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254章 流氓!慕家风家一起坑!【2更】

    第254章 流氓!慕家风家一起坑!【2更】

    而是,这用来让神叶灵芝生长的泥土!

    君慕浅的双眸更沉,她伸出手,直接掠过了那株绿色的植物,然后抚上了下方的泥土。

    而在触及到那块泥土的瞬间,手指微微颤了一下。

    果然!

    她早该知道的,如果只是一株神叶灵芝,根本不用花这么大的力气。

    表面上看来,她和容轻一路走来确实没有遇见什么大危险。

    但这是因为他们有能力避过,而恰恰好,这里的禁制无法对他们起作用。

    倘若是换了其他人,是根本无法来到这里的,早在那洞穴之上就化成了骸骨。

    而那些能够吸食灵力的黑色灵兽,也不容小觑。

    君慕浅能感觉到,是因为她觉醒了神脉,还有着混元铃做防护,所以灵力虽然在流失,速度却不会快到瞬间被吸干。

    层层危险之下,他们这才得以来到这里。

    倘若只是一株神叶灵芝,又怎么会让那么多的智慧生灵前仆后继,甘愿一死?

    又怎么会被神殿作为她的第一考核任务?

    但如果是先天灵宝九天息壤,那就不一样了。

    “九天息壤……”君慕浅神色凝重,低声喃喃,“果然是九天息壤。”

    最初她还以为,九天息壤定是要和旋龟一起出现的。

    所以,她才对公仪墨多了几分留意。

    毕竟,当年洪荒水劫,就是应龙在前面用尾巴划地,指引着方向,将洪水引入大海。

    而旋龟则背上驮着九天息壤,每走几步,就落下一小块。

    息壤落在地面后迅速生长,水劫得以破除。

    九天息壤,土之本源!

    就像是映照着什么一样,混元铃也在这一刻轻轻地响了一下。

    这代表着,它察觉到了五行之中的土。

    确定之后,君慕浅并没有将飘在半空中的九天息壤拿下来,而是偏头,轻声一唤:“轻美人,你过来看一下。”

    听到这声唤,容轻便上前来。

    而在看到这土黄色的圣物时,眸色也是一深:“九天息壤?”

    “不错,就是九天息壤。”君慕浅蹙了蹙眉,“可是,九天息壤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神殿到底知不知道,这里居然存放着九天息壤?

    要知道,九天息壤可是先天灵宝,多少灵修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果知道了,还会这么便宜她一个外人?

    容轻闻言,稍稍地沉吟了一下,而后缓缓道:“慕慕,这里的先天灵宝,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这个原因,他目前也没有查出来。

    走过了那么多世界,也唯有这个名为灵玄的世界,拥有如此多的先天灵宝了。

    这大概也是除了气运之力未能收集完毕之外,他为什么又回来了一趟的原因之一了。

    万灵大陆,定然还存有很多未被发现的先天灵宝。

    就像是在洪荒时代落幕之后,先天灵宝都散落到了这里一样。

    “我有感觉。”君慕浅点了点头,还是有些匪夷所思,“可是真的很奇怪,就连……”

    就连虚幻大千,可也不是走哪儿就能碰到先天灵宝。

    虽然阴阳镜是翕兹带来的,但是眼下算算,也有不少了。

    君慕浅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说到“就连”那两个字的时候,绯衣男子的眸光微微顿了一下。

    “九天息壤并不是谁都可以动用的。”她颔了颔首,“这所谓的神叶灵芝也根本就是假象,我感觉得没错,就只是一株普通的五品药材,被冠上了这么一个稀奇的名字罢了。”

    听此,容轻抬手,旋即——

    “唰——!”

    漂浮在那里的九天息壤竟然就掠到了他的掌心之中,并且,上面的植株也在迅速枯萎。

    他张开手来,掌心之中的那团土黄色的圣物,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瞧见这一幕,君慕浅凑了过来:“你把它收服了?”

    “不——”容轻淡淡,“并非是收服,稍稍地压制了一下。”

    果然,下一秒,君慕浅就看到九天息壤开始抖动了起来,十分的剧烈,连空气也一同震鸣着。

    看这个架势,随时都有可能脱手而出,然后飞到别的地方去。

    先天灵宝可不像神器圣器那样,它的灵性极强,甚至有些先天灵宝的一部分,还可以化人。

    而九天息壤,显然是不想认他们为主。

    但是在容轻的压制下,并没有突破。

    然而,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纵然是容轻,他也只能压制一段时间。

    君慕浅缓缓吐出一口气,在意识中唤道:“小鬼?蓝衣月?”

    “尊主?”蓝衣月的声音立马响起了,“有什么事情吩咐?”

    “我找到土之本源,九天息壤了。”君慕浅缓声,“有什么办法收服它?”

