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跟踪马三反被抓

    第44章 跟踪马三反被抓

    “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我使劲甩了甩头,揉搓了揉搓眼睛之后,这才看清那倩丽的身影是谁,原来是黑丫拿着青铜匕首在那里挥舞,不过看她挥舞的动作和步伐,倒还真想那么回事。

    我穿好衣服下床走过去问黑丫,“丫头,你这是在跳舞吗?”黑丫停下动作,转头对着我晃了晃手中的匕首,很是得意的说:“四海哥,人家这可不是在跳舞,而是在练武术呢,我的功夫可是很厉害的呦。”

    “练武?”我不禁噗哧笑出声来,黑丫却也不恼,当着我的面拿着青铜匕首做了一系列的武术动作,而且她每一次挥动匕首的时候,我都能听到嗖嗖的破空声,由此可见她每一次挥动的力道都不小。

    对于传统的武术,我是一点都不懂,可我也能出黑丫这不是在玩,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板正,就跟我在电视上看的武侠片里的女侠一样,似乎还真有武术底子。

    黑丫停下来之后,主动跟我介绍,她的武术功夫是打小儿跟爷爷学的,功夫的名字叫流云刺,四五岁一直学到现在,据说是专门用来暗杀的一种传统武术。

    对于黑丫说的什么流云刺,什么暗杀,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因为我就没想过她有一天会用这功夫去暗杀人,而且她的动作虽然似模似样,可真的跟人动起手来还真不知结果会是个什么样,不过关键时刻用来防身,还是不错的。

    黑丫和我讲述了一些她之前的经历,不知不觉时间就已经到了午饭的饭点,于是我就带着她出了门下了楼。

    除了旅馆,马路正对面就是一家山西面馆,正好黑丫嚷嚷着想吃面,我们就去了对面那家山西面馆。

    “老板,来两碗刀削面。”我点了两碗刀削面,在等待服务员把面端上来的这段期间,我私下扫量了一下周围的客人,扫视一圈下来之后,我的目光落在了左前方角落那里。

    角落里迎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留着八字胡的男子,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物件,那物件高约四十公分左右,整体被一块灰布包裹着,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不过那灰布顶端呈V状,从形状上来看不可能古董花瓶瓷器玉器这些,倒更像是什么人的雕像。

    雕像!

    我突然一怔,心说方大说的那青铜关公像不就是雕像吗?

    想到此,我再次仔细打量起来,发现那分开的V字形,左半部份尖尖的地方,还真有点像是刀的形状。

    难不成这八字胡男子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古董贩马三儿!

    “马三儿,我看你往哪跑!”

    刚想到这,忽然身后就响起了一声怒喝,紧跟着就从外面一股脑儿的闯进来十几个手持棍棒的青年,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黄毛,进来之后直接走去了那个八字胡男子面前,然后一把手就将人给提了起来,“马三儿,总算是让我给碰到了吧,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儿跑,走,领上去。”他说完,就松开了手把桌子上的物件抱在了怀里,那八字胡则被其他几个青年夹着离开了面馆。

    说实话,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我也许就自当没看见了,可马三儿就不一样了,他可是调查采物使这条线的线头儿,没了他的话,这线可就断了,线断了,也就没办法调查下去了。

    “丫头,这里有些钱你拿着,饿了就来这面馆吃饭,吃完就马上会旅店把房门锁上,我得跟上去看看。”我把钱和房间钥匙放在桌上嘱咐了几句,黑丫这一次也没闹着非要跟着,我倒是也省去了安抚的时间,出了门就急忙悄悄尾随了上去。

    那些把马三儿绑走的人走的很快,而且出了堕落街就立刻坐上了停在路边的汽车,然后往云麓山方向驶去。

    我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尾随那些人到了云麓山山脚附近的树林,进了树林之后又一直往里面走了半个多小时,看到那些人把马三儿带进一个占地很广,看上去像是荒废多年的院子里。

    我没有继续往下跟,因为那院子的门口站着四五个身后背着一把大刀的守卫。

    为了安全起见,我拿出大哥大给方大去了一个电话,电话打通之后,我把马三儿被抓,和我现在所在的位置,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回了句‘你在那等我,我这就带人过去’,另外还不知跟什么人说了句,‘出事了,快带人跟我走’,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想方大最后说的那句话,应该就是跟我昨天见过的那位红日酒吧的老板,堕落街的地头蛇向红日说的。

    在小树林,我猫着腰一直盯着那院子的大门,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我远远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脸上带着一个红色关公面具的人,一步步走向大门方向。

    守在院子门前的守卫,看到那戴着关公面具的人之后,却显得很是惧怕,一个个把腰低到了四十五度,直到对方走进大门,那几个守卫才敢身子直起来。

    那戴着关公面具的人,该不会就是采物使吧!

    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和野草摩擦发出来的沙沙声,那声音很急迫且越来越大,似乎正朝我这里奔跑而来!

    我以为是方大带人找来了,于是就把头转了过去,可谁知我刚把头转过去,就看到一根木棍朝我的脑袋砸落过来。我根本躲避不开,头部被木棍重重的砸在了上面,然后我就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我没有立刻昏迷过去,而是听到有人说了一句‘别大人打死’,之后这才人事不知。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我感觉到头部疼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类似澡堂子的房间。整个房间差不多有七八十平的样子,中间是一个十多米长三米来宽的一个水池子,水池里面装满了水,水散发着滚滚热气,热气把整个屋子都占满了,就好像起雾了一样。

    观察完整个房间之后,我这才开始观察自己,知道自己是被绑在了一个竹椅上,身上还缠着好几圈很粗的麻绳。

    我想要挣脱开,却是不能,绳子绑的很紧,而且绑绳子的方法也特殊,我越是挣脱就被勒的越紧,无奈只好另想办法脱身。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