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十二章 谋夺家产

    田宗宇与宝宝将外面这些追击而出的所有人击杀之后,宝宝才继续回到田宗宇的怀中,与田宗宇一起进入那个大厅之中。田宗宇进入大厅之中以后,那个被他点中重穴的李波依旧躺在地面之上,而且被制服的天下会老板李千万,以及李千万的至亲之人,此时都还是如田宗宇出去的时候一般,都是怔怔地站在那里。

    田宗宇一进入大房子之中,先是解开了那些人的穴道,所有的人一被田宗宇解开穴道,他们都是无力地癫倒在了地面之上。田宗宇将他们一一扶着坐好之后,他才走到李波身侧,将李波给提在了手中,左手一闪,已经解开了李波的穴道。

    “说,刚才那些人都是什么人?”田宗宇双目赤红如血,看着李波,恶狠狠地向他喝问道。

    “我……我不认识他们……”李波很是惶然地看着田宗宇说道,满脸骇然至极,貌似很怕田宗宇杀了他一般。

    “妈的,不让你受一点苦,看来你是不会跟我说老实话的。”田宗宇寒着声音一说完,他将右手之上的天泣魔刃已经拿到了左手之上,右手倏出,抓住了李波的左手腕,使劲的一用力,只听得喀嚓一声脆响,李波又一次发出了他那凄厉无比的惨叫之声。

    “快说,刚才那些人你到底是怎么认识他们的?”田宗宇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向李波冷声喝问道。

    “田……田少侠……我……我是真的不认识他们……”李波再一次这样说道。

    田宗宇清楚,李波是一个怕死之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说不认识那些人,那估计百分之八十是不认识他们了:“那你为什么会和他们狼狈为奸,要来谋夺你叔叔的家产的?”

    “是他们主动找到我的,当时,我也不想这么做。说句实话,我叔叔虽然不给我管理他旗下产业的实权,但是他还是经常会给我一些钱用的,他给我的这些钱,只要我省着点用,也足够我的花销,如果不是有他们从中挑拔,我才不会来冒险做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叔叔都是一个有着极其强大势力的人,要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可不敢这么做。”

    “那他们是怎么挑拔你的?还有你与他们合作,到底有什么样的条件?你现在都他妈的一一给老子说出来。”田宗宇依旧寒声向李波喝问道。

    “不敢有瞒田少侠,我与他们是在一个酒楼认识的,当时他们只有那个老者与另外四名汉子来找我,当他们要求我来谋夺我叔叔的家产之时,我由于畏惧我叔叔的势力,我死活不同意,于是他们要求在我的面前来了一个实力的大表演,证明他们绝对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帮我毫无风险地将我叔叔的所有产业帮我夺过来。当时,在街上,我看到一个在江湖修真界颇有名望的一个高手西岭雪,我就跟他们打赌说,如果他们能在西岭雪有防御的情况下,在十招之内,将他击杀,我就跟他们合作。那名老者竟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派出了他手下的一名汉子,从酒楼的二楼之上,直接飞身在了西岭雪的面前,只见那老者的手下对着西岭雪直接说道:‘你准备防御吧,我要在一招之间将你击毙。’喊完之后,那西岭雪知道这个汉子是去找他麻烦的,也就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小心戒备起来。就在西岭雪全神戒备之时,老者的手下只是抽出自己的武器,向那西岭雪一挥,他的身体便已经被那人击得爆体而亡,不仅如此,就是在街面上离得很远莫名看着热闹的群众,在那名老者手下的一招之下,也有数人被爆体而亡。我见那人有着如此地实力,就不用怕我叔叔什么了,直接答应与他们合作。当时那名老者跟我说,他的手下很多,这个一点都不用我担心。于是我们就一起筹划起来,准备向我叔叔动手,控制他们一家人。”

