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133章

    第133章

    听苏妙晴这么说,两人这才跟苏氏往屋里走。

    “大嫂,这两个人是”祺哥儿好奇的问道。

    苏妙晴就简单的把买回她们的经过跟祺哥儿说了一遍,小家伙点点头:“原来如此啊也就是说,她们是我们家的奴婢了”

    “你可别想着当奴婢那么使唤她们,都是可怜人,不然的话,谁会卖身为奴,咱们家又不是那些大户人家,几十几百个的奴婢,随意打骂”

    “停停停好像把我说的跟恶少一般”祺哥儿不满的瞪了苏妙晴一眼。

    “谁知道你心里想啥呢,我可没忘了,你不是小孩儿纯洁无瑕的心里,你可是有猥琐的成年人心灵的”苏妙晴反驳。

    祺哥儿满脸怒气的样子,看起来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你还是收起这副表情吧,太好玩儿了”

    完全敌不过这女人,童祺垂头丧气,心里暗道,啥时候自己长大了,可得好好的跟她算算账

    “对了,刚才我看了一下,这俩姑娘的唇红齿白,皮肤又好的很,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很规矩,这样的人,看着就像是受过良好礼仪教育的人,怎么会沦为奴婢”童祺正色道。

    “哟,观察力还满细致的啊”苏妙晴调侃。

    “小爷的本职工作,火眼金睛”童祺自豪的说道。

    苏妙晴忍住笑,“我也不清楚她们的过去如何,你大哥也说过这个问题,只不过她们跟着我表现的还算是中规中矩,并没有惹麻烦,就叫她们在这儿待着就是了”

    童祺点头,“你是善心大发,不过,看样子也不是恶人,待着就待着吧,你都不知道,家里头这些天这么忙,很多时候我都被扔在那个木头车里,无聊死了她们来了,娘还能陪着我,总算是好处吧”

    以前童祺非常反感被苏氏抱着,总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被抱着,特别扭,这会儿,他这幅小身子总算是扶着桌椅能走几步了,可到了这会儿,他发现自己惰性了,完全不愿意走路啊

    苏氏安顿好了程晓英姐妹,就赶紧去厨房拾掇点儿简单的吃食,晴姐儿一路赶了回来,这会儿肯定是饿了。

    苏妙晴抱着童祺站在厨房门口瞅着苏氏忙碌,时不时跟她说上几句话。

    手擀面不多会儿就出锅了,配了鸡蛋卤子,香气扑鼻,勾的苏妙晴肚子咕噜噜的直响。

    童祺嫌弃的看着她,张着胳膊要求苏氏抱。

    儿媳妇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苏氏也是有些想念的,抱着祺哥儿坐在凳子上看苏妙晴吃面,时不时的搭上几句话。

    “对了,晴姐儿,那写瓢儿菜籽都晒干了,全收在西屋里头呢,你不在家,也不知道怎么整”苏氏说道。

    苏妙晴都忘了这码子事儿了,这会儿听苏氏说起,想了想,道:“嗯,知道了娘,回头就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榨出油来”

    先前听她说过,这种子能榨油,不过苏氏有点儿怀疑,种子一粒一粒的那么小,真能出油

    前世榨油好像也都是十一月份十二月份的样子,古代没有工具,只能用土法榨油,回头得先用一点儿实验一下才成。

    吃了面条之后,也没啥事儿,苏妙晴就拿着簸箕去西屋撮了一小簸箕的瓢儿菜籽。整个西屋都被装了瓢儿菜籽的布口袋装满了,拎了拎这一口袋怎么也有四十多斤呢。这一屋子粗略估计上千斤了

    灶上生了小火,要先把这瓢儿菜籽给炒熟了才行。

    瓢儿菜籽很小一粒,火候掌控不好,就糊了,这可把苏妙晴给愁坏了,这第一步都搞不定,哪儿能榨油

    “晴姐儿,你抱着祺哥儿,我弄。”

    苏氏从另一个灶口撮了草木灰,直接封住了灶里的火焰,她封的有技巧,不见半点儿烟冒出来,且灶里还有温度,这温度烫着铁锅,炒瓢儿菜籽正合适。

    一会儿的功夫,这瓢儿菜籽就炒好了,有阵阵的香气散发出来。

    “行不”苏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苏妙晴也没有经验啊,用手捻了几粒放嘴里嚼上,点头:“应该可以了。”

