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第845章 爬墙专业户,一声爸吓懵准岳父(2更)

    第845章 爬墙专业户,一声爸吓懵准岳父(2更)

    江家老宅这边

    今晚医院那边是林家爸妈守夜,江时亦本想留在那里,却被林妈妈强行遣送回家。

    这么多天下来,林家父母对他印象倒是越发好了。

    江时亦做事体贴仔细,一丝不苟,加上有点洁癖,就连病房内的洗手间他都每日消毒清洁,对林鹿呦更是呵护有加。

    有些人可能为了讨好岳父岳母,能装一下子,可是医院陪护,本就是个枯燥无聊,又极其繁琐。

    可能有久病床前无孝子来形容两人关系不妥帖,却也足以说明,照顾病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江时亦却做得很好,有些事连他们做父母的都未必考虑得那般周详。

    林鹿呦住院这段期间,林家不少亲友前去探望,也都是这时才知道他与林鹿呦的关系,原本都有些拘谨,江时亦也能很快与他们打好关系。

    亲朋好友在林家父母耳边吹风,说林鹿呦很有福气。

    哪家父母不希望女儿嫁的幸福,一来二去,对江时亦观感也好了很多,现在基本是轮流守夜。

    江锦上把今天吃饭的事和江时亦大致说了下,两人想法不谋而合,这个杨依依肯定不简单。

    “一顿饭,就聊了这么点?”江时亦挑眉。

    “还有其他的,都是她和四哥没营养的对话。”

    “说来听听。”

    江锦上挑了一点,江时亦头有些疼,“幸亏让你跟着去了,他人呢?”

    “和则衍在一起,按理说这个点也该回家了。”

    祁则衍以前经常和他在外面浪,自从恋爱准备结婚,若非必要应酬交际,几乎都是早早就回家陪媳妇儿,哪儿有空跟他鬼混啊。

    “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再等会儿吧,我先去洗个澡。”江时亦说着就回房了。

    **

    这两个人怎么可能猜到江承嗣此时正在司家外面爬墙。

    若是寻常,司家人就佯装没看见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今天不一样,他走路甚至有些趔趄。

    抬脚蹬墙,刚爬上去,重心不稳,差点摔下来。

    看得监控镜头前的司家人胆战心惊,他们家的墙头去年返修过,不算矮,这要是在高处摔下来,磕着石头什么的,那就真的出大事了。

    “四爷好像喝了酒。”

    “不是好像,肯定是,那现在怎么办?”

    “通知小姐吧,别惊动先生。”

    ……

    司家人已经帮他打过一次掩护,自然不敢直接通知司屿山。

    这要是被发现了,某人第一次翻墙的事被挖出来,那他们都得遭殃。

    只是某些事,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人刚从监控室出来,准备去通知司清筱,她房间在二楼,却迎面撞上了穿着家居服下楼的司屿山。

    手中拿着透明保温杯,显然是下楼冲茶泡水的。

    “这么晚,有事?”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司屿山是在忙工作,这个点,他们是不上楼的。

    司家人原本就是想避开司屿山,不曾想撞了个照面。

    面对他,也不知该如何扯谎,只是犹豫两秒,司屿山就察觉到了异样,“有话就说,别支支吾吾的,你上楼是想找谁?”

    若说找司清筱,这么晚打扰她,肯定是有大事,可是说找司屿山或者游云枝,又没有理由搪塞。

    司屿山只是一笑,拿着杯子示意他跟自己下楼,捏了点茶叶放在杯中,冲了沸水进去。

    杯中水烫,他把杯子放在桌上,就这么盯着面前的人,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那人先败下阵,“先生……”

    “找小姐的是吧,说吧,什么事。”

    “四爷来了。”

    “来就来呗。”司屿山哂笑,“到门口了吗?让他进来就好,还是说他觉得太晚,不想进来,才让你们进来喊筱筱下去?”

    都是众所周知的恋爱关系,司屿山既然会主动让司清筱去南江,就不是那般死板的人。

    “都不是。”司家人压低了声音。

    “那是什么情况?”

    司家人难以启齿啊……

    总不能说,未来姑爷正在爬墙吧。

    司屿山皱眉,还以为江承嗣出了什么事,瞧他说不出个所以然,干脆出门查看。

    这一看不得了!

