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浑身是毒

    第42章 浑身是毒

    叶槿抓到了足够她和冽寻吃的鱼,回家把翳沙给她的毒藏在了杂物底下,然后织起了毛衣。

    织毛衣是她跟着二十一世纪的妈妈学的,她觉得织毛衣很神奇,一根线就能做出一件衣服来。

    放在原始社会一定非常有用,至少那些穿不起兽皮的人,不至于把树叶子挂在身上遮羞了。

    冽寻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织出了拇指长的一圈布。

    “你在干嘛?”冽寻新奇地盯着叶槿手中灵活穿梭的树枝看。

    第二眼才发现树枝底下还有一圈白中泛黄的布条。

    他也没多想,或许叶槿是为月事做准备,也或许是在鼓捣新鲜玩意儿,他等着看就是了。

    “抓到入侵者了吗?”叶槿抬头看了眼冽寻,手底下的活也没停下。

    冽寻道:“原来是个蟾蜍兽,我跟他交过手,可以肯定的是他也是高级兽人。只是他无心恋战,跳进一条河中就找不到了。”

    叶槿暗暗心惊,那个翳沙还真不是一般人,身受重伤都让冽寻如此高看。

    “高级兽人?”叶槿疑惑。

    冽寻便将有关兽人的等级娓娓道来。

    兽人通常带有遗传性,父母是兽人,生下的孩子就很容易觉醒兽人体质。普通人也有成为兽人的几率,只是万一挑一,一个部落没有兽人,通常永远都不会有,所以小部落的人几乎都不知道兽人的存在。

    初级兽人是刚觉醒时期,没有战斗力,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学习才能步入中期。

    中期兽人便是大多数兽人一辈子的状态,每天可以变身一次,作战后恢复人形,陷入虚弱。

    高级兽人便是冽寻级别,随时可以变身,战斗力和寿命都和中期兽人有实质性的差距,最起码能活两百岁。

    叶槿总算是系统性的了解了兽人的相关信息。

    听完后,她疑惑道:“既然那个入侵者这么厉害,应该会被部落抢着要吧,怎么会在外流浪呢?”

    翳沙甚至混到连火种都没有,要用草木灰都得用偷的。

    冽寻轻笑一声,笑得耐人寻味。

    “这就要怪他自己倒霉了,成为什么兽人不好,偏偏成为蟾蜍兽。蟾蜍兽人浑身是毒,与他触碰的人都会中毒,甚至据说他碰过的水都是有毒的。这种对部落不利的兽人种类,通常会在觉醒的第一时间被驱逐,甚至抹杀。”

    冽寻对那个蟾蜍兽有着惺惺相惜的同情,他虽然是常见兽人形态,但是因为太强,也让某些人恨不得杀之后快。

    所以他没有对蟾蜍兽赶尽杀绝,表面功夫做完了,就回来了。

    与他触碰的人都会中毒……

    叶槿的手抖了抖。

    不!会!吧!

    她全身都碰到翳沙了!

    叶槿整个人都不好了,噌地站起了身。

    “我去做饭了。啊不对,煮肉。”

    说完,她提着宰杀干净了的草鱼直奔小河。

    冽寻看着空空如也的对面,一阵纳闷。

    他的话吓到叶槿了吗?

    果然还是个女孩子呀,以后不能对她说太恐怖的东西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