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84章 天要亡我!

    第484章 天要亡我!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唱着嘹亮的秦风,数不清的兵马俑在秦军的操控之下,如同大洪水一样涌向了八百诸侯的地盘。

    大秦占据江南,而大商的地盘在中原腹心之地,江南和中原之间的地盘都是八百诸侯以及数不清的大小诸侯、大夫、领主。

    面对秦军的攻势,这些大小诸侯的抵抗则显得极其苍白无力。

    八大家族的底蕴在洛阳之战、牧野之战两战之中,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此刻面对大秦的进攻,根本就没办法。

    总不能拿出家族保证传承的力量去和大秦拼命吧?万一连这一股力量都被消灭了,那家族不就族灭了?

    而大秦的兵俑每到一地,都会不慌不忙的册封山神土地,颁布秦法,以秦法治理当地,同时设置具有大秦特色的人道法网。

    人道法网笼罩之后,则是开始以人心气数,一点一点的祭炼整个天地!

    这么做虽然慢了一点,但是却足够稳固!

    优点就是,绝对绝对不会在出现反复!

    无论是炼气士也好,还是山精水怪,统统一次性干掉!

    甚至连每一片土地,每一口空气,每一道灵气之中,都被打上了大秦的印记——大秦财产,偷盗必究!

    ……

    朝歌城外,看着手上的情报,姬发长长的喘了口气,随后便是仰天长啸。

    “哈哈哈,我笑那秦侯空有祖龙之名,结果却不过是个见小利而忘义,干大事而惜身之辈。”当着大夫武将们的面,姬发毫不留情的将嬴政一阵痛批。

    这也是为了人心!

    因为打下了朝歌之后,收获并没有一开始预料的那么大,大商并不是直接就不抵抗了。

    虽然殷郊很坑爹的登基了,然后影响帝辛对于大商国运的控制,但无论殷郊如何坑爹,他都是如今的商王。

    名正言顺的商王,所以大商的抵抗还在继续,可是西岐呢?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西岐一开始借道北伯侯来到了洛阳城下,这算是一鼓作气,那个时候的西岐士气高昂,战斗力极为强大。

    可是洛阳一战,尽管西岐取得了胜利,但是损失却也极大,数目极多的贵族,直接去了阴间龙庭。这个时候,士气就开始有所回落。

    而等到牧野之战打完之后,大军的士气就降低到了冰点,因为将士们都觉得,连纣王都被我们打败了,那接下来不应该是好好享受一番,唱歌跳舞吃肉喝酒吗?

    怎么都得给大家一个放松的机会吧?

    可是没想到的是,苏妲己以自己的性命设下陷阱,把朝歌城内的物资给毁的一干二净!

    虽然杀死了纣王,可是收获却寥寥无几,物资更是消耗了七七八八,士兵们的军心都快要崩溃了!

    打了胜仗却没有直接的收获,胜利走向灭亡?这算什么事儿啊!

    就像崇祯十七年的李自成一样,许多人都说李自成不该严刑拷打北京城内的贵族、文官,可是不这么做,李自成哪来的钱赏给麾下大军?

    打下北京城之前,光吃饱饭就够了,麾下的军队不会有太多的要求。

    可是北京城都被打下来了,崇祯皇帝都被杀了,明朝都被大家伙儿给灭了,还不给银子,还不给田地,还不给赏赐,那底下的农民军可能就会联手换一个闯王了!

    而此刻的姬发,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大家伙儿出生入死的,不就是为了打下朝歌吗?如今朝歌都打下来了,可是收获呢?

    没有!

    没有收获!

    所以此刻的姬发也只好故意如此来保证人心,保证军心士气了!

    “哦?为什么这么说?”姬旦一脸天真的问道。

    看到弟弟配合的这么好,姬发的心情也越发舒畅了:“我若是秦侯,我必身先士卒,聚集大秦国运,直指朝歌,此为上策!”

    “此策的优点是一旦秦侯如此作为,除我之外,他必将无人能敌。到那时不需要多少时间,秦军便可来到这朝歌城下,然后秦侯只需在正面对决之中击败我,斩下我的大好头颅,便可以顺利完成大一统的伟业!”

    “嘶,好狠的计策!”

    “嘶,确实挡不住!大王身先士卒,大商都挡不住,如今大商快完了,光靠八百诸侯凭什么抵挡秦侯?”

    “而两军对决的话,如今的秦侯完全可以活活耗死大王,等到大王一去,这天下不就是秦侯的了?”

    “可是秦侯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对呀,为什么呢?”

    听着众人的疑问,姬发哈哈一笑:“因为嬴政小儿怕死!”