    某个醉鬼正在跟他们家院墙搏斗,也是喝多了,根本怕不上去,还气得冲着墙踹了两脚,可能是爬累了,居然蹲在墙边,调整呼吸,准备再战。

    司屿山是多讲究的人啊,别说爬墙了,他这辈子连墙头都没摸过。

    忽然遇到个这么个异类女婿,也是头疼得要命。

    他家大门又不是不让他进,他就是来司家住一晚也没什么问题,好好的门不走,你爬墙干嘛啊!

    司屿山这人脑子转得快,看他们居然没拦着,反而直接去通知女儿,便转头看向身侧的人:

    “这是第几次了?”

    司家人不敢吭声。

    司屿山轻哂:

    那就肯定不是第一次了呗。

    “赶紧把他弄进屋,大晚上的,摔着跌着算谁的?”司屿山首先不是气闷他爬墙,也是担心他的身体,他们家的院墙可不算矮。

    江承嗣一开始并不愿意配合,甚至还说什么:

    “我能行,你们趴着,让我踩一下,我肯定能翻过去。”

    司屿山气得差点没踹他。

    最后还是被司家人连哄带骗拉近了屋里,江承嗣身上难免沾了些脏东西,又喝了点酒,显得格外狼狈。

    而监控室的几个司家人也被提溜出来,站在边上,大气不敢喘。

    对于那个被抓包的人,几人也是颇有怨言。

    脑子是进水了吗?

    直接打电话通知小姐就好了嘛?你丫往屋里跑什么啊,结果好了吧,撞枪口上了。

    其实那个人后面想来,也觉得奇怪,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进屋喊人,明明一通电话,一条短信就能搞定的事。

    结果把事情弄得骑虎难下,一群人都要跟着遭殃。

    ……

    楼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游云枝和司清筱肯定都被惊动了。

    急忙换了衣服或是披着外套下来。

    “承嗣?”游云枝已经睡觉了,“怎么这么晚过来啊,这身上怎么回事?”

    他说着还看了眼丈夫,“你弄的?”

    司屿山哭笑不得,难不成在妻子心里,自己就是个歹毒的岳父,还能殴打他不成?

    “我弄他干嘛?他自己搞成这样的。”

    “四哥怎么了?”司清筱从楼上匆匆而下,看到江承嗣这般模样也是颇为诧异。

    “他能怎么了?大半夜不回家,也不知道在哪儿灌了点黄汤,来我们家翻墙,真搞不懂现在这些孩子,正门不走,他是想钻天遁地啊。”司屿山瞧他这般模样,倒不是气闷,而是觉得好笑。

    也是没见过这么出格的人。

    司清筱一听说爬墙,也是头疼得紧。

    之前打电话,说和祁则衍一起试菜试酒,为了婚宴准备的,肯定要忙很长时间,也不会来找她,所以她早早就回房追剧了。

    她哪里知道,某人喝多了酒,还能搞出这么多幺蛾子。

    “我先去给他找身衣服,瞧这身上脏的。”游云枝也是哭笑不得,“承嗣,今晚就在我们家住吧。”

    “嗯?”江承嗣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爬墙,眼睛忽然接受强光,一时不适应,没认出她是谁。

    “是真的喝多了,都不认人了。”司屿山轻笑,他走到江承嗣身边,“你知道自己在哪儿吗?知道我是谁吗?”

    江承嗣脑袋晕着,此时眼睛适应光线,分辨出了面前的人是谁。

    他也是喝多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昏昏沉沉得说了句:

    “爸——”

    什么?爸?某人叫得还掷地有声。

    司清筱脑袋一下子大了,两人私底下,江承嗣经常会说“咱爸咱妈”,这也是私下说着玩玩,没结婚没领证,当面称呼肯定不合适。

    相比较她的窘迫尴尬,司屿山则瞳孔地震。

    好似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第一次听女儿喊爸,那是惊喜,现在听江承嗣莫名蹦出一句【爸】,带给他的只有惊吓。

    莫名的,他觉得之前受伤的腰,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江小四:不怪我,都是酒的锅。

    酒:……

    司爸爸:腰疼,我要去静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