    “九天息壤?!”显然,蓝衣月也惊了一下,“你这么快,就又找到了九天息壤了?”

    这是什么速度!

    难不成这五行之中,眼下就要归位两个了?

    “凑巧。”君慕浅说,“小鬼,我得说你选的地方就是好,你说你随便挑了一个地方,结果这里的先天灵宝这么多。”

    “其实……”蓝衣月迟疑了一下,“是混元铃带我来的。”

    他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

    “那你还真是人不如物。”君慕浅叹了一口气,“亏你还有身体呢,连一个铃铛都不如。”

    这句话一落,混元铃就得意地响了一下。

    蓝衣月:“……”

    居然,被一个铃铛给嘲讽了!

    蓝衣月身为一条流苏,他不想和铃铛计较,于是道:“九天息壤是土之本源,木克土,如果尊主你先找到的是木之本源,九天息壤轻而易举就能收下。”

    “你说了一堆废话。”君慕浅按着头,“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本座还是懂的。”

    最低级的灵修,都需要懂这些基本知识。

    “但是现在,尊主你只有混沌之火……”蓝衣月也觉得有些不好办,他试探道,“要不然,尊主你先把九天息壤用混元铃收起来?”

    君慕浅想了想,觉得此法可行。

    她对着容轻道:“轻美人,你别动,我试一下。”

    容轻看着她,微微挑眉。

    而下一秒,他掌心之中的九天息壤就不见了踪影。

    容轻知道不是灵戒,因为灵戒可无法承受住先天灵宝的力量。

    就算九天息壤被强行收入灵戒之中,灵戒在下一秒也会爆炸开来。

    不过,他也没有去问,本就不是什么好奇的人。

    在将九天息壤收入混元铃的那一瞬间,君慕浅就听到了幽荧和烛照的叫声。

    “哥哥,哥哥,我的天啊,我要被埋进泥土里了!”

    “闭嘴!我也是!”

    “哇,哥哥,你说我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土给憋死的……”

    “幽荧,你话太多了!”

    而果不其然,九天息壤进入太霄后,就在迅速扩大。

    若不是九霄无边无际,恐怕早就被撑爆了。

    不好!

    君慕浅眼神一变,在太霄中冷冷地吐出了五个字:“给我收回来!”

    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那迅速生长的九天息壤居然就在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下,真的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还以更快的速度在往回收。

    几乎就是瞬间,就变成了原来的一小团。

    仍然漂浮在空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幽荧和烛照逃过一劫之后,都四脚朝天地瘫在了地上。

    而幽荧喘了几口气后,爬了起来,气呼呼地迈着小短腿,然后用小胖手拍了一下九天息壤。

    烛照的脸色黑如锅底,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神脉……”君慕浅没有看到这一幕,她轻声喃喃,“是我的神脉?”

    就在刚才,她感觉到体内爆发出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这种力量并不带攻击性,但是十分的强悍。

    而九天息壤,就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被迫收了回来。

    也就是说,她的混元灵脉,连九天息壤都可以彻底地压制住。

    君慕浅的眼眸微深,她可能低估了混元灵脉。

    此等威力,恐怕根本不会弱于神脉排行榜上前三十的灵脉!

    可是,这么强的神脉,却连传承之神都是个迷,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君慕浅回过神来,瞧见容轻看着她,便解释了一句:“我的神脉把九天息壤压制住了,也算是勉强收服了。”

    想要动用,恐怕还要费一点力。

    不过,目前她也用不上九天息壤。

    容轻清浅一笑,只道了三个字:“那便好。”

    君慕浅一怔:“你不问我,我把九天息壤收到什么地方去了么?”

    以他的眼界,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你的。”容轻静静地看着她,“我不问,你若说,我便听。”

    “说起来有些麻烦。”君慕浅想了想,也没有隐瞒,“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给我的那颗玲珑素心丹,它被一个铃铛吃了,然后那个铃铛里,自带一个空间。”

    “铃铛?”闻言,容轻沉吟,“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的先天灵宝。”

    “应该不是先天灵宝。”君慕浅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她也算是发现了,凡是带着“混元”这两个字的,都十分神秘。

    “慕慕就这么说出来,不怕我……”容轻侧眸,“杀人夺宝?”

    君慕浅挑眉:“我要是怕的话,我就不会说了。”

    若是这点信任都没有,那么真的可以一拍两散了。

    “嗯,慕慕很了解我。”容轻环抱着双臂,“我的确不会杀人夺宝,至少,在杀之前……”

    顿了顿,用清冷的嗓音缓缓道了几个字。

    听到这句话,君慕浅的神情瞬间一滞,然后怒极,直接就抬起一脚:“你去死!”

