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083,金丹人魔

    第83章 083,金丹人魔

    那十几颗烈焰流星,初从墨云之中坠下时,还只拳头大小。

    但随着它们疾坠而下,随着它们距飞天楼船越来越近,它们的体积亦不断膨胀,短短数息,那十几颗烈焰流星,皆变得大如屋舍。

    即使楼船体积庞大,宛若小山,若被这十几颗烈焰流星砸中,也势必四分五裂,当空解体。

    这时,一条奇形长枪,忽自楼船上飙射而出。

    那奇形长枪通体骨白,枪杆凹凸不平,看着就像是由一条脊椎骨铸成。枪头亦形同獠牙,枪缨更似某种生物的胡须。

    此奇形长枪甫一飞出,便有阵阵龙吟响起。

    龙吟声中,奇形长枪枪身膨胀,不断变大,转眼就变成一杆三丈长的大枪。

    同时枪身之上白光绽放,光影交错间,竟显化出一条半透明的白鳞蛟龙虚影,以枪杆为脊,以枪头为牙,以枪缨为须,活灵活现,宛若真实。

    此奇形长枪,正是赵牧阳的金丹境法宝,以蛟龙脊、蛟龙牙、蛟龙须合炼而成的“蛟龙灭”!

    高亢铁血的龙吟声中,“蛟龙灭”冲霄而起,逆袭而上,只一击,便将当头一颗流星轰成碎片。之后它在空中连连穿梭,灵动无比地来回刺击,每一击,都能将一颗流星击溃。

    楼船前甲板上,赵牧阳背负双手,仰望天空,以神念驾驭蛟龙灭,逐一击溃烈焰流星。

    有残余的流星碎片,燃烧着自天而降,但楼船早已升起金色护罩,将楼船整体笼罩在内。流星碎片砸在金色护罩上,连一丝涟漪都未曾掀起。

    烈焰流星猝然来袭,赵牧阳虽及时拦截,但他浓眉紧锁,看起来并未有丝毫放松。

    “不把藏身云中的妖魔揪出来,这场袭击便不算完!”

    待至蛟龙灭将十几颗烈焰流星统统击溃,赵牧阳突然抬手一指,蛟龙灭昂然长吟,向着流星来处,那宛若漆黑山峦的墨云层中袭去。

    就在蛟龙灭行将突入云层时,赵牧阳突然脸色一变:“声东击西!”

    不及召回蛟龙灭,他身形骤化金光,倏忽间飞离前甲板,向着船底飞去。

    然而他反应虽快,但妖魔早有预谋。

    就在他刚刚飞遁至船底时,一头浑身覆满黑鳞,额生扭曲犄角,基本还能看出人形的妖魔,双手撑着金色护罩外层,仰头冲着他诡异一笑,然后轰然爆炸!

    那仿佛火山爆发一般的巨大威力,令赵牧阳这身经百战的大将,都不禁骇然色变:“金丹人魔!堂堂金丹境界的人魔,为何草率自爆?”

    虽心中极度不解,但时间已不容赵牧阳有丝毫迟疑。

    楼船的金色护罩,连金丹中期修士的攻击,都可以挡住十几次。可那金丹境人魔舍身自爆之下,威力之大,至少数倍于金丹中期修士的正常一击。

    这等威力,以点破面之下,楼船护罩如何能挡?

    赵牧阳以最快的速度,解下背上血色披风,甩手一抖,那披风飞快变大,转眼之间,就变成一幅血色巨幕,将整艘楼船底部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金丹人魔自爆的威力,已似火山爆发时,自火山口喷出的岩浆一般,狠狠轰击在金色护罩上。

    金色护罩只支撑了两个刹那,便在火山爆发般的狂暴冲击下轰然迸碎,化为漫天金雨扬扬洒落。

    狂暴冲击余势不竭,又狠狠冲击在楼船底部,饶是有赵牧阳血色披风保护,楼船亦是往上重重一跳,船底发出一连绵密刺耳的木材碎裂声,继而猛地往下一沉,一头扎向地面。

    赵牧阳以血色披风化成的血色巨幕包裹船底,自己则飞到船艏下方,双手以擎天之势,向上狠狠一撑。

    “起!”

    叱咤声中,赵牧阳双掌金光怒绽,法力汹涌而出,化为两只金光巨手,奋力托住船底。

    轰!

    楼船又是一震,赵牧阳亦是浑身一震,腰杆猛地一弯。

    “起!”

