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19章 番外之我们三

    第419章 番外之我们三

    顾时今的态度出奇意外的平静,平静的让人心慌,她不哭不闹,跟原舟律交代了一声,随着顾建国来到了第一中心医院,外公是在医院去世的。

    沈梓遇不放心她一个人,自然也跟着,一路上他紧皱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到了医院外的大门口,顾时今停住了脚步,脚下感觉有502胶水粘住似的,无法,也不再愿意前进一步。

    顾建国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停了,他回过头看了顾时今一眼,见她一动不动的站着,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蹙眉不解问:“时今,怎么了?”

    顾时今眉眼低垂,掩盖住眼眸里阴霾的深色,她声音淡到如同幽深的死潭,她说:“玩笑话到此结束了吧。”

    顾建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眉头紧锁仿佛能够夹死一只苍蝇,说道:“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顾时今,是你疯了,还是觉得我疯了?”他不耐烦道,“别在这里墨迹,老人家还等着你去送一送他,你舅舅一家也到了,这么大个了,要分清楚轻重,这种情况就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这不是你耍性子的时候!”

    顾时今置若罔闻:“不是玩笑,那算什么。”

    她一直用陈述句的语气在说话,顾建国越发看不懂自己的女儿了,即使父女关系疏远了很久,但也不至于陌生到这种程度。

    此时此刻,顾建国不想跟顾时今吵架,他耐着脾气问:“你话什么意思?”

    顾时今掀起眼皮,指着谢芳华和顾清川,质问道:“不是玩笑,他们两个在这里又算什么?”

    潜台词是他们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顾建国额头突突的疼,若不是时机不对,他都以为顾时今又在借机发泄,刁难。

    顾建国知道顾时今心里不好受,尽量用心平气和的语气说:“我们一接到你舅舅电话就赶过来了,时今,我知道你不喜欢芳华,但她也是关心你才跟过来的,你能不能先放下成见,我们先去看你外公好吗?”他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顾时今手指在发抖,从学校一路走过来,手指就一直在抖,炎热的夏天,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她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外公平常会去跟他的棋友一起健健身,身体一直很健康,今天早上她出门前外公还给她加油打气,说等她考试结束要煮大餐给她庆祝毕业,她口袋里还装着外公给她求的平安符。

    怎么可能呢?

    对吧。

    他们一定在跟她开玩笑,对吧。

    “爸。”顾时今牙齿在打颤着说,小小的身躯仿佛风一吹就倒,“你们在骗我的对吧?”

    顾建国对上女儿哀求的眼神,他不忍的别过脸,说:“时今,跟我进去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去送你外公最后一程。”

    “我不信!”顾时今大声嘶吼道,“你在气我不回家,气我跟你断绝关系,故意说谎骗我的对不对!她!”她像疯了一样指着谢芳华,“她凭什么在这里,你把他们都叫过来,是在看我的笑话吗?还是想气死外公?我妈怎么死的,你忘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

    “顾时今!”顾建国瞪眼,他也浑身发抖,不过是气的,“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不是我们要看你笑话,是你自己要在这里当众出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不是你在这里撒泼的理由!后面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请你稳重成熟一点好不好!”

    顾时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要哮喘病发作一样。

    “金宝乖。”沈梓遇一把抱住顾时今,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安抚她,“金宝乖,不哭了好不好,别怕,我和你一起,陪着你,不要怕。”

    顾时今抓着沈梓遇的衣服,哭的撕心裂肺。

    谢芳华看了一场“闹剧”,撩了撩头发,忽然间没了看下去的欲望,不是她大发善心,只是……人嘛,总要为自己的以后想想,积点德。

    谢芳华贴心道:“建国,要不我和小川先回酒店等你吧,你处理完事情,或者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打电话给我。”

    顾建国也知道他们母子俩继续呆在这里不合适,也会刺激到顾时今,他觉得谢芳华善解人意,委屈她了,“好,你们回去注意安全。”

