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十九章 以后我照顾你

    “你叫什么名字?”田宗宇看着梦婷逐渐恢复的脸色,心中甚是安慰,对那个急时喂梦婷解药的百毒圣教年轻弟子更是心生好感,轻声问道。

    “我……我叫聂天翔。”那名百毒圣教年轻弟子没有想到田宗宇居然会问他叫什么名字,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嗯,你是一个好人。你的几位同门被我杀了,你回到百毒圣教之后,就带一句话给你们教主,叫他以后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然的话,我一样灭了他。”田宗宇说到这里,他的一脸霸气不由得又浮现了出来。

    “这个我们百毒圣教应该做不到的。百毒圣教的人,修真功力基本上都是很弱的,我们之所以能够成为邪道四大门派之一,主要就是以毒闻名天下,我们百毒圣教的施毒之术,可谓天下一绝,叫人防不胜防。而我们百毒圣教,所有的开销,以及各种花费,绝大部分也是从毒之上得到的。”

    “毒?毒能帮你们赚钱吗?”田宗宇奇怪地问道。

    “当然,而且毒帮我们挣的钱是百毒圣教最大的一类收入。”聂天翔说道。

    “不会吧?”田宗宇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呵呵,我说的是真的啦!江湖之中,各种纷争不断,杀戮不息,很多人在江湖之中,由于其修真功力不足,都是被欺负蹂躏的对像,而且还有很多江湖中人,自己的亲戚朋友、同门弟子被杀,由于自己的修真功力不足,他们没有办法,便会选择下毒,而天下最擅用毒者,也只有百毒圣教,各种毒性的毒药最是齐全,所以,那些想要杀死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之人,他们自然就会选择买毒,往往只要找到我们百毒圣教,我们就会收取高价,如此一来,毒自然而然就成了我们的主打收入。”聂天翔不紧不慢地向田宗宇解释道。

    “你们……你们这不是在害人吗?”田宗宇怪异地看着聂天翔问道。

    “田少侠你这话就说差了。其实在江湖之中,本来就是仇杀不止,纷争不断,很难说得清楚谁对谁错,我们这样做,虽然会帮助一些坏人枉杀一些好人,可是我们也同样帮助一些好人将杀死那些他们打不过的坏人呀!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立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呵呵,聂兄这话说得不错,我赞同。”田宗宇由衷地说道。

    “田少侠,你……你居然叫我聂兄?”聂天翔一幅受宠若惊地说道。

    “当然,只要是被我田宗宇看得起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朋友。”田宗宇点着头说道。

    “哈哈,能被名满江湖的田少侠看得起,我聂天翔真是三生有幸呀!”聂天翔开心地笑着说道。

    “嘿嘿,虽然我是名满江湖,可并不是什么好名声呀!”田宗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切,不要管那么多,我们只顾走好自己的路就行了,要是在乎每个人的说法,你会活得很累的。”

    “对,聂兄说得对,以后你也不要叫我田少侠了,我看你年龄应该也比我大,以后你就叫我田兄弟吧!呵呵……”

    “嗯,田兄弟……呵呵……”

    就在两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梦婷“哕”的一声,吐出了一大滩乌血。

    田宗宇吓了一大跳,立即蹲下身体,担心地看着梦婷:“梦婷妹妹,你没事吧?”田宗宇关切地问道。

    梦婷显然还不能说话,只能疲弱地摇了摇头,可是她此时的脸色却已经好了许多。

    “田兄弟,没事的,她只是将自己体内的余毒吐出来而已,要不了多久,她的毒就全解了,身体也会恢复过来。”聂天翔站在一旁一脸轻松地说道。

    “嗯,谢谢聂兄。”田宗宇真诚地说道。

    “天呀,田兄弟你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这位姑娘是我们百毒圣教害成这样的,我心中正愧疚着呢,你这么说,岂不是要让我找个地洞钻进去?”聂天翔诚惶诚恐地说道。

    “呵呵,没事的聂兄,毕竟下毒之人是你师叔指使,况且现在我已经将他杀了,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你根本就不用将这件事情挂在心上。”田宗宇宽慰道。

    “田兄弟可以原谅我,我只怕这们姑娘她不肯原谅我。”聂天翔低沉地说道。

    “梦婷妹妹是个明事理的人,她会原谅你的。”田宗宇担心地看着梦婷,向聂天翔说道。

    “希望如此吧!”两个人说到这里,都没有了言语,均将目光注视在那个脸上挂着两行泪痕的梦婷身上,期待着她身体的恢复。

    半晌之后,梦婷终于嘤咛一声,哭出声来,向着地上躺着的神捕六鹰的尸体,伤心地哽咽道:“爷爷……叔叔……阿姨……”嘴里哽咽,她疲弱未完全恢复的身体由于站不起来,竟是要向神捕六鹰的六具尸体爬过去。

    田宗宇立马上前,制止了梦婷往前爬的身体,柔声说道:“妹妹别哭,人已经去了,你哭也没有用了,还是节哀顺变吧!”

