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第481章 彼其娘之(大章)

    第481章 彼其娘之(大章)

    轰隆!

    一拳!

    仅仅只是一拳,眼前这道有着一千六百多万年历史的古老关卡,直接被破。

    要知道,这个关卡的历史,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一万年十万年而是足足一千多万年。

    这么长的时间之中,阵法一点点的加固,一点点的变得更厉害,时至今日,阵法勾连地脉、水脉,甚至还能汲取周天星力为己用。

    按理说哪怕是广成子这样的阐教十二仙来了,想要破阵也得花上好长一段时间,这里的时间起码也是以百年为单位。

    即使提前得知阵法的情报,广成子等人想要破阵,也需要至少数年时光。

    可是此刻,此地的阵法,直接被暴力破除,治愈原本的巧妙破阵而不伤害地脉,姬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所以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切,姬发带领国内的三成军队,六成以上的高手,八成左右的底蕴,从北伯侯崇黑虎的地盘上借道。

    再加上姬发自己主动充当先锋,无论何种关卡、大阵,在姬发不惜一切代价之下,跟纸糊的也没多少区别。

    往日里,大阵难破主要是因为这些阵法一般都勾连地脉,暴力破阵会连地脉一起破坏,敢这么做的,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且不说地皇一脉的反应,地脉本身便是对天地有大用的好东西,强行破坏地脉,业力极多。

    可是姬发已经不在乎这些细节了,只要他能赢,只要他是最后的胜利者,那么此刻的破坏地脉,只会被后人夸赞为不拘小节。

    就像李二,虽然他杀兄杀弟囚父,可后世之人提到玄武门的时候,只会说李二杀伐果断,毫不犹豫,不愧是天可汗。

    至于为李建成李元吉李渊他们叫屈,少之又少。失败者没人权,成王败寇而已。

    轰隆!

    看着慢慢倒下的城墙,姬发便看向了身旁的广成子:“仙师,可以出手了!”

    感受着姬发身上的煞气,地脉被毁灭之时所留下的怨气,广成子只感觉自己好像又一次看到了当年大尤的八十一个兄弟。

    时隔多年,竟然还能看到这种怪物,啧啧啧……

    尽管内心之中的活动极其精彩,可广成子还是很识时务的点了点头:“诸位师弟,做好准备,纵地金光法开始!”

    嗡

    嗡

    嗡

    纵地金光法乃是阐教最有名的遁法之一,它的特点便是,修为越高,遁法速度越快。

    如果实力到了元始天尊的地步,即使比起鲲鹏的风水之法,也差不了多少。

    而此刻,阐教十二仙来了足足八位,八人联合施法,瞬间帮助万万万之数的精锐军队前进。

    至于云中子,则是挥了挥浮尘,一朵朵白云瞬间出现在了无量大军的脚下,拖着他们,推着他们前进。

    纵地金光法,再加上云中子招来的无数白云,直接让西岐的军队体验了一次天仙层次的狂飙突进。

    不过这么施法,消耗极大,而阐教十二仙也乐的如此,因为这么做之后,他们就不用亲自施法,屠杀大商军队了。

    虽然已经决定扶龙庭了,可是倚仗自身修为强大,直接屠杀弱小军队这种事情,能不做还是不做的好。

    每到一处关卡,姬发都会亲自出手,而每动用一次西岐的人道气数,姬发的面容都会老上一分。

    短短数日时光,姬发的军队就从北伯侯和大商领土的交界之处来到了距离朝歌非常接近的洛阳。

    帝辛和大商朝堂的反应当然很快,可是再快,也只能调动修士,调动炼气士,调动奇人异士,军队不是这么容易调动的。

    所以直到洛阳城下,姬发才被闻仲给拦住。

    闻仲是大商太师,三朝元老,再加上帝辛的授权,自然有资格调动大商国运。

    也只有调动大商国运的情况下闻仲才有资格拦下姬发,否则寻常天仙来了,哪怕是多宝、玄都这样的道君之姿,面对此刻发了疯的姬发,也只能被打的满头包然后立刻逃走。

    九州之地,终究是人道气数最强。

    而此刻的西岐,身负八百诸侯、八大家族、四大伯侯的期望,夸张一点便是身负天下之望。

    除了拥有天下大义的大商和自成一体的大秦,谁能挡得住此刻的姬发?

    “数日之前,姬发你看起来还只有十六岁,可今天你却已经三十岁了,你打算拿出多少寿命来干掉老夫?”

    说到这里,闻仲眉心竖眼瞬间睁开,死死的瞪着姬发,舞动手中的金锏,目标直指姬发。

    “哈哈哈,你可知道,老夫乃是三朝元老,大商太师!”

