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第844章 直男vs绿茶合,不走正门非要爬墙?

    第844章 直男vs绿茶合,不走正门非要爬墙?

    会所包厢内

    鉴于某人的钢铁直男行径,房间气氛也变得非常古怪,江锦上喝了口热茶,神色未变,心底却喟叹一声。

    他们今天是以感谢她为由,过来拨拨草、惊惊蛇,顺便探风。

    就他家四哥这般作态,别说打探消息,他只怕这位杨小姐的段位,很快就要阵亡在他脚下了。

    他冲着江承嗣一笑,顺便给他使了眼色。

    “四哥,你干嘛去了?穿成这样,也不像去工作。”

    “最近放假,去弄车了。”南江一行,马不停蹄,回京后司屿山许了他一段时间假期。

    他倒是想天天往司家跑,恨不能每分每秒和司清筱黏在一起,只是碍于司屿山,不方便啊,要不然他也不会钻进修理厂搞车。

    “车子弄得怎么样?”江锦上顺着话题聊下去。

    “不是很顺利,最近京城查得紧,想去外面飙车都没法子。”这也是江时亦上次飙车截人的事情闹的。

    “听说四爷玩赛车很厉害啊。”杨依依忽然插话。

    江承嗣低头喝了口水,不咸不淡得说了句,“还行。”

    其实他很想说一句:

    他会玩车很厉害这件事,不是众所周知的?还有疑问?

    “我也很喜欢赛车,之前还去您俱乐部应聘过,那天人很多,估计你也不记得我了。”她悻悻一笑。

    “以前听说四爷经常会去河西那边玩车,好像从你谈恋爱之后,就很少见你过去了,又听说你去学金融了……”

    “外面都说,您交了女朋友之后变了很多。”

    ……

    唐菀敛眉摩挲着杯子。

    她以前只知道杨依依会想方设法接近她,有心机,有野心,却不知道她平时应付男人时,居然会如此绿茶。

    这话乍一听没毛病,若是转念一想,值得玩味。

    圈内都知道若是单纯比较江承嗣与司家,似乎是男弱女强,这才有了广为外界流传的入赘一说,她这话的言外之意,似乎是在暗指司清筱强势,让江承嗣放弃喜好。

    江承嗣听了这话,只是看了眼杨依依,问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你和耿东在一起多久了?”

    杨依依一愣,“小半年。”

    “你怎么知道我很少去河西玩车?这么关注我?”

    声音略带轻挑,好似漫不经心,言外之意却是:

    你有男朋友,你盯着我干嘛!

    唐菀喝了口茶:

    他家四哥真的要命了,她现在是真的好奇,他当时到底是怎么追到司清筱的。

    杨依依心头一跳,被他看得一阵脸红耳热,“其实,是耿东比较关注你,我只是偶尔听他说起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江承嗣勾唇一笑。

    那种近乎于阳光与邪肆之间的气质,大抵是不少女人极难拒绝的。

    杨依依垂头,耳根瞬间红透。

    而此时经理领人,陆续上菜,话题便停止了。

    **

    而此时的司家

    司清筱正在自己的工作间裁剪衣服,有人叩门进来,她用余光看了眼进门之人,“有事吗?”

    “您不是让我们盯着那位杨小姐吗?”

    “有发现了?”

    “她去了四爷的会所,现在和四爷正一起吃饭。”

    司清筱手中拿着剪刀,动作停滞半秒,“我知道了。”

    “小姐,不过同行的还有五爷和唐老师,也不是他们单独吃饭。”司家人解释。

    “你是不是怕他们之间有什么?”司清筱放下剪刀。

    司家人没敢说话,说实话,他们家先生对江承嗣要求确实比较高,甚至还让他去南江待了很久,虽说是为了他好,就怕四爷受不住……

    这时候要是遇到个温柔可心的姑娘一勾搭,很难保证他会不会……

    “他如果真的和她有什么,怎么会约到自己会所,这么明目张胆,谁会这么高调,况且五爷也在,可能是为了上次她及时提供了耿东出逃的消息。”司清筱很聪明,一看就透。

    司家人点头,“不过这位杨小姐为了吃这顿饭,也是煞费苦心,上午购物,下午去做美容,弄头发,折腾了整整一天。”

