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第1147章 番外结局:顶流盛会,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2020-11-06 作者: 月初姣姣
  第1147章 番外结局:顶流盛会,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秋风生渭水,落叶满京城。

  江氏集团的周年庆如期而至。

  周仲清与江家关系密切,自然要参加。

  纪录片的拍摄团队也有幸可以跟他进入周年庆的会场内,只是他们的主要拍摄对象,还是周仲清,只要不打扰其他人就行。

  江氏集团,本就有专业摄像记录今日的盛事,还有几家主流媒体,扛着设备的人很多,纪录片的摄影团队在这里面,并非唯一,不算惹眼。

  不过作为东道主的江家人,皆在聚光灯下,万众瞩目。

  光是江家这几个兄弟,若是聚齐了,抢个头版头条,都是分分钟的事,二爷果决,三少斯文,四爷不羁,至于五爷……

  那就是实实在在的笑里藏锋芒,众人皆知的不好惹。

  “这次真是撞大运了,江家这次的周年庆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有生之年能来参加一次,真是幸事。”

  “听说这次京圈的顶流大佬都会来?是不是真的?”

  “只听说傅三爷、段公子他们会来,其他的不清楚。”

  “以前这两个圈子都是王不见王,如今却亲如一家,京圈如今有什么盛事,众人齐聚,那是真的热闹。”

  ……

  徐旎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今日出现的人,许多都是只能在电视或者网络上见到,难免有些紧张,正当她调整设备镜头时,厅内传出一阵惊呼声。

  她还拿着录像设备,随着众人惊呼,镜头一转。

  江承嗣与司家众人到了。

  某人如今在京城最炙手可热,还有个双胞胎儿子,光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两兄弟,走到哪儿都会惹人多看两眼。

  而最惹眼的,当属与他同行的,南江严家。

  严望川本就很少参加什么公开活动,在南江都不上镜露面的人,却出现在了京城江氏,真是给足了江承嗣面子。

  严迟则紧跟在江软身侧,两人低声说着什么,江软在说在笑,他就宠溺得看着。

  模样登对,感情也好。

  “哥。”江软领着严迟与长辈打了招呼,就拉着他找到了正在角落躲清静的江慕棠等人,“大哥和姐姐还没来?”

  江家几个堂兄妹都到了,江宴廷夫妻俩来得更早,就是江温言和陶陶居然都没来。

  “姐的单位临时有任务,好像出了什么案子,估计今天来不了。”江瑟瑟解释。

  “这么热闹的日子,居然不来?太可惜了。”江软咋舌,“祁洌和知意也没到?”

  “他们刚在群里说了,有点堵车,庆典开始时,应该可以赶到吧。”

  ……

  **
  祁洌此时是真的头疼。

  原本他们一家要去江氏参加周年庆,计划好了出发时间,段家却临时横插一脚,说要去祁家接他们,两家一起去。

  祁则衍嘴上说:“既然他们要来接我们,他们想要表现,又是一片好心,那就让他们过来接我们吧。”

  其实祁则衍就是觉得,既然段林白送上门让他折腾,免费给自己当司机,他就成全了他。

  段家人过来时,就遇到了大堵车,来得有些迟,如今出发在路上,更堵!
  母亲拉着妹妹,与段夫人和段一诺同乘一辆车,段一言负责驾驶。

  结果让祁洌开车,负责载父亲与段叔叔。

  这两人从上车后,嘴巴就没停过。

  路遇堵车,本就挺烦躁的,群里的消息不停在闪动,大家陆续都到了,他们却被卡在了半路,祁洌都很急了,后排这两人居然还在拌嘴。

  一个某人穿衣太花哨,一个说对方头发搞得连苍蝇站上去都能双腿打滑。

  毫无营养。

  祁洌干脆打开了电台,调了几个频道,里面正在播放德云社的相声。

  说实在的,他爸和段叔叔不去拜师学相声,那都可惜了,老来退休,搭个伴,一个负责逗,一个捧,绝对能发展出事业的第二春。

  堵车间隙,祁洌打开手机,看了眼群消息。

  【霍家人到了。】

  霍家人本身就是特别高调的存在,饶是他们从后门进场,到了会场内,也是众人的焦点所在。

  “这么多年,总觉得霍爷一点都没变,气场还是这么强。”

  “可惜了,今天霍家一对儿女都没来。”

  霍听澜入伍,本就不好请假,霍青岑那边同样如此。

  “那走在霍爷身边的人是谁?”

