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逆天神尊

第十五章 暗簧

    “崩溃呀,这又不是说要你同时念动两次咒语,血咒咒语,当你对人或者是灵魂,下好血咒之后,便可以终生性不用了,只不过,这施展驭灵之法的咒语,确实有些麻烦,但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事情,至少它能保证我们有各自独立的空间,不会因为你的意念之力,对我造成其他的影响。”萧然看起来比田宗宇更是胸闷,可当他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是显得很是轻松。

    田宗宇听到萧然如此说,立马便被萧然后面的独立空间的话语所吸引,奇怪地问道:“爷爷,这是为什么呢?”

    “呵呵,因为你想要控制我的灵魂之时,念动驭灵之法咒语以后,只能对我进行一次灵魂控制,我也只会对你的一个指令执行,如果你想要再对我进行指令的话,你就得再一次默念驭灵之法的咒语,所以说,我并不是在你默念了一次驭灵之法的咒语之后,一直得服从于你的指令,这样一来,我就有了独立的空间。”萧然的灵魂马上就要被田宗宇控制,脸上原本看不出丝毫的神色,此时想到自己还有独立的空间,反而显得很高兴,很知足的样子。

    “哦,那样最好,我也不想让爷爷无限止地成为我的控制灵魂呀!爷爷,驭灵之法的咒语是什么呢?”田宗宇直接切入主题向萧然问道。

    “听好了,驭灵之法的咒语就是:血咒之灵,听我号令,展我神威。”

    “呵呵,咒语比血咒咒语简单嘛。”田宗宇一脸灿烂地笑道。

    “那是当然。如果说,这驭灵之法咒语太长的话,你在与人对敌之时,要控制我的灵魂,让天泣魔刃发挥出最强大的攻击之力,那反倒不好。咒语一长,你势必分心,让你在分心的情况下对与敌人搏杀,反而会将你置于无限的危险之中。现在,我都在想,创造这邪恶功法之人,简直就是他妈的天才。”萧然由衷地赞叹道。

    “嗯,我也这么认为。”

    “宇儿,你现在通过我刚才所传受的驭灵之法,试试效果。”萧然有些迫不急待地说道。

    “好的。”田宗宇答应一声,心中默念驭灵之法的咒语,意念所到,右手之中的天泣魔刃,瞬间便已经幻化成戒指,回到了他的右手食指之中。“成功了。”田宗宇兴奋地喊道。

    “晕,一点小把戏而已,就把你高兴成这样了。”萧然嗔骂的道。

    “嘿嘿,这是肯定的。以后我再也不用来打扰爷爷了。每次我要驭用这天泣魔刃之时,都得通过魂念密语与你取得联系,让你来对这天泣魔刃进行幻化,我都快烦死了。”田宗宇一脸振奋地说道。

    “对,以后我也不用再被你小子烦了,虽然我失去了那么一点点自由,却是换来了我的省心,可以舒舒坦坦地睡觉,还是蛮划算的。”萧然一脸欣慰地说道。突然之间,萧然的神色又变得极其的严肃起来,怔怔地看着田宗宇说道:“宇儿,虽然你现在已经能够控制我的灵魂,让这天泣魔刃能够被你的意念之力一人独自控制,使它的攻击之力发挥至最大,虽然这些对天泣魔刃真正的实力发挥,确实是得到了实质性的改变,但是,还不是最巨大的。”

    田宗宇正兴奋在自己以能够直接掌握天泣魔刃的幻化,以及天泣魔刃能够发挥出最大攻击力之中,萧然最后的话,却犹如一盆冷水,泼在了他火热兴奋的心上,将他当场震懵:“爷爷,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回呀?我现在都被你说得越来越糊涂了。”

    “傻小子,你认为一柄极品魔兵,真的就像是一柄普通的武器一样,不会泛发出任何光芒来吗?”

    “啊?爷爷,你这么说,现在的天泣魔刃难道还不是它的本来面目吗?”田宗宇惊声问道。

    “是的,因为你以前的功力,根本抵不住天泣魔刃自身力量对你的反噬之力,所以我一直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你。”萧然眼睛望着田宗宇右手食指所戴的戒指,沉声说道。

    “那我现在的功力应该可以抵抗得了天泣魔刃的反噬之力了吧?”田宗宇忐忑地向萧然问道。他现在害怕萧然否定他的实力,不告诉他恢复天泣魔刃本来面目的方法,要是那样一来,这天泣魔刃说到底,它的实力还是没有被真真正正,彻彻底底地发挥出来。

    “现在你的修真功力,只能说勉强能够抵挡住天泣魔刃的反噬之力,而且,这个还是因为你已经对我的幽灵进行了控制,否则的话,你还是达不到抵制天泣魔刃反噬之力的侵袭的。”