    司清筱笑而不语。

    外面的诱惑太多,如果一个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了,你就是把他身边所有女人都处理干净都没用。

    ……

    而此时会所包厢内,虽然江承嗣这个钢铁直男说话戳心,不过有唐菀和江锦上在。

    唐菀和杨依依聊了不少上学时的事,提及某个印象深刻的老师同学,也有话题说,气氛倒是不错。

    江锦上暗中给江承嗣发了条短信。

    某人摸出手机一看,只有两个字:

    【上啊。】

    江承嗣咬牙,你丫说得这是什么屁话,上个鬼啊。

    他低咳一声,还是端起了面前的杯子,起身,“杨小姐,我以水代酒,敬你一杯,感谢你上次及时提供消息,才能让我们及时抓住耿东。”

    “四爷,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杨依依也急忙端着杯子起身。

    “我家嫂子当时受了惊吓,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我哥要照顾她,不方便过来,所以这杯酒也是替我哥和嫂子敬你的。”

    “您这话说得我就承受不起了。”

    客气一番,喝了茶两人坐下,既然说起了耿东,江锦上就顺便开了口:

    “杨小姐,您真的很难得,毕竟和耿东在一起这么久,居然可以如此果断地‘大义灭亲’。”

    杨依依笑了笑,“您这话说的……我当时看了新闻,心里挺害怕的,我知道,如果我把证件送给他,让他跑了,那我就是帮凶,那可能我现在也在拘留所了。”

    “当时那么害怕,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啊?”江承嗣偏头询问。

    杨依依愣了下,“其实我也不清楚,反正听说和江家有关,就通知了菀菀。”

    “耿东私下应该跟你说了不少关于我的事吧。”江承嗣低头吃着东西,状似无意得说道。

    “他跟您有过节,一直都想找机会报复您。”

    “他在我酒吧弄药的事情,你之前知道吗?”江承嗣随口一说。

    杨依依一听这话,脸色微僵,“只是提过,不过我没当真……”

    “你觉得他能搞到那些脏东西?”

    “其实他的事,有些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并不是什么都告诉我的。”

    ……

    江承嗣询问的时候,江锦上一直在边上观察。

    不得不说,杨依依比那个耿东有脑子多了,她好似在回答问题,却又什么话都没说得太绝对,不会把所有后路都堵死了。

    他们今天只是来拨拨草,又不是警察问话,只要提点一下就行,很快江承嗣开口,就把话题绕开了。

    一顿饭,无人喝酒,很快就结束了,唐菀和杨依依聊着天,江锦上则和江承嗣跟在后侧。

    “小五,好像没什么问题啊。”江承嗣压低了声音。

    “这些内容警察肯定都问过,就算有什么问题,她也有了自己的一套说辞,本来就问不出什么。”

    “……”江承嗣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问不出东西,还让他过来?

    “我们就是探探风,不过也并非毫无发现。”

    “发现什么了?”

    “她还算有脑子,说话滴水不漏,越是严密,越是这样,反而容易说明问题,她要是漏出点破绽,反而真实。”江锦上直言。

    “一个人对某件事的回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产生变化,诸如细节之类的,她说话就像是事先编排好的。”

    “我估计警方三番几次找她,笔录上的内容,也是一模一样的。”

    ……

    江承嗣听得有些头疼,“你去做生意干嘛啊?你应该去当侦探啊,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学的?”

    江锦上只是一笑:“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你想看这类的书,改天我找几本给你。”

    “饶了我吧,我那里还放了一堆金融方面的书。”江承嗣提起看书就头疼,“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人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怎么了?”

    “耿东刚进去,她这是急着找金主?准备从我这里下手?”

    江锦上低声一笑,看样子在某些事上也不算迟钝。

    四人到会所门口时,江锦上和唐菀准备回家,杨依依没开车,自然要询问她去哪里?

    “你们要回家,我们肯定不顺路,四爷,您要去哪里?”