  “你傻啊,不就是席忱嘛,说是霍家的准女婿,早就听说霍爷什么场合都愿意带着他,我只是听说,今日一见,感觉霍爷待他,简直比亲儿子还亲。”

  “只要这人不是没良心,霍爷对他好,他自然会对霍爷更加敬重,对霍家的女儿更好,都是相互的。”

  ……

  祁洌皱着眉,怎么大家陆续都到了,他居然还被堵在了半路。

  还得听后排的双簧相声,为什么他的日子这么苦。

  祁洌还在感慨着,群里消息再度传来:
  【@祁洌,你怎么还没来啊,大哥带嫂子来了!】

  嫂子?

  !!!

  祁洌简直抓狂!
  卧槽——

  这种历史时刻,他为什么不在场?

  【照片,拍给我看看啊,谁来给我实况转播一下啊,@江软,@江慕棠,@……】

  群里的人,他几乎@了了个遍,却没人搭理他。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江温言和这个周小姐身上,谁有空理他啊。

  江温言作为江氏集团的少东家,他本该来得早些。

  跟家里人说,要去接个人,江宴廷当时并没多想,今日来的富商巨贾,名流绅士太多,需要亲自相迎的大有人在。

  却也没想到,他接的会是个姑娘。

  江温言今日穿了一身黑色西服,而身侧的姑娘,则是一身黑色礼服裙。

  秋日风凉,一条纯色围巾,裹着双肩,随着她的走动,围巾偶尔滑落肩头,倒是别样的一种风情。

  “那是坤澎的周经理吧!”

  行事果决,能力很强,年纪不大,长得又好看,在商场已有些名声,不少大公司都曾高薪挖过她。

  今日来的又多是经融圈子里的,她一出现,便有人认出了她。

  寻常带刺的野玫瑰,如今与江温言走在一处,倒是多了些温柔风情。

  “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两家公司上半年有合作,可能就是合作伙伴吧。”

  “这两家公司今年合作还不少,坤澎的股价今年都翻了一倍,坤澎今年真是走运,搭上了江家。”

  ……

  众人猜测着,就在下一秒,就被啪啪打了脸。

  因为江温言,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住这位周经理的手!

  众人心里,那是万马齐奔!
  今天还有不少人带着女儿过来,想给江温言介绍一下的,如今倒好,连话都说上一句,这念头就被硬生生掐断到了摇篮里!
  “这是又一对cp?”

  “完了,我家闺女没戏了。”

  “这两人不是合作伙伴吗?”

  “你见过哪个合作伙伴拉手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江温言牵着她朝着父母及几个长辈那边走去。

  隔得远,大家听不到那边在说什么,似乎是江温言在给他们做介绍,有说有笑,气氛好得不行。

  随后江温言又牵着她去了江慕棠那边,同龄人聚在一块儿,气氛自然更好。

  有路过的人,听说江慕棠等人喊嫂子一类,江慕棠这事儿就算是彻底传开了。

  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忽然就有了女朋友,还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带出来,足以见得她在江温言心里是个什么形象。

  嫂子气场很强,又不熟,与江慕棠等人碰面时,互相都有些拘谨。

  大家聊了一会儿,就会发现,这位周小姐很好说话,工作与生活中,几乎是性格迥异的两种人。

  江慕棠便大着胆子问了句:
  “哥,你读书时,跟嫂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绯闻?”

  江温言低笑一声:“因为不是绯闻,我和她谈恋爱的事……”

  “一直都是真实存在的!”

  “哥,你这是早恋?”江软咋舌,只能感慨,还是大哥胆子大,“你就不怕被伯父抓到?”

  这些叔伯中,江宴廷脾气算是最硬最臭的。

  江温言抿了抿嘴,“我谈恋爱,又没花家里的钱,学习成绩没下降,又没多要零用钱,我爸怎么会怀疑我?”

  众人感慨:

  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你又不找家里要,那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小九好奇。

  江温言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你可以去问问你爸。”

  “……”

  众人有说有笑,就是祁洌在另一边,简直抓狂得要命。

  平时那些有毒的瓜,他是一个都没少吃,还背了无数的黑锅,现在大哥带嫂子来了,这么劲爆的事,他却没法出现在吃瓜第一线,如何能让他不急。

  方才播放相声的电台,也开始插播新闻。

  【今日是江氏集团成立60周年,据悉,江氏集团的少东家江温言带着女友高调出席,他的女朋友时任坤澎集团市场部经理……】

  我去!

  就连电台都开始播放新闻了,都尽人皆知了,他居然都没吃到瓜。

  祁洌攥着方向盘,盯着前面龟速前进的车队,只觉得人生索然无趣。

  **
  待祁家与段家出现时,距离周年庆典开始,只有七八分钟。

  此时的会场内,除却江锦上那群人,傅家的,川北京家,就连岭南的许家都来了人,至于谢家、范家,但凡数得上的,悉数到场。

  就连远在平江的唐家人也来了。

  气氛可谓相当热烈。

  说是一场顶流盛会也不为过。

  “你怎么才来?”江慕棠看着祁洌。

  “堵车!”祁洌见着周小姐,狗腿得喊了声嫂子好,“你以为我愿意啊,我心里再急也没用啊。”

  一行人说着话,随着庆典的开始,大家都陆续进入自己的位置,江软一直跟江瑟瑟待在一起说话,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瑟瑟见她发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女生。

  “在看什么?”

