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四古韩家相邀2

    第4章 四古韩家相邀2

    这可是九几年,这年头能开得起车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而且这种军绿色的越野车我也知道,是北京2020,价格可是不低,而且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必须得有些名望实力才行。

    我好奇这位大小姐身份来历的同时,也对这一次北京之行充满了期待,要知道北京可是有很多著名的书画鉴定大师的,而这大小姐竟然这么远跑来找我爸去鉴定,想必那画肯定是非常贵重的,甚至说贵重到连北京那些鉴定大师,都不敢断定那画到底是真是假。

    我对于字画的痴迷程度,就好比赌徒离不开赌,酒鬼离不开酒水一样,尤其越是没见过没听说过的古代字画,我就越是好奇。

    说实话,要不是之前担心那两个尾巴,当这大小姐一提出来让我去帮忙鉴定的时候,我没准就一口答应了。

    在去往北京的路上,我也旁敲侧击知道了这位大小姐的姓名,她叫韩君出自北京韩家,北京姓韩的不少,到底是哪个韩家,那就不得而知了。

    韩君对于接下来让我鉴定的那副画,可谓是守口如瓶,就连是什么画,画的是山水人物还是花鸟鱼虫,都是只字未提,无论我怎么问,她都只回答那一句话,‘到了地方你就知道’。

    这让我很无奈,却没有办法。

    好在天津距离北京不算太远,而且韩君带我去的也不是北京市里,而是四环外的边儿上,在那里的一座占地非常广的别院内。

    韩君把车开进别院后,就把车钥匙丢给了一位中山装打扮的年轻男子,然后就带着我往前面最大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小姐好。”

    “小姐您回来啦。”

    一路上碰到许多年轻的男女,无一例外,见了韩君都立刻放下手里的活,主动朝她打招呼。

    现在是1998年,早不是封建社会了,如今这个年代在家里能被称呼为小姐和老爷的,大多数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达官贵族,还延续着老一辈的传统称呼。

    来到最大的房子门前,一名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好从里面出来,对方看见我身边的韩君之后,一脸和善笑容的走了过来,“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您这一出去就好几天,可把老爷担心坏了。”

    “忠叔,还不是爷爷他老人家不相信我能找到能人,可以鉴定出那副画的真假,我这不是去找高人去了嘛。”

    被叫做忠叔的老者,听自家小姐如此说,不由得往我身上看了过来。当我的视线和他的视线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老者的目光非常的犀利,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那种眼神,我仿佛整个人被看穿了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我打眼看了一眼老者的双手,发现他的手满是老茧,尤其是右手的大拇指内侧那里非常明显,这可不是干什么粗活留下的,而是常年握枪磨出来了。

    老者打量了我一会儿,冲我笑笑,“您便是小姐找的鉴定字画的行家吧,不知怎么称呼?”

    “您老可别称呼我您您的了,小人姓李名四海,您就叫我四海,或者小海就行。”我这可不是客气,这老者一看就是战场上磨练过并且经历过生死的,我可不想去被这么一位给盯上,万一不小心得罪了,搞不好就请我吃一颗枪子,那玩意太硬,我可不喜欢吃。

    老者打开门,朝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既然是小姐找来的客人,那就请跟我进去见老爷吧。”

    “恩。”我点点头,跟着韩君一起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我才算知道什么叫奢侈,什么叫有钱人。

    这大厅很大,估计得有个一百五十平左右,我一瞅屋子里的木质家具,好嘛,全是红木的,墙上挂的名人字画就有十六幅,卖一副就足够我吃喝一辈子的了,不过其中一幅好像不太对劲,所以我就多看了几眼。

    对于字画我非常痴迷,所以现在的我就犹如一个乡巴佬一样,吃惊的看着墙壁上的那些字画,不知不觉就走到客厅中央的位置。

    “爷爷,我回来了。”韩君的声音,将我从痴迷状态给拉了回来,我这才发现面前的红木圆桌前正坐着一名富态的老人,这老人和那忠叔不一样,一脸的和善而且目光也是如此,我想一定是一个很好相处的老人家。

    “你这丫头,一声不响就自己跑了出去,还好你没出什么事,要是你出了事,我可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嘻嘻,您不是正在为一幅画的真假发愁么,我这不是给您请大师去了嘛。”

    “哦?”老者听到这,这才开始注意起我来,他也许是见我太年轻,又不想伤了孙女好心给他去请人鉴定字画,所以话里话外也根本没期望我能把画鉴定出来,“北京这么多大师都鉴定不出来,我也就不指望啦。”

    其他方面被瞧不起也就算了,可对于字画来说,除了我家那位酒鬼之外,现在还活着的鉴定字画的大师,我还真没服过谁,听老爷子这话,我立马就不乐意了,扫视了一眼墙壁上的那十六幅画,特意在最后一幅张大千的山水画停留了几眼,问道:“韩老爷子,您墙壁上的这些字画,可曾找人鉴定过?”

    “那是自然,不止我看过,也找过不少人看过,十六幅全是真迹。怎么?你瞧出问题来了?”

    “没错,您这十六幅画当中,其中有一幅问题非常明显。”

    “呵呵,是吗?”韩老爷子抿了口茶,饶有兴趣的重新打量了我两眼,“那你倒是说说看,我这十六幅画当中哪一幅有问题,问题又在何处?”

    我直接走到张大千的那副山水画前,这幅画画的是两座山,两座山的后面各画有一株让人看上去若隐若现的松树,画的名字叫隐松山,意思是隐藏在山后的松树。

    我用手在画的中间位置,也就是两座山的中间位置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确定自己的推断没错之后,说:“这一幅隐松山,无论是色泽还是纸张,又或是用墨和绘画手法,确确实实是张老爷子没错,可……”

    我话还没说完,韩君就打断了我的话,“既然确实是出自张大千的手笔,那这画还有什么问题?”

    “我说韩小姐,您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君儿,别打断,让他继续说。”韩老爷子却显得知书达理多了,朝我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咳咳。”我清了清桑,继续道:“这画虽然是出自张老爷子的手笔,可是这并非一幅完整的画。”我话说到这,正要喘口气儿好继续往下说,谁知再次被韩君给打断了。

    “喂,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快说到底哪里有问题!”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