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玩家超正义

269.第268章 龙眠与霜兽

    第268章 龙眠与霜兽

    “……是的,公主殿下。但关于冻水港的货物贸易……”

    德米特里的话说到一半,便突然顿住。

    脊背挺拔、表情冷峻的青年微微皱眉,看向那个精神颓废、身材削瘦的老人。

    “安南呢?”

    看到老默林自己回来,德米特里平淡的询问道。

    他那深邃的冰蓝色的瞳孔,如同冰封的大海一样。看不到丝毫感情。

    伊丽莎白知道,这是凛冬直系血脉的天赋……其名为冬之心。

    这是冷血女士的血在他们体内流动的证明。

    凛冬公国是冬年与丰年交替进行的国家。正如地下城邦一样,老祖母仅是存在,就能够无意识的大规模改造周边生态。

    老祖母是拥有两种形态的正神。

    在祂清醒的时候,祂是身高三米、霜发及地的冰肌蓝眼的美人。这个形态的老祖母是传统之神——无论是当年诞下凛冬血脉、建立凛冬公国,还是教导自己年幼的子孙、帮助当代大公处理政务,主持国内的祭典、活动,甚至是负责子孙的结婚嫁娶诞生丧葬仪式,都是祂在这个时候的行为。

    就像是一位长生不老的祖母一样……在家族内部具有绝对的话语权,而且极为活跃。在老祖母清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对凛冬一族恭敬有加——因为他们身后有一位护短、强势而能力卓越的正神先祖。

    这也是祂被亲切的称为“老祖母”的原因。因为这种关爱子孙、喜爱孩子的习惯,并不仅限于自己的血脉……祂也经常会赠予听话可爱的孩子们一些礼物,或是喜欢调停他人的家庭矛盾。这个时候的凛冬公国,被凛冬人称为“丰年”。

    但老祖母因为成神前的习性,有着不定时的陷入时间未知的“龙眠”的习惯。

    那个时候,祂就会化为仅趴下时的高度便有百米的巨龙。

    那是三十层楼以上的高度。

    这时的祂是冰霜之神。

    祂所呼出的气息,会卷起永无停息的暴风雪。这暴风雪在老祖母陷入龙眠的时候,可以充当保护凛冬公国不受灰雾侵蚀的结界、也可以作为抵抗外来侵略者的屏障。

    但这暴风雪,也会让凛冬公国原本就寒冷的气温骤降。一些新生儿和老人会在这个时候被冻死,野外的庄稼和弱小的普通野兽无法生存,就连树木会陷入长达数年、十数年之久的“冬眠”。

    甚至那些死在暴风雪中的超凡者,都不会诞生噩梦——因为就连诅咒也会被冰封,化为暴风雪的一部分。而凛冬人会将这个周期称为“冬年”。

    大型城市的内部,还能有巫师们布置的恒温结界,和制作的温室作物,以及通过地下通道从他国进口的粮食作物。而那些村落,就只有那些强大的猎人和战士,能够顶着暴风雪出去,在树林中、雪原中或是海里,为村民们狩猎同样那些能够在暴风雪中生存的霜兽。

    这些霜兽是长期浸没在充斥着诅咒的暴风雪中,因而发生肉体异变的魔物。它们依靠诅咒而食,因此在人类被暴风雪锁在城市的时候,反而能够大量繁殖——一旦数量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向人类的集聚区发起进攻。

    但那些拥有凛冬之血的人,却可以在冬年时驯服、号令这些霜兽。这也是凛冬一族不可被取代的根本原因。

    是的。

    它们也同样是老祖母的信徒……也是祂的子孙。

    这毕竟是老祖母作为巨龙的那部分,在龙眠时对野兽们的影响。

    这也就是凛冬家族,被称为“狼王”、以白狼为族徽的原因——数量最多的霜兽,就是拥有着“狼”的外形的“群居种”。

    但要提出的一点是,霜兽并不是为了渴求血食而攻击人类……它们是类似元素生命的特殊物种,并不需要吃肉。

    它们只是渴求“爱”。

    但也不仅仅是爱。

    希望、同情、忠诚、快乐……霜兽拥有着吞食正面情感的能力。但霜兽本身是没有感情,也没有多少智慧的。

    所以它们会遵循本能,循着味道找到人类、并袭击人类,吞食他们的感情——但却不会对“产出食粮”的人类手下留情。

    而遇到袭击后,人类往往不会产生多少正面情感……这就会让霜兽更加暴躁,去寻找下一个聚集点。

    唯有其他的霜兽、不具备正面感情的“冬之手”,与持有冬之心天赋的人类,能够不遭受霜兽的攻击。在霜兽的感知中,凛冬一族的人类,是一种“人形的同类”,而且是它们的上位种。所以它们反而会对见到的这些“同类”献出忠诚。

