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9.第1509章 教训

2021-01-25 作者: 北湖月
  第1509章 教训
  十几年过去,罗铮已然不是过去那个为了妻儿安于县城一隅的青年,如今的他经过岁月的打磨,拥有着上位者的不怒自威,他行事沉稳,却也手段狠辣,一个眼神,都带着十足强势的威压。

  比起过去那个不能轻易惹混不吝罗铮,沈振松夫妇心中明白,如今这个罗铮,更加不能惹。

  这个女婿只要动动一个手指头,足以毁灭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家。

  沈振松和阮爱香大气不敢出,战战兢兢,沈栋只觉得灭顶的压力压在心口,仿佛当年沈玉捅出的篓子让家里来承受。

  沈柠见状,扯了扯罗铮的衣服,“阿铮,你先出去,我跟他们聊聊。”

  罗铮转身沉默出去,沈柠这才对他们说道:“金玉那孩子吧,的确是年纪小,没见识,看到戚尧那孩子,可能就动了点心思,我现在当她是孩子,不会跟她计较,但你们要多引起重视,别让孩子走歪路,有些路一旦走歪了,想走回正途就难了。”

  沈栋气得浑身发抖,“金玉她怎么能……姐,你放心,她一会儿回来,我肯定得打她一顿,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她走二姐的老路!”

  沈振松背着双手,默默回了房间。

  沈柠看一眼阮爱香,阮爱香动了动嘴唇,因为罗铮给的压力让她不敢造次,只能不甘地拉沉着脸跟着回了房间。

  沈柠心里清楚,当年沈玉的事情,让阮爱香一直对她心怀怨恨。

  她并不愿意和这个老太太计较,而是温声对沈栋道:“我今天就回城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要是有经过省城,记得带佩华和裕风来家里坐坐。”

  沈栋点头,“好。”

  沈柠对乐佩华充满歉意道:“家里这么些糟心事,让你看笑话了。”

  “姐,你这是哪里的话,我知道你一心为金玉,只是金玉那孩子太不懂事了。”乐佩华是很敬重沈柠的。

  沈栋之所以能心无旁骛在京市学习和工作,都是因为身后有一个事事为他的姐姐。

  而沈玉却一次次让家里陷入危机,成为全村的笑柄。

  然而这些,赵金玉和阮爱香是不会愿意去承认,更没有勇气去面对事实。

  站在院里透气的罗铮,突然耳朵听见动静,眼神犀利地看向屋侧,他正要抬步过去,这时从那里走出一个身影,罗铮定睛一看,是沈栋的儿子沈裕风。

  沈裕风年纪不大,倒是生得眉目清秀,五官周正,有几分沈栋的影子,他过来跟罗铮打招呼,不卑不亢,“姑父好……”

  罗铮狐疑道:“在那里做什么?”

  沈裕风从善如流,“就无聊随便逛逛。”

  沈柠从家里出来,脸上带着笑,“裕风啊,姑姑今天就要回城了,大概下次见面就是你小茹姐姐结婚的时候了,你会来的对吗?”

  沈裕风:“会的。”

  沈柠作为长辈,少不得关怀几句,“不要总是像你爸那样,只顾着埋头念书,有时候还是要多出来交交朋友,和兄弟姐妹多处一起玩。”

  沈裕风点头,“我知道,我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沈柠:“要是有时间记得来省城姑姑家玩。”

  “好。”

  沈柠罗铮一走,沈裕风老神在在地对一直躲在暗处的赵金玉说:“姑姑姑父走了,你赶紧回家吧!”

  赵金玉探头探脑好一阵,确定罗铮沈柠确实是走了,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在河边洗了妆,又在外头哭了好一阵,发觉肚子饿了,才想着回来,谁知沈柠罗铮来了,到底是做贼心虚,她吓得只敢躲外头,结果差点被罗铮发现,还好沈裕风这小子帮她解围。

  赵金玉犹犹豫豫,不敢进去,沈裕风又忍不住补了一句,“我刚才听见姑父说,如果你下次再敢那样,就打死你!”

  赵金玉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瑟瑟发抖起来,“他……他真这么说?”

  “很认真的,不像是随便说说。”沈裕看着赵金玉脸上惊恐的表情,笑得恶劣。

  这个表姐就是缺少毒打!

