  陆承洲往厨房走,嗯了一声,“吃完自己去隔壁。”

  “哦。”两只似乎已经习惯了。

  ……

  中午饭前。

  陆三来了玺宫,加入陆一陆七的带娃队伍。

  三个人坐在顾芒公寓这边的客厅里教陆继来和陆继行打牌。

  两只记性好的变态,上手极快。

  眼看时间到了十二点。

  陆三询问,“去叫咱们爷跟夫人一起去吃饭?”

  陆一道:“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打扰爷跟夫人了,有需要会叫我们的吧。”

  陆七赞同的点头,看向陆继来和陆继行,“小少爷,饿不饿?”

  两只点头,“想吃红烧肉!烤鱼!”

  几人确定餐厅,就要出去吃饭。

  陆继来和陆继行扔下牌,去浴室洗手。

  陆一陆三陆七就在外面等。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两只出来。

  陆三道:“我去看看,别是哪儿不舒服了?”

  陆一和陆七点头。

  陆三走到浴室门口,门没关。

  陆继来和陆继行一个拿着一张照片,一个拿着一把旧式手枪。

  墙上一个暗格打开了。

  陆继行:“这手枪款式好落后,四五年前的了。”

  陆继来:“照片里的人是谁啊,灰白寸头,有点儿帅……”

  “是妈妈的仇人吧,你看枪和照片在一起放着,感觉像是……”陆继行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刚回来。”

  陆三:“……”

  照片正是当年他找到的神医唯一一张背影照。

  结果被一个无名人士半夜闯进他们会所,把他们全打了一顿,然后偷走照片,毫发无伤的离开。

  他们连对方是谁都查不到。

  那无名人士……

  就是他们家夫人……

  ……

  顾芒下午三点多才醒。

  浑身就像被拆了重组,累的不行。

  走出房间。

  就看到陆三正在跟陆承洲汇报工作。

  陆三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畏惧又难过的。

  顾芒:“……”

  陆承洲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给她递了杯蜂蜜水。

  陆三汇报完工作,就离开了。

  陆承洲拉着顾芒往卧室走。

  “不想睡了。”顾芒一开口,嗓音哑的厉害,“饿。”

  陆承洲搂着她肩膀,声音低又温润,“先检查一下,再上点药,一会儿我把饭端进来。”

  顾芒:“……”

  昨晚她不知道抽啥疯,答应备孕。

  然后陆承洲也疯了,完全没有节制。

  ……

  一个多月后。

  高考成绩出来。

  许季裸分739,省状元。

  她把成绩打印下来,烧给了母亲。

  由于许季起诉父亲的案子上过热搜,自带流量,无数家媒体争相采访。

  女生面对媒体犀利的问题,毫不怯懦,游刃有余,倒是反问的媒体哑口无言。

  上一个这样的人,是孟今阳。

  谢航凭借国际物理竞赛的成绩,保送进入京大,没有和许季分开。

  处理好明城这边的事儿。

  许季和谢航到了京城,约顾芒见面,来的是郁牧风。

  “顾学姐有事情吗?”许季问。

  郁牧风笑了笑,“小祖宗昨天刚查出来有孕,今天来了一大堆人看她,走不开,我一会儿也要过去。”

  两人就没再耽误郁牧风。

  简单聊了一些进实验室的事情之后,就分道扬镳。

  ……

  郁牧风到陆园的时候。

  大厅里热闹的不行。

  极境洲那边来了一堆人。

  顾肆,顾晦,霍执,白家的人,叶家的人……都来了。

  还有京城那几大家族的。

  “你这够快的。”林霜感慨顾芒的速度,心里计划着她跟贺一渡的二胎,早生早完事儿。

  顾芒挑眉。

  陆承洲叉子戳了个水果喂她。

  贺一渡依旧抱着贺清月扎在孩子堆里。

  云陵和幽灵那几个有事儿,都没来。

  虽然有霍执陪着,但秦放还是有些心态受到打击。

  他孤寡的坐在一边,坚强的微笑着,手机里是来自他老母亲的微信亲切问候——

  【今年你要再不给我带个女朋友回来!就别回来了!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秦放很想勇敢的给予肯定回复——那您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

  但他怂。

  一群人随意聊着天。

  白老随口道:“这次要是个女孩就好了。”

  家里男孩子太多了。

  还一生就是一双。

  陆战又要抱孙子,喜形于色,“男孩女孩都一样。”

  顾肆凑过来,神情复杂,“再生个双胞胎男孩,我就一个弟弟四个小外甥了。”

  他还夸张的比了个四个手指头。

  想想就……有点可怕……

  阳盛阴衰。

  基因这种事情反正就很玄学,顾家族谱男的基本都是双胞胎。

  陆承洲:“……”

  顾晦一张脸没什么表情,出声询问,“那需要起两个名字备用吗?”

  陆承洲:“……”

  顾肆抹了抹下巴,“我去微博征一波名?你们想想小名?随啥比较好?”