    “他怕了!他想要活的更长,一旦走这条路,哪怕我死了,也能消耗掉他至少一半寿命甚至可能会更多!”

    “而如今我西岐和大商看起来是两败俱伤,嬴政小儿或许认为,只要大秦稳扎稳打,那么最终的胜利者就一定是大秦,所以没必要冒险,更没必要消耗自己的寿命。”

    说到这里,姬发再次大笑三声,姬发都笑了,大夫武将们自然只能跟着笑了。

    “至于中策,便是嬴政自己为先锋,直取西岐,如今我军主力都在这里,后方空虚,如果西岐被秦国占据,后路就断了。可惜的是,秦侯也没有这么做。”

    “旦!”

    “兄长!”

    “这是我的佩剑,这是我给你准备好的诏书和王命旗牌,你带着这三样物品速速回归西岐,一旦秦军不可抵挡,你便调动西岐国运,如此一来,大秦方面,除非嬴政亲自出手,否则无人是你的对手。”

    “至于嬴政小儿,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不足为虑!”

    大会开完了,就该开小会了。

    大会一般都是用来吹牛和鼓舞人心的,而小会则是用来实话实说的。如果连核心小会都做不到实话实说,那这个组织或者势力离灭亡也不远了。

    “旦,你的任务很重。”

    “秦国很强,秦军尽管行进速度慢了一些,可是却足够稳扎稳打,没有任何破绽。一旦被秦军占据,往日里埋下的暗子便统统无用!”

    说到这里,姬发便叹息一声,他羡慕啊!

    如果可能,他也想要和大秦这样,建立一道属于西岐的人道法网,统合一切超凡!

    可是没有机会也没有实力,而面对人道法网笼罩之下的大秦,暗子、间谍、叛徒们所能发挥的作用太小太小了。想要和大商那样,利用暗子玩出花儿来,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这样也好,秦军的行动,直接让那些中立派的贵族也都站在了我这一方!”

    没有哪个贵族愿意丢失祖辈传下来的领地,而大秦是不可能容忍这些一个个的大小实地贵族的。

    九州之内肯定是不能容忍的!

    想要割据一方,去九州之外!

    “这就是机会,我要趁此机会,迅速击败殷郊,彻底占据大商,而弟弟你则是守护好西岐,一定要守住西岐,挡住秦军西出的兵锋!”

    ……

    上庸!

    姬旦得到了姬发的任命之后便查阅了大量的相关情报,最终他将自己的大本营放在了上庸!

    看着手上的情报,韩信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又看了看周围一脸好奇的将领们,韩信想了想还是稍微解释了一句。

    虽然这群家伙都是一群笨蛋,可解释一下,让他们待会儿打仗之时更加卖力一点也不错。

    “那周公旦已经被迷惑了,如今我军大规模驻扎在汉中,同时修建前往上庸的直道,以至于周公旦误以为我军会在直道修建结束之后,走汉中、上庸、南阳、洛阳的路线,进军中原之地。”

    所谓的直道,就是利用了大量阵法、符文所建设的特殊道路,既是道路也是阵法,在直道之上,军队的行进速度比广成子等阐教仙人施展纵地金光法之下的周军还要快上一点。

    可以说一旦直道修建完毕,那大军行进起来,就真的是朝发夕至,早上离开汉中,晚上就到了上庸,第二天晚上就能到洛阳。

    这么快的速度,姬旦怎能不做防备?

    所以他就带着主力来到了上庸,直接在直道的必经之路建城防守,至于他自己,则是上庸防线的最后一环。

    这一刻的姬旦,已经做好了与上庸城同亡的准备了。

    “而我军此战的策略也就是八个字——明修直道,暗度陈仓!”

    “姬旦以为中原更重要,其实西岐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西岐,姬发便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失去了西岐国运,姬发连拼命都做不到!”

    “传我将令!”

    “唯!”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

    天下纷扰,何得康宁!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姬发招降贵族,收纳那些被大秦占据领土的贵族,同时加大对殷郊的攻势。

    姬旦死守上庸城,与城外的秦军对峙,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

    韩信则是率领一支小而精的军队,在赵公明、三宵的帮助下,朝发夕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西岐城下!

    此刻的西岐城,要多空虚就有多空虚!

    阐教十二仙投靠西岐的就只有八个,其中四个还死在了洛阳城下,剩下四个,如今也各个处于濒死状态。要不是元始的宝物、老君的丹药给力,他们早就上了封神榜!

    所以阐教仙人如今不在西岐!

    西岐的底蕴,早就被姬发带走了!