    这炒好了菜籽,自然是要用家里的小石磨给磨出来,就跟平日里磨黄豆那般。

    一团团黑乎乎的油油的糊糊被苏妙晴盛在瓷盆里头,磨一遍太粗,要再磨上一遍才行呢。

    “这就好了”

    苏氏瞅着这黑乎乎的东西,问道,虽然闻着香喷喷的,但是这黑乎乎的渣渣真能吃

    “娘,这样当然不能吃了,还有关键的步骤没弄呢不过,闻着这香味儿好吧比大油好闻多了吧”苏妙晴笑嘻嘻的问道。

    苏氏点头,确实比大油的味道好。

    想来想去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把油跟渣渣分出来,苏妙晴决定用最古老的法子,水熬。

    炖肉的时候,有白肉在其中,在锅上熬得时间久了,就有一层大油飘在上面。这些菜籽渣渣放在锅上添了水熬,熬上一段时间,油自然就飘在最上头了,虽然麻烦点儿,但这是目前她能想出的最好的法子了。

    一个多时辰的功夫,这锅里头浮着一层晶亮的略微带黑的黄勋勋的东西。

    果然,这法子虽然慢点儿,但是还挺好用的。

    苏妙晴找了勺子,沿着锅沿,一点儿一点儿一点儿的往外撇。

    这是细致活,也真是够累人的,不过看着碗里头一点儿一点儿增多的油,累点儿就累点儿吧。

    “晴姐儿,不能等锅亮了再弄到时候这油硬了,不就好弄了”苏氏看苏妙晴那么一小勺一小勺的往碗里头弄,忍不住开口,这样弄不光慢,而且不小心就舀了水出来,那到时候炒菜的时候,很容易溅出油星子的。

    苏妙晴拍拍脑袋,自己也是兴奋过头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了。

    怪不得都是冬天榨油,原因应该就是这个吧

    舀的盖过碗底儿的那点儿油,苏妙晴决定晚上炒菜的时候尝尝,这可真正的植物油啊。辛苦榨出来的菜籽油果然没叫人失望,晚上吃饭的时候,不知情的童桃花夸赞:“二嫂,今儿晚上炒得菜真爽口,有香味又不腻人,你看,我今儿个吃饭都多出了一碗呢”

    一同吃饭的程晓英程晓玥也是夸赞:“这菜炒得比酒楼都好呢”

    苏妙晴十分得意,这证明菜籽油是能被接受的,一开始她还以为,吃惯了香腻大油的人接受不了菜籽油的清香呢。眞粜问匝

    “我可不敢居功啊,”苏氏笑笑,“这菜这么好吃,是晴姐儿的功劳。”

    “我明明瞅着是你在厨房炒菜的啊”童桃花道。

    “今儿个这菜好吃的原因不在炒上,是在油上,今儿炒菜的时候放的可不是平日吃的大油,是晴姐儿新弄出来的菜籽油。”苏氏解释道。

    菜籽油,饭桌上的人都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儿的,这菜籽还能出油

    苏氏给解释完了之后,童桃花惊奇道,“就是收在西屋放着的那个瓢儿菜的种子那东西真能出油”

    要是真的能出的话,那一屋子的菜籽能出多少啊平日里他们都是买肥猪肉熬猪大油的,很贵不说,有时候还买不到。

    “晴姐儿,你是咋想到的”惊诧之余童桃花问道。

    “在睿哥儿那的一本古书上看到上面写的可以用作物的种子榨油,我就想着,这能榨油的,肯定是出产种子多的作物,这不,刚好就在种子行打听到了因为不是很相信,就只能弄了这么点儿试试看,现在证明,真的可以呢”

    苏妙晴随口说道。

    对于她说的,众人都信以为真,古书上记载的东西都无从考证,而且,现在都弄出油来了,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哎呀,以后咱家可以卖油了呢”童桃花眉飞色舞的,“弄个油坊,咱们家就有豆腐作坊酸菜作坊跟油坊了好多啊,又得雇人了哎呀,村里的人品不错的几乎都在咱家干活了,这哪儿还能雇着”

    “大姑,咱统共就这么点儿菜籽,要是弄个油坊,卖啥”苏妙晴忍住笑喊道,先前还觉在猜测黄杨的经商头脑遗传的谁的,感情是遗传的大姑的啊,以前她作为家庭妇女,围着家里转,这后来,和离之后,帮衬着自己弄这些作坊,这打理生意的头脑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童桃花有点儿不好意思,“晴姐儿,大姑刚才有点儿激动了”