    “这些年来,借助着大商国运,老夫练就了一身堪称惊天彻底的大神通,这肉身早已金刚不坏,不死不灭,这颗神眼更是近乎沟通天地累道本源,若是我舍命一击,连紫霄神雷此等道君级神雷也不在话下。”

    “姬发小儿,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此地名曰洛阳,乃是万万年之前便存在的古城,乃是从三皇五帝年间,便传承下来的古城,即使是道君化身来此,一时三刻之内,也无法拿此城如何!”

    “你可知晓,就在此刻,就在此时,已经有大量的军队朝你们的后路而去,他们的目标是北伯侯崇黑虎!”

    “北伯侯终究不是西岐,也没有那么多仙人相助,你猜猜大商需要多少时间,便能彻底打下北伯侯的地盘,截断你们大军的归路?”

    人的名树的影,同样的一段话,在不同身份的人口中说出来,效果自然是不一样的。

    上面的那段话,要是普通人这么说,估计谁也骗不了,谁也影响不了。

    可是当闻名天下的大商太师亲自说出来之后,除了阐教十二仙和姬发之外,其他的周军,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影响。

    “哈哈哈哈……”

    大笑三声之后,姬发仰天长啸:“老太师你纵然实力强大,可是此刻的你光看外貌已经六十八九了,你还有多少寿元,纵然你拼尽一切,又能承载多少大商国运?”

    “若是来到此地的是纣王,尚且可以作为孤的对手,可是你这样的老人家,凭什么和孤作对?孤大不了再次衰老一倍,那时你又拿什么阻止呢?”

    说到这里,姬发便来到了大军之前,当着无数将士的面拿出了好几枚铜钱,他要算卦!

    开战之前,先算个卦,看看卦象吉凶,这是周军的老传统了!

    虽然姬昌才是那个后天八卦大成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姬昌之前,姬家就不研究后天八卦了。

    而大商的习惯则是烧上一块龟甲,然后通过龟甲的裂纹,来推演天机,这是很久以前,大祭司一脉的习惯。

    如今大祭司一脉早就被清洗了,不过这烧龟甲,看吉凶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起卦!

    姬发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卦象,中等?

    不对!

    你有问题!

    受到历代西伯侯影响,西岐的大夫将军们,多多少少也是懂一些卦象的,这中等的卦象,在如今的局势下,可不大吉利啊。

    不过姬发却再次大笑三声,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哈哈哈,大吉,这是大吉,上上之卦象,这是上天都在保佑我们!”

    “按照父侯创造的后天八卦,此卦应该这么解,因为……所以……故此这是毫无疑问的上上卦象。”

    “不错,父侯后天八卦大成,对天机一道的理解,不是往昔那些老学究们可以比拟的,这就是上上之卦象!”姬旦眨了眨眼睛,表示赞同,然后他就看向了周围的大夫们。

    “对对对,侯爷说得对,这后天八卦一道上,老侯爷才是真正的第一人,所以这一定是上上之卦象!”

    “上上!”

    “大吉!”

    “我们赢定了!”

    不管是真的相信了姬发,还是内心中不屑一顾,但表面上看起来,此刻西岐的士气,相当的好!

    这其实不难理解,他们短短数日时光,就从边疆打到了洛阳城下,还体验了神仙一样的飞行速度,士气高昂才是正常的。

    “此战,孤将为先登!”

    吟!

    阵阵龙吟之声中,姬发朝着洛阳城冲了过去。对此,闻仲拿出了帝乙赐给他的打王金鞭,又拿出了帝辛赐给他的王命旗牌:“大商国运听我号令,加持我身,助我斩杀乱臣贼子!”

    这一刻的闻仲,大商国运加身,体型猛地拔高,自身和天地雷霆本源的沟通更进一步,周身更是散发着一道道威力十足的雷霆,就像是雷神在世一样,寻常天仙,那是擦着就死,碰着就伤!

    洛阳城下,闻仲大战姬发,阐教十二仙则是大战截教仙人,散修大战散修。

    边疆之地,孔宣也已经得到了周军虚晃一枪的消息,正打算亲自前往洛阳城下,拦截姬发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位手持菩提树树枝的道人。

    这个道人,身上穿着道袍,可左手却拿着一口钵盂,右手拿着一根菩提树树枝,再看隐藏在衣服下面的肌肉,更是健壮无比。

    “你是何人?速速推开,否则莫怪我大开杀戒!”一边说着,孔宣拿出了一杆大戟。

    “道友可以称呼我为菩提老祖,老祖我受人之托,要拦下道友三年时光。此前我和道友也不认识,算是没有仇恨,不如我们在这里论道三年,无论是道门的道法,还是佛门的神通,亦或者是魔门的炼体之法,老道我都略知一二。”菩提老祖笑呵呵的道。

    “呵,斡旋造化你会吗?你教得了我吗?”

