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十章 豪赌

    (推荐好友文星辉新书《青冥》,请兄弟们前去捧场,想看本书的兄弟,请点击友情推荐的《青冥》即可,谢谢兄弟们啦!)

    当那个赌倌摇好骰子之后,在场所有人不由得都将目光怔怔地盯在那个盅子之中的骰子之上,这可是两千两黄金的赌注,他们也想看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否能赢得天下会赌场的两千两黄金。

    赌倌的神色很是镇定,对于这样的豪赌看不到他脸上任何紧张的神色,他满脸自信的样子,不免看得田宗宇有些火大:“狗日的畜牲,你诈赌也就罢了,何必诈赌之后,还摆出这样一副神色给老子看呢?希望宝宝能如它所言,死死地控制住你的骰子,到时老子让你输得想哭。”田宗宇在看到了那个赌倌的神色之后,在心中怒气腾腾地暗忖道。

    赌倌一脸自信地揭开了盅子,他几乎认定自己必赢,揭开盅子的时候,他没在在第一时间往地盅子之中的骰子上看上一眼,只是志在必得看着田宗宇的脸上。盅子揭开,场中所有的人都沸腾了,只见那几颗骰子的点数分别是一一三,小点。

    那赌倌再傻,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所有人神情的怪异,这才急急地低下头往那盅子里面的骰子看去,这不免让他大惊失色起来,可是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赌倌,那心中的震颤并没有作太长时间的停留,脸上的大惊之色只是如昙花一现,片刻之后,便已经反应了过来,沉声喊道:“一一三,小。”

    田宗宇心中的激动简直就到了无以伦比的地步,一下子,就赚了两千两黄金,不仅将刚才自己输了的九千两银票全部给赢了回来,还多赢了一大截,这真是一个让人太兴奋的事情。

    田宗宇知道宝宝确实有可以控制骰子的本事之后,他的心中不由得更加踏实起来,将刚到手的两千两黄金,连同原来的两千两黄金,一共四千两黄金全部押在了大字上面。

    那个赌倌心里面很是不服气,他想不通自己这一次居然会失手,自己好像也没有分什么神呀!不过当他看到田宗宇押了四千两银子之后,心中对于这个傻子般的举动不免感到有些好笑,如此的赌法,即使这小子赢了百万两黄金,他也能在一局之间一无所有。

    赌倌的骰子摇定离手之后,打开盅子看进,这一次不由得再一次让他大惊失色,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四四五,大。”

    田宗宇眼见自己又赢了,胃口不免变得越来越大,将自已如今手中的八张黄金兑票全部都依旧压在了大字上面。八千两黄金的赌注,这真是一个天文数字,所有的人,对于眼前这个少年,不由得都有些愕起来,有些胆大的,眼见田宗宇连赢两把大的,竟是将身上所有的银两掏了出来,也压在了大字上面,只有部分赌客,坚持认为会出小,将赌注下在了小字上。

    赌倌通过前面两件事情,心中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了不对头,可是具体那里不对头,他心中一点数都没有,那名下巨额赌注的年轻汉子,可一直都是中规中矩地站在那里,他根本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第三次骰子终于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一次更离谱,竟然是跟上一次同样的点数:“四四五,大。”此时那赌倌再也沉不住气了,脸上的自信之色没有了半分,他的额头之上已经冒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田宗宇惯例性地将所有的黄金兑票押在了赌桌之上。这一次,他没有再押大,改押小,一万六千两黄金。所有的赌客,在看到田宗宇连赢数把之后,再也禁不住心动,将各自身上所有的银两全部掏出来押在了小字上,他们也要沾沾这财神爷的光,多赢点钱。

    “各位,不好意思,台面上的赌注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一万八千两黄金的赌注,已经超过了在下职责之内所能承办的最大金额,我不能再陪你们赌下去,不过大家请放心,我天下会向来以诚信经营,赌场也是不怕你赌,只怕你不赌,你们稍等,我去叫我们总管下来陪你们玩玩儿吧!”那名赌倌,向一众赌官抱拳一圈,这才惶然逃离现场。

    没多久,就从赌场的一个屋角门内转出一个灰发老者来,他的旁边,跟着的就是刚才那个赌倌。老者一出现,双眼便往田宗宇所立之地看过来,当他看到田宗宇之后,他向旁边的赌倌耳语了几句,那名赌倌便转身往回走去。这名老者向赌桌这边缓步走来,步伐不急不缓,沉稳非常,背上背着一柄不知名的武器,不过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修真功力不弱的修真之士。

    老者走到赌桌之前,很干脆利落,只简单露出了一句话:“咱们继续赌。”话音一落,右手一抄,便将桌面之上的骰子捣腾了起来,半晌之后,砰的一声,将盅子扣在了赌桌之上。

    “小……小……小……”这一次,押大小所有的人,都在喊着小,因为他们几乎都已经将自己的所有钱,全都押在了这场赌注之上。也许天下会成立以来,这次算是所有赌客最齐心的一次吧。