    李波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停了停,咽了一口口水,接着说道:“当时我只是向那老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叔叔的六十大寿就要到了,得等他办完喜事之后才好动手。可是那个老者却说就要在我叔叔六十大寿的这一天动手,还说什么这一天人多,正好可以捕掳一些修真界人士回去,我当时很奇怪,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他们这样的高手相助,我真的是有持无恐,也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也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大包东西给我,说这是最强悍的蒙汗药,要是在没有外因的情况下,只要食中一点点,便会在三个时辰之后蒙头大睡三天三夜,接着还拿出了一小包东西给我,说是化功散,服用之后可以延迟三天发作,为了很好地控制我的叔叔与其一家人,叫我想办法让他们服下。于是,我就拿着老者交给我的那包蒙汗药以及化功散回来,拿捏好时间,先是让我叔叔一家二十余人全部中了化功散之毒,然后在我叔叔寿宴的前一天晚上,将府内所有的酒坛之中,都掺进了那包最强悍的蒙汗药。我叔叔好客,为人毫爽,由于是他大喜之日,不仅是前来贺寿的所有人,连府里的上下人等都要与之同乐,能喝的尽量喝,不能喝的也要喝一杯。所以说,这府中的所有人,在饮酒三个小时之后都会睡死,就是这府里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也不会知道的。接着发生的事情,就是田少侠你亲眼所见到的了。”

    田宗宇听到这里,几乎已经明确这整件事情的真相。那老者自然就是那条黑龙所幻化出来的,至于另外的四人,应该就是与老者一样的灵兽。他们之所以要选择在李千万寿宴之日动手,一来是为了捕掳这千万府邸之中的那些修真之士,二来自然是要控制李家的无数家产,只是对于这件事情要是成功之后,他们到底会与李波进行怎样的分配呢?“说,你要是与他们的合作成功之后,你们之间要对你叔叔的财产进行怎样的分配呢?”田宗宇阴沉着脸依旧用他的那双赤红如血的眼睛瞪着李波喝问道。

    “事成之后,我叔叔的所有产业都将由我来经营,然后就是先将目前所有的现金进行瓜分,我占百分之三十,他们占百分之七十。当我叔叔所有的产业赚钱之后,再每月进行分红,我百分之二十,他们占百分之八十。”

    “你这个畜牲,你将我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产业,就这般轻晚地拱手让人,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懂不懂得这生意之道?你这完全就是陪本的生意。我还以为你夺了我的家产之后,只是给那些人一部分钱,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败家的事情来,你真是要把我气死了。”李千万果然不愧为生意人,他即使是在这种李波都差点要把他杀死的情况下,所想的依旧是划不划算,亏不亏的问题。

    “叔叔,这也没有办法。你想想,就你所有的产业,如果照此分配下来的话,我就是不管怎么花,我这一辈子也是花不光的。总比我平日里向你要,你吐出个几万十万的要来得爽一些吧!”李波听他叔叔如此说,直接回答道。

    “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这个泯灭良知的畜牲说这么多干嘛?你应该感谢田少侠才对,要是没有他,我们一家人,此时此刻,极有可能已经全部被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牲给害死。”那个曾经在凌云城中救助过那个肮脏老头的俊美少年无力地坐在一旁,向自己的父亲说道。

    “嗯嗯,坏坏说得对。田少侠,谢谢你对我李某人一家的救命之恩……”李千万在自己儿子的提醒之下,急忙向田宗宇道谢。

    “等等——”李千万的道谢声未落,田宗宇已经止住了李千万的话声,使得在场被田宗宇所救下的二十余人,无不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李千万,我想你是误会了。其实你们自己家里人之间的窝里反,跟我田宗宇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之所以要救下你们,完全是因为你的这个叫坏坏的儿子,要不然的话,我才懒得管这些闲事。”田宗宇曾经在天下会之中看到过天下会的不堪手段,他对于天下会老板李千万可没有半点好的印象,李千万的话音一落,田宗宇已经是毫不容情地冷沉着声音如此说道。

    田宗宇的话音一落,那李千万的满脸感激之情瞬间僵在了那里。在江湖之中,有多少修真之士巴结他还来不及,他可没有想到田宗宇对他竟是如此的无视,在这个恶名满江湖的杀人狂魔眼中,他堂堂的天下会老板,居然是不如他自己的儿子入得了田宗宇的眼。

    “啊——田少侠,我与你并不相识,你何以会因为我而将我们的家人救出这场争夺家产的危机之中呢?”李坏坏真的相不通田宗宇何以会如此说,不由得奇怪地向田宗宇问道。

    “呵呵,小兄弟,你虽然不认识我,但我却很欣赏你的善良。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在凌云城中,亲自向一个肮脏不堪的老者施救的事情?”田宗宇笑看着那个俊美少年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