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七章 猪狗不如

    看到这里,再傻的人都已经看出来了。那名回话的老者,肯定就是天下会的老板李千万,而被控制的那二十几名人,应该都是李千万的至亲之人。李波这个该死的,居然连自己的叔叔都出卖。难道周围的百余名修真之士,都是随着李波一起参加叛乱的人吗?不可能呀,这么大的院,李千万的财势如此的雄厚,这些人怎么会与李波一起患谋好,来向自己的叔叔索要他所有产业的经营权呢?

    “叔叔,别他妈的以为你一个人聪明,我就笨了。嘿嘿……我告诉你吧,你已经中了我从百毒圣教所购买回来的化功散,而且你所有的至亲家人,都中了我的化功散,现在在这个世间,可能除了百毒圣教教主之外,没有人能解开你的毒。嘎嘎……我也知道你这只老狐狸不会那么好对付的,所以你这样说的话,那我就不杀你,我要在背后控制你,让你成为我的傀儡,间接性控制你所有的产业。或者,你也可以将你旗下所有产业的各个负责人召集过来,向他们宣布,将你的所有产业由我来继承,这样也可以的。”李波无耻地笑着对李千万说道。

    “畜牲,你休想。你当我是什么人,三岁小孩子呀!将所有的产业交给你,那样的话,我一家二十三口人的性命,还能活下来吗?”李千万很清楚眼前的形势,直接向李波冷沉着声音喝骂道。

    “老东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既然这么固执,那我就拿你的宝贝儿子开刀。平日里,你不是都说他比我能干吗?什么重大的事情都是先让他出头去办,那好,老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先将他干掉再说,你要是一直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一个一个地将你的这些至亲之人杀死在你的面前,你虽然风光一生,我也让你到了老年的时候,成为一个孤家寡人。”李波恶狠狠地说完,立即转首望向右面的那排修真之士,向他们使了一个眼色,立马上去两个人将二十余人之中的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人给双手押在了手中。

    “慢——”突然之间,那个李波低沉地吼了一声。

    田宗宇心头一沉,他没有想到这李波居然还有良心发现的时候,拿眼奇怪地看着场地之中,不知道这李波会如何处置那个年轻人。

    “一刀将这老东西的儿子宰了,可能不能牵动他们之间的那份父子连心之情,烦请两位大侠,将这个小畜牲推到那老东西前面五米之地,当着他的面,一刀一刀地剐小畜牲的肉,我就不信,这老东西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在他的面前被剐肉,还能够无动于衷。”李波冷酷地寒声说道。

    “你……你这个畜牲,别忘了坏坏跟你还有血缘关系,你这么做,简直就是猪狗不如。”李千万听李波如此说,他不免有些急了,可以看出,他真的是很疼这个叫什么坏坏的儿子。

    “哼,血缘关系?血缘关系算个屁呀!老子在乎的是钱,要是我顾忌什么血缘关系的话,你说我还会对你动手,想要侵占你所有的产业吗?你这个老东西可不要忘了,你还是从小将我抚养长大叔叔。在我的眼里,金钱至上,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谈。”李波寒声说道。

    田宗宇听到这话,他心中的怒火已经全部激发了出来,李波这个禽兽的行为,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为了谋夺李千万的家产,他竟然要祸害一手养大他的李千万的一家人,这个畜牲,真是该死,真的是猪狗不如。田宗宇现在有一股强烈的杀人的冲动。可是田宗宇还记得宝宝的嘱咐,他没有动。田宗宇清楚,宝宝有着非常人的能力,既然它就说这周围有神秘力量的存在,那就是说明在这周围,一定有着某种神秘势力的存在。田宗宇现在得等到宝宝将那股神秘力量感受清楚。

    就在田宗宇的愤怒之中,那两名捉着那名少年的修真之士,已经将那名年轻人给架住真的放在了李千万身前约莫五米之地。田宗宇出于好奇,目光一直都跟随着那名年轻人被押解的身形,当他回过头之后,让田宗宇大惊失色的是,这个少年竟是他那日在凌云城中所遇到的那个向肮脏老者施救的俊美少年。

    田宗宇完全被震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有着如此爱心的少年,居然会是东胜神州之上最有钱的天下会老板李千万的儿子,他在心中,不由得更加佩服起这个俊美的少年来。

