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6.第1506章 巨大的差距

2021-01-23 作者: 北湖月
  第1506章 巨大的差距

  沈栋对沈柠说:“金玉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如果她真的不愿意好好读书,将来我就想办法给她弄份工作,早早出来赚钱,爹娘也能早些卸下担子……”

  沈柠笑着看向沈栋,“小栋,姐姐一直很欣慰,有这么贴心的弟弟。”

  她一直最在意的是弟弟能否理解她。

  “不是应该的么?”沈栋也跟着笑了笑。

  如今的沈栋身上多了几分成熟,和岁月沉淀的睿智,但那份笑容依旧质朴简单。

  沈栋不经意间看向沈柠的身后,“姐,姐夫来找你了,你快回去吧,我也回去跟金玉沟通沟通。”

  “好,”沈柠看着沈栋走远,罗铮走了过来,“聊什么呢?”

  沈柠和罗铮往家走,“聊一些关于金玉的事情,那孩子大概因为沈玉对我有些成见。”

  “我一直不赞同你管那丫头的事情,逢年过节送送礼物就成了,没必要管太多。”罗铮只要一想到沈玉就能反胃,完全不想和沈玉的女儿接触。

  尤其是刚才他娘颠颠跑来,跟他说了一些赵金玉可能会勾-引戚尧的事情,他立刻就联想到了当年的沈玉,心里头憋得慌,回到家的时候,居然看见赵金玉穿着他女儿的裙子,差点没忍住把那丫头扔出去。

  可他到底是长辈,不该和不懂事的孩子过多计较。

  沈柠:“我始终觉得孩子是无辜的,如果那孩子能有个光明的未来,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比起沈柠内心的柔软,罗铮的心肠就冷硬很多,“任何想破坏小茹幸福的,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毁掉。”

  沈柠:“……”

  你好可怕!
  沈栋回去后,吃了晚饭就特意找赵金玉借着散步的由头好好聊聊。

  沈栋自己就是靠读书改变的命运,他把自己的经历一一说给她听,希望能激起赵金玉对读书的热情。

  但沈栋看赵金玉全程都心不在焉,根本没在听,只得把话打住,换了个话题说:

  “关于你妈的事情,你别听村里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你妈之所以成了那样,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别对你大姨有芥蒂,她是真心想对你好。”

  赵金玉听到这话,止不住冷笑起来,“真心对我好?她巴不得我像我妈那样傻了才好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沈栋眉头狠狠一拧,怎么都想不到赵金玉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气里还充满了怨气。

  “难道不是吗?她花钱给她女儿出国读书,她女儿现在都成了钢琴家了,而她给过我什么?”赵金玉忿忿不平道。

  以前她或许没有太大的感觉,可今天和小茹一接触,她深深感觉到了那种巨大的差距。

  只因为当初嫁给罗铮的人是沈柠,可分明那时候自己的母亲是有机会可以嫁给罗铮的啊,那么现在自己的命运就完全不一样。

  沈栋觉得这孩子说话真是极端,“你的生活已经比同村的孩子好很多了,舅舅一直在京市工作,没办法照顾你,是你大姨经常给你买衣服买书买吃的,做人要学会感恩。”

  “才不是这样,她女儿穿那么好看的衣服,给我穿的是什么呀?穷酸得要死。”赵金玉此刻心里只有不平和嫉妒。

  “你穿的有什么问题,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你的小茹姐姐以前在你这个年纪,也总是穿着校服,很朴素,而且她现在是已经毕业了,又有未婚夫,穿的当然就和以前不一样了,等你大了,也会有的,着什么急?”

  沈栋也是穷苦日子过来的,直到现在依旧注重勤俭,不好攀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和工作上。

  他希望赵金玉也能好好贯彻艰苦朴素的生活,绝不能像她妈那样,贪慕虚荣,没有底线,最后把自己给作没了。

  赵金玉哭了,情绪激动道:“不是那样的,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小茹姐姐是因为她有个有钱的爸,有个能挣钱的未婚夫,可如果当初嫁给她爸的是我妈,那她的一切就都是我的!”

  沈栋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赵金玉,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些话都是谁跟你说的?”

  “外婆说的,这本来就是事实!是大姨抢走了我妈的一切。”赵金玉情绪激动地跑开了。

  沈栋气得七窍生烟,跑去找阮爱香,“娘,你平日里都和金玉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了?”阮爱香还在擦着沈玉的遗像,突然被儿子这么问,一时感到莫名其妙。

  “你跟她说,当初是我大姐抢走了二姐的一切,你怎么能跟金玉说这些?”沈栋气急败坏道。

  阮爱香以前是这个想法,现在年纪大了,想法就更难改变,道:“本来就是这样,要是当初嫁给罗铮的是小玉,小玉现在就是老板娘,体体面面的,要什么有什么,哪里会傻?哪里会死?”

  提起死去的沈玉,阮爱香就开始掉眼泪,“我可怜的女儿啊……”

  沈栋简直是无语,“姐夫当年都说了,他要娶的人从来都是大姐。”

  阮爱香阴着苍老的脸,“那不管,当初要是嫁的是咱家小玉,那罗铮不认也得认,这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我的小玉哪里不如沈柠了?”

  沈振松沉着脸进房间里来,“哪里都不如,小玉能一个人带着孩子等罗铮一等就是五年吗?她能陪罗铮一起吃苦创业吗?这世上没有什么好事是大风刮来的,你醒醒吧,别再给金玉说一些有的没的,非要把孩子教成第二个沈玉,你才高兴?”

  阮爱香捂着脸哭,“我又没说错,哪里说错了?退一步说,要是当年沈柠把罗铮让给我的小玉,我的小玉根本不用受那么多苦。”

  沈栋:“娘,你醒醒吧,二姐之所以那样,都是她自作自受,她没救了!”

  阮爱香掉着眼泪,固执地不说话。

  乐佩华和儿子沈裕风站在堂屋里静静听着这一切。

  关于沈玉的事情,沈栋很少提,今天乐佩华倒是了解了不少。

  她看看房门紧闭的赵金玉的房间,这个丫头内向自闭,固执的性格和她外婆还是很像的。

  沈栋说要带这个丫头回京市去生活,她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年纪小些还好说,可是现在年纪都这么大了,根本不好管教。

  乐佩华此刻的内心其实很复杂,有些摇摆不定。

   预计下周完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