    “斡旋造化,乃是三十六天罡之首,本质上是造化之道,古往今来,堪称精通此道的少之又少,老祖我也不会。”须菩提认真的道。

    “佛门的空无之论,阿弥陀佛的梦中证道之法,你教得了我吗?”

    “阿弥陀佛,以施主的慧根,如果愿意加入西方教,那佛门的现在佛就是施主了,老祖相信无论是阿弥陀佛,还是准提佛母,都一定愿意倾囊相授。”

    “那道君级别的精血,你有多少种?你有多少滴?可以给我多少?”

    听到这里,菩提老祖双手合十:“施主不愿意留在这里和老祖论道可以直说,何必说这些虚的,等到老祖我降服施主之后,施主自然会安静的与老祖我论道!”

    “嗤,就凭你?若是你本尊来此,还差不多!”

    战斗开始了!

    一个是祖凰之子,底蕴深厚,气运悠长,神通惊人,实力不凡。

    一个是道君化身,准提佛母以二代菩提树所斩出的天仙级数化身,修炼了这么多年,在道君化身之中,也算是赫赫有名。

    双方一个精通五行之道,一个精通佛道魔三门之法,这一战看起来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结束的。

    不过洛阳城下的战斗,却已经结束了!

    洛阳城破!

    闻仲身死!

    化身雷神的闻仲,还是死掉了!

    死于过度承载国运,寿元耗尽而死,临死之前,还随手一道紫霄神雷,劈死了慈航道人、普贤道人。

    二人尽管论辈分都是闻仲的师叔一辈,单论道行也在闻仲之上,可是身合大商人道气数的闻仲临终前的舍命一击,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没看广成子、赤精子都很有经验的和截教的其他仙人,在外围划水吗?

    除此之外,黄龙真人与修炼了八九玄功,且借助了大商国运修炼的袁洪近战,最终不敌,肉身被擒,只得元神遁走。

    而袁洪也被西昆仑散人陆压,以斩仙飞刀偷袭,瞬间斩杀,一抹真灵往封神榜而去。

    阐教惧留孙被龟灵圣母击败,重伤之后被金灵圣母收了人头。

    而广成子则是以番天印重创龟灵圣母,将之打出原形,西昆仑散人陆压再次出手偷袭,以斩仙飞刀斩杀龟灵圣母,一抹真灵更是直接上了封神榜。

    然后陆压就被盯上了,玄灵趁机拿出落宝金钱,以自身气数的代价,瞬间落下了斩仙飞刀,反手一斩,斩杀陆压化身一具,至于陆压的本体,一直在西昆仑藏的紧紧的……

    此战之中,截教损失惨重,灵宝天尊亲传弟子龟灵圣母被杀,内外门弟子十天君被杀,罗宣被杀,吕岳被杀,九龙岛四圣被杀,石矶娘娘也死在了太乙真人的手中,被太乙真人以九龙神火罩活活练死,至于三代弟子的死伤更是不计其数。

    阐教也损失惨重,拉来的外援炮灰且不去说,光是阐教最最核心的十二仙,便死了慈航、普贤、惧留孙、文殊四位。

    黄龙真人肉身被毁,唯有元神遁出,可即使是元神,也被余化用化血神刀斩了一刀,离死不远了。

    不过黄龙真人在逃离洛阳城的时候,却开心的不得了,因为他此劫已过!

    所以他开开心心的哼着歌儿回到了昆仑山,然后找了个比较舒服的洞府,直接躺下开始睡觉。

    这一次大劫不结束,他就不出去了!

    豪横的龙生,就是这么让人羡慕!

    至于广成子,也失去了手中的重宝番天印!

    因为玄灵又一次献祭自己的气数,以此为代价,落下了番天印,不过这一次之后,玄灵也被盯上了,被针对了,再加上气数大降,玄灵很快就被教做人了。

    惧留孙用亲自祭炼的捆仙绳束缚住了一个瞬间,然后被赤精子手持阴阳镜,狠狠的照了好几下,再加上广成子的落魂钟,要不是玄灵有一件护身的七品青莲,恰到好处的保护了他的元神,就不是单纯的肉身被毁了。最终空留一道元神遁出此地,也算是度过了此次杀劫。

    不过七品青莲托着元神逃生之时,玄灵却在临走之前留下了斩仙飞刀和落宝金钱这两样大杀器。

    看着手持斩仙飞刀斩杀了文殊道人,并大杀四方的金灵圣母,广成子只能一边大骂陆压不当人子,一边狼狈的左右横跳。

    这陆压道人实在是不当人子,要不是他的斩仙飞刀,今日哪里会死伤这么多道友?