    “知道了,你也别太气,孩子还小,这事……你就多体谅体谅她的心情,别跟孩子吵。”

    “嗯,会的。”

    能够给顾时今添堵,又能在顾建国面前卖个好乖,一箭双雕。

    谢芳华和顾清川离开了,顾时今还是不肯进门,好似只要不进门,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于是,顾建国和顾时今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外婆的出现。

    “金宝。”外婆喊道,“乖,跟外婆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外婆的背似乎又下弯了一点,外婆连眼下的卧蚕都是红红的,明显已经哭过一轮了,在顾时今面前还是慈爱的笑着。

    沈梓遇轻拍顾时今的背部,说道:“去吧,我就在你身后,别怕。”

    顾时今牵着外婆的手,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对不起,我尽力了,她无声喃喃道。

    顾建国落后一步,眼神不善的看了沈梓遇一眼,倒也没说什么,现在不是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

    外公亲戚朋友不多,有些已经疏远不联系了,有些还来不及通知,所以病房外只有舅舅一家人,显得有些冷清。

    “姐。”周洋率先看到顾时今,他眼睛里还有泪水在打转,就这么委屈巴巴的看着她,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顾时今默默不语跟着外婆走进了病房,其他人都识趣的等在门外,病房里所有医疗设备都撤了,外公躺在雪白的床上,闭着眼,一脸安详,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外婆看着老头子,一边轻轻的拍着顾时今的手背,一边跟聊家常一样絮絮叨叨说着话:“你外公今早出门摔了一跤,就在我们家楼下的楼梯口,最后那一层滚了下来,磕到了脑袋,也摔到了尾椎骨,送进医院的时候一直喊疼喊疼,他啊,一直是个急性子,我经常跟他说做事要慢慢来,急不得,你看吧,这不教训来了。

    嘴上骂着他,我心里也不好受,看着他痛苦的样子,也希望能够帮他分担一点痛苦。我本想经过这次教训他能够改改自己的脾气了,又在想要是他出了什么好歹,我该怎么办,我们又该怎么办。

    做了手术,医生说还好送来及时,要迟一分钟就有生命危险了,我才松了口气,想着等你外公醒了要好好的说一说他。

    只不过等老头子醒来后,看着他对着我傻笑,我心想算了,什么气都消了,他平安就好,我以为这一劫就这么过去了,中午他好好的吃饭,还有精神劲跟我拌嘴了两句,念叨着你,想着你考的好不好,什么时候考完,想见一见你,又怕你担心不许我们告诉你他受伤了,我还笑话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唠叨了,没想到,没想到……”

    外婆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继续叨念:“没想到他突然间吐了,我又惊又怕,赶紧找医生,最后才知道,老头子他醒来后,过了一会,就觉得头晕脑胀,还想吐,只是他强忍着没说出来,还跟我嬉皮笑脸,我那个气啊,恨得打他一顿,你说他都快上百的人了,还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子吗!隐瞒病情,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好玩吗!”

    “可是……”外婆哽咽着,她看着外公的眼神有怨恨,更多的是不舍的悲痛。

    “外婆。”顾时今吸了吸鼻子,抱住外婆,“别说了,我们回家吧,带外公回家。”

    外婆:“可是没机会了,老头子再次进手术室,眼睛一闭就再也没有睁开过,医生说是脑溢血死亡,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他啊,也是心狠,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么走了,你说我该不该怨他,恨他。

    但我没法怨啊,我知道,他尽力了,他宁愿自己难受也强忍着,大概是他提前预料到自己这一劫是迈不过去了,所以才假装没事一样跟我吃饭聊天,还说过几天要跟我去补拍什么婚纱照,为的是哄我开心,想你念你盼你,却还是等不到你考试结束就走了,也就那么一个小时的时间,他都等不到了,也怪我,没有早点察觉到他不舒服,怪我啊……”

    “不。”顾时今说,“外婆,不怪你,怪我,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来的。”

