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247.第247章 三两银

    第247章 三两银

    众人被打断,愤怒地循着声音一齐瞪过去。

    方氏掐着田幼兰的脸,凶神恶煞地骂着,风度全无,丑态毕露。

    田幼兰本就生得纤弱秀气,被这样折腾也不出声,只大颗大颗的掉眼泪,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你做什么?”田秉义愤填膺,上前将方氏隔开,把田幼兰护在身后:“好端端的做什么要打她?”

    方氏满不在乎地掐着腰,冷笑:“我自己的闺女不听话,我还不能打了?”

    招魂问话的事被搅黄,谢氏气个半死,还担心对秋宝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一迭声地赶人:“出去!出去!”

    方氏大声道:“大嫂,不是我说你,朝廷一直在明令禁止巫术,大哥还是个将仕郎,二侄儿也是个举子,你们就该带头听朝廷的话,怎么还搞这些?这些骗子招摇过市,也信得?”

    这话出来,不独是谢氏,就连一直坐着不出声的祝神婆也变了脸色,怒声喝道:“五通神啊,收了这个不贤不敬的狂悖妇人吧!”

    “骗子!你就是个骗子!”方氏就和得了失心疯似的,指着祝神婆高声叫骂。

    田家庄众人都被吓坏了,神婆仙姑之流是轻易惹不得的,田老四家这媳妇怕是疯了。

    “娘!娘!”田幼兰嘶声叫着,跪倒在方氏面前,哭道:“您回家去吧,不舒服咱们就去看大夫!啊?”

    田四叔也从人群中挤过来,抓住方氏挥舞的双手怒骂道:“你疯啦?马上给我滚回去!”

    “娘啊……”方氏喊了一声,双眼上翻,软倒在地。

    “我娘病了!对不起,对不起……”

    田幼兰对着众人不停鞠躬道歉,哭得满脸是泪,十分可怜:“大伯母,二哥,阿璟哥哥,阿姐,仙姑,我娘病了,她之前赌钱输了,被我爹骂了之后就一直不正常,时不时就发作……看了大夫吃了药也不见好……你们要就怪我吧,怪我没拦住她……”

    谢氏气道:“病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田幼兰可怜兮兮:“大伯母,您看她是不是自那之后就一直性子极其古怪?就是病了,因着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也没敢让人知道,都是悄悄去县城看病开的药。”

    田秉问田四叔:“四叔,这是真的吗?”

    田四叔垂着眼,微不可见地点点头,艰难地道:“家门不幸……”

    田四叔的为人向来很不错,谢氏瞧着方氏果然是病了,便叹了口气,道:“先把人送回去,该请大夫就请。”

    田四叔和田幼兰就要背着方氏离开,田幼薇道:“何必舍近求远?咱们家又不是找不着地方给四婶娘躺,先安置下来,马上去请大夫。”

    邵璟也起身给看热闹的乡邻赔礼:“今天的事不成了,还请各位先行回家,慢走啊……”

    出了这种事,招魂问话的事肯定继续不下去,众人散去,只剩下田家诸人。

    田四叔还是坚持要把方氏带回家去:“阿俭一个人在家呢。”

    “阿俭少爷在这里。”喜眉牵着田俭走出来,田俭怀里抱着一只精工细作的木船玩具,表情不安,不敢看人。

    “你怎么来了?”田幼兰是震惊的。

    “看你,吓着阿俭了。这又不是别家,是我家。”田幼薇走过去,蹲在田俭面前,和颜悦色:“阿俭,喜不喜欢这船?是大伯父特意给你在临安买的。”

    田俭猛点头:“喜欢。”

    这船精工细作,一看就很值钱,之前田俭说过,他们从台州回来时坐了一艘大船,他很想要那么一艘船。

    谁也没想到,田父竟然记在了心里。

    “这太破费了,他一个小孩子,不值得……”田四叔突然哽咽起来,流了泪,接着又使劲擦泪:“看我像个孩子似的,我大哥呢?”

    “我爹还在窑场忙补烧贡瓷的事呢。”田幼薇和田俭道:“临安还有好多好玩好吃的,以后带你去好不好?”

    田俭道:“可以吗?不是只有秋宝可以去?大伯父疼他超过疼我,明明我跟大伯父更亲……”

    “阿俭!”田四叔大声吼道:“你乱说什么?”

    田俭被吓得一颤,船落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哇……”田俭大哭着坐到地上蹬腿:“我的船,我的船,你赔我……”

    田幼薇低声道:“你知不知道秋宝的事?说实话,我再给你买一艘……”

    “你什么意思!”刚才还是晕厥状态的方氏猛地跳起来,张着手指朝田幼薇扑过去:“你想干什么?!”

    邵璟早有防备,抓住方氏的手腕拖到一旁制住。

    田俭大哭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是那个人,他叫我把秋宝领到水边去玩,就给我一两银子……”

    “你没有……”方氏拼命挣扎:“儿子,你没有……”

    田四叔仰天长叹,泪流满面:“都到这一步了,就别抵赖了吧,就是我们没教好孩子,把这孩子养得眼皮子太浅,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那怪他吗?他也是受人蒙蔽!他也吓坏了!”方氏振振有词。

    谢氏实在听不下去,抓起笤帚朝她和田四叔身上乱打:“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们!滚!”

    “都别吵了!”一声断喝,田父大步走进来,整个人都在颤抖,盯着田四叔不敢相信:“小四,你说,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对不起你!”田四叔猛地跪下去,大哭出声:“是我没教好孩子……”

    田俭收了银子把秋宝领到水边去玩,那个人又要他把张师傅叫来,再给他二两银子。

    田俭照着做了,那个人给他银子就叫他走。

    接着就发生了后面的事。

    方氏最早发现田俭的三两银子,问了经过,就叫他瞒着不让说。

    田四叔送秋宝回去,也发现了端倪,方氏以死相逼,拿着老鼠药要往自己和田俭嘴里倒,他屈从了。

    “我本想说出来的,但是这么大的事,我怕……”田四叔痛苦地捂住脸:“一念之差,是我的错……”

    田俭是他的独子,他要顾惜田俭,更怕因此惹怒田父和张家,从此不能再在田家庄居住。

    今天还会再加更的,你们这些小可爱、天仙、甜心给我那么多的应援打赏,感动之外倍增勇气!你们对我太好啦!除了加更无法表达谢意!感谢琉璃湖20000书币,春天小鱼10000书币,一念之间1676书币、Aka1176书币、北极朝月1176书币、胭脂萝卜788书币、请叫我女王大人588书币、倾陈love、内心的潘多拉、咸鱼佳各200书币,润菊、潇洒依然.美、风若染、可爱的骨头各100书币的应援打赏。

    看我语无伦次的,嘿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