  陆承洲:“……”

  “噗哈哈哈哈……”秦放光脚不怕穿鞋的,直接笑出声。

  林霜憋笑快憋出内伤。

  谁不知道这位大佬想要个女儿。

  ……

  怀孕期间。

  顾芒还是跟以前一样,嗜辣。

  不过酸儿辣女这说法,陆承洲栽了一次,反正是不信了。

  即便确定这次只有一个,他也没敢问顾芒是男孩还是女孩。

  摆正了心态。

  木已成舟。

  一次红蝎会议结束,贺一渡告诉陆承洲,顾芒给林霜说了,是个女儿。

  原本以为陆承洲会很高兴,谁知开口就让他滚,明显有阴影了。

  贺一渡:“……”

  ……

  预产期前一周。

  陆承洲带顾芒去京大附属医院待产。

  医院门口停车区域,每天都停着无数全球限量款豪车。

  陆承洲的那辆红旗车在这群随便一辆都上亿的豪车里头是最便宜的,都够不着别人零头,偏偏车牌号嚣张的扎眼。

  微博一个低调网友,天天报数倒数。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网友:今天小公主出生了吗?

  下面回复。

  “京城没炸,所以没有”

  “+1”

  “+2”

  “……”

  “+身份证号”

  这个每日一问的微博,天天都是六位数的评论,近七位数的点赞。

  还没出生,就是顶流。

  这位低调网友的粉丝不过几天,就已经突破五百万。

  距离预产期还有三天。

  这天,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

  京城炸了!

  封了好几条道。

  平时极难一睹的限量豪车倾巢出动,车队嚣张地直直开往京大附属医院。

  场面浩大壮观。

  ……

  微博。

  不愿意透露姓名地某网友:小!公!主!出!生!了!

  “看到了!!!卧槽!!!全是上亿的豪车!!!两个小太子的排面有点被比下去了哈哈哈哈……”

  “京城已经彻底炸了!!!”

  “我操!!!热搜爆了!!!陆家小公主出生直接空降热搜第一!!!”

  “有个问题,你们咋知道是小公主,不是三太子?”

  ……

  顾芒是在跟极境学院的孟今阳视频的时候,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陆承洲眸底一慌,立马按了呼叫器。

  他还是想陪产,顾芒没让。

  陆一立马一个接一个电话打出去,通知所有人。

  顾芒这次生产十分顺利。

  陆战一群人到的时候,顾芒已经从产房出来,回到病房。

  白老爷子和陆战叶君慈在顾芒这边儿,其他人都在看孩子。

  陆承洲人似乎有些后怕,喂顾芒喝水的时候,手腕紧绷。

  这时候,林霜和幽灵走进来,两个人凑在一起看林霜手机,屏幕上是刚拍的照片。

  “我还没见过刚出生就这么漂亮的小孩。”贺清月出生有点儿丑,过了满月,大变样,漂亮的不行。

  不过就算刚出生丑,贺一渡也亲历亲为照顾。

  林霜深信不疑贺一渡和她结婚是为了孩子,所以对他完全没防备心。

  只等生二胎,分财产走人。

  幽灵十分赞同林霜的话,看向顾芒,“老大,你女儿好漂亮。”

  陆承洲听到这句话,人僵了下。

  女儿……

  蓝鲨双手负在身后,笑着走到沙发这边坐下,“小丫头长得和顾芒小时候一模一样,也不哭,睁着眼睛看人。”

  顾芒看向陆承洲,“你小时候又丑又爱哭?”

  男人还没从女儿这个消息里回过神,目光有些怔愣的和她漆黑的眼神对上:“……”

  陆战和叶君慈回想了下:“……”

  陆继来和陆继行:“……”

  这时候,医护人员抱着孩子进来,放在顾芒旁边。

  陆继来和陆继行跑过去趴在床边看妹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声音稚嫩,“妈妈,妹妹真的好漂亮。”

  医生也没见过刚出生就这么好看的,在产房那会儿,大家都惊艳了。

  陆承洲望着睁着眼睛似乎正在观察这个新环境的女儿,人还是有些不在状态。

  医生把出生医学证明先递给顾芒。

  顾芒接过来,在新生儿姓名那里写下三个字。

  【陆归心】

  然后在母亲那一栏签了自己的名字。

  接着递给陆承洲。

  她下巴一抬,“你女儿的出生医学证明。”

  陆承洲怔怔看着,好半晌,拿起笔,在父亲那一栏签了自己的名字。

  ……

  其他人没在病房久留。

  看过顾芒和孩子,便退了出去,没打扰她休息。

  顾芒喝了水,闭上眼就就睡了。

  陆承洲拨开她额头上的散落下来的发丝,落下一吻,随即起身把陆归心抱去隔壁。

  顾肆顾晦,还有陆继来陆继行跟着。

  陆承洲让他们看着陆归心。

  四人保证,让他放心去照顾顾芒。

  陆承洲出了房间,到走廊,医生站在一旁等着。

  “陆先生,手术准备好了。”医生恭敬道。

  陆承洲点头。

  原本他就打算不管生男生女,都不会再生了。

  ……

  一周后。

  顾芒恢复的差不多,办理了出院。

  陆承洲半蹲着给她穿鞋。

  陆归心躺在床上,很安静,很乖巧,偏着头看看顾芒,又看看陆承洲。

  男人给顾芒穿好鞋,没站起来,胳膊支着床边,手指小心翼翼地勾了勾陆归心的婴儿脸颊,眼底缓缓多了几分柔和。

  顾芒望着这一幕,挑眉,“高兴了?”

  不正常一周了,也该缓过神了。

  陆承洲目光转向顾芒,勾唇笑起来,随即抬手掌心轻蹭她的脸,低声说:“早已得偿所愿,如今再无遗憾。”

  他吻上她的唇。

  骄阳当空,热烈的光线穿过玻璃窗,落在地板上舞动跳跃。

  她坐在床边。

  他半蹲在她面前。

  他仰头吻了他的光。

  她低头吻了她的救赎。

   下本再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