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行走在沈阳道里的北京人2

    第2章 行走在沈阳道里的北京人2

    第二天,也就是礼拜四的早上,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耀进来,正好照在我的眼皮子上,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腾出另一只手拿起床头的闹钟,睁开眼睛一看,竟然八点半了!

    “坏了坏了,怎么都这个点儿了,在晚赶不上趟了!”我一边嘟囔着,一边慌忙的抓起衣服裤子往身上套,穿好衣服随意洗了一把脸,正要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昨天丫头盛鸡汤的碗还在家中,于是捧着碗出门去马东叔家还碗。

    马东叔和我爸算是铁哥们,我到他们家就像是自己家一样,一进门我就瞧见冬梅婶子正在院子里忙着,我便喊了一声,“冬梅婶子,我来还碗了,昨天丫头给我送鸡汤去,碗忘记拿回来了。”

    冬梅婶子听声音就知道是我,头也没回指着身后客厅方向说:“小海啊,婶子腾不出手来,你把碗放客厅桌子上就行了。”

    “哦,好。”我拿着碗走进客厅,偷偷往客厅两边的屋子看了一眼,发现马东叔和丫头都不在,我猜测他们可能去街上淘换东西去了,便把碗放在桌子上,出门和冬梅婶子喊了一声我走了,之后就跑去了沈阳道。

    沈阳道离住的地方不远,跑着也就十几分钟,我跑到沈阳道街头就停了下来,从街头一路看一路瞧,慢慢悠悠往街尾走。

    “瞧一瞧看一看了您,明代的瓷器清朝的官窑了喂。”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宋朝的汝窑明代初期的鼻烟壶,不买也看看一看了您那。”

    一路上街道两旁,都是叫卖吆喝的,卖什么的都有,可比那菜市场热闹多了。

    我虽然是倒腾古董的,可是我对于瓷器玉器什么的没兴趣,能让我感兴趣的只有字画。

    这一路走下来,倒是发现了两件让我啼笑皆非的趣事,其中一件就是一个摊位老板,手里拿着一副画,画上是两只虾,本来这也没什么,画什么的都有,画虾也没什么稀奇的。

    只是这老板吆喝的招人笑,竟然说是齐白石的虾!

    齐白石画虾不假,可但凡只要懂一点行的,就知道他这画是假的,因为他这画里的虾假的不能在假了,竟然画的是一对儿皮皮虾!

    敢问,齐白石老爷子啥时候也喜欢上皮皮虾了?

    如果齐白石老爷子还活着,看着这画里的一对儿皮皮虾,估计都能给活活气背过气去。

    还有一件事,是碰到一个卖唐伯虎美人儿画的,这幅画单从纸张和背景图,倒是还能骗骗刚入行的人,可这画中的美人儿,却是让人忍俊不禁,画的竟然是一个体态比杨贵妃还丰满的胖子!

    如果这也算是美人儿的话,估计唐伯虎看到都得吐出来。

    当然啦,也不能从这美丑上分辨真假,但我只闻了一下,就知道这画上的墨是用的新墨,这幅画的时间不超过两年,虽然纸是用的宣纸,可是纸张泛黄的太厉害了,明显就是故意做旧做出来的。

    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是唐伯虎真迹的话,对方也就不会出现在这这了,估计早就被博物馆给收藏了。

    我这一圈儿走下来,一件儿漏儿都没淘到,有趣的事情倒是发现不少,很多我一眼便能看出是假的东西,可却不少人花大价钱购买。

    古玩行当就是这样,真真假假没人能真的说清,虽然我知道那些东西是假的,可也不能跑过去跟买主说,别买,那是假的,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可就坏了规矩毁了人家买卖了,这梁子也就算是立下了。

    做什么生意都是一样,一个买一个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买真了算你运气眼力好,买假了只能说明你眼力不行,自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你也怪不着谁,总不能因为你当时没看出真假,完事把人打一顿去吧?

    打人可是犯法的,而且就算你能打,那你也得找的到人才行,估计你找人家的时候,人家早跑了,谁还在那等你找上门。

    一件东西没淘到,我兴趣缺缺的从街尾往店铺走,走着走着忽然肚子不争气的开始抱怨了,我便看了看手表,见十一点多了,于是就走进了前面的一家小饭馆,准备吃点儿东西在回店里。

    “老板,来一碗羊杂俩烧饼。”

    “好嘞,马上就来,客观您先里边坐。”

    我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刚坐下不久,就打外面走进来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女子,女子身穿一袭红色长裙,头上戴着一根发钗,两只手分别带着一个玉镯,脖子上带着玉佛,单从这穿着打扮来看,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小姐。

    我虽然对玉石少有研究,可也能看得出这女子身上带的玉都不是凡品,而且还都是一种材质打造的,都是上好的岫玉打造而成。

    “这女人是脑子缺跟弦儿,还是真不把流氓当流氓?这一套配饰加起来少说也得一万,足够一家四口好吃好喝几年的时间了,她是真不怕被人看上给抢了去啊!”我正嘀咕着,紧跟着女子后面就又进来两名中年男子,这两个人一人嘴里叼着一颗烟,一看模样就知道绝非善类,进门坐下就喊“老板,两碗羊杂,五个烧饼,紧着点儿。”

    那位大小姐就坐在我对面,后面跟着进来的两名中年男子,则坐在我左手边不远处,我偷偷观察他们,发现他们两个一直在盯着我对面那位大小姐,嘴巴开开合合,似乎是在商讨着什么。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穿这一身来沈阳道,也不知道她家里人怎么想的,劫财还好,只怕她这色也得被人劫了去,唉……”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在这地界被劫的例子几乎天天都有发生,而像这位大小姐一样穿的如此招摇的,真是想不被劫都不行啊!

    “客观,您的羊杂和烧饼。”

    “谢谢。”我取出钱交给老板,拿筷子吃的时候不小心把筷子掉地上了,于是我弯腰去捡,捡起筷子的同时,不巧看见了左手边那两名中年男子腰间竟然别着刀子,“唉,事不关己,事不关己。”

    我可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想来英雄救美的桥段,我又不是武艺高强的郭靖郭大侠,只不过是一小老百姓,可不想平白为了一陌生人把命搭进去。

    三口两口将一碗羊杂吃完,手上拿着一个烧饼,嘴里叼着一个,我就急急忙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回到店铺门前,我取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之后拿起桌子上的鸡毛掸子,把画上的灰尘扫了去,完事就去库房烧了一壶水,泡了壶茶坐在椅子上边喝边等生意上门。

    两杯茶下肚,这生意没等来不说,倒是把麻烦给等来了,您要问什么麻烦,您瞧进来这位是谁?

    进来这位就是我在小饭馆看见的那位羔羊,就是那位穿着招摇的大小姐,我知道她来了,那么另外两名宰羊的中年肯定也会来。

    果然,这大小姐进来还不到一分钟,那两名中年人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不过他们俩没进店里,而是靠在对面铺子的门两侧,抽着烟一直盯着我这里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