    然后就会被抓起来,收入军中。经过驯化的霜兽,就可以与战士们达成共生的战友关系——它们学会了“留一口”,不会直接一口把自己的伙伴啃到绝望。

    而冬之心,并不仅仅只是用来驯化霜兽的天赋。

    它能够让持有者,拥有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之身。

    一旦受到的伤害超出界限,这份伤害就会被传送到老祖母身上、由祂代为承受;如果祂是清醒状态,就可以立刻找过来,而哪怕祂在沉睡中,一旦承受的多了……也会渐渐苏醒。

    想要杀死凛冬一族,只能用霜寒要素。这是老祖母为自己预留的“家法”——祂毕竟是传统之神。

    但众所周知,所有觉醒了霜寒要素的黄金阶超凡者,都诞生自凛冬公国。

    所以想要杀死凛冬一族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能绑住手脚丢到海里、或是捆起来扔到地下室……等其承受不住,自行了断。

    除此之外,冬之心还可以让持有者拥有冷酷而淡漠的心。

    凛冬一族从出生开始,就要忍受“永不快乐”的永恒训练。这是为了让他们不至于沉溺于权力的欲望之中,永远保持清醒、永远为了人民而行动。

    他们无论做任何事,都得不到快乐。所以对他们来说,只有从小学习的“规矩”和“传统”是值得注意的……他们是从出生,就为了他人而行动的冰心之王。

    这毫无疑问是残忍的。

    但对于时不时会陷入冬年的凛冬公国来说,唯有足够严苛、自律、不近人情,并能够忍受人们的怨怼、咒骂和不理解的王,才能稳定的维持摇摇欲坠的公共秩序。

    老祖母的想法很简单。

    如果说人们需要这样的牺牲——那么牺牲者就应该由自己的子嗣来担任。

    这或许对自己的子嗣来说很不公平……但这是“传统”的抉择。

    在老祖母异常护短的同时,祂对自己子嗣的要求也极为严苛。在这样的训练下,每一代的凛冬大公……甚至只是凛冬大公的子嗣,也是所有的国家中最为优秀的统治者。

    他们不会因为追求轻松快乐而怠惰,不会因为优越感的愉快而傲慢。不会因为臣子或是使臣的恭维而飘飘然,也不会承受美色的诱惑——繁衍后代对他们来说,仅仅只是“义务”而非是“快乐”。

    拥有这样的统治者……这样可怕而又荒凉的国家,又为何要与他们开战呢?

    伊丽莎白的想法如此简单而纯粹。

    她极力化解由父亲带来的战争后续影响……就是因为她怕了。

    她不想与这样的敌人针锋相对。

    这也是长公主愿意亲自放下身段,主动提出要亲自接待伊凡大公长子的主要原因。

    她可不想让自己愚蠢的弟弟妹妹们把事情搞砸了。

    他们根本不理解……凛冬一族的可怕之处。

    “……什么?”

    在老默林与德米特里耳语一番后,德米特里怔了一会。

    他摇摇头,低声喃喃道:“安南居然……”

    “怎么了,殿下?”

    伊丽莎白心中一紧,若无其事的询问道。

    德米特里回过头来。

    她隐约间,似乎从德米特里那毫无感情的冰蓝色瞳孔中……看到了些许茫然?

    “安南似乎与一位叫卡芙妮的小姐玩的很开心。”

    德米特里摇摇头,平静的答道:“舍弟失礼了,公主殿下。”

    闻言,伊丽莎白却是心中一动。

    “……不,德米特里殿下。”

    她巧笑嫣然,温和的说道:“要么,我们聊聊……安南殿下的事,如何?”

    这章快三千了,第二章在零点后……

    我估计三更六千字是没有了,但是五千字还是可以挣扎一下的……当然,只少一千字也不会计算在还更里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