  “那个人……”

  “听说是拍纪录片的,不会拍我们的。”江瑟瑟解释。

  “纪录片啊。”江软呢喃着,她倒是听说了最近有人在跟着周仲清拍摄纪录片,却没想到,会是个熟人。

  徐旎也注意到了江软的注视,只是两人如今相隔有些远,只是函授微笑,算是简单打了招呼。

  江软忽然就想到,江慕棠曾经找她要过这姑娘的联系方式,如今他又跟着周仲清学习,这姑娘又在跟拍他们,这岂不是……

  江慕棠正附耳听祁洌吐槽:

  “……你都不知道,我爸把我调到一个小公司从底层做起,人家根本不知道我是祁则衍的儿子,没有一点特殊待遇。”

  “我现如今的日子真的苦哈哈,今天出来,跟领导请假,他说可以,不过周末要我去加班。”

  “真的,打工人太难了,天天996,日子没法过了。”

  祁洌说着,忽然瞧见江软坐到了江慕棠身边,便停止了吐槽。

  “有事?”江慕棠看着自家堂妹。

  “嗳,那个……”江软用眼神暗示不远处的徐旎。

  “她怎么了?”江慕棠故意装傻充愣。

  “你俩之间就没点什么?”

  “你的脑子都装了什么东西,严迟是怎么看上你的?”

  江软咬牙,“你别给我装,你们之间就没点什么?”

  “我们……不太熟!”

  庆典中途,江软也偷摸去和徐旎打了招呼,也旁敲侧击询问了她和江慕棠的关系。

  “我们是拍周医生的,我跟他认识,也说话,不过没你想得那么熟。”

  江软叹息。

  看来是她想多了。

  ……

  庆典结束后,还有无人机表演,舞会晚宴,整场庆典,会持续到很晚。

  尤其是无人机表演时,大家外出观看,气氛格外热闹,还上了热搜,许多网友也在讨论。

  大家都在庆祝江氏成立周年,说无人机表演很精彩,只是这清一色的夸奖中,很快地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深究起来,是一个网友发了条微博:

  【我好像看到无人机表演时,小五爷把一个姑娘按在墙上亲。】

  底下有人质疑,说可能不是江慕棠。

  博主回复:【肯定是他,我可是江五爷的脑残粉,怎么会认错他儿子。】

  五爷的脑残粉?然后把他儿子的恋情给扒了?
  不过许多人都说,有图有真相,这个博主却拿不出证据,说自己敢发誓,这个瓜绝对包熟,只是那个女生他不认识,也拿不出证据。

  大家觉得这事儿肯定是假的,但是流言这东西,三人成虎,讨论的人多了,不少人都信以为真。

  直至后来纪录片播出,最后一集结尾,播放了一些纪录片拍摄时,工作人员的工作状态,以及和病患相处得花絮,那人又跳了出来!

  【江氏周年庆,小五爷按在墙上亲的姑娘,就是纪录片的工作人员!】

  甚至截了图出来。

  纪录片拍摄到播出,距离江氏集团的60周年庆,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

  所有人都没想到,过去这么久,还能吃到这个瓜的后续。

  网友疯狂转载,江家人又如何看不见。

  后来就有人开始扒纪录片,从正片到花絮,还真找到了一些糖,反正江慕棠谈个恋爱,几乎是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下。

  追这种真人cp,简直比追言情剧还让人上头。

  **
  相比以后全网吃瓜磕糖的盛况,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无人机表演上。

  后来的酒席晚会,顶流齐聚,据当晚参加的人回忆,那可能是一辈子难遇的盛况。

  晚宴快结束时,江宴廷接到了家中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江老太太说身体不舒服,今天并未出席活动。

  “奶奶,您还没睡?”

  “已经睡了一觉了,忽然想着,陶陶不是还在工作吗?这丫头啊,也不知道有没有按时吃饭,忙起来不分昼夜,我怕她连晚饭都忘记吃了。”

  “你放心吧,刚打了电话,说工作刚告一段落,我让他哥和慕棠几个孩子去给她送点吃的。”

  给一个人送饭,倒不必叫这么多人一起过去,只是今天实在高兴,整个警局,但凡还在加班的,江家请客,人人有份。

  “那我就放心了。”

  今日是江家的大日子,老太太如何睡得着,挂了电话,又拿出以前的老照片,看着孩子们的成长轨迹,尤其是瞧见江锦上小时躺在保温箱的照片,不觉感慨时间过得太快。

  翻到自己老伴的照片,不自觉就红了眼。

  “老头子,你啊,走得太早,没看到如今孩子们个个都这么有出息。”

