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书画中隐藏的线索‘韩家可疑’

    第9章 书画中隐藏的线索‘韩家可疑’

    “什么忙你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儿,哥们儿我一定帮你。”

    “什么伤天害理,我蒋天是那种人吗?”蒋天白了我一眼,端起茶一边四处打量着屋子,一边说:“我有个朋友前不久收了一幅画,他拜托我找个人给看看真假,我记得中山叔就是鉴定字画的高手,于是我就想起你来了。”

    “对了,中山叔去哪了,我这一路上怎么也没见着,是不是又去乡下收画去了?”

    “唉。”我叹了口气,摇着头说:“说来话长,我也不知道我爸现在在哪儿。”

    蒋天看我的表情和语气,就知道我爸肯定是出事了,因为我此时的心情全都表现在了脸上。他一把按住我的肩膀,面色认真的看着我说:“我蒋天虽然没什么能力,但只要你李四海需要,兄弟我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也给你办了!”

    听了他这话,我很是感动,于是就简单的把我爸的事情告诉了蒋天。

    “这件事竟然牵扯到三古,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办,无论是韩家,姬家,又或是叶家,可都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得罪的起的,他们如果想弄死一个人,可真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上多少。”

    “你也知道三古?”

    “你这话问的,吃古玩这一行生意的,有哪个不知道三古,都巴不得找上门去舔屁股呢。我就是没门路,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要是有门路,我也去舔了,这年头谁不希望发达。”

    蒋天这话说出了现如今大部分人的心声,不过我却不赞同他说的,自身如果没有本事的话,就算再怎么去巴结,最后也长久不了,到头来不但丢了面子,还会被人瞧不起。

    “这件事我也就跟你一个人说,你呢也自当时听个故事,可别参合进去,他们需要我帮他们找到五牛图,所以还不敢对我怎么样,你可就不一样了。”

    砰的一声……

    蒋天听我这么一说,显得很生气,重重一拍桌子,瞪着我说:“你这就太不把兄弟当回事了,我蒋天虽然怕死,但那也得分跟谁,怎么个死法,为了兄弟去死,我蒋天他妈的愿意。”

    可他越是这么说,我反倒是越不希望他掺和进去。我这人打小就没什么朋友,蒋天没来之前,别看我在这沈阳道混迹了这么多年,可除了丫头之外,我就连一个说真心话的朋友都没一个。

    做这一行的,说句不好听的,这嘴啊,就是拿来忽悠人的,是能骗一个是一个,能忽悠几个算几个,也正因为如此,几乎没人愿意真的去和做这一行的交朋友,就算是有,也只不过是想得到些好处,各取所需罢了。

    蒋天见我不语,自顾自走到了旁边的卧房,没一会从里面喊我:“四海,你刚才说找线索,这些画里难不成有线索吗?”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床上摆着的八副画,摇摇头说:“如果我爸留下线索的话,那么就应该在这些画上面了,除了这些画之外,也没留什么其他东西。”

    蒋天听我这么一说,弯腰将那两幅有李白诗句的画拿了起来,左看右看一会放回床上,两只手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两幅画当中的一个字,对我说:“四海,这两首诗上面都有一个疑字,这是不是和线索有关系?”

    “疑字?”我皱了皱眉,仔细看了看还真是,疑是地上霜和疑是银河落九天,当中还真都有一个相同的字。

    我又看了看其中六副画上面的诗,然后急忙把纸笔拿了过来,然后将几首诗上面相同的字一一写在了纸上。

    其余的六首诗,杜甫的‘春望’,‘杜牧的’清明‘当中也有一个相同的字‘家’。

    春望里面有这么一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清明里是这么写的,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上面都有一个家字。

    按照这个方法,很快我就找到了另外一个相同的字,‘韩’。

    一首诗在李白的,‘行路难三首’的一句淮阴市惊晓韩信,上找到的,另外一个是在白居易‘梦微之’的一句,阿卫韩朗相次去,上面发现的。

    现在找出来的三个字,分别是疑,家,韩。

    正当我继续寻找的时候,蒋天忽然兴奋的喊了起来,“四海,快来,我好像知道线索是什么了!”

    我忙走过去追问道:“线索是什么?”

    “嘿嘿,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蒋天说着,将第三副画和第七幅画拿了起来让我看,我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上面相同的字是什么了,那便是一个‘可’字。

    一首白居易的长恨歌,可怜光彩生门户,里面有一个可字,另外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里面有这么一句,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里面也有一个可字。

    如今找出来的字有四个,依次是疑,家,韩,可,我将这四个字顺序来回变化了几次,很快就知道蒋天所说的线索是什么了,因为这四个字正确的顺序是,韩—家—可—疑!

    这八副画是我爷爷留下的,我爸有可能正是看出了里面的可疑之处,所以才去的韩家,最后可能被姬家的人提前发现给抓走了。

    五牛图是当年冤枉我爷爷贩卖古董给日本人当中的一件,上面应该有我爷爷留下的重要线索,而我爸可能也猜出了这一点,于是不知用什么办法,将五牛图从韩战的手中拿了出来,只是还没等他揭开谜底,就被人给抓走了。

    “韩家,果然是贼喊捉贼啊!”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是韩家了,那么我找你的事情,看来只能你去了。”

    “什么事?”

    “当然是鉴定画儿了,我之前不是说过有位朋友拜托我找人鉴定吗,只要你能把画鉴定出来,说不定对方可能帮得上忙。”

    “你说的朋友该不会是叶家吧,如今能帮得上我忙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们了。”

    “谁跟你说只有叶家了,难道姬家不行吗?”

    “姬家?”我听到这里,不由想起叶梓萱之前跟我说的话,当时她可是说韩家和姬家联合陷害的我爷爷,所以我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冷哼道:“韩家和姬家一起陷害的我爷爷,我爸就可能是被姬家的人抓走的,他们帮我的忙,只怕是害我才对吧。”

    我话说完,就撇见蒋天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只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笑道:“你这话肯定是听叶家的人说的吧,叶家和姬家现在正在为一件名画争抢的不可开交,他们说的话又怎么能当真,而且线索里只是说韩家,也没提姬家,不是吗?”

    如果蒋天说的是真的,那么叶梓萱肯定在这件事儿上故意隐瞒我,目的就是为了独占五牛图,那我就不得不连叶家也提防了。

    可如果蒋天是被姬家的那位什么朋友蒙骗,那我去鉴定画的话,将相当于羊入虎口了,所以搞清楚叶家和姬家到底谁在说谎,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