    但是,这一脚并没有踹出去,因为被他很轻松地就控制住了。

    不仅没能成功,反而被挡了起来。

    容轻神色如常,从容不迫,但唇却微勾了一下:“出去了。”

    君慕浅眼神透着凉意:“我真的是没发现,你越来越流氓了。”

    什么叫做在杀之前,先尝尝你的甜?

    这些到底是谁教的?

    君尊主差点暴走,她一定要宰了这个人!

    **

    正在喝茶的扶苏,忽然就咳嗽了起来。

    他苍白的容色泛起了几分红,更添了几分风采。

    扶苏盯着茶杯,若有所思,他怎么感觉,有人在背后念叨他呢?

    想一想,他最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才对,除了稍微坑了一下某个人。

    嗯……

    不过以那个人对这方面的领悟,估计还看不出来被坑了才对。

    扶苏将茶杯放下,靠在软塌上,神情愉悦。

    在和容轻还有君慕浅别过之后,他就没有在金曜城再停留了。

    通过传送阵,直接回到了东胜神州。

    不过他没有回扶家,而是先去了风家一趟。

    以扶苏的名号,哪怕是在深夜,风家也大张旗鼓地欢迎。

    不过风家家主年事已高,又在某次事件中受了暗伤,无法出来迎接。

    所以就派出了他的继承人之一,风以垣。

    “久仰久仰,十七公子竟生得如此俊俏。”风以垣拱手,十分的激动,“不知十七公子今夜来到风家,有何贵干?”

    扶苏没答,而是瞥了一眼风以垣身边坐着一位穿着雪衣的女子。

    他转着茶杯,轻轻一笑:“这位是?”

    风以垣一愣,似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

    但旋即,受宠若惊道:“这是小女,名唤惜微。”

    他命令:“微儿,还不快给十七公子行礼?”

    风惜微的眸中飞快地掠过了一丝什么,微笑着颔首:“惜微给十七公子问好。”

    风以垣不知道扶苏为什么会注意到风惜微,不过这对他来说是极好的。

    虽然按照常理来说,他和扶苏是同辈人,不过扶家有意压下扶苏的辈分,那么如此一来,惜微说不定就有可能嫁入扶家。

    那么他们风家就可以把慕家踩在脚下,飞黄腾达。

    扶苏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他轻笑:“原来是世侄女。”

    一句话,让风以垣和风惜微的脸色都是一变。

    风惜微低眸,神色晦暗不清。

    “十七公子,您这是……”风以垣完全看不懂了。

    “要说贵干也谈不上。”扶苏微笑,“只是想问问风家是否有意和我合作。”

    “合作?!”风以垣神情一振,“十七公子但说无妨,只要我风家帮得上忙,就一定会帮!”

    上天垂怜他风家,他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若是事情办好,定然会让老爷子刮目相看。

    最有力的竞争对手风以漠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他们这一辈,根本不会有人是他的竞争对手。

    更不用说,他的女儿还是下一辈中最为杰出的几个子弟。

    虽然老爷子更喜欢风迟,但是风迟那般纨绔,可比不上惜微。

    “这个忙,说大不大。”扶苏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但是很有可能会引起慕家的不满。”

    “慕家算什么?”风以垣一听,更欣喜了,“我风家本就和慕家不对头,也就是风迟那小子天天和慕家的慕影混在一起。”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扶苏听罢,又道,“不知道世兄是否知道,慕家的慕琛屿?”

    “自然知道。”风以垣回答,“他那个女儿慕芷,可拥有先天灵根。”

    “那世兄是否又知——”扶苏慢条斯理地擦拭了一下手指,“这个慕琛屿,其实有两个女儿。”

    “什么?!”风以垣眼睛一瞪,“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扶苏淡淡,“不过,因为慕琛屿太过宠爱慕芷,所以就将他的另一个女儿扔出去了,但对内说,她死了。”

    话罢,缓缓抬头:“但是,我找到了她,而且,天赋极高。”

    “十七公子的意思是……”风以垣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脸色通红。

    “倘若慕家家主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慕家会引起怎样的动乱?”扶苏微笑,“又倘若是世兄得到她的信任,将她带回慕家……”

    话点到为止。

    看着双眼通红的风以垣,扶苏的唇边浮起了一抹笑来。

    他三哥这个徒弟,还真是不简单,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还顺便让他跑了腿。

    事情,还要退回几个时辰之前。

    君尊主:流氓!

    容轻:我不是,我爹才是。

    我:不,你比你爹情商差的太远

    尊主开始下套了~

    回慕家倒计时!

    是不是最近的情节没意思所以你们就都不见了┭┮﹏┭┮

    加了一千字,所以晚了一些~

    能多写就多给你们写,(づ ̄3 ̄)づ╭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