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第132章

    庆元县金家老宅。

    金宝珠哼哼唧唧的躺在雕刻精致的千工床上,旁边儿有美貌的侍女给他剥葡萄吃。

    “少爷,你好坏啊”

    在金宝珠含住其中一个侍女的手指之后,这侍女脸红的嗔道。

    金宝珠嘿嘿一笑,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呲牙咧嘴的。

    那侍女赶忙嘘寒问暖,一脸焦急。

    “哎哟,疼死我了,那些老家伙,少爷我都伤到这样了,他们还没商议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是我爹娘,大哥不在这儿他们要是在这儿的话,还用商议那个童睿早就被收拾了”金宝珠忿然,也不知道族里头那些个老家伙是个什么态度,自己都这样了,他们还表个态,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

    “少爷,老爷夫人走的时候说了,庆元县这边儿的事儿要他们商议着来,那些人岁数大了,总是拖拉一些”那侍女附和着说道。

    金宝珠的眼睛因为脸上肿胀挤成了一条线,便是如此,都能瞅见他眼里愤怒的光。

    “金大宝金小宝呢”金宝珠问道。

    “他们两个人今儿去书院了,说是给少爷报仇去了”

    大宝小宝两个也是够倒霉的,昨儿个一回来就被族里的长老惩罚了一番,今儿个不留在家里陪着少爷一是怕少爷再惩罚,二也是想去看看能不能替少爷讨个公道,这样的话,就算少爷要惩罚他们,也不会下重手了

    果然,金宝珠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还算他们是有心思的。”

    金家大院前厅,几个胡子花白的老人正在商议着昨儿个金宝珠的事儿。

    “你们说,这事儿到底怎么办”坐在正座上的人问道。

    “我也使人问清楚了,原本就是宝珠这孩子挑事儿在先的”

    “你说吧,这样的事儿有哪次不是他挑事儿的我是问怎么处理”

    “瞅着宝珠的样子,肯定是不想就这么按下这件事儿,也不知那少年是如何得罪了他,唉”

    “大哥,你说吧,这事儿你做决定,我们都听你的”

    正座上的人沉吟了许久,道:“我是想着,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吧。那少年的底细也都打听清楚了,大少爷那边儿传话也说了,这少年跟咱们金家也是有点儿关系的。大少奶奶是他亲姑姑,虽然其中还有不少曲折,但是大少爷的意思,暂时不用起大冲突。还有跟在他身边的人也没有查清楚是什么来路,一开始以为是满香楼的,但是通过咱们的人传来的消息,满香楼的云家并没有安排人跟着这少年啊。问题就在这儿,这么好身手的人,除了那些大师家,又有哪家能养的起”

    “若是这么算了,宝珠哪儿能认了”

    虽然大哥说的有道理,但是,宝珠是金家的二少爷,这样

    “宝珠这孩子的性子,也太跋扈了,这事儿让他吃亏,也叫他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金家不过是一介商贩起家,并不是他眼里的无所不能的,该收敛的时候就得收敛了”

    这人说话在这些人里头是有威严的,他这么说了,也就没人反驳了。

    金宝珠派来探听结果的人赶紧往后院跑去,这事儿得赶紧给二爷禀告啊。

    “二爷,二爷”小厮气喘吁吁的把探听的结果说给了金宝珠听,金宝珠气的把身前一盘子剥好的葡萄都给掀了。

    “这帮子老顽固,小爷我挨打就这么白受了庆元县是金家的地盘,小爷在自家门口被这么欺负了,还要受着,这是什么道理”

    “少爷,消消气”

    一双柔荑抚上金宝珠的后背,给他顺气儿。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既然想让少爷受着,那少爷暂时受着就是了,以后还愁没机会报仇族里头的那些人就是安逸日子过的久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回头等庆元县这边儿少爷做主的时候”

    这侍女的声音清脆动听,说的金宝珠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一把揽过这侍女,笑着道:“还是小蝶儿最知道少爷我的心思如此,就叫那个童睿再舒坦几天吧。总有一天,他会犯到了少爷手里的,到时候少爷一定要他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金家这边儿就算是把事儿压下了,郑天得到通知之后,虽然气愤,但也无奈,之后自己给金元宝去了封信,把事儿的来龙去脉仔细说了。

