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他一定是飘了!

    第395章 他一定是飘了!

    既然时渊这么虎,未枳决定今天不对他客气了!

    收了舔脸和拍照的七百块钱,未枳又指着已经大半个月没洗澡的大獒犬,问时渊:“你要不要给地瓜洗澡?很好玩的!”

    这可是非常难得的体验项目!

    时渊一听愣了一下。

    洗澡……那等于是和大獒犬超级亲密接触了,哪里还能忍得住:“洗!当然洗!除了洗澡,还能不能有别的?”

    未枳心想这家伙脑子八成有坑,不过她喜欢,送上门的钱财哪有不要的道理,就问:“你还想对我的地瓜做什么?”

    时渊兴奋地想了想,直接想出了一整套的流程:“我想给它洗澡、喂它喝水还喂它吃东西!最好是肉!让我看起来特别威风的那种!要是还能让我训它就更好了!”

    未枳觉得时渊一定是飘了!

    连粑粑和哥哥都不敢训地瓜,因为地瓜只听她的话,虽然地瓜不会伤害家里人,可家里人也不会闲着没事嫌命长,万一把它惹怒了一口下去是会死人的!

    “地瓜不可以给你训,但是可以让你给它喂东西吃,你给我多少钱?”

    时渊完全不用思考,直接将自己的钱包塞给未枳:“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值!我妈妈说过,千金难买我高兴!”

    未枳嘴角再次颤了颤,从他的钱包里又数出十三张票子凑了个整数,然后把钱包还给他,说:“这样就够了。”

    她可是良心卖家!

    时渊随手把钱包塞进书包里,迫不及待地跟着未枳去后院给地瓜洗澡。

    这一洗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然后吹毛、喂水和煮熟的鸡肉。

    一整套体验下来,大獒犬是干净了也吃饱喝足了。

    但时渊却是又狼狈又饿又累!

    未枳看着沾了一身狗毛的时渊,故意拍手问:“你以后还愿意给地瓜洗澡么?”

    时渊仿佛一只死狗瘫在椅子上,缓了好一会儿然后猛地点头:“洗!当然洗!洗一次我可以吹好久的牛!”

    未枳:“……”

    这傻子是真的没救了!

    未枳不想被传染傻病,赶紧离他远了点,加上钱一到手,她就来了灵感知道要送什么了,蹬蹬地抱着礼物资金去找大哥哥!

    厉见深和霍霆司写完作业,一个在收拾被未枳以及两只狗弄得到处都是的玩具,一个在网上查资料。

    未枳找到大哥哥,踮脚让他蹲下来在他耳边说:“大哥哥,我们给全家人买一样的衣服,我们寄几在衣服上画画好不好?”

    厉见深闻言眼睛就是一亮!

    妹妹这主意……听起来真不错!

    这样就算一家人给霍霆司送礼物了!

    而且穿上一样的衣服,任谁看到都知道他们是一家人!

    很符合温馨的主题!

    厉见深忍不住将未枳抱起来,狠狠地亲了一口她的小脸蛋:“妹妹真聪明!”

    未枳害羞地用爪爪捂了下眼睛,然后又悄悄说:“大哥哥,那我们明天去买衣服叭!”

    毕竟衣服要试过之后才知道合不合身,而且既然要在衣服上作画,衣服的款式、颜色和材料肯定是有要求的!

    厉见深想了想,这件事还是要瞒着霍霆司,于是说:“妹妹明天下午要上舞蹈课,等你下课了大哥哥和助理姐姐一起去接你,然后带你去选衣服好不好?”

    未枳高兴地摇摇小手,然后跑去把粑粑哥哥的衣服尺寸都悄悄地记下了,完了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构思了好多可以画的图案,最后还是定为画卡通的动物。

    等到第二天周末,未枳下午四点上完了舞蹈课,如愿等到了助理姐姐和大哥哥来接她。

    她坐在大哥哥的怀里,悄悄问:“哥哥,你一个人来接我,霍哥哥没有问你么?”

    厉见深觉得她还真是人小鬼大,解释说:“当然问了,不过被你二哥和小哥哥缠住了,让他教他们写作业。”

    未枳心说原来成绩不好还有这样的用途,不过只要霍哥哥没怀疑就好。

    厉见深也不敢带未枳去太远人太杂的地方,就抱着她去了离家不远的时代大厦,里面汇聚的大多是国际大牌,所以平时人不是很多,他记得里面有几家潮牌店。

    未枳自然也认识家附近的商场,抱紧着自己的小黄鸭包包,觉得钱包好像在造反:“大哥哥,这里的衣服都很贵的!”

    粑粑每次在这里给她买东西,随便买买就要几万,她没有这么多钱吖!

    厉见深安抚她说:“没关系,妹妹钱不够的话,哥哥给你。”

    未枳立马皱起小眉头:“哥哥你怎有钱?”

    说好兄妹同甘共苦要富一起富要穷一起穷的呢!

    她都穷到“卖”狗了,哥哥却偷偷发了财!

    不厚道!

    厉见深接收到妹妹控诉的小眼神,一下子就读懂了她财迷的小心思,好笑地说:“哥哥可没有偷偷的藏钱,哥哥早上给妈妈发消息了,钱是妈妈给的,怕你不够买礼物。”

    至于霍霆司给他的那套珠宝,霍霆司说出手的机会还没到,所以他现在是真穷。

    未枳听完心里这才平衡了,问:“麻麻给了哥哥多少钱?”

    厉见深给她比了五个手指。

    未枳:“!!!”

    五万!

    厉见深仿佛听见了她心里的声音,纠正:“五千。”

    未枳“哦”了一声,她就说嘛,麻麻怎么可能那么大方……

    不过加起来七千块钱肯定够了。

    于是她高高兴兴地抱着哥哥的脖子,跟他一起去逛街。

    她们的目标很明确,家里人能一起穿的只有卫衣,而且现在入秋已经有一个月了,穿卫衣正合适。

    为了方便在上面作画,卫衣款式越简单颜色越干净越好。

    很快,未枳就从橱窗里看到了几款心仪的。

    正准备拉着哥哥一起进去看的时候,未枳忽然透过门旁边的一面反光镜,看到后面有一个带着墨镜口罩行为鬼祟的人。

    那个人就停在离她们不远的美妆柜台,手里拿着一只口红头,头却偏着在往别处看,未枳分析了一下经过镜面反射后的角度,很容易就发现那人看的就是她们这里!

    她心下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先拉着厉见深进了店里,然后借着模特和衣架的遮挡踮脚对厉见深说:“哥哥,有人跟着我们!”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