    江承嗣没想到她会突然cue自己,他也不是傻子,这女人显然就是要蹭车的,在杨依依没开口的时候,他主动说了句:

    “杨小姐要去哪里?”

    “我要去市区的万宝汇。”

    一般来说,这话暗示性已经很明显了,最主要的是,是江承嗣请客吃饭,送客人一程也没问题,不曾想江承嗣抱歉一笑:

    “真不巧,我要去郊区的俱乐部,一点都不顺路,我帮你叫辆车。”

    “……”

    杨依依可能怎么都没想到江承嗣是这般油盐不进的人,若是一般男人,早就说要送她了。

    “四爷,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行。”杨依依笑道。

    她只是客气一下,江承嗣却是一笑:“我素来不喜欢强求别人,既然你要自己打车,那你注意安全,我就不招呼你了。”

    杨依依虽然嘴上笑着说不用招呼她,内心去如遭重击。

    大抵是从没踢到过这么硬的铁板。

    怕是把腿踢折了,这个钢铁直男都不会动一下。

    目送杨依依上车后,江承嗣才舒了口气,转动着车钥匙,开车说要去找祁则衍。

    他是临时追加的伴郎,伴郎服不合身,又给他修改了一遍,他要去试衣服。

    这个杨依依似乎忘了江承嗣是干嘛的,一直经营酒吧会所,虽说去酒吧的不一定都是玩咖,可绝对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说句不好听的,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见过。

    就是脱光了站在他面前的,也有。

    江承嗣对杨依依这类高级绿茶,早就见多了,他只是在家里好像有点傻白甜,在外面……

    精着呢!

    唐菀回家的路上,想起今天吃饭的种种,还忍不住笑出声。

    他家四哥绝对是宝藏。

    有时和钢铁直男对话,你会觉得很累,现在看来,也是蛮有趣的。

    唐菀哪里知道,某人和司清筱私下在一起的时候,有多黏糊腻歪。

    **

    江承嗣过去就是敷衍应付,杨依依一走,立刻就放飞自我。

    见到祁则衍,试了衣服,听说他准备要去酒店为婚宴试菜,又跟着去吃了一轮。

    “你不是刚吃完饭过来?没吃饱?”试菜而已,他居然还拿着筷子像模像样吃了起来。

    “桌上有不喜欢的人,我怕吃多了消化不良。”

    祁则衍没多问,有个人帮自己选菜品也不错。

    “祁少,菜定的差不多了,我们酒店的酒水您要看一下吗?除了茅台那些,我们还有自家的品牌,酒也不错,您要不要尝尝。”

    请客吃饭,有时酒水才是最花钱的,祁则衍结婚,在酒水上自然不会选廉价的,酒店肯定要竭力营销。

    祁则衍原本是想找江承嗣那边拿酒的,倒不是占他便宜,只是他有渠道,酒水品类也多,听说酒店还有自家的品牌,便让他那一些过来尝尝。

    江承嗣跟着祁则衍试菜,从中午吃到天黑,还赚了半瓶酒下肚,离开酒店时,走路都有些趔趄。

    祁则衍没法子,只能让自己的助理小朱送他回家。

    结果某人到了半路,听说要回家,就老大不乐意,那还是他家吗?只怕等他哥结婚,自己就无家可归了。

    “四爷,那您要去哪里啊?”小朱皱眉,总不能开着车,大半夜在外面晃悠吧。

    “我要去找筱筱。”

    “司小姐?”小朱就是个拿钱做事的,他对江承嗣和司家的关系也不熟,既然他要去,那他就把人送过去好了。

    约莫一个小时后……

    司家人又在监控室看到了几欲爬墙的江承嗣。

    四爷又搞什么啊?

    有大门不走,怎么每次过来都要爬墙。

    我觉得,有些男人被绿茶迷惑了,可能不是被忽悠被骗,是很享受那种被人依靠,崇拜的感觉,是自己纵容的……我们家四哥可是见多识广的人,怎么会被绿茶蛊惑,不过……

    喝酒爬墙,小心摔着。

    江小四:我技术好!

    三哥:是啊,还经验丰富。

    江小四:……

    **

    求个月票,投票的宝贝记得领红包,笔芯~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