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第394章 花了钱的!当然要舔在最有感觉的地方!

    第394章 花了钱的!当然要舔在最有感觉的地方!

    既然决定了要给霍霆司过生日,那就要尽快想出方案来。

    厉见深的意思,是不用多热闹多隆重,最重要的是人齐、温馨。

    霍霆司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夸张和偏形式化的东西他一定不喜欢,所以简简单单就好。

    未枳也同意。

    她最苦恼的问题并不是怎么给霍霆司过生日,而是应该给他送什么礼物。

    霍哥哥对她那么好,对她总是无微不至,而且一直把最好的给她,现在她们是一家人了,她也想给霍哥哥最好的东西。

    贵重的霍哥哥肯定不稀罕,她也没钱买,麻麻搬出去后财政大权就还给粑粑了,她们最近也没赚什么外快,零花钱早用完了穷得叮当响,如果送有心意的,那就是自己亲手制作,可是……她太小了动手能力很差,啥也不会吖!

    未枳从下午愁到晚上又从晚上愁到第二天。

    周六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未枳还在考虑要不要问一下霍霆司喜欢什么,几个哥哥就先问了:“小霍哥哥,你有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我最近又在研究好吃的东西。”

    霍霆司脸色平常地摇头:“阿枳爱吃的,我都爱吃。”

    厉又柠:“……”

    未枳:“……”

    厉衍峥翻了个白眼:“那你有没有特别讨厌的人?我最近手痒,想揍人!”

    霍霆司依旧淡定:“阿枳讨厌的人,我都讨厌。”

    厉衍峥:“……”

    未枳:“……”

    厉见深觉得自己也不用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了,因为答案肯定是“阿枳喜欢的我都喜欢”,问了等于没问!

    未枳还指望旁听一下能产生什么灵感呢,结果被雷得不轻,而且她觉得以哥哥们的这种问法,不出十分钟就什么都暴露了!

    于是她乖乖的重新开始打腹稿,想想怎么问既能有效果又不会让霍霆司起疑。

    但是还没等她想到办法,家里就来了一个非常不受欢迎的客人,一进门就大声嚷嚷——

    “老大!老大!我来看你来了!下个星期你过生——唔唔!”

    时渊的脚还没跨过一半庭院,就被厉衍峥和厉又柠接连两个飞扑给扑到地上爬不起来了!

    他被厉衍峥捂着嘴和鼻子呜呜直叫,被厉又柠坐在屁股下面努力挣扎,画面极其惨烈!

    未枳听到声音和动静出来看的时候,脑子里就俩字:活该!

    哪有这样给人过生日和送礼物的!

    一点惊喜感都不保留!

    还差点破坏了她们的计划!

    幸好霍哥哥和大哥哥上楼写作业去了没听到,否则未枳都想上去给他两拳!

    但这件事动静不宜闹得太大,所以她迈着小脚走到时渊趴着的地方蹲下,戳戳他的笨脑袋小声说:“霍哥哥过生日是秘密,不可以说!”

    时渊本来觉得自己好委屈,闻言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进门就被揍了,赶紧停止嗷嗷叫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

    厉衍峥这才放开他,但还没忘了警告他:“不许提生日两个字!礼物也不准提!喜欢两个字也不行!”

    时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举手发誓他绝对不掉链子,爬起来拍干净衣服,就跟没事人一样凑近厉衍峥问:“你们是不是要给老大准备生日惊喜?我也要加入!这可是我和老大确认关系后老大的第一个生日,作为小弟我一定要好好表现!”

    厉衍峥翻了个白眼,告诉他没机会了:“小霍霍生日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行,不接受外人!”

    时渊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睁着真诚的眼睛说:“我是老大最可爱的小弟啊,怎么是外人呢!未枳妹妹你说是不是?”

    未枳翻了个小白眼,然后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问他:“十元,你有钱么?”

    时渊的腰杆挺直,骄傲地说:“我当然有钱!”

    厉衍峥和厉又柠闻言,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未枳问这句话的意思,两人眼睛同时一亮,对着时渊嘿嘿地笑了起来……

    时渊被他们笑得心里发毛,主动远离他们:“你们别笑啊,你们一笑我就害怕……要不你们再揍我一顿吧这样我心里能舒坦点!”

    未枳:“……”

    然而厉衍峥不仅不揍他,而且还嘿嘿笑着靠近他,哥俩好地一把搂住时渊的肩膀,问:“十元,你有多少钱?”

    时渊傻敷敷地将自己书包里的钱包拿出来,一打开……一沓的百元大钞!

    厉衍峥想也不想就抱着他的脑袋亲了一口,指着罗马柱后面懒洋洋趴着睡觉的大獒犬又问:“十元,你想不想跟地瓜拍照?”

    时渊眼馋大獒犬很久了,可大獒犬除了未枳基本上谁都不理,像他这种不常见到的客人更是连接近都不行!

    所以听到能跟大獒犬拍照,他二话不说就点头:“想!但是它会咬我吗?”

    厉衍峥噌地竖起两根手指:“一张照片二百!保证不咬你!”

    时渊二话不说抽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他:“快!我要拍!”

    未枳喊了大獒犬一声,大獒犬立马舔了下爪子跑了过来,摇着尾巴还想舔未枳,被未枳一爪子怼过去拒绝了!

    因为它刚吃过鱼嘴里腥味好重。

    大獒犬委屈地呜了一声。

    时渊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了,可还是看一次稀奇一次,就问未枳:“能让他舔我吗?然后给我拍它舔我的照片!”

    未枳嘴角抽了抽:“你真的要舔嚒?”

    时渊非常肯定的点头,然后又刷刷地抽出五张大钞:“我加钱!”

    未枳恶寒了一下,让时渊站过来,厉衍峥也立马就位拿好手机准备拍照,未枳看了一眼大獒犬和时渊的高度,问:“你要地瓜舔哪里?”

    时渊想也不想就指着自己的脸说:“当然舔这里!好几百块钱呢!要舔在最有感觉的地方!”

    未枳满足他,指着他的脸命令大獒犬:“舔。”

    大獒犬有点嫌弃,但还是听话地一连舔了好几下,狗吐沫糊了一脸!

    未枳看得都要吐了!

    大獒犬舔完后,时渊鼻子嗅了嗅忍不住深呼吸了好几下,奇怪地说:“咦?什么味道?好香啊像烤鳗鱼!”

    未枳:“……”

    ……她真的要吐了!

    最近冠状病毒肆虐,大家没事不要出门吖!

    好怕怕的……

    稍后还有还在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