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末日机修师

36.第36章 邵露(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第36章 邵露(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爸,你怎么来了?”

    陈士兵怎么话也不说,直接上前揪住儿子的耳朵,一顿痛骂。

    “你小子,一天就知道给老子惹事,一天不好好读书,还跑去逛商场,长能耐了你。”

    “爸,松手,你听我说一句行吗。”

    “说,现在就说,老子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陈士兵一脸不屑的样子看着儿子,刚把贷款的事情平息了,又来一个刑事案件,非得把他的一身老骨头气没了。

    洗净了耳朵,听听这小兔崽子耍什么花样。

    陈凯一脸无辜的说道:“爸,我真没有鬼混,就是喝了一杯咖啡,出门就碰到一个长头发国字脸的女人,一刀下去,就把那个男的杀了,血还溅我一身,爸,你看,这里。”

    他指着身上的血迹,一边诉苦,一边叹气。

    “爸,本来这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可那个人顺手就把杀人的刀放我兜里了,然后警察抓住我就说我是杀人凶手。”

    说道这里,陈凯没再往下说。

    再往下说,就把芯片植入脊椎的事情说漏了,若不是亲身体会,陈凯都觉得太科幻了,陈士兵非得把他拉到医院去做检查不可。

    想到这里,他低着头装作很委屈的样子。

    陈士兵却陷入了沉思,一旁的吴窑笑了笑说道:“既然没事了,我还要去给校长回报工作,你们先聊,我就先走了。”

    “老师慢走~”

    陈凯目送老师离开,却发现父亲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偶人,似乎在想什么高深莫测的问题,久久不能想出正确答案。

    “该来的总会到来,小凯,毕业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啊~”

    不知为何,陈凯突然感觉父亲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深邃的目光,暗沉的双颊,若不是他的儿子,陈凯肯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爸,你怎么了?”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察觉吗,作为我的儿子,你这样让为父很担心。”

    察觉~

    陈凯不知道父亲在说什么,唯一的察觉,就是陈士兵从来没有告诉他母亲怎么死的。

    在很小的时候,他曾经问过母亲去了哪里,陈士兵只是回答,在生他的时候就死了,每次回答这个话题,陈士兵都显得很严肃。

    “爸,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以后多注意点还不行吗,你就消消气,谁知道那个人怎么把刀放进我的兜里,要不是深警官,我可就真背黑锅了。”

    陈凯打死也不会说出芯片的事,把所有事情都往沈阑身上推就是,反正陈士兵也不会知道。

    “想当兵吗?”

    陈士兵突然这样问道。

    陈凯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有这样一问,精忠报国,都什么年代了,华夏人口那么多,不差陈凯一个人,再说了,他早已过了招兵的年纪,招兵规定也不可能为他一个人而更改。

    “不想~”

    “也不想为你妈,和你爷爷奶奶报仇?”

    陈凯睁大了双眼,看着父亲,果然父亲的心里藏着很多故事,从小便没有爷爷奶奶。

    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过于遥远。

    不对~

    陈凯突然发现哪里不对,每年,左右邻居都会给亲人烧纸,祭奠死去的亲人。

    纸钱,鞭炮,坟前哭诉。

    而,陈凯却没有,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爷爷奶奶的坟在哪里,就连母亲的坟也不曾见过,有时候,他很好奇,别人家怎么会有亲人的坟,而他家里什么也没有。

    这个问题,他也想过,而得到的答案,可能是父亲带着他迁移到草帽村的,爷爷奶奶的坟在很远的地方。

    但是,陈士兵的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报仇~

    莫非爷爷奶奶,还有母亲都是被人害死的,仇人是谁,为什么父亲现在才肯告诉他。

    面对一连串的疑问,陈凯感觉脑袋发热,或许这一切,今天就会有答案。

    他抬起头,看着父亲,一脸疑问的问道:“爸,难道爷爷奶奶和娘都是被人害死的?”

    陈士兵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冷冷说道:“走,爸带你去个地方,去了你就知道。”

    一路上,他沉默了~

    原来这二十多年来,陈士兵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压抑着他夜夜不安,如同噩梦一般,死死的缠住陈士兵。

    “去烈士公园。”

    烈士公园~陈凯不敢相信,自己的亲人会葬在烈士公园,而他却一点也不知道,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秘。

    在这过去的20多年里,陈士兵什么也没告诉他,就连一个字也不曾提及。

    最后,陈凯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爸,究竟是怎么回事,爷爷奶奶和母亲难道是烈士不成。”

    “到了那里,你自然什么都知道。”

    陈士兵不肯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怕他一旦知道了真相,无法承担知道真相的责任,所以才一直忍着没有说。

    直到今天,陈凯说到那个杀手,陈士兵才决定告诉儿子真相。

    到了烈士公园后,父子二人来到大门处,两名士兵抬手敬礼,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烈士的亲人,所以受的起这个礼。

    烈士公园,也就是死者的坟墓。

    眼前一排排墓碑,就是烈士死后的印记,说明他们曾经来过这里,而且还在这个世界留下了辉煌的一笔。

    人们心里永远会记住,他的付出。

    “跟我来~”

    整整二十年了,陈士兵再一次来到这里,不是他不来,而是没有脸来这里,脑子里全是不堪往事的回忆。

    “爸,你哭了~”

    陈凯注意到了,父亲的眼角流露出二十年没有流出的眼泪,他却流不出来。

    二十多年来,有个人突然给你说,你的爷爷奶奶和母亲葬在烈士公园。

    父子二人静静的站在一个名叫邵露的墓碑前,只见墓碑很干净,像是有人经常来打扫,一层不染,而且还有烧纸钱的痕迹。

    “爸,我娘叫邵露。”

    一句很简单的提问,却问的陈士兵无法开口回答,二十多年前,一名花季少女来到陈士兵面前敬礼报道。

    “你好,我叫邵露,请多指教~”

    第一次相遇,陈士兵是教官,而邵露是学员,一名普通的学员,学员爱上教官,这本来是小说里才有套路。

    可这里不是小说,是在部队,是禁止谈恋爱的地方。

    往日的一幕一幕不停的浮现在眼前,陈士兵一边流泪,一边露出了微笑,就在这时,一名身穿武警服装的中年男子来到了墓碑前,将一束白色的花放在邵露的照片下。

    “邵教官,学生又来看你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