  赵金玉吓得更不敢进去了,想回秋水村赵家兄弟家躲两天,谁知道被沈栋逮了个正着。

  “舅舅……”赵金玉看着沈栋阴测测的脸,牙齿禁不住打颤。

  她从来没有见过沈栋这么生气的模样。

  沈栋看着赵金玉脸上化妆留下的痕迹,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冷声道:“你给我进屋来,我有话对你说。”

  赵金玉不想和他聊,闷头就要跑,结果被沈栋扯住胳膊,强行拉进屋里。

  赵金玉直觉不好,急忙喊阮爱香。

  沈栋找了一根木棍,将赵金玉拉进房间里,关上门打,很快就传来赵金玉凄惨的哭嚎声,阮爱香拍门哭求,“小栋啊,金玉到底是女孩子,你是她亲舅,不能下死手啊,小栋啊……”

  “这是你姐留下的唯一血脉,就当娘求求你了,娘给你磕头,别再打了……”阮爱香跪在门口一遍遍磕头祈求,可是赵金玉的哭嚎声并没有停下来。

  乐佩华劝阮爱香,“妈,你别这样,沈栋只是在教育金玉,让她明白道理,明白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什么事情不能做,她现在年纪小,还是能纠正的,正要以后犯了不可弥补的大错,这孩子就毁了。”

  阮爱香哪里能听得进去,赵金玉凄惨的哭声简直是在撕碎她的心。

  沈振松从屋里出来,拉扯着阮爱香起来,“你让小栋打,以前我就是太惯着小玉,才让她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要是再让金玉变成她娘那个的样子,我就直接一头撞死在咱家一了百了。”

  阮爱香跪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要打就打我,打我……”

  阮爱香捶着胸口,痛哭流涕,痛不欲生。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含辛茹苦抚养孩子长大,倾尽一切去爱他们,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奉献给了这个家,为什么到头来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沈栋冷着脸开门出来,在外老成稳重的他,待人一向温善,连乐佩华也从未见过他如此愤怒的样子。

  大概过去沈玉给这个家造成的伤痛在他心里一直未曾磨灭。

  阮爱香要进去看赵金玉,被沈栋拦下,他声音还算温和,看着阮爱香满脸泪痕,痛苦的模样,既心疼母亲却也无奈,“娘,别再跟金玉说那些话了,她要是真走错了路,你要怎么办?”

  阮爱香恍惚了一下,不管不顾冲进了屋里,“金玉啊,金玉……”

  赵金玉奄奄地趴在床边,满脸泪水,沈栋是打了她,但也没下死手,可到底是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么打,她被打得站不起来,浑身发抖,只顾着哭。

  “玉儿啊,不怕不怕,阿婆在,阿婆在……”阮爱香小心扶她起来,就像照顾当年的沈玉一样。

  她是完全把赵金玉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沈玉,赵金玉就是她的精神寄托。

  尽管沈玉当年在的时候,好几次差点把赵金玉掐死。

  乐佩华看着阮爱香苍老的背影,不管她再怎么糊涂愚昧,可是这份爱倒是看了让人揪心。

  她过去帮忙扶赵金玉,看看伤势情况。

  而沈裕风站在门口吃糖,他就是受不了这个表姐两面三刀的样子,在长辈面前一个样,私底下又是一个样,夜里他就看见赵金玉偷偷摸摸拿他妈的化妆品涂脸,看她对着镜子骚包的样子,他可真想揍她一顿。

  沈振松让沈栋到外头说话。

  “爹,金玉这孩子得管……”沈栋还没有从盛怒中缓下来,只要一想到赵金玉有变成沈玉的趋势,他就怒火中烧。

  “小栋啊,爹求你一件事。”沈振松老泪纵横。

  “爹,你别这样,什么事你说。”

  “带金玉走吧,我和你娘两个都是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又没什么文化,哪里懂得管孩子,小玉我们就没教好,多半也教不好金玉这孩子,你带这孩子去京市生活,以后这孩子就入你的户口,你看成不?”沈振松哀求道。

  沈栋一时为难,“我和佩华商量商量……”

  让他留年迈的爹娘继续在这里生活,他心里不忍。

  沈振松苦苦说道:“爹娘你就别管了,你们就把金玉带走,这孩子虽然不懂事,至少也这么大了,能照顾自己,也能照顾裕风,料理家事是一点不成问题,带她走吧,不能让她继续留在这里了,我怕我和你娘哪天人一没,赵家那兄弟真就直接把金玉给随便嫁了,这孩子还这么年轻,就像你姐说的,她得读书啊……”

  沈栋含泪点头。

  他去找乐佩华商量。

  乐佩华起初是不太同意,赵金玉虽然年纪不大,可鬼心思倒是很多,她就裕风一个儿子,可不想被赵金玉给带坏。

  沈振松来求她,“佩华啊,那孩子以后跟了你们去京市,你们就是她的爹妈,要打要骂都随你们,算爹求你们了。”

  他作势要给乐佩华跪下,乐佩华急急拦下,“爸,你别这样,我答应,我们以后会好好管教金玉的。”

   小仙女们还想看啥?要是没想看的,我就大致写个完结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