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前往北京潘家园

    第18章 前往北京潘家园

    直到一个半小时之后,天色快黑我才离开。回到家我叫上马东兄弟俩去了街上的一家烤肉馆,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没什么食欲,可我之前答应过请他们俩吃一顿,答应的事情,我是从来不会食言的。

    马东和马西兄弟俩果然很能吃,吃烤肉吃了一个半小时,期间嘴巴就没停过,好在我只答应请他们大吃一顿,以他们哥俩的吃相,请他们吃一个月,非得把我给吃穷了不可。

    第二天出发去火车站之前,给姬如霜打了个电话,她身为三古姬家的人,肯定也知道五牛图要在北京现身,故此我问她去不去北京,去的话就一起去。

    姬家的嫌疑现在可还没解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抽了,竟然主动邀请姬如霜一起去北京。

    姬如霜电话里却显得有些犹豫,最后也没说去还是不去。不过我料想她今天应该不会去,去的话也是应该好好安排盘算一番才去。

    姬如霜犹豫是很正常的,北京是叶家和韩家的地盘,姬家的势力虽然也不小,可在北京却没什么势力,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更何况叶,韩两家也不是地头蛇,而是强龙。

    我和马东,马西两兄弟出了门,就看见马东叔家门口停着一辆桑塔纳,这车是王倩昨天送我回来开的那一辆,我走过去透过车窗往里面一看,发现王倩靠在车窗还在睡觉。

    人家一个女孩子为了我的事情这么辛苦,我自然很感激,于是我敲了敲车窗,王倩睁开眼见是我和马东兄弟,打开车门伸了个懒腰说:“怎么,你们三个这是要去哪?”

    我张了张嘴还没说话,一旁也不知是马东还是马西就说了,我们要去一趟北京。

    ”哦。“王倩点了点头,也就没再多问下去。

    我看王倩眼圈发黑,知道她肯定在车里睡不好,于是就把家里的钥匙拿出来递了过去,说:“这一次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你一个女孩子总不能一直在车里睡,这是我家里的钥匙,家里的东西随便用,你累了随便找个房间休息就行。”

    王倩接过钥匙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就不再多言了。

    我说:“丫头就拜托你照顾了,我们还要赶火车,就不多聊了。”王倩拍着胸脯说,放心吧,人有我看着出不了事,到时候保证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丫头。

    我听她这话就放心多了,背着个帆布挎包,就跟马东兄弟俩离开了。

    到了火车站以后,距离检票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和马东还有马西两兄弟在候车室无聊的等着。当还有半个小时就检票的时候,马东说怕半路肚子饿,于是就和弟弟马西去外面买吃的去了。

    说实话,双胞胎我也见过不少,可是像马东和马西这么像的,我这还是头一次见,之前总是把他们两个的名字搞混。

    不过现在我倒是也能分清他们两个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了,哥哥马东脖子下面有一个小黑痣,只有他稍稍抬头的时候才能看得到,非常的不起眼,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到的。

    候车室的人非常多,整个候车室哪儿哪儿都是人,别说坐的地方了,连站的地方几乎都没了,站在那里连弯腰都弯不下去,想要去个厕所,都得挤半天才行。

    我看着周围的人群,好奇的嘟囔道:“今天又不是节假日,怎么去北京的人这么多?”我这话刚说完,一个老人的声音就从我旁边响了起来,我转过身看去,只见一名六十岁左右的大爷一脸笑意的跟我说:“呵呵呵,小伙子,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就算是节假日,也绝不会这么热闹的。”

    这老大爷好像知道原因,于是我就问道:“大爷,您知道这些人去北京的原因?”

    大爷捋着胡须,笑吟吟的对我说:“我当然知道。”说完,大爷指了指周围那些一个个背着大包小包的男男女女,说:“你看那些背着东西的,可都是去北京‘摸鱼’的,听说潘家园不久会举办大型的鬼市交易大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捣腾古董的人急着去北京。”

    大爷所说的‘摸鱼’,意思和检漏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买一个是卖罢了,检漏的意思是以低价格买到价格高的真东西,而摸鱼则是卖古董的人,以高价钱将假货卖出去。

    开始我还以为潘家园的鬼市交易大会知道的人不多,可如今看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儿,沈阳道做古董生意的几乎都知道了,甚至知道的比我都早……

    不过对于我来说,去的人反倒是越多越好,因为去的人多了,我更不容易被三古的人发现。

    我跟这位老大爷闲聊了十多分钟,马东和马西两兄弟就回来了,他们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全都是吃食,有天津特产大麻花和狗不理包子,还有灌肠和方便面这些。

    众所周知,火车站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贵,同一种吃的,在别处买的话也许只要几块钱,而在火车站的话,估计得翻上两番。

    马东和马西可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他们竟然肯花这么多钱买吃的,着实让我好奇了一把。

    上了火车,经过询问,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买的东西是上面给报销。而他们所说的上面,就是我那冤大头表哥阎行天了,如果我表哥知道这兄弟俩这么花他的钱,只怕会很后悔派他们两个来吧……

    过了没多久火车就开了,不过让我好奇的是,我旁边的位置始终是空着的!

    按理来说,火车上这么多人连座位都没有,根本不会出现空位才对,这一点显然不正常。

    十多分钟后,坐在我后排位置的马东和马西兄弟俩,一个端着一碗泡好的方便面,一个拿着一袋子狗不理包子来到了我跟前,然后将泡面和包子放在了我面前的小桌板上。

    马东看了一眼我旁边空着的座位,于是就坐在了那里,而弟弟马西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马东神神秘秘的把头往我这边凑了凑,“海哥,这一节车厢有几个叶家的人,你说他们是不是在跟踪咱们?”说道这里,他拿手偷偷给我指了指三名投诉都带着灰皮帽子的男子。

    那三名男子就坐在我左前方四米多的位置上,三人头上都戴着一顶皮帽,身上都穿的是同样颜色的中山装,另外在中山装上衣的左胸口处有一个样式特别的别针。

    别针与常见的别针不同,仔细看的话,那别针的形状竟然是一个‘叶’字!

    啦啦啦啦,厚脸皮求推荐票啦,打赏也阔以哦,两更啦开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