    这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可以舍弃自己身份的善良的人。

    “嘎嘎嘎……老东西,现在你还有考虑的机会,好好想想要不要将你所有的产业,都交由我打理,可不要等我将这个亲爱的堂弟给刮了一块肉,又刮一块肉,你实在是受不了心中的折磨,才答应将你的那些产业交给我,我想到时候就迟了。嘿嘿嘿……”那名少年一被带到李千万身前五米之处以后,李波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阴森森地笑着说道。

    “从今往后,你已经不是我李家的人,你不配得到我的家产,我也不会给你一分一厘的钱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李千万依旧冷沉着声音回绝了李波的要求。

    “不见棺材不掉泪,大家动手,给我将这个小畜牲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我就不信这老东西真的是只要钱不要儿子。”李波恶声说道。

    田宗宇眼见事情越谈越僵,李波那个杀千刀的真的要向那名善良的俊美少年动手,他再也遏止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已经顾不得给宝宝时间来感受那股神秘力量。瞄准少年被押解的地方,轻身之术运起,他的身体已经来到了那个少年问顶的屋顶之上,急使一个千金坠,“轰”的一声巨响,屋顶在斗息之间已经被田宗宇踩出一个大窟隆,在一片瓦砾这中,田宗宇的身体倏地随之而下,向大宅之中落下。

    这一着,使当场所有的人都已经怔住了,他们完全想不能这是怎么一回事。此时已经是下半夜,谁都不会想到,在这千万府邸之内,居然还有人,而且还在屋顶之上,偷窥到这强夺家产的一幕。

    田宗宇是有备而来,他在身体在向房中落下的时候,他已经作了一个大致的判断,当他在众人的惊愕之中时,场地之中所有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已经落在了地面之上。就在这个瞬间,那两个正准备向那名俊美少年行那剐皮之刑的修真之士,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两声惨叫声中,他们的身体便已经被田宗宇一手一个击飞了出去,“砰……砰……”两声落在地面之上之后,就在当地抽搐了起来,眼看是活不成了。

    “什么人?敢坏老子的好事。”此时被踩踏的房顶的灰尘还在空中飞舞着,将那两名修真之士击飞之后,空气之中还渗透着如浓烟一般的灰尘,李波自是没有看清田宗宇的样子,惶声惊呼道。

    “要你命的人。”田宗宇在自己的回答声中,他的身体疾射而出,眼眼之间已经来到了那个威风凛凛坐在上首的李波身旁,将天泣魔刃架在了李波的脖子之上。“恶贼,还认得我吗?”田宗宇心中的杀气,此时已经被李波的一系列行为给完全激发了出来,他的双目变得赤红如血,恶狠狠地看着李波寒声问道。

    “你……你是谁……”李波满脸骇然地看着田宗宇,刚才那股高高在上的威风凛凛已经在瞬息之间消失,颤抖着声音向田宗宇问道。

    “恶贼,还记得当年在凌云城中,被你派人杀死的那对老渔人夫妇吗?当年,你派去杀我的人,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一个人都没有生还的。只是少了你这个罪魁祸首。”田宗宇杀气腾腾地看着李波喝问道。

    “啊……你……你是……你是田宗宇……”在如此明显的提醒之下,李波已经记起当年的事情来,自己派人本是击杀那个向自己剐皮的少年以及那对老妇人的,却是被那名少年全部将自己派去之人给击杀了,而后还留下了血债血还的字句,落下了田宗宇的名字。此时这个江湖修真人士,人人谈之色变的杀人狂魔真的来找他报仇了,这叫他如何不惊,在这样一个杀人不泛眼的杀人恶魔的手下,自己还有什么好的。当年那剐皮的一幕,还时常在他的梦中出现,将之惊醒,如今他又落在了这个杀人狂魔的手中,李波心中的惊惧之情可想而知,他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田……少侠……饶命……我……我会……会补……补偿……你的……你……等我……将……将我……叔叔的……产业弄……到手……我分一半……家产……给你……”

    李波自知在这田宗宇的手中讨不到好,他颤声以天下会老板的高额产业为诱惑,以期田宗宇能够放了他。确实,田宗宇当年只是在天下会弓弩分会的一个管事的手上就诈取了两百万两黄金,这个李千万的个人资产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那简直就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这个诱惑,绝对有致命性的作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