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九章 意念搭桥大法

    田宗宇虽然明明知道有无数的江湖中人对他的天泣魔刃极是觊觎,可是他为了自己与蓝天霸的承诺,没有半分伪装,以自己的本来面目,极是张狂地行走在江湖之中。不过,如今田宗宇杀人狂魔的名头太响了,一般的修真之士对他都是敬而远之,避还唯恐避之不及,自是不会轻易的上前来惹他,所以一路下来,倒也算是平安无事。

    这一日,田宗宇又来到了当初与胡十三相遇的弓弩郡。走在弓弩郡的大街之上,田宗宇不由得想起了曾经与胡十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很是怀念起这个与自己短暂相交的兄弟。想到胡十三,田宗宇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天下会,同时也想起了那个将自己所认爹娘杀害的李波:“李波这个畜牲,现在也不知道在弓弩郡没有,要是他在弓弩郡天下会分会,那就好了,老子便可以将之杀了为爹娘报仇。这座城市的天下会分会,也是李波那畜牲的叔叔开的,极有可能来这里,我还是去看看,最好能遇上他,即使不能遇到他,我也可以顺便赌上几把,多赢些钱,让李波那畜牲的叔叔多输点,少赚点。”田宗宇在心中暗自想道。

    于是田宗宇在这个念头的支持之下,快步向天下会走去。说句实在话,他对于在这弓弩郡能遇到李波倒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更确切地说,现在他想赌的心理已经让他有些心痒难耐了,他要去赌,他要去赢钱,享受那种赌给他带来的刺激。

    没有多久,田宗宇便来到了弓弩郡天下会分会,他没有作半分的停留,直接往天下会赌场火速地奔行了进去。田宗宇在胡十三的带领之下,初涉赌坛,便是赌大小,当他奔进天下会赌场之后,也是直奔赌大小的赌点。

    天下会赌场依旧很热闹,人山人海的,不过,田宗宇在赌性的急切驱使之下,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挤到了最里面。

    “要押大的押大,要押小的押小,买定便请各位朋友离手。”开赌的赌倌站在那里,很专业地叫喊着。田宗宇眼见赌局将开,从怀里掏出青云山兄弟处赢来的九千两银票拿在手中,直接扔了两张在大字赌栏之中。

    对于开赌档的赌倌来说,他们的眼睛可是很亮的,一看便知道田宗宇是个有货的主儿,双眼看着田宗宇,竟是放出了两道光来。

    “买定离手,即刻开赌。”说完,惯例性地将旋展一些高超的技巧,最后砰的一声,将装有骰子的盅给盖在了桌子之上。

    “大……大……大……”

    “小……小……小……”押大小的赌客,各自声嘶力竭地喊着大小。田宗宇也没有免俗,嘴里随着众人有节奏感地喊着大。

    赌倌手一挥,黑色盅瞬地被揭开:“三五六大。”

    田宗宇听到赌倌报数,心中一阵激动,眨眼之间,便赚一千两,这个社会,赚钱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呀!

    有了上次的经验,田宗宇知道不能死守一个赌桩,要大小互换,这样赢的机会才会大,所以他第二次,便压了小,结果却还是开了大。田宗宇把刚到手的一千两银票只得奉还回去,心中的那个悔意,真的让他肠子都悔青了。

    输钱不由得让田宗宇有些火大,第二次,他就不改,依旧押小,当开盅之时,还是大。

    这个世道就是这么疯狂,田宗宇不信邪,不相信三把开大,四把他还开大,从手中的银票之中抽出六张五百两的,一下子押了三千两的小。

    第四把开盅,不由得使田宗宇冒出了冷汗,心头抓狂,这一次,又开了大。就这么一会儿,田宗宇一下子输了自己四千两,心中的那个痛,没得说了。

    这样的赌局,田宗宇不由得有些心惊胆颤了,他知道自己如果一味地这样输下子,最后会输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田宗宇第五把没有押,他要歇一会儿,看看情况再说。

    第五把出笼,是田宗宇期待以久的小。“妈的该死。”田宗宇在心中狠狠地骂道。

    第六把田宗宇还是没有押,结果还是小。

    面对这样的诱惑,田宗宇定不住了,将手中还剩下的十张银票一下子扔在了小字上,押上了五千两。田宗宇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捞本,他只要赢这一把,他不仅将输的所有的钱给捞回来,还能赢一千两银子。胜负之分,在此一举。看着田宗宇的豪赌,场中所有的赌倌,都不由得为之心惊,有十余个人,竟是替田宗宇抹了一把冷汗。

    当第六把开出之时,田宗宇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他的眼睛紧紧地盯在那盅子掩盖之下的骰子之上,当盅子被揭开之外,田宗宇分明看到了很多的点冒在上面。