    像阐教十二仙,他们个个道行深厚无比,肉身早就被打磨的相对完美,金刚不坏之身那都是至少的。

    元神也是如此,近乎先天不灭灵光,有了一丝丝不死不灭的特性,一般情况下,想要杀死这种没有缺陷,近乎全能、道行深厚的道人是很难很难的。

    可是陆压却炼制了这种专门斩杀他们的大杀器——斩仙飞刀,那袁洪修炼八九玄功,还借助大商国运,一身玄功近乎大成,可以无视九成九的道法,可还是被斩仙飞刀毫不留情的给收了人头。

    那个时候,广成子还是很开心的。

    可是当着斩仙飞刀落到了玄灵手上的时候,广成子就只想骂娘了:陆压,彼其娘之!彼其娘之!彼其娘之!

    广成子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陆压哪里是来帮助阐教的,他就是一个专门拱火的小人!

    要是没有此宝,文殊和惧留孙两位师弟最大的可能是肉身被毁,元神重创,然后遁出一丝元神,在昆仑山中修养。

    可是有了此宝之后,咔嚓一声,两位道人就彻底死掉了。

    甚至因为二人的死,广成子连撤退都不行了!

    阐教十二仙这种阐教最核心的都死在了这里,广成子除了为他们报仇之外,还能怎么办?

    至于打不过金灵圣母怎么办?

    左右横跳啊!

    就是一直左右横跳下去,也必须在这里坚持到战争结束,绝不能在战争结束之前就跑得没影儿了。

    所以广成子只好咬着牙,忽悠着阐教那些非核心的师弟,忽悠着那些有野心的散修往前冲!

    轰隆!

    看着轰然倒塌的洛阳城,再看看左右两侧的师兄弟,豆大的泪珠,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师兄,这一战终于结束了。”太乙真人看着自己手中残破无比的九龙神火罩,精神极为低落。

    刚才和他交手的是金灵圣母,他俩都是道君小号,所以斗的也算是旗鼓相当,不过最后九龙神火罩却直接被金灵圣母用斩仙飞刀给斩成了好几段。

    “还没结束,距离最终决战,只差一点点了。”广成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原本嘛,大家活儿互相装一下,核心弟子都不死,内门弟子谁死算谁倒霉,外门弟子各安天命,然后去忽悠散修送死,这是最划算的。

    可是打着打着,双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哎,这一战我阐教损失惨重,这还是三宵和赵公明都已经投靠了大秦的结果。若是他们也在,若是三宵布下九曲黄河大阵,若是赵公明手持一气造化珠,若是多宝也来了,此战结果就更难料了。”

    “我去师尊那里问问,再去大师伯那里,求取几颗九转金丹,好让黄龙师弟速速恢复。”

    昆仑山中,正在睡懒觉的黄龙瞬间睁开了双眼:“好像有人在念叨俺黄龙,不过不管了,俺都为了阐教牺牲成这样了,都没战斗力了,总不能一丝元神冲上去送死吧?”

    “黄龙师弟,我来看你了,这是我从大师伯那里求取的九转金丹,此丹号称一颗便能让人拥有堪比道君的法力,不过这都是那些外人谣传的。”

    “虽然真实药效并没有这么厉害,可是让师弟你彻底恢复还是没问题的。我相信师弟也一定急着去报肉身被毁元神受创之仇吧?”广成子声音洪亮的道。

    听着这么洪亮的声音,黄龙很不情愿的抬起了头:“师兄,我们道人师法自然,以天地为师,自当心胸宽管,胸襟广大。”

    “所以我们应该不记仇才是,更何况那毁了我肉身的袁洪也已经死于斩仙飞刀之下。至于截教的道友们,如果不是这场劫数,我们说不定还在饮酒论道呢,不必过度追究。”

    听到这里,广成子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师弟,这颗九转金丹我就放在这里了。”

    “我只和你说说此次阐教的损失,文殊、普贤、惧留孙、慈航四位师弟,均已真灵上了封神榜。”

    “我的番天印也落到了截教手里,赤精子师弟的肉身被毁,南极仙翁师弟更是被毁了一朵七品白莲,云中子师弟运气最好,自身并未受伤,可是也损失了大量的仿制宝物。”

    “他仿制的混沌钟因为使用过度,直接废了,他仿制的盘古幡,因为威力太大,只使用了三次,就被金灵圣母以落宝金钱落去,开始反过来击杀阐教的师弟们,他仿制的太极图,倒是救下了不少师弟,可是最后却被截教集中力量,直接硬生生的击碎……太乙师弟的九龙神火罩被斩仙飞刀斩碎……”

    “罢了,我这就服用此丹。我和几位师弟相处亿万年的交情,他们上了封神榜这是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师弟放心,为兄这就去找师尊,让师尊赐下宝物。估计姬发的大军,也快到牧野之地了,这一场牧野之战,一定要打回来!”

    好久没有还更了,今天先还上一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