  “你以前啊,总担心小五,说这孩子活不长,临走了,嘴里还念叨着他的名字。”

  “你怕他是个没福气的,如今看来,你才是最没福气的,人家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

  庆典结束,江家众人也没各自回家,而是都去了老宅,老太太一人在家,大家心里也惦记着。

  打电话时,老太太说早就睡了,众人回了家,才发现她就倚在客厅的摇椅上,睡得深沉。

  过往岁月,穿过睡眠,
  似乎比梦还遥远。

  大家都知道,有她在,无论多晚,这里都会给他们留扇门,亮盏灯。

  这么多人回家,老太太饶是睡得再沉,也被吵醒了。

  瞧着众人回来,才笑呵呵得起身,抬手让离她最近的江锦上扶着她,“这都几点了,饿不饿啊,厨房还给你们炖了汤,都赶紧喝一碗。”

  老太太戴着老花镜,打量半天,“这江江、陶陶和慕棠,几个孩子怎么还没回来?”

  “应该马上就回来了,汤我们会喝的,我要不要先回房休息。”江锦上低声道。

  夜已深,总觉得声音太大,怕是惊扰了天边高挂的斜月。

  “这都十一月了,晚上在客厅待着,还真有点冷。”老太太抓着江锦上的胳膊,缓缓朝着房间走去,边走边说天冷,让他们记得多穿衣服。

  尤其点名了江承嗣。

  “你这孩子打小就不知什么毛病,天冷还整天穿着皮衣出去骑摩托,皮衣挡风,那也不能跟棉袄羽绒服相比啊,还喜欢露个脚脖子,知不知道寒从脚底来……”

  江承嗣低咳着,他都是孩子的父亲了,又不是年轻时,又怎么会大冬天穿皮衣骑摩托那么浪啊。

  不过老太太这么说着,他也笑着应着,扶着她另一侧胳膊,说着讨喜的话。

  “滚一边去,别给我打哈哈,这群兄弟,就你最不正经!”

  “……”

  江家众人只是低声笑着,江承嗣真的是从小被教育到大,老太太估计睡迷糊了,居然还不放过他。

  老太太又念叨起了小辈的婚事,听说江温言今天带了女朋友过去,大家都见着了,就她没看到,还有些不满。

  “拍了照片,待会儿给您看看。”

  “姑娘模样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江江喜欢,她也喜欢江江,两个人啊,互相知冷知热,这才能过好日子。”

  老太太嘴上说着,可是瞧见了照片,也不提回房休息的事儿了,戴着老花镜,一个劲儿夸江江有眼光。

  **
  江软等几个孩子围在老太太身边,还在说着今晚庆典发生的趣事,拿着手机,给她翻看所拍的照片,老太太自是笑得合不拢嘴,似乎所有的睡意都一扫而光。

  江锦上等人喝着汤,听着老太太絮絮念叨,看着几个孩子各种逗趣。

  晚来秋风急,江慕棠等人给陶陶送了饭,还在回家的路上。

  老太太这辈子走得太远。

  陪着江家一代又一代人长大,似乎有她在,所有不安定的心,就都有了归宿般。

  似乎无论多远,多晚,都要回去才能心安。

  ……

  四方食事,顶流盛会。

  到最后,左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人生所求,不过是……

  有人与你共相思,
  有人与你共寒冬,
  有人……

  能够年年常牵挂,岁岁常相思,时时常相见。

  【完】

   番外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
    结局感言写了很多次,可每本书写到了最后,都还是会觉得心里酸酸涩涩,尤其是说道,江奶奶这辈子走得太远,陪伴着江家数代人同行,其实我与你们的关系也是这样。

    与其说是我陪伴你们,倒不如说,你们也在陪伴着我。

    不知不觉,五爷他们也陪伴大家一年多,可能我不是特别有灵气,文笔特好的作者,只希望这个故事曾经让你开心过,温暖过……

    **
    说几件小事:
    1、【今天到明天24点截止,xx留言的均有15xxb奖励(其他网站因为后台没有奖励机制,实在抱歉,感谢大家长久的支持)】

    2、【关于新书,过段时间会开文,就在这个月,短篇福利文,不会让大家等太久,我们就会再度相见啦,还会有些小活动,大家新书约起来啊。】

    3、【番外可能不定时会更新,比如江小歪,三哥房子塌方之类……】

    江小歪:你上本书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

    我:【捂嘴拖走】ヽ( ̄︿ ̄)—C<(/;◇;)/
    4、

    验证裙号【452568722】,想进正版裙的,可以拿着粉丝值截图私戳管理。

    笔芯,下本书再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