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玩家超正义

270.第269章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第269章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在另外一边,安南与卡芙妮已经顺着王宫绕了一圈。

    如今跟在他们身后的,只有那位伊丽莎白的贴身女仆——老默林在他们绕回到正厅附近的时候,便紧急回去了一趟,第一时间通知了德米特里这件大事。

    是的,对他们来说,这的确算是一件大事……

    安南的性格,是这一代的凛冬一族中最为羞涩胆怯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最为自闭的。

    老默林从未见过,安南会主动与人搭讪。更不用说,直接见面就当着王子殿下的脸,把人家闺女拐跑了……

    而且默林能看得出来,那个叫做卡芙妮的女孩,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她有着成为巫师或是祭司的天赋。

    那敏锐的感知,是足以从凡物中感知到神明本质的超凡感知……对超凡者来说,的确是一种伟大的恩赐。在超凡之路上,她总能走在前面。

    因为无论是仪式、还是咒缚,她都能轻易找准关键与本质。

    但对一个尚未踏足超凡之路的孩子来说……那无穷无尽的幻觉,只会给她带来生活上的困扰。

    难道说,这样一个孤僻的孩子,却反而能够与安南殿下达成共识?

    老默林清楚的知道。

    无论原因如何、最终采取怎样的对策——这都不是他有权力处理的事。

    他得先把这事告诉德米特里殿下,让他定夺。

    幸好玛利亚殿下在外修习,没有跟来……

    老默林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瞥向门口。

    安南与卡芙妮正在那里,凑在无人的角落里窃窃私语。

    但他们两个都是极为显眼的人。

    即使只是待在角落里,也会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然而够资格直接参加国王生日宴会的那些人里,不可能有什么简单、蠢笨的人物。

    他们即使看到安南与卡芙妮待在一起,也都会装作看不到。

    虽然他们从未见过安南,但毕竟安南身上的衣服太有标志性了——那是霜兽最优质的皮毛,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能够保持干燥凉爽的皮草。但普通人穿上的话,甚至会因为过于寒凉而生病。

    那温度,大约就像是在夹层里面塞满冰块的羽绒服一样,只有凛冬一族的人能够承受得住。

    而卡芙妮的古怪名声,在诺亚上层社会也早有流传。

    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女孩,被认为早晚会走上超凡之路——因此她同龄的孩子们,都被家长告诫要尽量远离她,对她保持足够的敬畏和疏远。

    原因也很简单。

    如果卡芙妮以后死去,那么她所经历的某件事就可能会成为噩梦。假如有人持有恶意进入卡芙妮的噩梦,就可能从噩梦中了解到她身边某人的隐秘。

    那些越是有秘密的人,越要要与那些可能踏上超凡之路的人保持距离。

    而见到卡芙妮似乎与安南的关系挺好,那些贵族们和官员们对此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凛冬大公,行事太过强硬。

    如果能将卡芙妮嫁到凛冬,与他们交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凛冬人以忠诚、能干、团结著称,很多知名的佣兵团和工团都是凛冬人组建或是组织的。

    而对他们来说,凛冬的青壮劳力更是极好的劳动力。

    会有一些年轻人为了躲避冬年,而来到邻近的国家。但等到丰年,他们毕竟还是会回去的。

    也就是说,他们强壮有力、干活勤快——长期食用霜兽的肉,让成年凛冬人的力量和体质天生就比其他国家的人要强壮的多。一个凛冬船工的每天搬运量,可以达到同年龄诺亚船工的三倍,而且这种程度的劳动,甚至不会让他们因疲劳而生病。