    “天呀,这天泣魔刃的反噬之力到底有多大,会这么牛逼?”田宗宇惶声问道。不过,当他听到萧然的回答之后,他的心已经放松了不少,因为只要自己能够抵挡得住天泣魔刃的反噬之力,萧然爷爷就必定会将天泣魔刃的秘密告诉他。这样一来,天泣魔刃本身所具备的力量,也就能直正发挥出来。试想想,这天泣魔刃对自己的主人,尚且有如此巨大的反噬之力,那么,天泣魔刃对敌人的攻击力,又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东西。

    “宇儿,你不要忘记了,这是极品魔兵呀!一般的情况下,只要是极品的法器,在对人进行攻击之时,在其光芒的笼罩之下,都会产生一种异样的压迫之力,当然,那种很纯正的极品法器除外,比如你的极品法器蓝宇神剑,甚至于地煞宫宫主蓝天霸的宫主玉剑,这些都是很纯正的极品法器。但像前几天在凌云城中所遇到的那三柄法器,就是不纯正的极品法器了,他们是属于那种异类的极品法器,所以,那些法器身上,只要是修真功力灌注于它们身上,通过光芒笼罩,就会让它们身上所特有的属性散发出来,在它们还没有发出实质性攻击之时,对人体进行一种侵害,给人一种惶急的感觉,先在气势占尽优势,从而能更加容易地击败敌人。一些极品法器,尚且有这样的气势,更何况一柄极品魔兵呢?”萧然耐心地向田宗宇解释道。

    “爷爷,那究竟要如何才能让天泣魔刃的那种气势发挥出来呢?”田宗宇有些着急地问道。

    “但凡一些极品魔兵,都是一些极品法器,在得到怨灵引熔炼入体之后,才会成为极品魔兵的。但在熔炼之时,会考虑到生成之后的极品魔兵,其身上渗出的那股极大的力量,会伤害到周围的门人或是属下朋友,所以,在熔炼的过程之中,我们都会在其身上制造出一层能够隔绝一切力量的保护层,然后再通过暗簧来控制,当我们攻敌之时,只要按动暗簧,极品魔兵的本来面目就会呈现出来,这样,它的攻击力也才是最大最牛逼的。当我们将敌人杀死之后,再通过这个暗簧,启动保护层,将极品魔兵所渗出的力量,给死死地封住在保护层之中,使它对周围那些修真功力较低这人的侵害全部消失。”

    “暗簧?爷爷,我可从来没有发现天泣魔刃之上有什么暗簧呀!”

    “你仔细观察过天泣魔刃吗?”萧然翘了一下自己的长白胡须,气愤地问道。

    “嘿嘿。这倒没有。”田宗宇搔着脑袋瓜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不就得了。真想不通你这小子,我的天泣魔刃可是极品魔兵呀,你小子都不会好好地拿在手上观察把玩一番吗?我真为天泣魔刃憋屈,它怎么就会与你小子来了一个血融认主呢?完全是一个不识货的傻冒。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是你再怎么仔细观察天泣魔丸,他的暗簧你应该也不会发现的。你现在通过驭灵之法,将天泣魔刃幻化回来,我来将天泣魔刃的暗簧指给你看。”萧然一脸不服气地说道。

    “嗯。”田宗宇答应一声,心中默念驭灵之法的咒语,意念所到,右手中一沉,天泣魔刃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天泣魔刃一出手,田宗宇便急不可待地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起来,看这天泣魔刃的暗簧到底在何处。

    萧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笑意地站在那里,看着田宗宇对那暗簧的寻找,大有一种没有我你怎么行的气势。

    田宗宇将手中的天泣魔刃翻来覆去地看了数遍,也没有找到萧然口中所说的暗簧,不由得有些急了,惶然看向一旁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的萧然:“爷爷,我还真找不到这天泣魔刃之上的暗簧呢?”

    “呵呵,要是被你小子这么轻易就给找出来了,爷爷还混过屁呀!这可是我当年发过无数心思才想到的办法,如我这般聪明之人,所设下的暗簧,岂能被你这般木的人给找到呢?”萧然将血咒,驭灵之法以及天泣魔刃的一应事情向田宗宇抖露出来之后,一脸轻松,终于向田宗宇开起玩笑来。

    “爷爷,你不要忘记你现在已经成了我控制的幽灵哦,把我惹急了,我通过驭灵之法,对你施加指令,你还不得乖乖地将这暗簧之处说出来吗?”见萧然开玩笑,田宗宇也一脸坏笑地说道。

    “死小子,刚刚才教会你这驭灵之法,你便要过河拆桥吗?好啦,算你狠,我怕你了。你有没有发现这柄天泣魔刃手柄之处两个戳出来的头有什么不一样呢?”萧然郁闷地说道。

    “嘿嘿,这才乖嘛!”田宗宇依旧坏笑着说道。说完话,田宗宇便向天泣魔刃的手柄望去。良久之后,田宗宇方才抬起头来说道:“一头弯曲的弧度比较大。”

    “对,这就是控制天泣魔刃保护层的暗簧,你只要先凝聚修真功力,灌注指头之上,将那弯曲弧度较大的一头轻击一下,那弧度将大的一头便会被击回如另一头一般,天泣魔刃的本来面目也就会显现出来了。”萧然点着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