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第503章 封弃“噗通”一声跪下了!

    第503章 封弃“噗通”一声跪下了!

    唯一能信得过并且有能力配合他们的人,只有未濯缨的师兄仁济医院的老院长。

    可是仁济医院位于市中心,发生意外如果要送医,一定是就近原则……所以制造意外的地点必须在仁济医院附近。

    这个难度不是一般大。

    普通的意外事故没有车祸的“死亡率高”,也没有车祸逼真容易取信于人……但比车祸的“安全性”高。

    从出事到送医,这中间可以查的环节太多了,所以每一个环节都必须要经得起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厉泽白心里有大致的计划,只等着他去落实完善然后选好时机。

    未枳可不知道这件事办起来这么难,而且爸爸也不会告诉她,只好继续没心没肺地当小孩。

    去院子里给猫狗喂完罐头后,她正坐在台阶上撑着脑袋发呆,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封弃。

    这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自从她打电话跟他说绝交以后,这家伙两个星期之内已经给她打了六百多个电话了。

    如果不接,这个数字肯定还会疯狂上升的叭?

    她叹了口气,反正无聊就接了,还按了免提。

    封弃用暴躁到极点的声音质问:“阿枳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未枳耳朵都快被他吼聋了,淡定地说:“因为我已经跟你绝交了啊。”

    “不许!我不许你跟我绝交!”

    “这种事你说了不算的,我怕你妈妈,你现在连你自己都管不了,就不要管我了。”

    “谁说我管不了我自己!谁也管不了我!所以你也不用怕那个疯女人!阿枳你不许跟我绝交!”

    未枳叹了口气。

    那头封弃见未枳不说话,以为他还不相信他,就说:“阿枳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未枳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刚想要不要挂电话的时候,她的头顶上忽然伸过来一双手,将她腿上放着的手机拿走了。

    她抬头一看,是爸爸,就没动了。

    厉泽白也是听到封弃那公鸭一样的爆吼声后才下来的,而且他两年前就察觉到封弃可能就是那个被他砍死的武帝,因为封弃几乎从头到尾都没有隐藏自己。

    看在他对女儿不错的份上,他选择了给他机会改邪归正,可谁给他的胆子命令他女儿?

    “封弃,把你的音量调低,吓到我女儿了。”

    封弃瞬间由炸弹便哑炮:“厉叔叔……阿枳她要跟我绝交,你帮我劝劝她好不好?”

    厉泽白刚才听到了女儿要跟封弃绝交的理由,直接问:“你拿什么保证你母亲不会伤害我女儿?”

    封弃这回倒是出人意料地回答:“我拿我的性命保证!封玥那个疯女人被我气流产了,她的身体这些年已经彻底垮了,我让人把她关了起来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主!”

    厉泽白闻言狠狠地皱了下眉头:“你把你母亲气流产?”

    他一直知道这个小皇帝心狠手辣,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对自己的生身母亲动手!

    封弃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她本来就快流产了!她上上次流产后医生就说她习惯性流产,以后不可能再有孩子,不让她流产难道让她继续自私妄为,生一个身体连我都不如的孩子出来受折磨吗?我要彻底断了她的妄想!”

    厉泽白被他最后那句话说服了,而且听他的意思,他是有能力掌控他母亲的。

    这小子比他想象的要有城府有手段,既然如此……那他就借来一用。

    “如果你能在今晚七点前站到我面前,我就考虑不让我女儿和你绝交。”

    “一言为定!”

    封弃答应得异常爽快,然后立刻挂了电话!

    未枳听完全程,嘟着个小嘴看厉泽白。

    厉泽白好笑地揉揉她的头发:“宝宝,单方面的绝交是没有用的,封弃就是一块牛皮糖,你想甩掉他不可能,但让他粘在哪里你却可以自己决定。”

    未枳有点听不懂。

    厉泽白也不指望她小小年纪就能懂这些,把手机还给她就上楼了。

    然后不到晚上七点,未枳她们刚吃过晚饭,封弃就坐着他的可移动龙椅到了厉家。

    他身后跟着的管家、保镖全部换成了新人!

    未枳现在明白封弃没有说大话了!

    他居然真的摆脱了封夫人的控制!

    未枳已经认清了现实,爸爸说的没错,她是摆脱不了封弃的,于是非常“识时务”地说:“封茄子,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和你绝交了。”

    封弃表情瞬间变激动,站起来就要抱未枳!

    但是手还没碰到未枳呢,那头厉泽白就拎着他的后颈把他提到了房里,并让他的人守在门口。

    封弃在厉泽白面前老实的跟个鹌鹑一样:“厉叔叔,你一定有很重要的话跟我说对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他发现岳父大人越来越威严了,而且是不怒自威,他站在岳父大人面前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厉泽白坐在沙发上,轻飘飘地说了几个字:“梁王之子,武帝。”

    封弃愣了一瞬,然后膝盖不听使唤“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厉叔叔,你、你……”

    “镇南王。”厉泽白淡定地看着他自报名号。

    封弃直接跪着起不来了!

    镇、镇南王?!

    那个替他守护大燕朝边疆数十年,制衡了内阁震慑了朝臣让他在夹缝中得以生存,最后因为阿枳一刀砍了他的镇南王吗!

    厉泽白直接告诉他:“我让你安稳地坐了十几年龙椅,现在找你要一点利息,不介意吧?”

    封弃跪得十分有仪式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怂态:“您吩咐!”

    别说利息了,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不敢不给啊!

    厉泽白很满意他的态度,让他起身附耳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封弃听完一脸震惊,但震惊的同时感觉与有荣焉!

    “您放心,我一定办好!办好之后能有小红花奖励吗?”

    厉泽白一脸无语。

    “……小红花可以有,但我也有句话要警告你,我的女儿,这辈子只许给她自己心仪的男人,任何人若敢强取豪夺伤害她,我一定请他再去地府做一回客!”

    封弃听完腿一软,差点再次跪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