    金元宝的回信也简单,就四个字:稍安勿躁。

    郑天便是有滔天的怒气,也得压下来了。

    之前做送食盒的生意的时候,童辰他们就料到了会有人效仿,这不过才七八天的功夫,附近的饭馆都推出这服务了,而且价格也压的更低了不光如此,就连庆元县的一品楼也参与到其中了。一品楼在庆元县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酒楼,他们做起来的菜色更加丰富,就连价格,也是给的叫人能接受,如此一比较,这松鹤书院的人几乎都转而要一品楼的食盒了

    “这些人太可恶了”童辰十分愤怒,“做生意,怎么能如此呢他们有新的点子推出,比我们生意好也就罢了,他们现在是完全照着我们的经营方式来的,不光如此,还在价格上做手脚,这种做法真是恶劣”

    恶性竞争,这饭馆多,你不是卖十五个铜板吗那我卖十三个你十三个那行,我十一个我八个

    如此一来,这这生意如何做

    “辰哥儿,大丈夫要不骄不躁”童睿略有点儿严肃的说道,“他们这么做,我们想法子应对就是了。”

    童辰原本涨红的小脸,听了童睿的话,慢慢平息了下来。

    “大嫂,现在别的饭馆生意都不好,唯一好的就是一品楼的。若是要跟他们抗衡,咱们就得跟满香楼合作。依着咱们家一直跟满香楼有合作,我想,他们应该愿意跟咱们合作的”平心静气之后,童辰冷静的说。

    苏妙晴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么快就抓住关键了,这经商头脑,还真不是盖的。

    “你再说。”苏妙晴示意童辰继续。

    “现在多数酒楼的菜品都相同,我们只要推出几个好吃的新菜品,然后再把菜品的配方攥在手里,很容易就能把人都从一品楼那里抢过来。只要能定时推出新菜式,这满香楼也不会小瞧了咱们去”

    有头脑有想法,不错。

    苏妙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新菜品可不是说弄就能弄出来的”苏妙晴正色道,“这么多的酒楼,你瞅着,有几家有新菜品与众不同的,都做了招牌菜了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童辰挠了挠头,大嫂说的这个问题好像才是最关键的呢

    有了

    童辰眼睛一亮,“大嫂,咱们可以主推家常菜啊松鹤书院的读书人,多数都是来自周边镇子村子的人,大家离家这么远出来求学,最想念的是什么自然就是家里的味道啊这饭馆可没有能做出这个味儿的如果我们能做出他们想的那种味道,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吗这样的话,我们的成本低,他们花的钱也少,最主要的是,他们吃到了想吃的味儿。”

    这是这样的话,那确实不错。

    “辰哥儿,你是怎么想到的”

    “前些天吃饭的时候,听陈大哥跟夏大哥念叨,说是想吃他娘擀的手擀面了夏大哥也说了,特想吃家里腌制的鬼子芋头”童辰笑笑说道,“那会儿我还笑话他们吃白面馒头还这么不满足呢”

    陈琦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也是点了点头:“晴姐儿,辰哥儿说的对,如果真能这么做,我想,肯定能吸引很多人的书院里头读书的,还是我们这些寒门子弟多。”

    这样的话,还真是一个吸引人的特色呢

    “这样吧,我去满香楼找他们掌柜的说说,这其中牵扯到了一品楼,若是没有满香楼支持,我们确实争不过他们。”苏妙晴想了想说道。

    程晓英跟程晓玥两个对视一望,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满香楼她们知道,这几乎遍布了大周各地的酒楼,这会儿从苏妙晴嘴里头说出来,她们怎么能不震惊原本以为他们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现在听起来,跟满香楼都有生意来往,这真叫人惊讶啊。

    苏妙晴是自己一个人去满香楼的,那满香楼的掌柜的知道她的身份之后,十分惊讶,在判断了却是与满香楼合作的那个人之后,对她的态度十分友好,又听她说了食盒生意的事儿,当即表示愿意与她合作。

