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第1032章 “乌鸫”

2021-05-10 作者: 不祈十弦
  第1032章 “乌鸫”

  但安南刚刚的计划,却遇上了意料之外的阻力。

  或者也不能将其称之为阻力——

  就在安南和艾萨克离开酒馆的房间,还没来得及离开。

  下一刻,安南与艾萨克敏锐的察觉到……酒馆某处传来一阵阵非常隐晦的空间波动。

  但安南都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停在了原地,瞳孔深处猛然燃起明亮的光辉。艾萨克则是上前一步,将安南半个身体挡在身后。

  又过了两三秒,他们才听到一声清脆嘹亮的犬吠声,无端的在虚空中响起。

  安南前方的空气,就像是纸张被烛火烧灼一般、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小洞。

  最开始只有拳头大小的焦黑色空洞,随时间快速向周围蔓延、融化,在奇异的烧焦气息中,它变成了一个篮球大小的空洞。

  一只耳尖、唇边与胸口处的橘黄色绒毛处,都燃烧着深红色火焰的杜宾犬,灵巧的从那空洞中跃出。

  它大约只到安南的大腿——以安南的身高来作为比较,这只狗显然不能算大。

  只见它在安南身前转了两圈,再度发出了两声嘹亮的犬吠声。

  那是极为深远的叫声。

  就像是在深夜的山谷中,发出悠远回音的狼嚎一般。

  明明是在闹市的酒馆之中、明明声音并不大,却能够轻而易举的穿过墙壁、传到很远的地方。而在近处的两人,却也不会因为犬吠太过响亮而感到不适。

  “这是猎人的野兽伙伴。”

  艾萨克低声解释道:“可能是超凡警探,大概是青铜阶。”

  安南无声的点了点头。

  他其实也已经猜出来了——就像是能够遁入阴影中、在影子里传送的巧克力一样。这种能够追踪和传送的“燃烧着火焰的猎犬”,应该也是另外一个类型的动物伙伴。

  不过……

  这还挺酷的哎。

  安南在心中感慨着。

  他没有丝毫慌张,甚至想要蹲下来撸一下狗。

  而当安南这样想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这么动了起来。

  那头身上各处都燃烧着暗红色火焰,身姿挺拔的黑色猎犬,对安南却没有丝毫畏惧。

  它异常亲昵的凑了过来,伏低身子、发出哼哼唧唧的呜咽声,纤细而极短的尾巴啪嗒啪嗒的摇动着。

  安南只是蹲下并向前伸出手来,这前来搜寻安南的猎犬,便自己把脑袋伸到安南的掌心中、并且开始主动用头蹭着安南的手。

  而安南只是笑眯眯的歪着头看着狗,同时给它轻轻顺着毛。

  ——这是来自于“辉光君主”的感染力。

  就如同骸骨公仅仅只是出现在他人视野中时,就能够让人恐惧到近乎绝望的程度。

  而腐夫尚未出现,仅仅只是在这座城市中存在的时候,空气中就会无端飘荡起陌生的香气。

  纸姬之所以要遮蔽自己的存在感,也正是担心自己的“异常之美”瞬间击穿对方的理智壁垒、溶解对方的人格。

  甚至就连白银阶的超凡者,在人群中谈话时,也总会成为“最亮眼的那一个”。一群凡人中的白银阶超凡者,即使打扮与其他人完全一致、镜头扫过的时候,也总会第一时间注意到他。

  就像是一堆密密麻麻的数字中,存在唯一不同的那个时,只要一眼扫过去就可以立刻看到它——甚至还是十字定位的。

  灵魂完成染色仪式的超凡者,甚至只要稍微展露自己的存在感、都不用完全解除诅咒的封印,就会直接让整座城市出现异状。

  这种能够轻而易举浸透到外界的异状,就是在黄金阶这个阶段作为强烈。等到成为神明之后,反而就会变轻很多、变得容易控制;而那些正神从外观上来看,甚至与凡人没有什么不同。

  就算是近距离与正神们接触,只要正神不想的话、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这是一种对超凡力量的控制力。

  这也是为何黄金阶的超凡者,通常都会住在远离人群和闹市的地方。因为他们正好到了拥有极强的超凡之力、却恰好最难以控制的阶段。

  腐夫出现时的征兆在所有神明中最为明显,并非是因为他特别强……反而是因为他是最弱的。

  就在安南对那条猎犬展露笑容的时候,五月底那将人晒得昏昏欲睡的阳光,骤然间失去了灼热的温度、变得清凉而令人清醒;黑帆镇所有的灯火,骤然间都明亮了三倍;全城所有患有眼疾的人,无论严重程度如何、都在眨眼之间毫无声息的被治愈。

  “……打扰了。”

  而在这时。

  随着一个懒散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他们身下传来了酒吧大门打开的声音。

  没过一会,便有一个中年人迈着很沉重的步伐、从楼梯上走了上来。

  安南光是听着他的步伐,就能感受到他的疲惫。就像是那种经过了一天刻苦的学习或是工作之后,还没到家就已经走不动路了、只能一步一步缓慢上楼时的那种感觉。

  而安南顺着那声音望去。

  发现从那边上楼的人,是一位给人以强烈“社畜”印象的男人。

  他茶色的头发向后梳理着、打理的一丝不苟,脸上则是遮掩不住的疲惫。即使是五月底的丹尼索亚,他也穿着相当厚重而正式的衣服。在衬衫的外面、还套着类似军衣的纯黑色双排扣外套。

  安南注意到,他身上的所有扣子上、都有着丹尼索亚的国徽——那是一个抽象的王冠标记立于三重山上的图案。

  那人一上来,看到自己的狗与安南如此亲昵、稍微有些讶异。

  “夏莉。”

  只见那人轻声喊了一声自己的狗。

  虽然名为夏莉的猎犬一脸人性化的“很是可惜”的表情,但它还是很快把自己的脑袋从安南手中抽出,在安南面前转了一圈。

  于是那人便走到安南面前,向安南出示了一份证件,同时用一种勉强打起精神来、但还是没有力气的低沉而黏糊的声音,低声说道:“您好,这里是法术与仪式犯罪特殊管理局。您可以称呼我为‘乌鸫’。”

  “你好,乌鸫。”

  安南温和的说着:“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安南说出这话之后,乌鸫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从怀中抽出了一枚白色的玉牌。

  他捏着玉牌,就像是拿着话筒一般微微指向安南,同时口中快速念道:“请不要担心,先生,我们只是照例询问一下。因为夏莉嗅到您与我们正在通缉的一位通缉犯进行了接触,我们需要得知更多的情报。当然,您也可以选择拒绝回答、或是留下错误的情报,但您之后需要在我们笔录中签下名字,并对以上言行负责。

  “如果您拒绝回答或情报有明显错误,我们将会在不打扰您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对您的身份背景进行调查,确定您是否与其有关联。除此之外,如果您能提供有效情报,我们也将给予一定奖励。”

  “乌鸫”以安南险些听不清的声音,快速念出了一大长串的开场白……就像嘴是租的,有点着急还一样。

  乌鸫说完之后,向着安南微微点了点头,嘴巴动了动、用无声的口型,对着安南补了一声“抱歉”。

  “那么在这里,首先请问一下,您的名字与工作是什么?”

  乌鸫询问道。

  “我是安南·凛冬。”

  安南露出温和的笑容:“这一代凛冬公国的大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