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十八章 血染大海(一)

    田宗宇运起轻身之术,展开身形,很快就回到了大海之边的那幢房子之前。宝宝与萧然,虽然胡闹不止,但他们知道,若是让那一对普通夫妇看到他们的话,一定会心生怀疑,所以,在离那房子很远的地方,宝宝便蹿进了田宗宇的怀里,萧然也意犹未尽地将灵魂封印进了天泣魔刃幻化回的戒指之中。

    田宗宇为了不让爹娘对自己的行为有所突兀,当他来到房子之前,很远的地方,便将自己的身形止住,缓步向那新建的二层小楼走去。

    很奇怪,往常这个时候,田宗宇只要是一走近这个新建的房子,便能看到炊烟滚滚,闻到沁人的饭菜香味,可是今天,不知为何,却是没有闻到饭菜香味,也没有看到半丝的炊烟。“这是怎么回事呢?”田宗宇心里奇怪地嘀咕道。

    很快,田宗宇就来到了二层小楼之前。门是开着的,看不到人,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田宗宇心中更加奇怪了:“难道在睡午觉?”

    带着心中的奇怪,田宗宇迈进了厅堂的大门,走了进去。一片静谧,依旧没有声音。

    “宇儿快……”突然,从里屋传来一个中年男人急切地呼喊声,只是这声音未落,接着便是一声惨叫。

    “爹……”听到惨叫声,田宗宇心中蓦地一惊,急步向里屋走去,还未进屋,便是寒光一闪,一柄泛着深绿色光芒的法器向自己的胸前扫来。田宗宇心中惊急,担心自己新认父亲的安危,也不躲避,右手瞬出,在斗息之间,已经抓住那柄法器之刃,使劲往外一带,一个人跟着被拖出,田宗宇也不理会,修真功力所到,右手握住那柄法器,猛地一挥,便将那个直接甩飞出去,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一声惨叫,那人已经撞在墙上,再也没了声音。

    田宗宇此时的心中,只挂着自己的父亲,也不管那人的死活,双脚毫不犹豫地迈进了里屋之中。

    刚一跨进里屋,一左一右,呼呼声起,两道光芒再次闪烁,又是两柄法器,向田宗宇的脑袋挥劈而下。田宗宇身体倏闪,已然避开了那两人的攻击,当他运目在房间仔细观望之时,只见那名中年汉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瘫倒在地,在中年汉子的旁边,还躺着那名中年女人。中年男人已经被杀,这是可以肯定的,而中年女人,身上没有血迹,是生是死,还不能弄明白。

    田宗宇看着房音里躺着的两名中年男女,声嘶力竭地大喊道:“爹……娘……”可是两个中年人,似乎都已经睡着了一般,并没有对田宗宇的呼唤进行回应。此时,田宗宇已经受到门后两人的数般攻击,均是被他躲过了,他在看清自己爹娘的状况之后,身体倏地转过来,这才发现,整个房间中,并非只有刚才向自己发起偷袭的三人,在墙边,还立有七人之多,这小小的房间之内,竟是藏了十人。

    房间中的所有人,都已经亮出了自己的法器,而在地面之上,却是有数块黑布,想来这些黑布,是这些人,为了遮掩法器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而备用的,此时既然被发现,这些黑布自然用不上了,这才将他们扔在地面之上。

    所有的人,在田宗宇转过身体之时,便向田宗宇发起了攻击。

    此时的田宗宇,已经被仇恨充斥了大脑与心房,心胸间的戾气,也滋生到了狂暴的境地,双眼在瞬间,变得赤红如血,在闪身躲避众人法器的攻击之时,心里默念驭灵之法咒语,天泣魔刃已经被幻化在手,眼见众人齐挥法器,向自己身上招呼,口中低啸一声,天泣魔刃,天泣魔刃横飞而出,站在他正前方,离他最近者,立即被天泣魔刃齐胸膛劈入,射出汪鲜血,两人原本欲攻的手就这般垂了下去,人也轰然倒地,瞪着一双眼睛,就这么死不瞑目了。

    一出手,便伤了两条人命,不由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骇住了,持着手中的法器,只是怔怔地看着田宗宇,却是不敢往前半步,向田宗宇再次发起攻击。

    田宗宇心中的盛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很明白,眼前这些人跟自己无怨无仇,他们不可能对自己以及这一对无辜的夫妻下黑手,所以,田宗宇见众人不再上前攻击,他也暂时止住了攻击,向在场未死的七人,用阴寒至极的声音喝道:“说,谁派你们来的?”