    当时姬发行险一搏,肯定是能带多少底蕴就带多少底蕴,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要留一手。

    而残存的好手,如今也被姬旦带到了上庸。

    这其实也不能怪姬旦,因为上庸城下秦军的领袖叫商鞅,这是当年一手开启大秦变法的老前辈。

    所以尽管商鞅只拿了一根木头,姬旦却一点也不敢小看这位前辈。

    因为姬旦清楚,这根木头就是当年商鞅城门立信所用的那块木头!

    这块木头本身,便象征了当初大秦的变法,乃是大秦强大的直接原因,某种意义上说,商鞅再加上这块木头,是可以直接调动大秦国运的。

    所以面对一个同样可以调动国运的商鞅,姬旦也只能忌惮的站在上庸城之上,敌不动我不动了!

    一个空虚到了极致的西岐城,在韩信的面前,和不设防并无多少区别,仅仅一天时间,西岐便陷落了。

    ……

    噗

    噗

    噗

    成也国运,败也国运!

    当姬发依靠西岐国运提高实力大杀四方的时候,就注定了在西岐陷落之时,西岐国运衰弱之时,他这位君主会受到最严重的的影响!

    在韩信攻陷西岐城的瞬间,姬发甚至连一句话都没交待出来便瞬间晕厥过去!

    在得知了姬发昏死之后,姬旦能怎么办?只好放弃了回到西岐和韩信拼命的打算,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朝歌城!

    如今的朝歌,就是一个大号废墟!

    苏妲己的自爆,直接让这里变成了一个空虚无比的大墓!

    一个埋葬了帝辛时代的大墓!

    一个埋葬了大商的大墓!

    而如今这个大墓或许将会再次埋葬姬发,埋葬大周!

    “咳咳,咳咳……”

    “二哥,你终于醒了,都是我不好,中了韩信的奸计,没想到那韩信明修直道暗度陈仓,身为大军主帅,他竟然直接带领一支小而精的军队绕过陈仓,偷袭西岐,这是我没想到的!”

    “咳咳,咳咳,罢了,罢了,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讨论此事也没有意义。”姬发看着自责无比的弟弟,有气无力的安慰了起来。

    看着满头白发,生机稀薄,进气多出气少的哥哥,此刻的姬旦内心之中充满了内疚、担心、痛苦、迷茫。

    “成也国运,败也国运,我倚仗西岐国运,玩弄人心,最终战胜了纣王,成为了八百诸侯共尊的周王,可是我却在秦国的铁蹄面前失败了。”

    “这一切都是秦侯的算计,先是主力军队稳扎稳打,让我误判了局势。然后又在汉中建立直道,还清楚了商鞅这样的前辈高人,让你做出了误判。”

    “连续两次误判,西岐算是到头了,为兄的一生也到头了!”

    说到这里,姬发用力的喘了口气,好让自己好受一些。

    原本如果西岐可以迅速的消灭大商,那么他未必不能利用天下共主的身份续上一波寿命。

    可是如今大商尚未彻底灭亡,殷郊政权还在,八百诸侯也只是口头上臣服他这个周王,连西岐老家都没了,谁还会服他?

    气数反噬之下,原本不动手可能还能活上万儿八千年,可是如今却没几天好活了。

    生死之间,姬发越来越清醒:“我走之后,旦你肯定不是大秦的对手。以如今的局势,你连消灭殷郊都做不到。”

    “局势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进入朝歌城之前,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将士们也能忍受一切艰难困苦。可进入朝歌城之后,将士们却再也不能忍受没有收获的日子,士气更是一落千丈。”这一刻姬旦也很无奈。

    “罢了,旦,你记住,我去之后,你立刻去王号,拿着我的人头向秦侯请降。天下间,已经没人是秦国的对手了。”

    “天意!天意!这一切都是天意!”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进入朝歌城之前,我十荡十决,无往而不利,可是击败帝辛之后,我却寸步难行,连续误判两次,这是天要亡我!”

    临死之前,姬发不断的念叨着天要亡我。

    姬旦也明白了姬发的暗示,天要亡了西周!

    西周的命运,似乎就是为了和帝辛的大商同归于尽!

    就是为王前驱,就是为了给大秦做铺垫!

    这就是姬发临死之时想要表达的内容,而且因为道君们可以随意改变过去,姬发甚至都不敢明说,只能用天要亡我来暗示姬旦。

    在成为道君之前,不要反抗!

    西岐灭亡乃是天意,不必太过内疚!

    两次误判更是天意,这是道君们的意志,这是火云洞天的意志,而不是我姬发无能,也不是弟弟你无能,实在是对面的大秦得到了天意眷顾。

    不过弟弟你也不要担心,成也天意,败也天意,留着有用之身,迟早可以等到大秦天意不在的时候,跑到秦侯的坟头唱唱跳跳!

    推荐一本书,作者也是老作者了,人品有保证,书名是极恶龙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