    又一声爆喝,赵牧阳腰脊猛然挺直,咬牙托住楼船,终于止住其飞快下坠之势,托着楼船稳稳落向地面。

    同时“蛟龙灭”盘旋飞舞在楼船上方,提防着可能来自天空的袭击。

    所幸天空之中,并未再有攻击袭来,令赵牧阳可以托着楼船安然落地。

    楼船着地后,赵牧阳呼出一口浊气,略作调息,收回血色披风,飞回楼船甲板,只见杨少鹏、燕九、韩采薪等门下弟子,以及倪坤皆已来到了甲板之上,个个披挂整齐,擎出法器,作好了战斗准备。

    “师父,船上主法阵及两座备用法阵皆已破灭,楼船已无法飞行。防御阵法亦已破损,短时间内无法修复!”一位负责操控楼船阵法的弟子急急禀报。

    “是我大意了。”赵牧阳浓眉紧锁,沉声说道:“没有想到,竟会有金丹人魔,先使诈声东击西,继而舍身自爆,冲击楼船……”

    “什么,金丹人魔自爆?”杨少鹏等弟子都是一惊,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倪坤都诧异地一扬眉,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

    万妖窟中妖魔,虽形态各异、来源不一,但总的来说,只有两种。

    一种,是来自妖魔渊的“真魔”。一年前,倪坤就曾与真魔打过一次交道——虽然只是真魔“多目魔”的一只眼睛。

    另一种,便是被妖魔渊魔气侵蚀而成的“本土妖魔”。

    三千年前,那位真仙前辈,及一干前辈大修,深入万妖窟,将当时万妖窟中,所有强大妖魔击杀一空,并布下九座真仙大阵,镇压住了万妖窟魔气节点。

    这不仅极大延缓了万妖窟的扩张速度,还使得万妖窟中的本土妖魔,成长上限严重受限,极难出现过于强大的妖魔。基本上金丹实力就是极限,元婴实力的“本土妖魔”,两千年来都没有出现过多少。

    而真仙前辈及大修们最后又舍身献祭,封印住了妖魔渊连接万妖窟的最大魔气节点,使得妖魔渊中的“真魔”,亦极难降临至万妖窟。越是强大的真魔,便越是难以降临。

    两千年来,中土仙道前辈镇守万妖窟,固然损失惨重,强者凋零,可每一位强大前辈修士的殒落,亦往往能兑掉大量强大妖魔。

    这使得万妖窟中,金丹实力以上、元婴实力以下的妖魔,数量相对人类修士,固然多得惊人,但相对海量的低阶妖魔,其比例则始终不高。

    若非如此,以中土天地日益崩坏、修士境界越来越低,修行资源日渐匮乏的恶劣状况,根本不可能撑住两千年之久,早被妖魔攻破九座真仙大阵,令万妖窟飞速扩张,吞噬天地了。

    金丹实力以上的妖魔比例不高,又有智慧,天然就是统领级别的大妖魔。

    而人类修士堕落而成的“人魔”,比起其余妖魔,又格外狡诈贪生,被迫至绝境后,向人类修士磕头求饶的前例都有,怎可能轻易放弃远比人类金丹悠长数倍的寿命,像死士一样,二话不说就舍身自爆?

    正因此,赵牧阳才会中计上当。

    否则若是那金丹人魔只是正常袭击,以赵牧阳之能,纵然要保护楼船,难以将其击杀,亦可将之轻松击退,断不至于让其摧毁楼船法力护罩,震毁楼船飞行法阵。

    此刻,楼船不但一主二副三座飞行法阵尽毁,本身结构亦遭重创,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修复。

    “想要修复船体及法阵,至少需要三天。”

    赵牧阳神念一扫,便已知道楼船的破损状况,神情凝重地说道:

    “本宗新晋弟子往来灵矿历练,每十年才有一次,时间都挑在魔气低谷期。每次往返航线也皆不相同,皆是由带队金丹随机选择。离开灵矿之后,还会佯动一阵,直至确定没有智慧妖魔监视,才会定下回程航线。且回程路上,岔道不少,可随时改变航向……

    “再者,就算有什么诡异妖魔,可以瞒过我的神念,一路潜行,尾随监视,它又如何及时传递消息?万妖窟中,环境复杂,地磁紊乱,多有绝地、禁地,超过百里,便连金丹都不能远程传讯……

    “如此隐密,诸多限制,自开始灵矿历练,百年以来,之前的九代弟子,皆未被妖魔成功伏击过,此次为何会被妖魔找准航线,提前埋伏?”

    他这番话,并非是要向谁质询,只是在整理心中疑惑,试图找到线索。

    杨少鹏迟疑道:“师父,或许,只是偶然撞上了?”

    “绝不会是偶然撞上。”

    赵牧阳凝重摇头:“我与那金丹人魔照过一面,它的笑容……非常诡异,既像是在嘲笑我,又像是阴谋得逞的自得……再说,金丹人魔,便是设计阴谋,又岂会甘做死士?

    “此事诡异,必有蹊跷!楼船损坏,我们已失去防护,绝不能在野外逗留三天之久!传我令,所有人下船,我们以最快速度,步行返回玄阳城!”

    【求勒个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