    众人只是骇然至极地看着这个双眼赤红如血的年轻人,他们谁都没有开口,就这么与田宗宇峙立当场。

    “不许你们打我儿子,你们还我老公。”突然之间,在这静谧的房间中,出现一个妇人的声音,田宗宇听到这个声音,盛怒的心中,不由得油然生起一股高兴之情,转首望向身后。

    只见中年女人不知何时已然醒过来,抱着一个手拿法器之人拿法器的大手,一边摇晃着一边说道。不过,对于中年女人来说,那个修真之士即使修真功力再代,中年女人也是无法撼动他的双手的,就在田宗宇转首看向她时,那中年女人似乎急了,头向前,猛地向那汉子的手臂咬去。

    “啊……”那名汉子吃痛惊呼,手臂向后一挥,中年女人瞬间被甩出,撞于墙壁之上,惨叫一声,颓然瘫倒在地上。

    “娘……”又是一声声嘶力竭的悲呼,田宗宇此时的心中,已然是伤心绝望到了极致,他望向那名甩出中年女人的修真之士,脸上弥漫无尽的凶光,寒声说道:“你杀了我娘,我要让你偿命。”话音一落,田宗宇的身体便已经电闪而出。

    那名修真之士见形势不对,急挥手中的法器,向田宗宇的身体挥劈而来。

    田宗宇的速度很快,兼之在这小屋之中离他的距离又不是很远,那名汉子的法器,还没有攻到田宗宇的身上,田宗宇的左拳,便已经直接击在了那汉子的脑袋之上。“轰”的一声巨响,那汉子的脑袋在田宗宇含恨出手的一记猛击之下,直接撞于墙壁之上,将墙壁撞出一个大洞来。再看那汉子的脑袋,竟然已经是血肉模糊,脑浆四溢。

    这不是脑袋撞上墙壁所致,而是田宗宇左手的一记重击所致。因为可以明显地看出,那人脑袋撞墙的一面,还算是完好的,而田宗宇左手攻击的一面,才是一片血肉模糊。而且,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田宗宇的殷红的左手之上,还明显地残留着一股脑浆。

    击杀那人之后,田宗宇并没有作任何的停留,身体再次暴起,手中天泣魔刃横扫,血色纷飞中,一个脑袋卟地一声,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快跑,这小子疯了。”一个人当先跑出这个里屋之后,十分惶急地喊道。

    就在这个声音传入之际,在田宗宇如闪电般的速度之下,田宗宇又已经在这瞬息之间,将一个人齐腰一刀两断。

    这个时候,这个屋间的人,又已经跑出去两人,屋中,也只剩两名修真之士。他们看着凶狠无比的田宗宇,对数人的杀戳几乎都是秒杀,连一声惨叫的声音都没有,早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当田宗宇望向他们之时,他们别说攻击,连反抗都不敢了,“卟”地一声,两人齐齐地跪在了地上。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两个人一起骇然地惶声道。

    “说,谁派你们来的?”田宗宇阴寒着声音问道。

    “我们是公子派来杀你的。”其中跪着的修真之士颤抖着声音说道。

    “那个公子?”

    “江湖茶楼少掌柜李波。”

    “是他叫你们杀死这一对老夫妻的吗?”

    “公子吩咐我们,谁敢帮你,谁与你有牵连,杀无赦。”

    “助纣为虐的家伙,你们去杀吧!”田宗宇听完这话,跨前一步,手中的天泣魔刃一挥,两个人的脑袋齐颈而断,留下了两个直冒鲜血的疤。

    房间里的人,该杀的杀,该跑的跑,田宗宇也不追出,急忙跑到那中年女人的身边,将她扶起来,惶急地喊道:“娘,你醒醒呀?娘,我还没有好好孝顺你们呢?”

    那中年女人真的还有一口气在,随着田宗宇的呼唤,中年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失神地看着田宗宇:“宇儿……来了……六……六十几个人……你……你小心些……”

    “娘,不怕,宇儿不怕的。”田宗宇血红的双眼之中,流下两道眼泪哭着说道。

    “哦……对……了……独孤……九……剑……已……已经……出发……”中年女人说到这里,脖子一歪,给田宗宇留下了他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消息,便这般离开了人世。

    田宗宇此时已经完全到了伤心欲绝的地步,脑海之中,在这瞬息之间,一片空白,一会儿看看中年女人一眼,一会儿又看看中年汉子一眼。这一家人,都是因为他而亡,他就是害死这一家人的罪魁祸首,如果生命有得选择的话,田宗宇真希望死的是自己。“李波,你这个畜牲,我一定会将你千刀万剐的。”田宗宇清醒一些之后,在心中暗暗发誓道。

    “小杂种,有本事出来呀!别他妈的像个乌龟一样,躲在屋里……”突然,从屋子之外,传来一个人的叫嚣之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