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行走在沈阳道里的北京人

    第1章 行走在沈阳道里的北京人

    现代人只要一提起国内最大的古玩市场,想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京潘家园,其实不然,在古玩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先有天津沈阳道,后有北京潘家园’,原因也有两点:

    第一,沈阳道古玩市场起源和命名都要比潘家园早,早在1992年之前,这里原本就是旧物交换市场,那时就有倒腾古玩的,到了1992年,和平区对旧物市场进行改造后,改名为‘沈阳道古玩市场’,从此,这里成了古物玩家的必争之地。

    第一,沈阳道每周四都会有大批古玩爱好者来到这里买卖古玩,人们都是周四在这里观察买卖一轮,周五和周六才会去北京潘家园。

    所以忠实的古物玩家都知道,想要掐尖儿,您就不只能去潘家园,得必须先来天津的沈阳道才行。

    ‘周四不走沈阳道’,这句话已经流传了几十年,已经成了天津老司机之间的‘老例儿’,因为每到这一天,坐车打车来到这里淘换古董的人非常多,人最多的年头,可以说街道上都得是人挤人。

    我呢,叫李四海,可以说是出生在书香世家,据我爸说,我祖上在明朝时一位有名的教书先生,曾经教出过不少当官儿的,只不过我这位祖上比较死板,从来都不接受门生子弟的帮衬,老了之后回农村教农村孩子读书画画去了。

    我爷爷李三泉,打我记事儿起就没见着过,我只听我爸说,我爷爷是一位很有名的画家,至于具体是多有名,我不知道。

    小时候我经常问我爸,我爷爷去哪儿了,可每当我一问爷爷的事情,我爸就唉声叹气不言语,而且当天必定会大喝一通,每一次都是喝的烂醉,所以后来我就也没再问过。

    至于我妈,我更是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至今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清楚。再一次我爸喝醉的时候,我偷偷听到他呼喊着我妈的名字,我当时好奇就多听了几耳朵,我爸一直喊着王秀别走,别离开我和孩子,别走之类的。

    从我爸的话语当中,我大概也能猜得出来,是我妈抛弃了我爸和我,所以对于这个生了我,却一面都没见过的妈,我也没什么好印象,我也从没有问过任何有关她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叫韩君的女子找上门,打听关于‘五牛图’的事情,我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了,抛弃我爸和我的妈,我爸,甚至我死去多年的爷爷,一桩桩一件件都被牵扯到了其中……

    这件事发生在1998年的春天。

    再次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李四海,今年二十八岁,是一个在天津沈阳道开着一家古玩字画的北京人。

    这间店铺的名字叫‘古今字画’,名字相当大气豪迈,是我爸给取的,可是店铺却小的可怜,只有一间三四十平米的屋子和一间小仓库。

    店铺的墙壁上,挂着各种的名人字画,其中最有名的也是我这小店儿的镇店之宝,就是进门第一眼就能看见墙壁上的那一副画,这幅画叫唐宫仕女图,作者是唐代张萱,周昉所画,描绘的是唐朝贵族妇女的生活情调。

    这幅画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据说是我爷爷的长辈仿的,虽然不可能是真的,但也有些年头儿了,留到现在至少也得一百多年的时间,卖了的话也够我好吃好喝个十几年了。

    我们家祖上是书香世家,留下一门鉴别书法字画的绝学‘观闻指’;

    观;便是观画和文字的颜色纸张的纹理,单从画纸就能看出这画是新还是旧。

    闻;无论是字还是画,所用的墨都是有气味儿的,新墨什么味道,老墨什么味道都不一样,而且时间长久味道也是不一样的,纸张的新旧也能从味道上来判断出来。

    指;这‘指’就高深多了,分点,摸,弹,‘点’就是用一根手指在书画上轻轻点一下,便能从纸张的厚度分辨真假,‘摸’就是用手抚摸纸张的纹理,另外墨的触感也能摸的出来,有的墨摸上去光滑平整,有的墨摸上去参差不齐,差距非常细微,一般人很难摸得出来,‘弹’用手指轻轻在纸上弹一下,从纸张发出的声音来判断纸的年代,老的纸弹出来的声音类似噗噗比较闷的声音,而新纸比较清脆。