    毕竟不需要抵抗永无止境的暴风雪,他们甚至是有力没处使——这也会让他们变得格外的活跃、兴奋且暴躁。

    而霜兽的肉、血和皮毛,也是凛冬的特产。霜兽的血甚至是转化巫师们大量需要的某种材料……它是用来转化成强效黏合剂的主要成分之一。

    这种强效黏合剂,是用来修建高大石质建筑、石桥、石质城墙时的必需品。它还可以稀释后继续转化成一种能够用来修路的弱效黏合剂。

    且不论诺亚本身修桥修路盖房子的需求,教国那边更是大量需求这两种黏合剂——这也是诺亚的主要出口项目之一。

    如果能与凛冬公国达成贸易合作,就代表着大量的利益。

    ——事实上,根本没有多少人愿意开战。

    这也是两国之间的战争一直没有彻底消弭,却总是打两年就停的原因。

    这一代的国王,想要统一五国、重建大结界——这是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喊出过的口号。也有许多贵族支持他,因为他们也迫切的需要一场持久的战争,来得到更多的利益。

    ……但在人们意识到,国王陛下居然是玩真的——他是真的想要统一五国、而不是在开空头支票的时候,人们反而就不愿意继续支持他了。

    五国本为一体,除了地下联邦拥有相对的独立性之外,其他的国家谁也离不了谁……而所有国家也都离不了地下联邦——主要是离不了他们修建和管理的地铁。

    一直在阻止战争的,正是来自诺亚内部的阻力。

    在诺亚的大贵族们纷纷意识到,卡芙妮居然钓到了安南殿下之后……他们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把卡芙妮合情合理的卖到凛冬去了。

    ——反正卡芙妮没有朋友。

    她的母亲也是这样被“交易”给她父亲阿尔伯特的。

    唯一对此表示忧虑的,恐怕只会有卡芙妮的父亲,阿尔伯特王子殿下一人。

    但谁都知道,最不可能继承王位的,就是阿尔伯特。

    他根本不去争也不去抢,谁也不得罪、什么权力也不要——仅仅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保证了自己安全的同时,也让阿尔伯特本身没有什么权威。

    但他们却不知道,另外一边安南和卡芙妮,却在讨论什么恐怖的话题——

    “的确是个六芒星……”

    安南在心里描画着路线。

    他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只和卡芙妮绕着王宫走,顺着她所描述的位置,大略的望了望、确定了一下位置。这是为了防止有人监视。

    而卡芙妮也向安南确认了这个可能性:

    “阿娜,咱们刚刚到厨房附近的时候,就有人盯着我们……就在门口那边。那个红头发的男人。”

    她蹭到安南耳边,小声的发出那标志性的轻飘飘、如同梦呓般的声音:“他们想杀了我们。

    “他们想杀了我们所有人……我看得到他们的想法。”

    安南顾不上纠正卡芙妮对自己越来越古怪的称呼。

    他只是心中一动,同样凑在卡芙妮耳边低声询问道:“他们有几个人?他们怎么看到我们的?”

    情况似乎开始变得严峻起来。

    安南已经顾不上继续装小孩了。

    但好在卡芙妮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她对安南这有些异常的询问毫不在意。

    她模糊不清的说道:“我们身上都有肉的味道,狼能闻得见。所有人都有……但你身上没有。

    “所以,他们看不到你。”

    卡芙妮那清澈到近乎透明的瞳孔凝视着安南。

    她发出稚嫩的声音,专注的询问道:“你……能救我吗?”

    ……是神秘女士的赐福。

    安南很快反应了过来。

    似乎是这个建筑物中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被奇怪的仪式锁定了。但这种锁定并非是精确到人的……否则安南与卡芙妮被他们看到的时候,他们就会意识到安南的不对劲。

    也就是说……接下来要单独行动了吗?

    可他要怎么才能甩开女仆和默林的监视呢?

    “我当然能。或许你不信,但我其实很强大……我能保护所有人。”

    面对安南顿了顿,嘴角微微抿紧、第一时间压制住自己习惯性露出的自信微笑。

    安南注视着卡芙妮,逐渐脱去伪装,不假思索的答道:“而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更新完毕!

    嗯,今天写了五千多……少一千所以欠更数就不减啦,还是28……

    孩子们晚安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