    老者很随意地打开了那相盅子,但他看到骰子的点数之后,只听他冷沉的声音叫道:“一二四,七点小。”老者的话音出口,所有的人都欢腾了起来,使天下会赌场的人,不由均是向这边望过来,有的人,甚至是不由自主地这边靠了过来。

    田宗宇今天想要赢个爽,他并没有收手,又将到手的三万二千两黄金兑票全部再次押在了小字上。刚尝到甜对的众多赌客,肯定不会错话这种良机,也如同田宗宇一样,将所有的银两全部押在了赌桌之上。

    这种局面,真的是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所有的赌客,将所有的银两全部往死里押,天下会赌场能赢则罢,不能赢,所带来的后果,将是尽亏不赚。

    老者果然是久经沙场的赌者,他什么也没有说,脸上连一比诧异的神色也没有,竟是又开始了他经手的第二次赌局。

    结果几乎与前面一样,毫无悬念地又是小。

    这个赌大小的赌点,不由得再一次沸腾了起来,他们所有的人,现在不由得都已经将田宗宇当成了财神爷,只要跟着他押,他们的银两,将会成倍的上翻。

    老者显然也经不住这般折腾了,两眼怪异地看了田宗宇一眼,在他的身上扫视了起来:“你们放心,我不会像你们这些开赌场的人一样诈赌的,所以,我的身上也没有诈赌的工具。”田宗宇明白老者心中所想,愤愤地向他说道。

    “这位朋友不要乱说话,谁都知道,我们天下会的赌品是最好的,才不会做这种垃圾的事情。”老者脸不红心不跳地向田宗宇说道。

    “赌品好不好自家心里有数。今天我也不跟你赌多了,还赌两把,每次赢的钱,我都会全部押在上面,现在我已经有六万四千两黄金了,要是还能连赢两把的话,那就是二十五万六千两黄金。呵呵,不错,这样才能让你们这些赚昧心钱的家伙流血。你继续吧!”田宗宇看着那名老名,寒声说道。

    这一次老者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又挥起了盅子中的骰子,继续开赌。此时田宗宇面前的已经千两的黄金兑票,已经被换成了六千万两黄金兑票以及及四张千两黄金的兑票。

    此时的老者,他脸上的那股沉稳之色也已经被这种前所未有的豪赌给消释得差不多了,只要他每输一局,便是在成倍成倍地往外砸金子,天下会的实力再雄厚,也禁不住这么几下折腾。

    结果让老者感到极度的恐慌与纳闷,他心中的怪异之情,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境界,赌了一辈子,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邪门儿过,对于田宗宇这个少年,他不由得在心中更加疑惑了。老者的额头也不由得开始冒起了冷汗。

    这一次,田宗宇赢到手的黄金已经到了十二万八千两。这天下会还真是财力雄厚,现输现给,没有拖欠他一分钱。

    现在田宗宇与一众赌客已经是乐疯了,只不过那个做庄的老者,却是半点也乐不起来,满脸愁苦。

    “快点吧,我用这十二万八千两黄金兑票再押一把小,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将输给我的所有钱全部赢回去,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嘿嘿,那么不好意思,就让你天下会来一场大出血吧!”田宗宇冷笑着说道。

    “放心,就是这样输下去,一时半分,你也赢不了弓弩郡天下会分会的钱的。”老者虽然在冒着冷汗,可是他还是信心满满地说道。老者话音刚落,他没有等什么,便即开始了这最关键的一场赌局。

    所有押大小的赌客,在田宗宇的火暴引领之下,将各自所有的资本都押在了这场赌注之上,当老者揭开盅子之后,骰子如中邪一般,依然果然是小。这一次终人的沸腾,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境地,就这么轻轻松松,数场赌注下来,他们的赌资已经成倍地翻了好几番。

    众人均知道眼前这个财神爷是赌最后一把,他们不得不满脸失望地将那些赢到手上的银票银两,揣往怀中。田宗宇也很轻松,二十五张一万两的黄金兑票,六张一千两的黄金兑票,他笑意盈盈地将这二十五万六千两黄金揣在了怀中。

    田宗宇今天的收获很大,大到他以前都不敢想像的地步,在众人的喧嚣之中,宝宝用肉眼几乎无乎发觉的速度,已经回到了田宗宇的怀里,他转过身体,周围所有的人,不待他说话,已然纷纷为他让出一条道来,以便让他离开这里。

    “田宗宇休逃。”突然之间,嚣闹的大厅之中,一个如重鼓般的声音重重地响起,在这个赌场大厅之中久久回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