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第849章 带孩子的工具人,齐聚平江城(3更)

    第849章 带孩子的工具人,齐聚平江城(3更)

    祁则衍和阮梦西在平江的婚礼,虽说大部分是女方亲友,不过男方也会去一些人,肯定都是至亲好友,凑个双数,寓意吉祥。

    祁则衍本身是独子,一些堂表兄弟,年纪都不算大,很难帮得上忙,他交好的朋友,除却霍钦岐,也就是江家这几个人,所以除却身为伴郎的江承嗣,江宴廷和江时亦也会过去,结婚是大喜,但凡需要,肯定都会帮忙。

    江时亦这边还好,林鹿呦在医院休养,除却她父母,周仲清也能帮忙照顾。

    只是江宴廷夫妻俩离京,江江和陶陶就比较难办了。

    本身结婚当天不是休息日,两个孩子去不了,送去老宅,范明瑜只怕也照顾不过来,最后商量一下,把孩子送去了谢家。

    谢夺那日下班回家,看到门口停的车,就知道谁来了。

    “你们不是要去平江,什么时候出发?”谢夺询问。

    “过两天就去。”江宴廷回答。

    “替我和祁少说声恭喜,等他在京城办酒,我再给他准备一份大礼。”谢夺很少跟江宴廷那群朋友一起玩。

    他原本就有自己的小圈子,跟他们这群人一起,自己辈分被压得太狠,心里不爽快。

    “我会把你的话带到的,不过现在我也有事要找你帮忙。”

    “一家人,怎么突然跟我这么客气,你说吧。”

    “我和你姑姑去平江时,两个孩子送来谢家,你帮忙接送一下。”

    “……”

    谢夺傻了眼!

    他都已经离这群人这么远了,怎么祁则衍结个婚,都能波及到他。

    不过这种请求,谢夺也推脱不了。

    他经常陪两个孩子玩,最主要的是,不像父亲那般严苛,兄妹俩也喜欢跟着他,所以两天后,两个孩子和行李,加上一只猫被送来了。

    “这猫不是霍爷的?怎么还养在你们家?”

    “猫偶尔会送到回家待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养在我们家。”江宴廷直言。

    “所以……”谢夺咬了咬牙,“除了两个孩子,我还得照顾猫?”

    “照顾猫很简单,定时给它喂吃的,每天帮它换水,定期更换猫砂,清洗猫砂盆……”孩子喜欢猫,却不代表能照顾它,所以霍吃吃养在江宴廷家里,基本都是他和沈知闲在喂养。

    谢夺压根没养过小动物,看着猫啊狗啊就头疼。

    结果江宴廷最后还来了一句:

    “记得每天帮它铲屎。”

    “……”

    这对夫妻,潇潇洒洒去了平江,说是参加婚礼,其实跟度假差不多,搞得谢夺每天帮他俩养孩子。

    定时定点接他们上下幼儿园,陪着陶陶去补习班,还得陪江江踢足球,晚上还得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江承嗣被誉为“比新郎还忙”的男人,谢夺紧随其后,被称作“比奶爸还忙”的单身狗。

    谢夺对这些称呼倒是无所谓,只是这些人偏要在最后强调他还是单身狗,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怎么着?

    单身还有罪了?

    **

    大家陆续前往平江,江承嗣出发前,老太太还特意把他叫到老宅,好好叮嘱了他一番。

    让他一定要稳重,不要惹是生非,少喝酒之类。

    江承嗣哭笑不得:“奶奶,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老太太直言:“你平时要是稳重点,祁家选伴郎的时候,就不会直接把你跳过去,选择你哥了,你要记住,你虽然现在是伴郎,那也是替补上去的。”

    江承嗣算是彻底无语了,哪有这么打击亲孙子的。

    江家几个兄弟虽然都会过去,却有各自的事情需要奔忙,并没搭乘同一班飞机,江承嗣离开前一晚还特意去司家吃了一顿晚饭,搭乘晚上十点多的航班飞抵平江。

    许是时间太晚,又非节假日,飞机上座率并不高,江承嗣坐在自己位置上,戴着耳机发呆。

    感觉自己身边有人入座,他便偏头看了眼,倒是没想到,会是熟人。

    “四爷?这么巧。”

    不是别人,真是刚见不久的杨依依。

    江承嗣虽然有时脑子不太灵光,却不傻,他可不认为有这么巧的事,这世上有些事是巧合,有些则是蓄谋已久。

    他只是点头应了下。

    “你去平江是参加西西的婚礼?我也是。”杨依依笑道。

    阮梦西结婚,并未特意邀请杨依依,不过她在平江办酒,本地同学自然都想参加,她就在同学群里发了张婚礼喜帖,大家想来就来,也没强求。

    杨依依没收到京城办酒的喜帖,却又想去凑热闹,只能以同学身份参加平江的婚宴。

    “真没想到能和您坐同一个航班,真的挺巧的。”

    江承嗣摸了摸鼻子,做个飞机都能遇到,还真是阴魂不散。

    “司小姐没跟您一起来吗?自己一个人?”

    “听说您是祁少的伴郎?你们几个人感情还真好,听说认识很久了啊。”

    “真没想到西西可以找个这么好的老公。”

    那语气就好似在说,阮梦西嫁给祁则衍,就是高攀了,话里话外都透着股酸味儿。

    江承嗣只是不咸不淡得应了声,戴着耳机,靠在边上,佯装假寐。

    阮梦西是江承嗣的助理,他虽说是伴郎,也能算是半个娘家人,听到杨依依这话,心里就不舒服了。

    在他看来,阮梦西挺好的,活泼外向,工作能力强,能吃苦,反倒是祁则衍,整天梳着个小油头,不是工作就是卖鞋,毫无追求。

    他还觉得自己助理嫁给祁则衍是委屈了。

    之前吃饭应酬,那是被逼无奈,被几个无良兄弟赶鸭子上架,现在他可懒得应付她。

    杨依依原本还想和他说两句话,只是某人戴着耳机,一副高冷模样,她也不好一直打扰。

    明明之前请客吃饭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对自己爱答不理?

    ……

    飞机起飞前,江承嗣给司清筱发了条信息,告诉她要关机了,到平江再联系她。

    而司清筱也在同一时间收到消息,说杨依依居然和江承嗣搭乘同一航班飞抵平江。

    司家收到消息,江锦上等人同样也知道了杨依依的行程,只是没想到,因为祁则衍的一场婚礼,大家居然从京城齐聚到了平江。

    三更结束~

    谢夺:我在全书的作用,就是个带孩子的工具人吧。

    我:唔……最起码是个有用的工具人。

    谢夺:……

    **

    最后,求个月票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