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第1033章 普通市民安先生

2021-05-10 作者: 不祈十弦
  第1033章 普通市民安先生
  这个答案,显然完全出乎了“乌鸫”的预料。

  原本还有些困倦的“乌鸫”,听到安南这个答案之后、整个人都瞬间精神了起来。

  ——或者说,他直接被安南这个回答吓精神了。

  这大概相当于什么情况呢,就是警察突然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在街上盘问到了别国的最高领导人……

  而被乌鸫握在手中的那个东西,似乎能够用来侦测谎言和录音——他也正因如此才立刻相信了安南的话。当然,入境记录就在那里,在它已经采集了安南声纹的情况下,狐假虎威的撒谎装逼是没有意义的。

  也就是说,安南真的就是前来旅游的凛冬大公。

  乌鸫身后的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在烈阳下晒了这么久,他都没有出汗。但如今冷汗却是直接浸了一身……甚至手指都开始颤抖。

  安南看这个也挺眼熟的,以前在白塔噩梦中玛利亚就用过,那位罗斯堡子爵家看门的门卫,也用过类似的东西。

  因为这东西就是风暴之塔的特产,能够用于持续释放侦测谎言和侦测真名。就像是泽地黑塔的黑火、翠玉塔的基板、双子白塔的石像鬼、千面幻塔的小游戏一样……属于巫师塔最基本的对外创收项目。

  安南之前也听玛利亚说过,这东西做起来并不麻烦。

  可能最麻烦的步骤,就是如何将它们切成这样的标准大小。为了能够制造一大批这种一掌长、两指半宽、半指厚的石质小板子,反而得出动风暴之塔……

  风暴之塔有一个类似机床的仪式,就是专门负责将买来的石料,切割并打磨成这样的大小。

  是的,它并非是玉石——而是灌入诅咒的普通石料。就像是灰雾本身也是一种如同雾霾一般的物质,灌入诅咒后、石料原本的性质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那诅咒并非是巫师学徒提供,而是由风暴之塔上空那永不停息的大风暴提供。或者说,制造这种玉牌的过程,本身就是消磨那份力量的方式之一。

  别的巫师塔,都在为了能源而发愁。唯独风暴之塔,是在为“怎么快速用掉这些能源”而发愁……

  只要在灌入诅咒的这个过程中,对准它完整的使用一次某个法术……这个法术,就会被风暴之塔的那个“机床”一同压于其中。

  整个过程都是全自动的,而且一位巫师学徒每释放一次法术,都同时可以铭刻一组二十板;如果是正式巫师的话,因为法术效果更强、法术种类更多,还能同时制造更多类型的“法术石板”。

  无论是成本还是加工都不复杂。

  但给风暴之塔带来麻烦的那种“源源不断的无限诅咒”,其他的巫师塔根本不可能拥有。而敕令学派的法术,也需要一定的天赋才能掌握。

  而这个机床仪式的设计者……

  就是安南家的那位“维克多·霜语”。

  于是这就形成了一种“明明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理论上很廉价,但你们还是非得溢价好几倍从我这里买”的奇妙情况。

  鉴于风暴之塔不收普通学徒,这个叫乌鸫的人手里握着的这一枚,如果不是十几年前的旧货、就只能是玛利亚亲手做的。

  也就是说,“乌鸫”是在用着安南的姐姐亲手制作、由安南统治的国家卖到丹尼索亚的东西、来采访记录安南的话语、同时判定安南有没有说谎。

  “乌鸫”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微妙。

  他沉默了好一会,对安南谦卑的深深鞠了一躬:“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我不介意。”

  安南只是有些好奇的询问道:“你说,我和通缉犯接触过?我也很好奇……我今天接触的人应该不多,丹尼索亚人就更少了。到底哪个人是你要找的通缉犯?”

  看到安南并不抗拒、也不介意,“乌鸫”脸上僵硬而苍白的表情才终于得以缓解。

  如果安南因为他这失礼的询问而生气——哪怕安南仅仅只是表露出不满的意思、哪怕他什么错事都没有犯,只是按最为标准的流程,“法术与仪式犯罪特殊管理局”的那些领导,也一定会重重的处罚他、作为向安南赔罪的诚意。

  “陛下,您能够不在意真是太好了……”

  “乌鸫”异常谦卑的对安南再度鞠了一躬。

  随后他将那玉牌别回到腰间,从怀中掏出了一幅折叠的画像,将其展开之后、弯着腰恭恭敬敬的双手将它递给了安南。

  而原本威风凛凛坐在乌鸫脚边的“夏莉”,脸上也立刻带上了笑脸,凑过来软趴趴的躺在了安南脚边。

  “你就把我当成是一位叫做‘安南·凛冬’普通市民来询问就好。”

  安南看着“乌鸫”把画交给自己之后,也没有直起腰来、而是就那样一动不动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无奈的笑了笑:“你这毕竟是在工作,我能理解的。虽然我也知道,我们凛冬的一些贵族,脾气都不怎么好……但我其实没有那种臭毛病的。

  “你如果碰到丹尼索亚的贵族,也会这么恭敬的询问吗?”

  ——您这话说的,遇到贵族我哪敢问啊。

  “乌鸫”在心中嘟哝着,但是一言不发。

  主要是不敢说。

  因为腰间那牌子的录音还开着呢。

  那玩意最要命的地方在于,为了防止诱导性询问、或者撒谎骗答案,同时也是为了让人信服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这种玉牌的侦测谎言效果是双向的……

  他要是敢撒谎,那这段录音放出来的时候玉牌一样会发红。

  那样他肯定就死球了。

  “……行吧,我知道了。”

  安南看着“乌鸫”的反应,无奈的笑了笑。

  他大概对丹尼索亚这边的政治局势,有了更深的了解。

  而在安南身后的艾萨克,眉头也是紧皱、看着连抬头直视安南瞳孔都不敢的“乌鸫”,沉默着一言不发。

  安南定睛望向手中的画像,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的身份。

  “这个人啊……”

  他一脸恍然。

  画上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精瘦老者,他脸上是被海风侵袭的痕迹。他戴着船长帽,微微佝偻着腰、左手反握着一把匕首、右手则握着一把枪。

  但最显眼的,是他右手手腕处的银手镯。

  那老人回头过来,眼中是阴鸷狠毒的神色。这画像将那眼神画的惟妙惟肖。

  安南刚想回头跟艾萨克问一句“你看这个是不是谁谁谁”,但他突然想到“乌鸫”只过来询问了自己、而他开录音之后艾萨克也没有说话。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和外人说话并留下了声音。

  那么“乌鸫”回去之后,可能会被斥问:“为什么不去问同行的另一个人,而去问安南大公?”

  那样的话,就会平白给“乌鸫”增添麻烦。

  ——这实在没有什么必要。

   更新完毕~求票哒~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