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监狱面见赵耕田

    第66章 监狱面见赵耕田

    可我却怎么看也看不出这鸡鹅鸭之间有什么联系,把这三种动物组成一个人名,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我把鸡换成三古姬家的姓氏,可有谁会把名字起成鹅鸭或鸭鹅的?

    更何况在我的印象当中,姬家也没有这么一号人。

    鸡鸭鹅,我实在是想不出,这三种家禽能组成一个人的名字,对于我爷爷的思路,我是真的理解不了,也许是我还太年轻,根本理解不了他们这老一辈人的思路吧。

    事到如今我只能把这事儿先搁置一旁了,等明天去了北京潘家园,找厉无常问问看,他学问高又是我爷爷他们那一代的人,应该能看出什么来。

    不过这画带在身上有点太显眼了,索性我把画上的细节全都记下来之后,就找了个铁盆,然后把三幅画先后放进去,点火把它们烧掉。

    虽然这样做有点败家,可我又一时查不出这画表达的意思,落在采物使手上也是个麻烦,我也只能忍痛把它们全都烧掉了。

    一幅画一幅画的烧,很快三幅画就烧成了灰烬,我弯腰把铁盆端起来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发出当啷一声,于是立刻把盆放在地上,拿手在灰烬里面摸索起来。

    一把红铜的钥匙,长十公分左右,我拿在手上颠了颠,还有点分量,款式是古代开启‘广锁’的那种钥匙,广锁现在可是不多见了,不过较远的山区有些房子的门还是用的广锁。

    看着手里的钥匙,我不由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

    在我十二岁那一年,有一天去隔壁马东叔家玩,在他们家院子靠北墙角处那里有一个坑洞,里面放着一把梯子,可以顺着梯子爬下去。我记得当时丫头马辰明告诉我,说那是一个菜窖,冬天用来储存蔬菜的。

    我那时候淘的很,也没见过菜窖里面是个什么样子,于是就趁着丫头回房间的时候,偷偷顺着梯子爬了下去。爬下去之后,左面是一个洞,洞里面放着各种蔬菜还有红薯,而右面是一个圆拱形的木门,木头并不高,只有一米多点。

    本来我想推开木门进去看看,可是没推开,后来发现上面挂着一把锁,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锁,如今想来,那就是一把广锁。

    这钥匙,会不会就是打开菜窖那道门的?

    如果我只凭借广锁就这么认为的话,当然是不可能的,我之所以会这么想,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马东叔和冬梅婶子的死!

    他们两口子素来与人相好,可却平白的被人给杀了。而且当时家里还被人翻的乱七八糟,肯定是在找什么东西,而他们要找的东西,我想应该就是在那菜窖下面的木门后面。

    如果我的这种猜测是对的,那么马东叔和冬梅婶子的死,我们李家就更脱不开干系了,因为不用想都知道,凶手找的东西肯定不是他们自己的,肯定不知是我爷爷又或者我爸交给马东叔,让他藏在那的。

    所以他们的死,也算是为了保护我爷爷我爸留下的东西而死。

    把已有的线索联系起来,我现在首先要去潘家园找杀手赵耕田,看看我爷爷到底是不是他杀的。还有就是去见厉无常,看看鸡鸭鹅这三种动物能组成个什么人的名字。最后就是回沈阳道,看看我手里的钥匙,到底是不是打开菜窖下面木门的钥匙。

    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我只好去外面随便吃些东西,然后回来睡一觉,等明天一早再动身。

    吃饱喝足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就骑着自行车去了最近的车站,然后坐车前往火车站。

    买完票,坐上火车是早上八点半,抵达北京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左右,差不多五个半小时。

    等我到了北京站,打车到潘家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发暗了。我看了看手表还不算太晚,于是就小跑着去了赵耕田被关的警局。

    我去了之后,才知道赵耕田以前不少杀人案件都被查了出来,现在被判为了死刑,一个月后就会被压到刑场枪决。死囚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也多亏了有我表哥阎行天这层关系,否则我连赵耕田的面都见不着。

    来到囚牢看到赵耕田的第一眼,他比之前苍老了许多,但却丝毫没有流露出即将死亡的慌张和害怕,而且他看到我来了以后,还淡淡的笑了笑。

    “我……”我刚张了张嘴,还没说自己的来意,赵耕田就说他等我很久了,而且还知道我来找他的目的。

    于是我就好奇的问他,“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来找你的目的是什么?”他淡淡的回答说:“你来肯定是为了李三泉,也就是你爷爷的事情,我说的没错吧。”

    “确实。”我点点头,看向赵耕田的眉头皱了皱,“那你是打算告诉我实情,还是打算带进棺材?”

    “哈哈哈,你这小子和你爷爷一样嘴巴臭不说,而且非常不会聊天,要不是因为如此,你爷爷也不会死。”赵耕田叹了口气,又道:“唉,反正我都是个快死的人了,临死前把一切都告诉你,也算是给我自己积一点阴德……你爷爷李三泉确实是我杀的……。”

    赵耕田说的,和我之前猜测的差不多,当年那两个跟我爷爷去小马寨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他,而杀我爷爷的也正是他自己。

    不过当我问起另外一个人是谁的时候,赵耕田则显得犹豫起来,一直过了十多分钟,他才开口朝我要了一支烟。

    我把烟点上递给他,一直看着他把烟抽完,才忍不住又问了他一遍,另外一个人到底是谁?

    赵耕田把烟蒂踩灭,走到牢门前双手握住铁门,然后往左右两侧瞥了几眼,说了一连串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他说:“姬,三古姬家的姓氏,不过此姬却不是姬家,你仔细查阅一下姬家这个姓氏就知道了,这个姓氏改的第二个姓,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姓。”

    “不是我不告诉你他的名字,因为如果你连这个都查不出来的话,我告诉你,你也不过是去送死罢了。”

    说完这些,他就没有再说一句话,我也能看得出来,无论我在怎么追问下去,他也不会告诉我的,所以我也没继续问下去,把身上的烟和火柴丢给他之后,我就离开了。

    新书(这本书有妖气)喜欢的各位收藏,投几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