    “不过,大姑你说的这个确实可以做,不过这眼下要做的就是多弄点儿地多种点儿瓢儿菜。眼下就算是咱们跟别人说这菜籽能出油,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的,所以,最主要的是咱们第一批油是自己种出来的,这样的话,以后相信的人就多了到时候种的人多了,咱们就可以收购菜籽,到时候榨油往外卖就行了”苏妙晴道,“村里的荒地不少,回头跟周叔说说,咱们或者买或者租,多弄点儿地总是好的”

    童桃花点头,“这行,这地多了,以后就算是佃出去都行”

    今时不同往日,手里头有了银子的童桃花,眼光自然也长远了,以前家里统共就那么几亩地,一年的产量,交了粮税所剩无几,现在呢,能多囤就多囤。到时候她们家就算不干啥,当个地主也不错啊

    童睿家现在算是童家村的大户人家了,童桃花找周大山买地的时候,对方也十分痛快,反正对方也不是要好地,隔着他们家很近的荒废的山丘一直也是闲着的,难得晴姐儿他们又不嫌弃,他就当做个人情,半卖半送了

    周大山心里也是有算盘的,童睿家里在村里这边儿的产业越多,他的根扎的就越深,以后无论他咋出息,都跟村里有所牵连,如此的话,到时候,童家村肯定就能借上童睿的光了。

    买下这荒丘之后,苏妙晴就过去查看了,虽然荒废了许久,但是土质很好,不过唯一的不好处就是隔着水源太远,而且这荒丘要是开出来,只能开成梯田,这最脚下的田地还好说,担水浇地也能保证水源供给,可是这越往上,浇水可就困难咯。

    童有智得知晴姐儿买下这山丘之后,就赶忙赶了过来,正好这会儿家里也没啥事儿,就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晴姐儿,咋突然就买荒丘了”童有智十分不解。

    “三叔,你瞅着这土质咋样”

    “土质不错,可是要开出来,就费功夫了就是因为这个,这荒丘才一直荒着的毕竟,咱们庄户人家没有那闲银子买一块儿没有被开过的土地”童有智老实的回答

    “三叔,这荒丘买了,就得开出来,我还想着回头找你呢,你这就来了。这会儿是农闲的时候,我想让三叔照人帮忙把这地开出来多找点儿人,速度越快越好工钱么,就每人每天十五个铜板吧”

    这么大的荒丘,十几个人开,也得七八天的功夫,这光往外付银子就得付不少。这么算着,童有智心里更是觉得晴姐儿买这荒丘是不明智的举动了,要知道,这一亩地每年产粮食也就那么多,去掉各种费用也就能赚两百多个铜板

    童有智把自己想的跟苏妙晴说了,又道:“晴姐儿,我跟周大山还能说上几句话,要不然我去跟他说,咱们不买这荒丘了”

    真是个老实人啊

    “三叔,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种的那些瓢儿菜这次开垦了地我就想继续种这个的”苏妙晴解释道。

    记得,怎么不记得呢童有智心里头嘀咕,当时收那个菜籽的时候,是他帮忙的,收了那么多,二嫂还跟宝贝似的给晾干收在西屋呢那么多菜籽都没处理,晴姐儿这又想种,就算是豆腐作坊跟酸菜作坊挣了一些铜板,那也不能这么整啊二嫂也是,啥都依着晴姐儿来

    见童有智不吱声光点了点头,苏妙晴就知道他心里是在埋怨自己不懂胡来呢。

    “三叔,昨儿个我用那菜籽儿榨出油来了比大油好吃”苏妙晴小声的跟他说。

    童有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菜籽儿怎么能出油从老一辈儿就没听说过,晴姐儿今儿咋魔怔了说话都这不靠谱。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信。苏妙晴只得拉着人回家,让他瞧瞧菜籽油去。

    童有智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粗略总结就是不可能。

    可是这跟大油不一样的又发着香气的粘稠的东西,不是油又是什么

    苏妙晴舀了一勺子递给他,“三叔,你不信,就尝尝看”下意识的,童有智就把勺子里的菜籽油给喝了,这香味儿真好,真的比大油还好。信了这是油的童有智,又一脸懊恼:“晴姐儿,你咋能给我舀这么多这一勺子,都可以炒好几顿菜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