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316,被遗忘的救世主

    第317章 316,被遗忘的救世主

    中土暂时得救了。

    之所以说“暂时”,自是因为九天之上,还有一位正自闭目沉睡的大敌,随时可能睁开双眼,将视线投注到中土。

    倘若不能解决那大敌,中土的复苏,亦只会是昙花一现。

    不过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倪坤没有去想那么远。

    待到陆昔颜修复了杨铮留下的血色晶璧,倪坤便轻轻一挥手,将掌心乾坤中的中土修士们,放回了中土现世。

    屹立在遥远的虚空之中,凝视着那重获新生的美丽星球,看着星球上,那正自缓缓萌发的勃勃生机,看着熟人们欢呼雀跃的身影,倪坤嘴角,不禁浮出一抹充满成就感的笑意。

    不管未来如何,至少在今天,在这一刻,他做到了。

    他没有辜负亲友师长们的希望,将中土从覆灭的边缘,一手拉了回来。

    陆昔颜双手环抱胸口,陪伴在他身边,淡淡道:“你不回去看一看你的朋友,与他们一起庆祝吗?”

    倪坤缓缓摇头:“我身上的因果太重。解决灵霄天之前,我不会再与他们见面。不仅如此,我还得做得更绝一点……”

    说话间,他祭起玄黄功德塔,垂下无穷玄黄之气,包裹住整颗星球。

    “你这么做,其实意义并不大。”

    陆昔颜道:“你本就是中土出身,中土界有你的亲人、朋友、师门。整个世界都是你一手救回,你就是中土界的亲儿子。有如此深重的因果存在,再怎么遮掩天机,也无法彻底隔断的。”

    “但只要还有一分希望,就得尽十分的努力去做。”倪坤认真道:“我现在这么做,至少有机会让灵霄天尊,不会越过我直接注意到中土。”

    他此刻搅乱天机,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极力凸显自己的存在感,淡化中土的存在感。

    他要用自己来掩护中土,希望能令灵霄天尊无法越过他,直接发现中土的存在。

    他的想法,是有机会实现的。

    中土固然是灵霄天尊九弟子殒落之地,但灵霄天尊九弟子毕竟已经死了三千多年,且其殒落之时,也就只是圆满天仙而已。

    而倪坤和陆昔颜最近才干掉了辰龙天尊。辰龙天尊乃灵霄天尊首徒,又是灵霄天的天帝,还是一位新晋天尊。因果之重,优先级之高,自是远远超出死掉三千多年的九弟子。

    只要掩饰得当,那么灵霄天尊的注意力,很可能会首先集中在斩杀了辰龙天尊的倪坤和陆昔颜身上。

    只要他们两个撑得住,那倪坤背后的中土,便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进入灵霄天尊的视线。

    不去见亲人朋友、师门长辈们,自是不想让这因果进一步加重。

    祭起玄黄功德塔,垂下玄黄之气,洗刷整个星球,正是为了扰乱天机。

    不仅如此,倪坤甚至还清洗了亲人朋友们的记忆,让他们暂时遗忘了自己。

    漫天玄黄之气洗刷之下,曾与倪坤有过交集的人们,在这一刻,统统失去了关于他的记忆……

    中土。

    玄阳宗山门。

    镇守万妖窟的中土修士们,都被倪坤送到了玄阳宗山门。

    楚司南正比划着手势,眉飞色舞地与师父素凝真讲述着倪坤击破万妖窟的壮举。

    乔孟炎、秋景沅、张大富等倪坤的老友们,也正自满脸通红、声线颤抖、语无伦次地大声说着话。每个人都在扯着嗓子说话,谁也听不清别人究竟在说什么,可所有人都还在不停地诉说着,以此渲泄着自己的激动兴奋。

    连一贯冷口冷面、寡言少语的尉迟敬,都变成了话唠,拉着掌门师兄,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还有许多各派修士,坐在地上,掩面哭泣。有的肩头耸动,默默流泪,有的跪在地上,嚎陶大哭。有的一边流泪,一边嘭嘭叩首,告祭着在过去的血战中,逝去的师长、手足。

    越青依咬着嘴唇,揪着衣角,仰望天空,心里碎碎念着:

    “完蛋了,倪师兄能打爆万妖窟,至少也是天仙……我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元婴修士……仙凡有别,我这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啊!难道他执着逃婚数十年,就是因为看出我是个小废材,跟不上他成长的节奏么?”

    正黯然时,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在九天之上等你……”

    越青依眼睛一亮,刚要说些什么,就见天穹之上,垂下条条玄黄之气,卷入人群之中,刷子一般来来回回刷过几趟,然后……

    各种声音戛然而止。

    玄阳山门变得一片寂静。

    很快,兴奋嘈杂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哭声、欢笑声也再次出现。

    没人意识到,有一个曾经响亮的名字,已自他们脑海之中,悄然消失。

    楚司南眨眨眼,看着师父素凝真:“师父,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

    素凝真微笑道:“你说你复苏了天地灵根。”

    “是么?”楚司南想了想,用力点头,确信无疑地说道:“没有错,天地灵根就是我复苏的!我果然是救世主哇!”

    嘴上这么说着,她心里却莫明古怪:我真的复苏了天地灵根?怎么感觉怪怪的?还有,感觉好像忘了些什么……好像是一条又粗又壮,抱起来很有安全感的大腿?

    想到这里,楚司南不禁打了个冷战:“思想逐渐变态啊我,莫明其妙想什么大腿……得喝口酒压压惊!”