    “五五六大。”赌倌刚喊出口,田宗宇便懵在了那里。从青云山兄弟那里黑来的九千两银子,就这么干白白地送给了天下会的赌场之中。田宗宇想走,可是他又不甘心,输了这么多的钱,就这么走的话,那不是亏大了吗?田宗宇没有走,眼睛定定地盯在赌桌在还在继续的赌局。

    “老大,你还不甘心?”就在田宗宇心中懊恼之际,双眼怔怔地相着桌子之上的赌局之时,宝宝通过魂念之力与田宗宇沟通道。

    “嗯,一下子输了九千两,你叫我如何甘心?”田宗宇沉郁地说道。

    “老大,我告诉你,你永远也斗不过他们的,这群垃圾在诈毒,在这赌桌的后面,有一个开关,那赌倌在开赌之前,只要按一下开关,便能随便控制大小。”宝宝向田宗宇愤恨地说道。

    “啊,宝宝,你是怎么知道的?”田宗宇难以置信地说道。

    “老大,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神兽冰冻鼠宝宝,我的眼光很毒的,能看透数寸的实物。我也是看了很久才看清的。”宝宝回答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田宗宇奇怪地向宝宝问道。

    “你想不想赢?”宝宝问道。

    “当然想呀!专门来赌,岂有不想赢的道理?”田宗宇回答道。

    “那好,等一下我蹿到赌桌之下,只要我的身体与桌赌接触之后,你将我当成你的武器,直接将意念之力传给我,我到时便如同有你的意念之力,可以对我实体接触的东西,通过意念之力控制,到时你押什么,便可以中什么,想赢多少钱便能赢多少钱。”宝宝通过魂念之力向田宗宇说到。

    “这样行吗?”田宗于从来还没有听说过有这种方法,不由得很是疑惑地问道。

    “当然行了,这可是神兽的一种独特的意念搭桥大法,可以让神兽如同主人一样,拥有驭物飞空的能力,只是这种能力,实用性那是相当的小,所以一般也只能是玩玩而已,而且,还有很多灵兽,根本就不屑于使用这种意念搭桥大法。嘿嘿,我当初学这种意念搭桥大法之时,也只是好奇,感觉好玩才学的。这种技能,主要的控制权在我们神兽一方,你们这些神兽的主人只要将自己的意念之力传给我们这些神兽就可以了。呵呵,没有想到,当时无意中学来的东西,今天竟是排了大用场。”宝宝十分兴奋地说道,很显然,宝宝对于这种通过意念搭桥大法来进行控赌的事情,有着莫大的兴趣。

    “宝宝,我相信你,等一下我就将我身上的两百两黄金兑票全部押上去,赢死他们,嘿嘿……”田宗宇兴奋地对着宝宝笑着说道。

    “老大,我办事你放心,你就等着数钱吧!我现在先遛进赌桌之下,等我作好准备之后,我便通过魂念之力与你取得联系,你到时候就直接把我当成你的武器一般驭用便可以了,这样一来,你的意念之力,便会直接传递给我啦!”宝宝向田宗宇说话,不等田宗宇回答,田宗宇只觉自己的脑口一阵蠕动,在眼前,一道几乎无法察觉的黑影一闪,宝宝便已经蹿出失去了踪影。

    宝宝的速度太快了,田宗于完全没有想到宝宝在啃食了万年寒冰矿之后,实力竟然会提升得这么快,就这份速度,已经是以前的两倍以上了。

    “老大,搞定了,可以正式开始,你向我传递意念之力以后,随便押大小,不要担心,我能清楚地感应到你押了什么。”就在田宗宇震惊在宝宝实力当中之时,宝宝的声音突然在田宗宇的耳朵之中想起。

    田宗宇听到宝宝的声音,意念之力所到,竟是真的将宝宝当成了天泣魔刃来驭使,只是宝宝作为实力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神兽,要想将它驭动,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田宗宇意念之力一到,已经从怀中掏出了仅剩的两张黄金兑票,扔在了小字之上,沉声喝道:“我押两千两黄金的小。”

    田宗宇话音一落,周围所有押大小的赌客都不由得为之沸腾了起来,数十人都骇然地看着这位豪赌的家伙。

    那名赌倌脸上泛出一丝很难察觉的微笑,沉声说道:“嗯,这位客官真有胆识,要知道,在天下会之中,只有我这里没有封顶的,别说是两千两黄金,便是两万两黄金我样都敢收,最多换换不同等级的赌倌而已。”赌倌话音一落,右手一抄,已经将那个盅子在空中挥了起来,摇起了盅中的骰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