    不过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要想从这三点判断出一幅画的真假和年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有像我们家传的绝学,经过专门的手法和多年的练习,才有可能做得到。

    我从小十岁起就开始跟着我爸学,一直学到现在二十八岁,都不敢说学会了,只能说学会了一些皮毛而已,观闻指当中的观和闻,我学的倒是八九不离十了,只是最后的这指,我是无论如何也学不下去。

    这倒不是说难学,而是我受不了,这指练的是手,每天都必须用牛奶洗手泡手,还不能拿重的东西和粗糙的东西,必须让手光滑细腻,以此保证手的触感和柔软,这才可以摸出纸和墨之间细小的差异。

    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如果手光滑细腻的跟个小女子一样,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岂不是让人笑话?

    所以呢,我就没怎么在这方面下过功夫,只是在观和闻这上面下的功夫不少。

    我现在这闻练到什么程度,就我在这店铺里一座,外面街上几十米外做的什么饭菜,喝的什么酒水,我只要一闻就能闻的出来,从我这店铺走过去的女人,我就算闭着眼,都能闻出来她身上喷的什么香水。

    不过嗅觉灵敏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去厕所我都得捂着鼻子,要不然真受不了那味道,还有就是狐臭,一般人,离个一米多根本闻不出别人身上的狐臭味道,可是我能,而且就好像别人把胳着窝硬伸到我鼻子下面一一,那味道别提多酸爽了,我曾经就有一次当场差点吐出来。

    我们古玩这一行,流行这一句话,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可这句话在我这里就是狗屁,开张吃三年我信,三年不开张我得饿死……

    我除了每天看店铺之外,每逢周四店铺都会晚半天开门,因为这一天沈阳道各个地方来这里倒腾古董的人特多,所以我都会在街上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捡个漏什么的。

    今天礼拜三,晚上关门回到家之后,我一进门就知道我爸还没回来,于是我就去厨房下了点面,炸了一碗酱,准备吃炸酱面。

    “说是出去收字画,这都一个月了还不回来,我看估计又是出去喝酒了,不把钱都喝完,怕是回不来了。”

    咚咚咚,咚咚咚……

    我正抱怨着,院子的门忽然响了,于是我就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出去开门看看是谁。

    当门打开之后我就笑了,来的是我邻居马东叔家的女儿马辰明,她小我三岁,从小和我一起玩到大的,性格比较腼腆,平时话也不多。

    “丫头,快进来坐。”我把马辰明请进屋子之后,这才看清她这一身打扮,现在已经二月底了,她还穿着一件花袄,加上两个小辫子,看上去十分俏皮。

    “丫头啊,这都春天了,你怎么还这一身打扮,该换换了。”

    马辰明俏脸一红,将手上端着的一碗冒着香味儿的鸡汤放在桌上后,很不好意思的说:“我本来没打算穿这个的,是我妈她说晚上冷,所以才让我穿上的。”

    “别站着了,赶紧坐下,跟你四海哥还客气什么。”我笑着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将她按在了椅子上,然后坐在旁边端起那碗鸡汤就喝了一口,称赞道:“丫头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这鸡汤比之前的更好喝了。”

    “四海哥,好喝你就多喝一点,不够的话,我,我在回去给你盛一碗。”

    “还是算了,我这嘴都快被你这丫头养叼了,万一以后你要是嫁了人,我喝不到该怎么办?”我笑着开玩笑道。

    “那,那我就给四海哥做一辈子鸡汤喝。”

    “……”我一听这话立马就愣住了,看着红着脸说完就逃似的离开的马辰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还算帅气的脸,“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我差点还就当真了,呵呵。”

    马辰明的长相在这十里八村儿可是少见的美女,每天去他们家说媒的媒婆都快把他们家门槛儿都踩烂了,我一个倒腾古董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小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刚才之所以会那么说,在我看来也许是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关系,许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哥哥。

    至于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从来都只是把她当作我的亲妹妹看待,这也许是我太不懂女人心思的缘故吧,所以才导致都快奔三了还是单身。

    吃饱喝足收拾好碗筷,我就躺在床上从被子底下拿出祖传的‘观闻指’翻看了起来,最后看着看着抱着书就给睡着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