    来的路上,顾建国有跟她透露一点外公的情况,外公是在她出门后不久摔倒的,外公在医院做手术前,她还没开考,是可以赶得及去医院,但外公外婆不许有人打扰到她考试,没有通知她,最后一科她也可以不考,以她的平时成绩少考一科还是能够考个普通本科,大不了就复读一年再考,但终究还是错过了。

    “傻孩子……你别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不然老头子走的也不安心了。”

    “外婆,我想跟外公单独说说话。”

    外婆叹了口气,拍了拍顾时今的手,自己难受的很还反过来安慰了她几句,就出了病房。

    出了门,外婆见沈梓遇门神似的杵在门口,朝他摇了摇头。

    情绪积压许久,绷着的弦断了,顾时今跪坐在地上,握着外公那只冰冷又僵硬的手,泪流满面忏愧道:“对不起,外公,时今不孝,让你久等了……”

    噩梦重演一般,顾时今回想起十三岁那年的夏天,母亲离开了她,那时候是她人生中最绝望的日子,再次失去亲人的滋味,原来痛苦一点都没有减少,伤疤愈合了还是一样会痛。

    “呜呜呜……”

    小小的病房里只剩下她压抑着的哭泣声。

    外公外婆从小就很疼爱顾时今,尤其在她母亲离开后,对她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生怕她想不开抑郁什么的。

    顾时今回想起小时候有段时间外公对她蛮严厉的,虽然周家秉着女孩子要娇养,男孩子要糙养的宗旨,但是外公怕她长大后会养成浮躁的性子,要她练习书法,顾名思义是修心养性,只可惜她真的没有写字的天赋,而且小孩子嘛,不定性,她生性活泼,哪呆得住并且安安分分的练字,她经常找借口出去玩,于是,在外公的“监督”下,练习了大概有几个月的时间,一点长进也没有,外公一边感叹朽木不可雕也,一边想宠坏就宠坏吧,有他们宠着,他们乐意,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由于家庭的变故,她的性子变成了外公曾希望的样子,温婉恬静,稳重内敛,外公不是不后悔,他宁可她是个混世魔王,开开心心,快意人生,也好过什么都憋在心里,一个人独自承受,什么都自己扛,不会喊痛,也不开口说苦。

    顾时今从口袋里拿出外公给她求的平安符,说道:“外公,我高考很顺利,如无意外应该能考到自己理想的大学,谢谢您,我还没跟你说过吧,我想考医学院,当一名医生,你要是……一定会很欢喜的对我说,金宝真棒对不对……还会开玩笑的说,以后有病痛不用花钱去看病了,有金宝在就行。”

    “外公,我很想你……”

    世事无常,我们从不知道,挥挥手的刹那,转过身的瞬间,已是无期。

    顾时今跟外公说了很多话,从儿时记忆起一路讲到当下,讲到声音沙哑,讲到泪水枯竭,直到敲门声响起,她才跟外公轻轻的告别了一声,生怕会“吵醒”外公一样,她起身时腿麻了,踉跄了一下,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的人,在她身影出现的瞬间,全都急切又担忧的望着她。

    顾时今已经收敛好了情绪,她微微一笑,笑容的味道变了,她声音嘶哑说:“外婆,我们回家吧。”

    带外公一起,回家。

    “好好好。”外婆紧握她的手,“我们回家。”

    顾时今转头望向沈梓遇:“梓遇,谢谢你。”

    沈梓遇心底莫名的划过一抹心慌,他牵住她另一只手才安心下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顾时今轻声道:“好。”

    猝不及防开虐,嗯,我自己也没料到,顶锅跑!〒▽〒

    最近一直在复工工作,忙的飞起,真的一天下来摸手机的机会都没有,今天终于闲了一会,赶紧补番外,本来想写两章的,时间又不够了,明后天可能都要加班,会尽量赶紧补完番外(T▽T)

    高中时代。应该还有一章番外就正式结束了,接下来是大学婚后的番外,还有几个配角的番外就正式完结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