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玩家超正义

221.第220章 锁在保险柜里的钥匙

    第220章 锁在保险柜里的钥匙

    随着天空中回荡着的婴儿哭声渐渐淡去,银爵士便重新踏入光柱中离开了。

    在那之后,萨尔瓦托雷才带着林依依和美味风鹅,从清水街44号的院子中走了出来。

    他看到安南平安无事,顿时松了口气。

    旋即他有些疑惑的低声发问:“你刚刚怎么了?

    “我看到你突然不动,然后就掉下来了……”

    “差点死掉。”

    安南深深呼了一口气,将白袍的领口收了收:“回去再说。”

    “嗯。”

    萨尔瓦托雷点了点头,聪明的不再多说什么。

    呼……

    安南深深呼了一口气。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底牌这么多,说不定能有一丝机会,把腐夫击伤甚至击败……

    他还幻想过,那样到底能拿到多少经验——

    但事实证明,安南如今能在腐夫面前活着坚持到三分钟,都应该算是银爵士的威慑力够强,让腐夫不敢使用威力太大的招数。

    不过这一趟,倒也算是不少赚……

    【银爵士的偏爱】

    【类型:装备/防具/衣物(金色)】

    【防御力:3(等同于厚皮甲)】

    【倾向防护:切割】

    【不利防护:穿刺、钝击】

    【描述:银爵士亲手织造的银丝长袍,足够轻便、但却十分坚韧,具有不可忽视的神圣本质。阶位在主教及以上的圣职者能认出它的来历。】

    【效果:“安南·凛冬”穿戴时,自动免疫白银阶以下的概念性咒杀】

    【效果:用衣物擦眼,以获得十分钟的“侦测毒物”能力,其效果等同于同名猎人能力;用衣物擦手,以获得十分钟的“净化毒物”能力,其效果等同于同名偶像学派法术。】

    【效果:消耗银币可进行自动修复】

    ——这是安南得到的、甚至是见到过的,最没用的金色装备。

    它最大的好处在于……这件装备的能力,本身不需要任何代价,也没有什么限制。

    侦测毒物和净化毒物的能力,一天之中可以使用任意次。它的质地如同丝绸睡袍一般,但却能像是厚皮甲一样,抵挡简单利器的切割——即使被损伤,也能消耗银币再度恢复。

    而它的效果在战斗中并不够强力,但在平时却反而更好用。无论是防止毒杀,还是阻断仪式中的咒杀……

    就好像是在暗示安南,平时尽量穿着这身衣服一样。

    安南若有所思。

    这应该是银爵通知手下教会,让他们分辨敌我用的标记物吧……

    也就是说……在我进入王都后,银爵士不会通知教会“这个人要护着点”吗?

    安南很快意识到了银爵士的目的。

    银爵士专门为自己制造“信物”,很说明银爵教会,要在明面上与自己撇清关系。

    甚至要在明面上,与安南——或者说“唐璜·杰兰特”相敌对。

    银爵教会的高层,那些鬼精鬼精的老主教们,自然能够通过安南的衣服,暗中得知安南其实是潜入敌方的友军;而那些与安南敌对、给他找麻烦的底层圣职者,又会把这出戏演的更真实一些。

    ……银爵士演这出戏是想干嘛?

    不过安南从这里、以及之前银爵让他去找纸姬的话语中,也品出了另外一个信号。

    ——无论安南闹成什么样,银爵最终都不会下场。

    就在这时,房门再度被推开。

    从房中走出的……正是本杰明。

    而他如今与几分钟前已经完全不同——

    本杰明身上无时无刻的浸出强烈而完全无法忽略的异常感。他身边缠绕着一股肉眼可见的扭曲波动,看上去就像是烧烤架上方的空气一样。

    他的眼底如同燃着火焰一般,极为明亮、甚至无法直视。他身上那种极为强烈的存在感,甚至比神明都更加令人瞩目。

    而本杰明的怀中则抱着一面不大不小的镜子,镜子向外——但镜中却没有完全的、忠实的映出所有倒影。

    那镜子中近乎有着和外界完全一样的一切景象。

    唯独不同的是,里面没有映出任何一个人。

    是的,它甚至能映照出安南他们身后的墙壁和房屋,但安南他们却像是透明的一样,都没有映在镜面上。

    这时。

    安南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只见本杰明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只金色的权戒——就是那种又大又扁,可以当成印章来用的戒指。

    而他原本的银质戒指,已然消失无踪。

    本杰明这是……顺利进阶到黄金了?

    “安南……”

    就在这时,本杰明怀中抱着的镜子中,传来一个像是老人又像是婴儿的怪异声音:“非常感谢你。你之前为我做的事,我全部都听得到……

    ……不,我其实没想这么多。

    安南欲言又止,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他有些好奇的看向本杰明怀中的镜子。

    这就是镜与时钟之神,新诞生的伪神“镜中人”?

    说起来,那个婴儿呢?

    “我暂时想不到,到底要送你什么东西,才能抵得上这份恩情。毕竟你现在也没有什么需求。”

    镜中人继续发出那怪异的声音:“那就先把这面镜子送给你吧……无论你有什么需求、或是有什么问题,就用它呼唤我。

    “你知道我的两个名字——在这面镜子前,用过去的名字呼唤我,就可以叫来过去的我;用现在的名字呼唤我,可以叫来现在的我。

    “当我觉得还清之后,我就会离开。”

    镜中人说罢,本杰明便将这镜子递了过来。

    安南眼前刷过了几行文字:

    【镜中人的初生之镜】

    【类型:饰品/工具(金色)】

    【描述:在镜中人成神后,接触到的第一个镜子,具有非凡的纪念价值和不可忽视的神圣本质。】

    【效果:在镜子面前呼唤任意神明的真名,可不消耗对应的神秘知识,召唤对方的镜中倒影(警告:请先举行相应仪式,以确认对方的确许可此种特殊召唤仪式)】

    【代价:目视这面镜子的人,每秒失去一小时的寿命;每人每天最多失去二十四小时】

    安南见状,顿时面色一变,将镜子扣了过来、盖在自己身上。

    见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房屋之后,本杰明将身后的屋门关闭。

    只听得咔哒一声——刚刚出生不久的米歇尔·诺特达姆,和两年半前的诺特达姆夫妇,便再度消失无踪。

    随后,本杰明抬起手来。

    只见这房屋突然一阵扭曲、像是被黑洞吸收一般,快速的流动到中心的点,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了形态和颜色,再度开始拉长……

    眨眼间,房屋便被本杰明变成了一颗至少百年寿命的参天巨树,出现在了原本清水街44号的位置上。

    而原本的“镜面仪式”所达成的均衡,自然也被破坏了。

    安南若有所思。

    ……这是和腐夫与骸骨公相似的思路。

    因为本身并不持有真理,只能以仪式得到临时真理……但仪式本身不能终止、放着不管的话容易被破坏。

    所以骸骨公将仪式场放到了灰雾之中,王国的残骸之下;而镜中人,则将仪式藏到了原本没有发生的“另一个过去”之中。

    其他人若是想要抵达仪式场,就要使用时间与镜面的力量、重建镜面仪式……才能抵达两年半前的过去。

    而这两份力量,都被镜中人自己所把持,其他人难以得手。

    就像是锁在保险柜里的保险柜钥匙一样——形成一个无法打开的悖论循环。

    原来如此……

    安南看向本杰明。

    如此一来的话,基本就可以确定了。

    本杰明,真的成为了新神的教宗。

    ——镜中人神之咒缚的守密人。

    更新啦~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