    满香楼借着酸笋子推出的菜品,已经让他们稳压一品楼了,平日里的生意火爆,就算是不管一品楼往松鹤书院送食盒的事儿,也不会对他们的生意造成冲击,但是这姑娘找上门来,那就不一样了,当初少东家可是留信儿了,不管什么时候,这跟满香楼做酸笋子生意的姑娘找上门,满香楼都要给予最有力的支持。

    与满香楼拍板之后,苏妙晴一身轻松的走出了满香楼。

    掌柜的说了,满香楼之前招待过童生考试的榜首,这可是个噱头,到时候不愁把人都拉过来。

    回去之后,苏妙晴跟童睿说了之后,童睿还亲自去了满香楼一趟,表明了自己跟苏妙晴的关系,让满香楼的掌柜更是拍着胸脯保证,这事儿一定能压住一品楼。

    满香楼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推出了食盒生意,价格跟一品楼持平,不过却是额外赠送一碟小咸菜,这小咸菜按着苏妙晴所说的,按着各镇上村子比较常见的品种来的,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他们的这一举动,直接就笼络的松鹤书院的大部分学子。

    一品楼知道后,也紧跟着效仿,开始的时候还拉了人走了,可吃过一次,人就不吃了。

    笑话,这些小咸菜看似简单,可都是满香楼从各地找来的人做的,并非是酒楼里的大厨做的。大厨们做这些小菜都讲究精致,反倒是掩盖了小咸菜本身的味道,有点儿画蛇添足了再加上,满香楼的许多菜色都很别致好吃,更是吸引了不少人。当然,这些新菜色都是苏妙晴一手弄的

    一品楼的这一手,直接叫苏妙晴他们给防住了,传到金家的时候,自然是引起一阵不小的躁动。

    如此以来,一品楼直接就不干了,那些小饭馆又争不过满香楼,这松鹤书院的食盒生意也就这么做下去了。没有竞争之后,满香楼也没有提价,反倒是延续着更好的服务,以至于松鹤书院上到夫子,下到学生,几乎都吃起满香楼的食盒了,这事儿让云锦海知道以后,立马就推到各地的满香楼了,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新的产业链,用苏妙晴的话说,这就是送外卖。而且,这些读书人,不少以后都有出息了,还是比较喜欢光顾满香楼,无形之中给满香楼又镀上了高大上的色彩,让满香楼彻底稳稳压住了一品楼。

    转眼就进了十一月份了,跟去年一样,也是一直都没有下雪,因为有之前的存粮在,苏妙晴倒是没有担忧什么。十一月中旬的时候,松鹤书院就停课了,不过因为童辰他们学堂要读书到十二月份的原因,也都不能一起回家。

    商议了一下,童睿留在这儿陪着他们读书,苏妙晴带着程晓英程晓玥两个回去。

    一路上幸苦,这俩姑娘也是咬紧牙关一声没坑,跟着苏妙晴到了童家村。

    回来之前也没有提前捎信,苏氏抱着祺哥儿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苏妙晴赶着牛车,欣喜之下,眼泪就流了下来。

    祺哥儿看见苏妙晴还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做梦呢,确定是真回来了,张开胳膊就叫她抱,嘴里奶声奶气的喊着大嫂。

    这么久没见着这小家伙,还真是有点儿想呢,苏妙晴把手里的绳子递给程晓英,就抱过祺哥儿逗弄。

    程晓英哪儿牵过牛这牛也是贼精贼精的,见绳子上了别人手里,开始不老实起来。

    苏氏一瞧,生怕一会儿这牛挣脱了伤着人,就赶紧把绳子接了过来,问道:“晴姐儿,这两位姑娘是”

    苏妙晴想了想回答道:“在县里,我忙不过来,她们是帮着做工的,这不县里的事儿结束了之后。这也快过年了,我怕豆腐坊跟酸菜作坊忙不过来,就商议着她们一起过来了。”

    这话也是给足了程晓英她们面子,没有直接说她们是买来的奴婢,这叫两人心里不胜感激。

    苏氏听了,赶紧招呼两人:“赶路累了吧,赶紧进家歇着,一会儿我就给你们收拾好屋子。”

    苏氏的态度让程晓英程晓玥两个有些受宠若惊,有些不安的看着苏妙晴。

    苏妙晴笑着点点头:“赶路你们也累了,让我娘带你们去休息休息吧,这干活不差这么一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