    连忙取出一只葫芦,吨吨吨大灌几口,把嘴一抹,哈出酒气,又眉飞色舞地说起了自己拯救世界,复苏天地灵根的壮举……

    乔孟炎、秋景沅、尉迟敬等人,也都隐隐有种似乎遗忘了什么的感觉。

    “司南不愧是救世主,复苏了天地灵根。可是……细节好像有点模糊啊!说起来,万妖窟是怎么爆掉的?司南应该还没法儿打爆万妖窟吧?唔……想起来了,是天地灵根复苏,直接撑爆了万妖窟……”

    很快,他们就自行脑补出了许多奇异的细节,并对此深信不疑,之后就在这热烈的氛围中,抛去心中那一丝淡淡的疑惑,再次大说大笑着,渲泄起心中的狂喜。

    越青依呆呆望着天穹,过了好一阵,方才收回视线,寻思:

    “天道恢复正常了,我得努力修炼了。嗯,争取在三千年内,晋位天仙……天仙啊,感觉好难,但我的话,一定可以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立下如此宏大的志向。

    她还只是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呢,连天劫都没有渡过,连半仙都不是,居然就立志在三千年内成就天仙……

    为何会如此?

    越青依也想不明白。

    也许是因为憧憬中土三千年前,那位半步天仙的前辈?

    又或者,宇宙那么大,就想去看看?

    总之,天仙之志,就此不渝。

    “老倪你这也太亏了。”陆昔颜叹道:“没人记得你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你的功绩啦。”

    她知道倪坤这么做,是为了尽可能地掩饰天机,保护中土。

    但她同样知道,倪坤是个好人前显圣的性子。

    为了中土的安全,他居然不惜让所有人都忘却他的名字与功绩,付出的代价,着实巨大。

    倪坤轻笑:“我辈侠士,正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陆昔颜赞道:“你的思想境界又升华了。”

    “过奖。”倪坤谦逊道:“主要是如果事情能解决,我还可以让他们恢复记忆的。到时候再来享受万众欢呼,举世膜拜,倒也为时不晚。”

    “……”陆昔颜无语,撇撇嘴角,说道:“中土的危机暂时解决了,接下来去哪?”

    倪坤沉吟一阵,缓缓道:“接下来,再去两个地方,遮掩一番天机。”

    蓝水星,神域。

    恢弘壮丽的神王宫,屹立在神山之巅,时刻闪烁着温暖柔和,又神圣威严的金光。

    神王玄女身着纯白纱裙,手持黄金权杖,站在高高的阳台上,俯瞰着下方的神山。

    经过二十多年的灵气复苏,神山已然恢复生机。

    十二座新建的宫殿,拱卫在神王宫下方。每一座宫殿之中,都有一位强大的战士镇守。

    玄女能够看到,那十二位坐镇十二宫的战士,都身着金光闪闪,造型华丽,又散发着强悍气息的黄金战衣。正在各自的宫殿之中,或打坐冥想,或锻炼战技。

    除这十二位战士外,下方一座新建起的城市之中,亦生活着数以万计的神域战士。

    他们每天都在磨砺着战技,希望能获得战衣的认可,成为一位光荣的神王斗士。

    二十多年过去,当年师父留下的八十八套神王战衣,已经有一半选择了主人。

    预计再过二十年,剩下的一半战衣,也将陆续择主。

    想到战衣,玄女就难以避免地想到了她那个强大神秘,又冷酷无情的师父:“一走就是二十多年,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正回忆时,条条玄黄之气,忽然从天而降,那曾令她怦然心动,至今念念不忘的身影,不知不觉,消失无踪。

    火凰界。

    已成为赤炼门掌门的周琬琰,正端坐掌门宝座上,听长老们汇报着关于今年宗门大比的安排。

    有着“索命阎罗”这等煞气称号的周大掌门,如今已是一位端庄大气、极具威严的强大修士。境界虽只金丹圆满,但凭着一口惊雷剑,一身杀伐凌厉的惊雷剑诀,等闲元婴修士,都不是她的对手。

    下方,曾经在倪坤身边负责喊溜的白氏兄妹中的兄长,如今担当宗门左护法的白无痕,正自侃侃而谈:

    “今年的宗门大比,除了单人赛之外,还有团队赛项目。每个团队将有五名弟子,比赛的方式,是在火凰殿提供的试炼幻境中,进行两队之间的搏奕。目标并不是单纯地击败对方队员,而是击破对方基地……”

    白无痕详细解说着宗门大比团队赛的比赛形式,右护法白无瑕,在旁作补充说明。周琬琰不时微微颔首,看似听得十分认真,实则念头早飞到了九霄云外:

    “师父走了已有三十多年,我也即将臻至元婴境界……等我修成元婴时,师父也该回来看我了吧?”

    正想时,条条玄黄之气,忽而从天而降……

    周琬琰与白氏兄妹,都忘记了一些事情,脑子里也多出了一些东西。

    忘记的,是倪坤的存在。多出的,是倪坤为他们推演的,各自后继的修行功法,直指天仙之境……

    曾经的朱雀殿,如今的火凰殿。

    化形为一位绝美女子的火凰,身着大红宫装,站在浮空山巅,看着垂下的玄黄之气,含笑轻语:“我的记忆,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不过倪道友既一片苦心,我便配合你一次吧。”

    于是她自封了记忆。

    在这一天。

    火凰界所有的修士,都忘掉了那个曾经以一己之力,篡夺赤炼门,掀翻朱雀殿,解救火凰,以凡修境界,与上界真仙隔空交手而不死的男人。

    虚空之中。

    “大功告成。”

    倪坤收起玄黄功德塔,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得跟骷髅似的身子:“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咱们先去饱餐一顿,恢复一下状态。”

    【求勒个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