    “呜呜……爹爹没了……呜呜……娘也没了……现在爷爷也没了……以后就婷儿一个人了……呜呜……”梦婷一边哭一边伤心地说道,到最后,想到以后都是自己孤苦一人,她不由得哭得更加伤心。

    听着韩梦婷的哭诉,田宗宇的心也不由是被他揪了起了,心情沉重极了。眼前的这个女孩,现在的命远跟他是那么的相似。田宗宇从他自己懂事以来,就没有父母,甚至连父母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也一味地向秦叔问起过自己的父母来,可是秦叔却老是支吾不答,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健在人间,田宗宇的脑海中,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瞎眼相士的话:“小兄弟凝天地之灵气,生奇骨于上顶,性附倨傲,属逆天之相,生有异事相随,携带血光之灾,克父克母,你的父母,是否在你出生之日,便已经双双而亡?”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双双而亡,可是瞎眼老相士的话,已经有很多都应验在自己的头上,父母双亡,也已经被田宗宇暗暗地默认,只是他的内心之中,还有一丝挣扎,不愿意彻底认同这件事情而已。

    此时的梦婷,也已经是一个无亲无靠之人,连唯一疼他的爷爷也被袁本初给毒杀,甚至于一干叔叔阿姨也已经随之而亡,以后更是无依无靠了。自己还好,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还能自己养活自己,可是梦婷呢?她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善良女孩,连江湖的险恶都不清楚,那她以后怎么办,就这么让她一个人飘泊江湖,任风吹,任雨淋……这是万万不能的,田宗宇看着梦婷,心中酸酸的,眼睛涩涩的,竟是有种想哭的冲动。

    可是现在他能哭吗?当然不能,他是一个男人,他要负起照顾这个跟自己一样可怜的女孩子,以后,她就是自己的家人,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田宗宇心中主意一定,伸出自己的左手,为梦婷擦干了如珠的眼泪:“妹妹不哭,以后你还有哥哥呢?哥哥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哥哥?”韩梦婷听到田宗宇如此说,用自己的一双泪眼,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边流着泪一边疑惑地看着田宗宇。“哥哥,可是我的爹爹妈妈死了,现在我的爷爷也死了,呜呜……”梦婷说着话,又伤心地哭了起来,这一次,她已经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了田宗宇的肩上,似乎只有这个男人的肩膀,才是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港湾。

    韩梦婷在田宗宇伤心欲绝地哭着,田宗宇没有再说什么,就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尽情地哭,让她内心因为失去亲人的悲伤,尽可能随着眼泪流淌在自己的肩上,让他这个男人来为她承受所有的悲痛。

    良久良久之后,梦婷才算止住了自己的悲伤,从田宗宇的肩上将自己的头抬了起来,用衣袖擦去了自己满满的泪痕,硬是不让眼泪再流下来,怔怔地望着田宗宇哽咽着说道:“哥哥,我听爷爷说,在这山脉密林之中,有很多人都埋伏其中,等着要杀你或是抓捕你,我看我们还是先将爷爷他们埋了,再悄悄地逃跑吧!”止住悲伤的韩梦婷此时的脸上,虽然还是有一股极其浓郁的伤心,可是她的双眼之中却是充满了坚毅之色,在这片刻之间,梦婷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变得成熟了许多。

    看着梦婷的变化,田宗宇的心中十分的复杂,即高兴又有些悲伤。梦婷能够振作起来,田宗宇心中十分的欣慰,这让他很是高兴;可是,正是因为这种变化,这个女孩在看到了自己爷爷死在了江湖的仇杀之中,她依旧还能保持往日的那份天真,那份无忧无虑吗?她是否在日后的日子里,都会将今日这血腥的一幕时时刻刻记挂在心里,生活在无穷无尽的噩梦中呢?这是田宗宇最忧心地问题。

    “哥哥,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呀?帮我一起挖坑,将我爷爷和几个叔叔埋了呀!”韩梦婷此时已经走出了好几步,见田宗宇站在那里发愣,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向田宗宇喊道。

    “哦,来啦。”田宗宇答应了一声,怀着复杂的心情,向梦婷走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